「對咱們來講不是好事兒,聽說秋山家跟陳家以及木元宗三宗聯手發布了公告,追捕唐春、諸綠以及候方三人團伙。而且,還標出了咱們五人的畫像。

而且,獎金高達幾千萬顆極品靈石外加三百顆下品仙石。整個浮世島域都沸騰了起來。

而且,提供有用的線索者都可以得到千枚極品靈石。

時下,一些想賺靈石者到處遊盪。以期望能碰上咱們好大撈一把。

據說,有些強者也陣動了。估計是盯上了那幾百枚下品仙石。」雲龍游天說道。

「咱們就值這點錢,三家大勢力也太小看咱們了吧。」唐春一臉淡然的笑了笑。

「這麼多還少啊少主?」候方的嘴張得老大。

「少主是什麼人,別說幾百顆,就是上千顆仙石也換不了少主。」窮霸冷笑一聲。

「不過少主,有件事很奇怪。浮世島域丹道大家龔家居然也在打聽少主的下落。聽說少主以前在朝武島域跟龔家那位藥師學會會長有些瓜葛。」諸綠說道。


「屋漏偏逢連夜雨啊,想不到龔家也來湊熱鬧。」雲龍游天鬱悶的嘆了口氣。(未完待續。。) 今天1號,4更連爆,把保底月票砸過來吧,狗哥需要它。

「龔家實力強悍,並不輸給三大家。而且,要論影響力龔家更大。

因為,他們是丹道傳承大家。對於四大島域都有一定的影響力。

一個丹道大家的號召力是很恐怖的。據說浮世島域好多丹師為了討好龔家,全都聯合行動了起來。

利用他們的影響力役使一些強者四處搜找咱們幾個。

這出一趟門都得躲躲藏藏的見不得光。它嗎滴,什麼時候強大了得把這些傢伙全都滅了才是。」候方破罵道。

「咱們改扮一下,悄悄去金雞山就是了。」唐春冷笑了一聲,爾後把幾人全都收入了戒指空間。用猴族變化成了另一個人直奔公雞山而去。

果然,在傳送陣旁都有發現一些可疑的人。

不過,唐春這變化手段還真是不錯。再加上山寶隱匿了真實修為。

而且把境界降低到了空境,如此一來一個太弱的低階武者自然沒引起四家勢力的興趣神識一掃就放行了。

因為,上面交待唐春的修為是涅槃第四個層次。這個倒是幫了唐春不少的忙。

因此,一路往北,唐春很順利的就快接近了金雞山。

不過,唐春的龍眸居然在顫慄。這個反常現象卻是讓唐春更為警惕了起來。

只不過脫凡境的強大神識掃視過,並沒發現什麼。於是。唐春把窮霸放了出來。交待他用仙人境的神識掃視一番。

就在這時候,一道淡淡的身影居然直接從空中透顯了出來。他就那樣子好像是由透明的空氣凝聚成似的就那樣突兀的站在了唐春面前。

一個陌生男子,唐春可以肯定。不認識、而且,連唐春也看不清對方修為。

這是個什麼狀況,唐春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

就是道境大境中的『天階境』強者自己也能看出來的,此人居然看不透。難道也是秘法不成?

「少主,不好了。此人好像是脫凡境中金級強者,此層次顛峰強者。而且,也許還是半仙境強者。」窮霸密音過來,「等下子實在不成時少主先走。我跟他拚了。」

「閣下是誰。為何攔住我的去路?」唐春盡量保持淡定的盯著對方。

「很簡單,把吸收仙氣的法門教出來。還有,聽南宮霸雲說是你煉製的寶丹中含有仙力。從此後,你成為我『花包天』的丹奴。不然。本座直接抽魂你將更慘。」花包天說道。

「花包天。啊……」這時。傳來諸綠一聲顫慄的聲音,因為,唐春一直打開著戒指空間。他們都能感知到外邊的狀況。

「怎麼。你知道他?」唐春密音問道。

「據說有一年大東王朝一個惡令使到來要求四大島域臣服。每年要上供幾千枚下品仙石。

你說說,四大島域百年的產量也不過幾千枚下品仙石,全給他還不夠。自然,四大島域強者全不服氣了。

當年為此引來了一場可怕的浩劫。那名叫『花包天』的惡令使僅僅帶了三名手下滅殺了四大島域幾千名涅槃大境強者。

其中還有上百位的道境強者,據說當年還有脫凡境強者都死在了花包天手中。

而當年就是雷魚島域的柳家出面牽頭帶強者共同對抗的花包天。

而最後花包天居然給一輪黑色兵輪重撞。當然,幾萬強者圍攻之下花包天也受傷了,黑輪只是偷襲得手。花包天消失了,揚言說是它年會再次迴轉摧毀四大島域。

只不過幾千年過去也沒見他再回來。後來,有人打聽過。

說是花包天居然是大東王朝某神將府的一名副神將。此人應該是半仙境,因為,就是他坐下那條黑龍的實力也達到了脫凡界。」諸綠說道。

「看來真是這個可惡的傢伙了,當年受傷。幾千年後恢復了過來。」唐春說道。面對半仙境強者,唐春真有一種無力感。

轟……

窮霸居然先出手了,整個龐大的身體閃著動黑色光氣撲將過去。

滋啦……

花包天伸手往下一劃接,手中出現一把綠色刀片,那刀煞之光只是微微呈一個弧度往下一劃。而窮霸護身罡光全給劃破。最後,骨架身體咔嚓一聲裂開了。

「快跑,我拚啦!」窮霸在身體裂開的一瞬間,強大的仙魂爆開了。

一圈恐怖的能量合著骨架碎塊推了出去。就是花包天也著實沒想到窮霸居然有著仙人境魂魄。

一愣之下黑煞爆開,整個人給震得飛到了幾百里開外。

而幾十把劍光一閃,滋溜,在花包天背後留下十幾刀深及骨頭的血槽消失。

而唐春早就張開八對翅膀,銀亮閃電一劃。在仙石布成的跨段位虛空法陣之下失去了身影。


不過,在進入法陣的一瞬間,還是給憤怒的花包天那把綠刀之光捅了過來洞穿了整個身體。

一路鮮血,唐春跌入了虛空法陣之中。

一陣子天眩地轉,唐春失去了知覺。

「混蛋,你就是逃到天邊本座也定必抓你回來。」花包天咬牙切齒,看了看遠方,道,「跟柳家的賬該到了清算的時候了。不過,這小子的劍光很詭異,居然能破開我的仙力護御層。有古怪。」

一溜青光劃破長空而去,方向就是雷魚島域。


此刻,遙遠的地方有個女子停了下來。雙指彈動著,一道道劍念劃破長空而去。

不久,電之劍陣到達銅鎖位置。

不過,此刻,唐老大正昏倒在一個箱子上。並且,跨段位虛空法陣把銅鎖空間都給撞得爆開了。

銀電之劍陣不斷的轟擊了過來。可是唐春失去了知覺。道道銀電化成萬千刀片在唐春身上划啦著。

不久,唐春就給大缷八塊成了一蓬血霧。

而神蓮之精在拚命的想修復唐春的身體。唐春的身體在變幻著,一時血霧一時又凝聚。剛給神蓮之精恢復完畢結果又給電之劍陣切割成血光。

在不斷的重複之中,轟然一聲脆響。蓋世給的那個箱子居然給撞得炸開了。連帶著唐春跟劍陣一起給撞了進去。

箱子里居然是一顆赤紅如火的球丸,球丸就拇指粗大。

給唐春一撞,球丸居然詭異的就進入了唐春身體之中。而此刻劍陣發出的銀光到來。

唐春身體一下子居然著了火似的,道道赤紅如血的光氣從身體中冒騰而出。這次在神蓮相助下居然奇迹般的凝聚身體成功了。

唐春整個身體都成了赤血一色,他如一隻瘋狂的妖魔似的一張口。

唰啦幾下,居然把電之劍陣全都吞噬得乾乾淨淨。遙遠的地方那位女子彷彿有所感覺。

一震,脫口而出道:「這個混蛋。居然給他融合了。」

想了想。又子咬了咬小嘴唇兒,吶吶道:「我一定要親手抽死這個混蛋。」

女子一講完,身子化為一片刀光遠去了。

「它嗎滴,痛死老子啦!」唐春一聲叫醒轉了過來。

發現全身居然銀光一片。而且。在銀光之中居然有著一片片赤血色的火焰在翻騰。

電之劍陣。這下子全了。金木水火土風雨雷電九大劍陣全到齊了。

不過。對於外掛丹田中那一株血色閃動著赤血之炎的小樹苗唐春沒搞清楚是什麼。

細察了一番過後唐春突然一驚,它娘滴,這不是渾沌玄炎之心嗎?

這東東明明就在小聖母的萬花宮中的。怎麼會跑自己外掛丹田中來?

再往四周一掃,發現銅鎖碎成了一片片的。而箱子已經毀了。

唐春有些明白了,蓋世宏圖給的箱子中原來藏著的應該就是渾沌玄炎。

是從小聖母處偷來的。而且,估計是控制渾沌玄炎的什麼寶球給蓋世那傢伙偷了出來。

想不到這寶物自己沒辦法交給武王府的人倒先肥了自己。

而且,這東西貌似還救了自己。

這世上,一啄一飲皆由天定,還真有些源淵。

九道劍陣化為四十五把恐怖劍光在空中一收,唐春收斂了全部氣息。強大的神識展開看了看,發現居然到了金雞山處。

何謂之金雞山,此山脈像一隻威武雄壯的金色公雞也。

這個空間的確是極為不穩定,強大的龍眸之下。唐春發現,整個龐大的金雞山範圍空間之中處處都是裂縫。處處都是陷井。


而時,有些裂縫處似乎還有一些莫名的氣體在直往外噴著。

偶爾之下還會彈出一枚仙石或妖骨什麼的。搞得相當的恐怖。

但是,為了找到那隻巨大的腳掌印。唐老大隻能小心而謹慎的進入了金雞山空間之中。

滋啦,不久,居然一條綠色花斑的蛇尾巴從一處裂縫處卷了過來。

滋啦一聲,蛇尾噴著鮮血斷成兩截掉在了地下,而裂縫裡傳來一聲憤怒而沉悶的吼叫聲就沒聲息掉了。

從那傢伙憤怒的咆哮聲可以猜測到,估計是一隻道境第一個層次的蛇妖。

看來,金雞山空間連通異度空間還真有這種可能性了。

又行進了百里範圍,發現前面濃煙滾滾而來。一股刺鼻的氣味從裂縫空間之中透了出來。

聞了聞,好像不像是毒氣。這股氣味非常的臭,倒有點像是凶獸口臭。

什麼凶獸能噴出如此大的氣團出來,唐老大暗暗吃驚。

因為,那氣團直接就噴到了百丈高空之上,形成一道足球場大的灰色氣流。

而且,唐春從氣團中感覺到了強大的仙力。

唐春正想繞開而行,那氣團突然一變。氣團形成一個巨大的風旋渦吸向了唐春。

這貨趕緊撕裂空間竄到了另一邊,不過,在撕裂空間的一瞬間。

唐春看到了一隻排球場大的綠色眼珠子旋轉了一下。還真它嗎滴是一個龐大如山的凶獸。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