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在不行就找幾個掛名的,不用來上班,不參與任何事情。”封華提議道。

“咦?這個主意好!”姜曉明一拍大腿:“這我能找來好幾個,都是我家世交,已經退休或者馬上要退休的人了,給他們找個掛職,只領工資不幹活,他們肯定高興。”

行了,該說的都說完,封華把她之前經常用的幾個倉庫分別堆滿水果、牲畜,交代他們派人去拉,就回去了。

龍魔契之龍契 ,運作還沒拉起來的廠子,她就不操心了。

她是掌櫃,還是個甩手掌櫃,該甩手時就甩手。

封華從空間出來,就聽見了開門的聲音。

這個,給方芳鑰匙是有點不好,隱私性差了很多。但是不給她,她拍不開她家門就會翻牆進來。

因爲她前幾次開門晚了,方芳急壞了,以爲她在屋裏發生了什麼意外。

看她是真擔心,封華只好給了她大門的鑰匙,至於屋門就沒給了,這是最後一道防線。

不過這次開門的並不是方芳,她已經聽見了方芳在隔壁發出了驚喜的呼聲。

封華的眼睛立刻亮了。

院門打開,方遠走了進來。

“哇~~”封華也驚喜到尖叫,推開門朝着方遠跑去。

“慢點慢點慢點!”方遠扔下包裹,一連聲地喊道。

喊完封華已經撲到了他懷裏。

當然撲得只是上半身,她實際上比方遠還注意保護他們的孩子。

方遠抱着封華,聞着她身上甜蜜的幽香,心裏才踏實下來。之前分別那麼多年,他雖然會想念,但是還能剋制。

但是自從結婚之後,他發現他根本剋制不住對小丫頭的想念,總是在不經意間就會想起她,想起她的所有….


“我好想你。”方遠情不自禁道。

“我也好想你。”封華也道。

雖然是最普通的情話,但是聽在兩人耳裏,卻甜到了心裏。

“寶寶乖不乖?”抱了好一會兒,方遠才放開封華,看着她的肚子問道。

說完輕輕把手搭在上面,感受着跟之前不一樣的弧度。他的寶寶又長大了,距離相見又近了。

寶寶很給面子,在他手放上來的同時,就踢了他一腳,似乎知道爸爸回來了,在跟他打招呼。

方遠的笑根本控制不住,手下的力度可比第一次清晰多了。那裏有個屬於他的小生命,在跟他互動,這感覺太神奇了。

封華把手放在他的手上:“TA可淘氣了,沒事就踢我。”

“等TA長大了,如果是男孩子,我再收拾他。”方遠立刻道。

封華……“那要是女孩兒呢?”

重生八零之種田撩夫 ….那就你自己決定。”方遠道。反正如果是女孩子的話,他是下不了手的。

封華……

算了,她就開個玩笑。

“走,我給你做飯去!”封華拉着方遠進屋了。


隔壁的方芳也在做飯,不過卻是含着淚在做。蘇哲受傷了,雖然不重,但是胳膊上也纏着繃帶,外面還在滲血,看着就心疼。

“吃完飯讓嫂子給你看看去,她可厲害了。”方芳道。要不是想給哥哥和封華留出單獨相處的時間,她現在就想帶蘇哲過去了。

“你說什麼都行。”蘇哲坐在旁邊看着方芳燒火,一臉傻笑。

兩個人匆匆吃完一碗麪條就去了隔壁。

方遠也正放下筷子。

看到蘇哲掉着胳膊進來,封華站了起來:“斷了?”

“沒有沒有,就擦破點皮。”蘇哲道。

封華看着繃帶上不少的紅色和他不敢伸直的胳膊:“你這皮挺厚啊。”

“他是七天前捱了一刀,沒有傷到骨頭,但是也不知道有沒有傷到筋脈,而且有些感染了。”方遠說道。

蘇哲受傷之後,他們沒有條件就醫,只是簡單處理了一下,就有些耽誤了,等有條件去醫院了,醫院裏….也沒人看得明白。

方遠一刻沒停地就帶着蘇哲回來了。還是他媳婦的醫術最靠譜。

封華帶着蘇哲和方遠去了隔壁房間,攔下了方芳,讓她呆在門外。

實際上蘇哲進來,封華就聞道了淡淡的腐臭味,一會又是割肉又是放血的,再嚇到她。 打開蘇哲的繃帶,裏面果然爛了一大片。

封華先給他診了脈,做了詳細的檢查,好在只是只傷了肌肉,筋脈也沒有斷。


如果筋脈斷了,她也不確定能不能接上。


“沒事,都是外傷。”封華說道。

蘇哲立刻鬆了一口氣,如果手筋斷了,他就拿不了槍了,他就得退伍了,這是他是極其不願意的。

總裁的首席小甜妻 ,如果現在因傷退伍,他得懊悔一輩子。

這傷,都是因爲他輕敵得來的。以他的功夫,他只能受槍傷,而不是刀傷了。

方遠這麼多年的捶打,也不是白捶的。

“沒有麻藥,有些疼,你別喊啊。”封華一把拿酒精燈消毒着手術刀,一邊說道。

“這點傷算什麼,我一個大老爺們….嗷~”

最後一個字只起了個頭就讓他嚥了回去。方芳還在門外呢!就是再疼也得忍着啊!

“嫂子,我沒得罪你吧….”疼過那一陣,蘇哲抽氣着問道。他怎麼感覺那小刀子直接穿透了他的胳膊,去裏面攪和了?

“當然沒有了,不然你根本忍不住。”封華一邊清理他的傷口一邊說道:“多虧你回來的及時,多虧你遇到了我,你這胳膊現在去了醫院,都得截肢。”

蘇哲受的是貫穿傷,裏面也已經化膿腐爛了,都得清理出來。

“謝謝嫂子!”聽說自己差點就要截肢,蘇哲也不覺得那麼疼了…..那是不可能的。

隨着清理越來越細緻,腐肉被刮掉,好肉也被刮掉,蘇哲的臉上開始淌汗,噼裏啪啦跟下雨一樣。

方遠遞給他一杯生理鹽水。急救知識他們都是學過的,他還專門跟封華細緻學過。

封華還在那水裏兌了點空間井水,蘇哲這纔好受了許多。

簡單的一個清創,封華就做了一個小時,之後就簡單了,縫合、清洗、上藥、包紮,完事。

蘇哲的臉皮都僵了,話都不會說了。

“每天早晚過來找我換藥。”封華說道。

蘇哲一臉如蒙大赦地走了。

封華也清理一下,繼續回屋跟老公膩歪去了。

有她在,這點外傷真不算事兒,不需要掛心。

“你有沒有受傷?”封華三兩下把方遠的衣服都扒了下來,檢查他的身上。

方遠無奈又寵溺地看着她,又看看她的肚子,如果不是現在條件不允許,他肯定好好還回來!

“我沒事,好着呢。”方遠聲音喑啞道。

“我檢查一下!”封華繼續上下其手。

方遠忍了忍,沒有阻止她,只好痛並快樂地享受着了。

……

第二天一早,方遠早早起來,做好早飯纔出去鍛鍊。

他的小丫頭懷着他的孩子,而他能做的,只是儘量給她做頓飯,他覺得自己付出的太少了。

蘇哲也堅持着爬了起來,當然他沒有做飯,他現在光學會個燒火,他是被疼醒的。

聽見方遠開門的聲音 ,他也出來了。左右睡不着,不如出去鍛鍊一下,好得快!

方芳嘆口氣,起來做飯,沒有攔他,男人們的事情她不懂,也不好參與。

主要是因爲她沒看見蘇哲的傷有多麼嚴重,不然她肯定拼命攔着了。

上臂上的肉已經去了一半!要不是封華有生肌的“祕方”,蘇哲就是不截肢,也已經是個廢人了,他這兵就別想當了。

方遠和蘇哲去操場上跑了幾圈,蘇哲….還是好疼!

而且這胳膊昨天被刮完什麼樣他自己都看見了:“我還能好了嗎?”蘇哲擔心地問道。

“放心吧,你嫂子說能好就能好。”方遠道。

蘇哲這才放心了,他對封華的醫術是沒有概念的,但是他相信方遠,方遠說行,肯定行。

……

夏天正式來臨,人們的衣裳….還是那樣,起碼從外面看來。反正不是灰的就是藍的、土黃、軍綠幾種顏色的外套,可以穿一年四季,增減的只是裏面而已。

但是在北方城市,卻出現了一些新鮮的顏色,紅的綠的粉的,五顏六色的衣服打扮得一個個小娃娃漂漂亮亮,像是一片枯黃的草地裏開出的一朵朵小花,讓人看了眼前一亮,心中歡喜。

生活也不是那麼枯燥,還有美好。

“希望童裝廠”的衣服一經推出就大受歡迎,瞬間脫銷。全市的供銷社經理都跑到總公司,要求進貨。

總公司只好找上面協調,上面又找到喬陽,大力表揚了一番的他組織能力、領導能力等等等等,然後告訴他放心大膽的生產,生產處多少就銷出去多少!

當然原材料這塊,他們也會全力滿足的。

自此,喬陽的廠長之位纔算坐穩了。之前因爲他的年紀,很多人都不服。

看看周圍哪個廠長不是混了大半輩子才爬上來的?就他,一天工作沒上,連學徒都不是,就當了廠長了。

很多人紅眼病都犯了。而且隨着工廠的紅火,病情更嚴重了!都想着摘桃子呢。

好在喬陽的桃子不是那麼好摘的,不說身後靠山多大,就說他自己,就是無敵戰隊的隊長,而工廠裏的人,除了幾個技術工人,其他都是無敵戰隊的隊員和家屬。

這桃子,誰也摘不走。

一個夏天,希望式童裝就迅速地火遍了全國。

希望式…童裝。其他各地的服裝廠已經分分鐘學習到了這衣服的精髓,回去照葫蘆畫個瓢還不是簡單?

當然有畫的好的,有畫的不好的,但是不管如何,黑沉沉的大街上總算有了新鮮顏色。這就是封華的目的了。



Views:
3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