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恆現在的靈識能覆蓋的範圍不過方圓幾米,他在一路追來的時候都釋放出了自己的靈識,根本就沒有任何收穫。一直追到一個懸崖邊上,楊恆才發現了一絲宿六風遺留下來的氣息。他肯定宿六風之前肯定也到了這裡,他想不通對方怎麼會逃到一個懸崖邊上,正想要在四處搜索一下的時候,宿六風卻自動現身,出現在了他旁邊的一個草叢裡。

宿六風看到楊恆后疑惑的問道:「你不是道源宗的弟子?」

「不管我是不是道源宗的弟子我都要殺了你。」楊恆冷聲回道。

宿六風對楊恆的話絲毫不以為意,冷笑道:「沒想到沒把極樂引來,卻引來一個不相干的人。」

「只要能殺了你,不管誰來都一樣。」楊恆再次回道。

「哈哈,這個地方本來是為極樂準備的葬身之地,既然你來了也一樣的,先將你殺了,等有機會再去殺了極樂。」宿六風突然大笑道,他說完之後,一對孿生修士從宿六風旁邊的草叢裡站了出來。

楊恆立即明白過來,宿六風假裝不敵是為了把極樂引到這裡來,然後借這對孿生修士的手殺掉極樂,只是極樂沒來,倒是把他引了過來。

這對孿生修士雖然修為都比楊恆要高,但也只是陰紋境,剛剛到靈人境界中期而已,楊恆也不放在心上。如果真的是極樂追過來的話,在宿六風和這對孿生修士聯手攻擊之下,還真有可能被對方斬殺。


「馬家兄弟,立即將這個小子殺掉。等下我再去把極樂引過來。」宿六風說完之後,這對孿生修士手中同時出現了一條長鞭。

楊恆本以為宿六風會三個人一起動手,現在看宿六風好像沒有要動手的意思,他倒是輕鬆了一些,要是一對三,解決起來還有些麻煩。

楊恆還沒出手,孿生修士的長鞭就一左一右朝著他揮來,他後面是懸崖,根本沒有退路,只能施展靈隱步,舉劍朝著左邊那哥修士刺去。他還未近身,就發現在他前面左右站著的這對孿生修士突然分開,一前一後將他夾在中間,兩條長鞭也一前一後朝著他攻來,他要繼續往前的話,後面的長鞭肯定會將他捲住。無奈之下,他只能往兩旁躲去。


楊恆的身形才剛剛停穩,這對孿生修士又再次換了方位,將他夾在中間,即使孿生修士的速度要比他慢一些,依靠長鞭在距離上的優勢也往前可以彌補。這兩兄弟如此默契的配合讓楊恆心中駭然,一時也想不出應付之法。

兩條長鞭在空中舞的「呼呼作響」,楊恆只能不停的左右閃躲,顯得很是狼狽。如果是其他的法寶,楊恆還可以靠身體的優勢拼一把,現在他連拼的機會都沒有。若是被長鞭給束縛住的話,他要從長鞭中掙脫就需要時間,他的對手完全可以在這個時間裡將他擊殺。

「快點將他殺了,不要再浪費時間。」一旁的宿六風見孿生修士遲遲沒能殺了楊恆,開口催促道。

此時楊恆心中也甚是著急,如果不是靠著靈隱步的優勢,他早就落敗了。要是宿六風等的不耐煩了也加入戰鬥的話,他會更狼狽。他甚至都想落荒而逃,但又不甘心,才一直纏鬥下去。

情急之下,楊恆終於想出了一個辦法,他一下往旁邊竄出了十丈之遠,完全脫離了長鞭的攻擊範圍,待孿生修士還未前後將他圍住的時候,他祭出黑色大鐘往前一拋,前面的長鞭一圈一圈卷在了大鐘上。此時後面的長鞭還未近身,楊恆手中長劍朝著後面的長鞭劈去。長劍還沒劈到長鞭上,長鞭突然上揚,他一劍劈空。

趁著這個空檔,楊恆發出一記荒指,射向了那個孿生修士。空中長鞭再次落下,劈到了白色指印之上。

「轟」的一聲響,兩人同時被震退,楊恆身體還未停穩,就聽到背後有風聲,他迅速往旁邊一閃,一把小小的飛刀割破他的手臂飛了出去。

楊恆心中一驚,能割破他皮膚的法寶最少也是靈級中品以上的,那把看起來不起眼的飛到竟然如此厲害。不過他也管不了那麼多,手中長劍一揮,

一道白色雷電劈向了被震退的那個孿生修士。

看到雷電劈來,那個孿生修士並不慌張,祭出一面白色鏡子,鏡子在他頭頂迅速放大,雷電劈在鏡子上之後,「哐」的一聲巨響,鏡子往下沉去,並未破損,將這道雷電給接了下來。

楊恆絲毫沒給對手喘息的機會,一籃一紅的兩道極指指印又發了出去,極指發出之後,後面的長鞭又已經攻來,楊恆把黑鍾一收,往旁邊閃去。

兩道極指指印飛出,那個孿生修士把頭頂的鏡子攔在了身前。第一道指印撞在鏡子上,巨響聲再次響起,白色鏡子表面出現了一絲絲細小的裂痕。

在第二道指印的轟擊下,白色鏡子徹底碎裂,灑落一地,紅色指印卻未完全消散,射向那個孿生修士的身體。 忽的一下,年辰來到了不知名空間,同樣的盤膝而坐的姿勢。這不知名的空間,年辰給其取了一個直觀的名字,叫渾沌空間。取其渺渺茫茫,一片混沌之意!

腦海內默默浮起五丁劍訣,依照劍訣的靈力運行路線,年辰謹慎地將五丁劍訣運轉。

這套劍訣講究的是凝聚自身真元之力,並將之導出體外,依靠強大的靈識將所有的真元力於身前壓縮成劍氣,所以這套功法需要強大的靈識作後盾,而功法本身大部分的修煉方法,就是以提升修士自身的靈識爲主。

年辰將意識凝聚,運轉法訣,體內真元之力被緩緩調動到年辰身前,形成一束細小的旋渦。

立時,腦海深處一陣陣的刺痛傳來,就像有一把利刃在內瘋狂攪動一般!

雖然功法裏早已提到過這種現象,但是如此痛不欲生的感覺仍然讓心性本就異常堅定的年辰差點崩潰!

咬緊牙關, 酷總裁的專屬情人 ,不大一會,渾身就像掉進了水坑一般,汗霧在年辰四周蒸騰,一陣陣濃郁的天地靈氣瘋狂擁至年辰身體周圍,上下翻滾,隨着年辰的一呼一吸間,爭先恐後地向其體內涌去。

而年辰身前,一股無形氣流,形成一陣陣的微風,向前吹去,將對面牆上掛着的一副畫卷,吹得飄動起來。

堅持了半個時辰,年辰不得不緩緩收了功法,睜開雙眼.

此時他的識海深處,像是被刀從中一分爲二的感覺,讓年辰大腦,痛得一陣陣的暈眩.

同時自身的靈識,彷彿比以往有了些許不同,而這種若有若無的體會,自己卻難以真正的捕捉到。


這五丁劍訣,其修煉的好處、年辰已經隱隱體會到了一絲,但其中需要經歷的苦楚,此時的年辰心頭、仍感微微顫抖。

就在腦海中方一運轉起法決,體內法力按照法決上描述的路線運轉時,法力所過之處,猶如一把利刃自身體內緩緩穿行,原本細小的經脈,彷彿塞進大了數倍的硬物,並在其中不停鼓搗一般!

那種非人的折磨,讓原本心志堅定異於常人的年辰,也感覺基於崩潰,隨時有暈死過去的可能!

只修煉了半個時辰,自己就不得不停止功法,而現在的大腦,已經到了幾欲崩潰的邊緣,年辰知道如不立即停止,那麼自身很有可能會因爲靈魂遭受重創而導致精神分裂,成爲一個瘋子!

而年辰很有信心,這套功法所帶來的好處,卻也跟自身所受的痛苦一樣,是巨大的,這種近乎自虐的功法,淬鍊出的靈魂靈識,絕對比一般的同階修士強大數倍。

四處瞄了一眼,年辰心頭一動,將腰間靈獸袋一拍,青光過處,一隻奄奄一息的小獸出現在面前,其足下是一片虛空,但小獸卻能穩穩站在當場!

混沌空間的這種奇異之處,年辰一直無法理解。

將鼻子往四處嗅了一下,小獸突然間精神大振,雙眼完全睜了開來!

當望見四周那有如實質的無盡天地靈氣時,萎靡的小獸瞬間精神大振!

喵嗚—-

隨着數聲歡叫,小獸將頭高高揚起,只見它胸腹一鼓一吸之間,兩股濃稠的靈氣,如小溪般向其兩隻鼻孔流去,連綿不絕!

一個時辰過去了…

又一個時辰過去了…

年辰就這樣一直靜靜的看着眼前的小獸,從當初一副奄奄一息、身上的金色長毛暗無光澤的樣子,到此時全身上下金光閃閃,雙眼中道道蛇形閃電劇烈跳動。

在短短數個時辰之間,小獸身上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神奇混沌空間內無盡的天地靈力,顯然讓小傢伙恢復到了顛峯狀態。

轉過身對着年辰,這隻小獸眼中的兇光,閃爍不已,一道道電弧在其身體四周哧哧作響,跳動不停。

這一幕讓年辰心頭一驚,不自覺地往後退了幾步。

自己不會弄巧成拙,引獸入室了吧?

小獸狠狠地盯着年辰看了一會,突然一轉身,自顧的往旁一歪頭,趴在地上,不再理睬年辰。

顯然,它也知道是年辰將自己帶來這個地方,撿回了自己一條小命,所以最後還是壓住了對年辰不利的念頭。

看來此獸靈智已經不低!

年辰想了好一會,終於明白了小獸的心思。

原來人類修士,喜歡捕捉一些妖獸,在其體內種下禁制,使之成爲自己的靈獸,常用在與人爭鬥之上。

但是一般的妖獸對於修士而言,沒有多大用處,只有那些擁有各種神通的高階妖獸,才能在爭鬥中成爲一大助力,所以幾乎所有的人類修士,都喜歡捕捉強大的妖獸,作爲自己的靈獸。

而越強大的妖獸,其靈智都非常之高,有些甚至可以媲美人類修士!

如此強大的存在,豈會甘願受到人類約束?

無奈之下,人類只有將主意打在一些高階妖獸幼仔或是妖獸卵身上,常常趁母獸出去覓食或是修煉到緊要關頭之時,將獨自留在巢穴中的幼獸或幼卵偷偷擄去,強行滴血認主,種下控神禁制,再慢慢的**成爲自己的靈獸。

所以高階妖獸與人類修士間,一直處於水火不容的狀態。

而這隻小獸本身靈智已開,而且因爲體內的傳承記憶,讓小獸知道,站在自己身前的人類修士,其舉動絕非善舉!

在恢復了狀態以後,小獸所想的第一件事,就是絕不能成爲眼前人類的靈獸,所以纔會顯出對年辰深深的戒備和敵意。

年辰心念一動間,身體立即出現在了房間之內,同時出現的,還有那隻已經恢復的小獸.

這是年辰早已摸索出的一個現象,在混沌空間之類,自己可以任意的控制一切,就像自己本就是這空間主人一般!

而身體出了混沌空間以後,想要將什麼東西挪進去,就必須將此物隨身攜帶才行。

此時,這隻小傢伙正用非常擬人化的哀求眼神,怔怔看着年辰,顯然那渾沌空間,正是它夢寐以求的寶地,而這隻小獸也明白了,眼前的人類,正是那片空間的主人。

只有年辰同意,自己才能長期地生活在那片靈氣盎然的空間之內,顯然,爲了自己的將來,它已經打算向眼前人類修士妥協了。]

確定了自己在小獸心中的權威性後,年辰將其帶了進去,直接放在了渾沌空間,任其自行修煉,且根據小獸能釋放雷電的特性,爲其取名叫“雷電獸”。

接下來的九天時間,年辰每天在渾沌空間內修煉五丁劍訣,餘下的時間就是和雷電獸嬉戲玩耍。

隨着對此功法的理解越來越透徹,年辰從一開始的勉強支撐修煉半個時辰,進步到了已經可以堅持一個時辰之久!

而修仙過程中,那彷彿煉獄般的折磨,讓年辰回想時, 平凡的消防

但是那期待無比的第一道劍氣,卻是遲遲未能修成,讓年辰心中自顧的着急不已!

最後在經過一番思索之後,年辰不禁對自己這種急功近利,好高騖遠的心理,腹誹不已。纔剛剛修煉了十天的功法,自己就想其大成,實在有點貪心過度!

畢竟自己不是什麼靈根純淨的修煉奇才,能有今日的境界,已經是走了逆天狗運,拜那稀裏糊塗就擁有的混沌空間所賜!

在這短短數日之內,已經長進到可以修煉比開始長了一倍的時間,已經相當不俗,但是離修成第一道劍氣,想來還是相差甚遠!

第十日,年辰剛結束脩煉,門外就響起了劉靖一的聲音… 來到煉器店時,吳道全和謝天想是早已等候在那多時。

一見二人到來,吳道全就高興地迎了出去,臉上忍不住的有一絲得意之色,讓年辰暗暗放下心來。

看來此次煉器,是非常成功的!

“二位,我師徒二人已恭候多時,這次煉器,幸不辱命, 醫道風流 !”

年辰的手中,正拿着一套十二隻的子母飛梭,將稍大一點的母梭握在右手內,只見年辰將體內靈力往母梭一注,左手十一把子梭立即騰起,圍在年辰四周,旋轉飛舞不停,有一種和年辰心意相通之感。

只要年辰意念動間,所有子梭就按照他心頭所想而動,如臂指使。

將飛梭收入儲物袋內,年辰將手一舉,一張烏黑的小盾牌出現手中,靈力一催之下,小盾呼地飛向年辰頭頂空中,越變越大。

當漲至三尺大小時,一陣烏光從盾牌**出,將年辰渾身罩了個嚴嚴實實。

淡淡的烏光內,一隻只尺許長的蜈蚣虛影,四處遊動,張牙舞爪,看起來猶如實體一般,兇惡異常!

年辰心內暗喜,這糟老頭子的煉器之術,還真不是吹的!

子母飛梭和黑盾都是頂階法器。而且看起來似乎威力不小的樣子!

當然,具體怎樣,還得在今後的實戰中驗證。

而最讓年辰激動的,是一個精緻玉盒內擺放的八顆“霹靂珠”法寶!

法寶啊!


這是連多少辟穀期修士都垂涎三尺的寶物!

就是尋常超凡期修士,也不見得就有一件稱手的法寶!

據吳道全介紹,此次煉製出的法寶威力之大,就是避谷後期頂峯的修士,也要退避三舍!

當然,這是種一次性消耗類法寶,也就是說每顆霹靂珠都只能使用一次,所以年辰暗暗決定,不到生死關頭,絕不會輕易用掉。

這可是能扭轉爭鬥乾坤的大殺器!

有了它,自己在遇敵時無疑多了很大的保命機會!

心情愉悅之下,年辰對所剩無幾的妖獸材料歸煉器店所有,毫無異意。雙方相談甚歡,最後皆大歡喜地道了別。

回到住處後,年辰經過一番思想鬥爭,最後給了劉靖一三顆“霹靂珠”。




Views:
4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