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嘁。」白髮老魔不屑的看了凌風雲一眼,也不再言語。

「前輩,我們要去哪?」


「自然是去找點樂子,你說武者修行究竟是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那點萬人之上天下無敵的快感?」

凌風雲沒有理解白髮老魔的話,但是也不敢私自逃跑,他知道他從白髮老魔手中逃出的幾率幾乎不可能存在。

「咦,那邊有人,走,我們過去玩玩。」白髮老魔還未等凌風雲反應過來便提著凌風雲的衣領,雙腳一點,身體一躍,竟然已是數十丈遠。

這是什麼速度?凌風雲現在根本就沒有了逃跑的概念,這不是找死嗎?

「哈哈,快出來,還藏著?快給本大爺來點樂子玩玩。」白髮老魔將凌風雲放下負手而立朝著一個方向喊道。

「怎麼?還躲?你們是覺得爺爺好騙呢還是欺負爺爺年紀大了眼睛不行了?」白髮老魔猛的一腳跺地,隨後一條裂紋從他的腳下迅速朝外蔓延。

剎那間一身慘叫響起,隨後五個人從樹林中走了出來。

「白髮老前輩果然厲害。」

五人中的一人站出來緩緩道,雖然語氣平常,但他的四肢正在微微打顫。

「來,給爺爺說一說,你們五個人鬼鬼祟祟在這裡做什麼?是不是要做什麼苟且見不得人的事情?」白髮老魔漫不經心的說道。

「白髮老前輩誤會了,我們五人只不過是在這裡尋人,絕無不軌之心。」

「是嗎?我看你們五人賊眉鼠眼的,莫非是在這裡欺負哪家的姑娘?」

「白髮老前輩誤會了,我們所找之人名叫趙阿狗,是個男子。」其中有一個人急忙說道。

「趙阿狗?」白髮老魔饒有興趣的看了一眼凌風雲,然後道,「這個名字我倒是有些耳熟,不知道你們找他有何事?」

「我們也是受人所託,我們連那個趙阿狗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哈哈,你們連趙阿狗都不知道是誰還說來找他,還真以為爺爺是這麼好騙的?你們必定是要做什麼苟且之事,現在被爺爺抓了個正著,還想狡辯?看來爺爺不對你們嚴刑逼供,你們是不會說實話了。」

白髮老魔說完便朝著五人沖了上去,若是說這五人全完不敵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最關鍵是他們一上來便輸了氣勢,哪敢打,只是不停的躲閃,最後幾招之間五人全部倒地。

「說吧,你們找那個趙阿狗有何事?」

「白髮前輩,我們真的受人所託,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啊。」

「既然如此,老夫就饒了你們一命,回去跟你們的人說,趙阿狗已經被我殺了,讓他們有什麼沖著我來。記住了沒有?」

「記住了,記住了。」

「還不快滾?」白髮老魔說完踢了一腳為首之人。

五人見白髮老魔讓自己走那是連滾帶爬風一樣的速度消失在兩人面前。

見白髮老魔如此輕易放走五個人,凌風雲還以為真的如白髮老魔所說那般從來不殺不該殺之人。

然而片刻之後,白髮老魔再次捂住胸口,猛的噴出一口鮮血。

「你還好吧?」凌風雲走到白髮老魔身前問道,不知道為什麼凌風雲此刻竟然有些覺得白髮老魔可憐。

白髮老魔沒有回答,閉著眼,應該是在調息身體,片刻之後他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然後擦掉嘴邊的鮮血。

「你是不是盼望著我死?我死了之後你就可以告訴世人你為民除害?然後被萬人敬仰?」

「晚輩沒有那個意思。」凌道,他倒不是怕白髮老魔真的誤會自己,而是怕他先下手為強殺了自己,要知道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而且像白髮老魔這種性格不穩定息怒不定的人,什麼事情都

… 「誰要來了?」凌風雲警惕的看向四周,他從白髮老魔的語氣和表情上大概知道來者不善。

白髮老魔負手而立沒有回答。

不過片刻之後凌風雲便知道答案了,雖然沒有見到真人,但是從那股氣息中凌風雲已經感覺到了,正是當日白髮老魔的對手黑手老道。

「哈哈,果然是你。」黑手老道的聲音從遠處傳來,清晰的傳到凌風雲耳中。

片刻之後,黑手老道已經站在懸崖上。

「怎麼,今日找我又是要與我決鬥嗎?」

「自然,不然我找你難道是要敘舊嗎?」

「白髮老頭,你說咱們倆鬥了三十年了,究竟是為了什麼?」看來今天黑手老道心情不錯。

「為了什麼?一白一黑,一邪一正,不鬥幹什麼?」

「哈哈,就是因為你有一頭白頭髮,我有一雙黑手?就是因為你叫白髮老魔我叫黑手老道?還是你在誇我為人正直如同君子?」

「哈哈,老夫今日要替天行道殺了你。」

凌風雲無奈的看著兩人,貌似這兩人都是萬人唾棄的惡徒,怎麼都不要臉誇起自己是正人君子來了?

「哈哈,白髮老魔,我看你是快不行了吧,是不是上次你我聯手對付伒無雙時被伒無雙傷到了命門?」

「哈,若非老夫幫你擋下一掌,今日你還有命在這裡和我說話?不過老夫因禍得福,你看老夫現在可有受傷跡象?」

「是不是也得交過手才知道。」

「老夫正有此意,今日老夫必取你性命。」說完白髮老魔手一揮,凌風雲便被托到懸崖下方。

「哈哈,來吧。」

只見頃刻之間白髮老魔身形外竟然出現一層肉眼可見的冰霜。

黑手老道自然也不示弱,一團肉眼可見的光團迅速彙集在他的手上。

兩人動了,然而凌風雲卻是只看見兩個人影消失片刻又回到原地,黑手老道嘴角帶著血跡,而白髮老魔依舊負手而立。

「果然冰霜訣不同凡響,可惜可惜。」黑手老道擦掉嘴邊血跡說道。

「可惜什麼?」可惜此門絕學自此之後就要消失在江湖之中,即便出現何人能達到此種地步?

「哈哈,現在你知道老夫冰霜訣的厲害之處了吧,怎麼,還不乖乖求饒結束我們這三十年的糾葛?」

「可惜,唉,在你之後老夫又還有什麼樂趣?」黑手老大莫名其妙的說道。

「放心,老夫冰霜訣馬上到達巔峰,到時候讓你成為一個死在巔峰冰霜訣手中的人,不過你不用擔心,我會讓很多人下去陪你的。」

黑手老道沉默不語,片刻之後,朝著凌風雲道,「小子,算我欠你一個人情,若是日後有什麼用的著我的地方,儘管說,老夫和你們這些正人君子不同,有一便是一。」黑手老道說完便走了,什麼都沒有留下。

凌風雲見黑手老道真的離開之後方才緩緩躍上懸崖。

然而當他正欲說話時,卻見白髮老魔的身體出現了異樣。

是的,凌風雲沒有看錯,白髮老魔的右臂包裹著一層厚厚的冰塊。

或許是因為還未收功吧。凌風雲暗自想道,然而片刻之後,只見那隻右臂上的冰塊出現了一條條如同蛛絲般細的裂紋。

裂紋越來越多,幾乎遍布整隻手臂時,冰塊碎裂了,落在地上,然而冰塊碎裂之後凌風雲卻發現白髮老魔的右手消失了,衣袖以及整隻右臂都從肩膀處齊肩消失了。

「前,前輩,你的手。」凌風雲詫異的指著白髮老魔的右手道。

許久之後,白髮老魔才嚶的一聲回過神,片刻之間,他彷彿蒼老了幾十歲。

「走,帶我回去。」白髮老魔輕聲說道,與他那片刻之間衰老的容顏一眼,他的聲音也是衰老了不少。

凌風雲自然知道白髮老魔說這句話的意思,他緩緩的背起白髮老魔,此時他彷彿感覺自己背著自己的爺爺一樣,是的,此時的白髮老魔真如一個普通的老頭。

凌風雲背著白髮老魔再次走到上次他來的位置,這一次白髮老魔沒有讓他來回不停走而是直接告訴他具體的方位。

兩人進入虛空之境后,白髮老魔的臉上才多了一絲光彩。

「前輩,你好點了沒有?」凌風雲猶豫片刻問道。

「我已到大限之日,哪有好與不好?」白髮老魔輕聲說道。

「好了,你不用多說,人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我曾說過,你救過我半天命,老夫此生唯一前郭黑手老道一條命,上次替他擋下伒無雙一掌也算是還了,所以你的也要還,莫要在最後時刻還留下遺憾。」

「前輩……」

「你不用多說,老夫知道你性格善良,是個好人,所以你聽老夫說完,老夫將你留在身邊本想靠自己保你一條性命,然而卻沒有想到老夫自身難保,不滅島,即將滅亡,以你現在的實力難逃一死,不過你放心,老夫說要保你,必會保你。」

「前輩,難道客棧中的字條是你留下的?」

「什麼字條?」

凌風雲將事情經過大概的說了一遍,然後拿出那三張紙條遞給白髮老魔。

白髮老魔看了片刻,沉思道,「這不是老夫留下的,看來凌嘯天已經在行動了。」

「什麼?我爺爺?」凌風雲幾乎脫口而出。

「你說什麼?凌嘯天是你爺爺?哈哈,老夫愚鈍了,怎麼會相信一個武者會用趙阿狗這麼俗氣的名字。不過你放心,我與凌老兒沒仇,凌老兒也算是老夫敬佩的人,當日我們刺殺伒無雙,若不是凌老兒,這不滅島早就滅了。」

「前輩,你究竟在說什麼?」

「你可知老夫為何會落到這步田地?一個月,有人找到老夫,讓老夫與人聯手刺殺伒無雙,說事成之後必有重謝,當時老夫並未多想便答應了下來,要知道伒無雙可是自稱不滅島第一高手,任何一人都想去挑戰他,這是一個機會,是的,哪怕沒有所謂的重賞,老夫也不會拒絕。」

「那日,我們達到約定的地點,我才發現事情遠比我想的要複雜,那天除了我,還有三人,其中一個便是黑手老道,還有大刀許五,逍遙劍於逍遙。」

… 凌風雲知道這將是一場讓人震驚的大戰,然而最後白髮老魔卻只是一語輕輕帶過,「伒無雙縱然天下無雙,但我們畢竟有四人,不過最後我們勝了也是慘勝,我替黑手老道擋下一掌,丟了半條命,逍遙劍劍斷人亡,最後伒無雙身負重傷逃走被你爺爺所救。」

凌風雲有些不相信白髮老魔的話,這樣的一次行動,甚至是拿自己生命做賭注的行動竟然沒有半點動機,難道所有的動機就是想與伒無雙一戰?或者是那個召集他們的人的空口承諾?

「前輩,你所說不滅島已滅又是為何?」

「這也是我最後才知道的,當我療傷出關之後,竟然無意中與伒無雙再次相遇,那日,我們四人尚且只是慘勝,那我一人,根本無力反抗,不過他卻沒有為難我,甚至還和我點頭示意,這是不可能的,伒無雙雖然武道修為極高,但心眼卻小,他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傷害他的人,特別是我們那樣埋伏暗算,所以我猜,後面的伒無雙是假冒的,而那一次我們的行動的最終目的可能就是讓這個冒牌貨頂替伒無雙的地位。」

「至於為何說不滅島已滅,雖然伒無雙心眼不大,但是數十年來,不滅島被他打理的整整有條,而這個冒牌貨此番用這種行為上位,無疑是暗藏目的別有用心,我猜想他的目的應該是不滅島的最終寶藏以及龍涎丹。」

一時之間巨大的信息量讓凌風雲有些失神。

「知道為何現在眾多人都在尋找你爺爺的下落嗎?因為找到你爺爺便就找到了伒無雙,如今伒無雙肯定傷勢未愈,趁人病要人命。」

「前輩……」

「好了,我的時間不多了,你平息靜氣,開五穴而閉目內視。」

凌風雲不知白髮老魔究竟有何用意,但是也不敢違背,當下按照他的指示做。

很快他便感覺到后脊背一陣冰涼,然後一股寒氣逐漸從后脊背緩緩進入自己的身體各處與自己的武氣相融合。

很快凌風雲便感覺自己身體越來越冰,他彷彿感覺自己的血液全部變成了冰塊一般。然而出現異常的並非只有身體,他感覺到自己的大腦以及精神力也在不停的發生變化,似乎不斷有一股新的氣息緩緩融入自己的精神力之中,並且那股氣息緩緩進入大腦,不斷的挖掘開拓。

很快,凌風雲發現自己的血液已經變成了冰塊,自己的心臟此時也停止了跳到,但是自己的神智卻是無比的清楚。



究竟發生了什麼?凌風雲彷彿已經徹底的失去了自己身體的控制權,他如同一個旁觀者一般,只能默默觀看卻又無能為力。

許久之後,當凌風雲以為時間就此停頓,生命就此消逝時,他聽到了,不,是感覺到一聲細微的卡擦聲,隨後越來越多咔擦聲傳來,這是破冰的聲音,亦是破繭重生的聲音。

凌風雲閉目內視,發現自己體內的冰塊正在迅速的破碎,然後融入自己的血液和武氣之中消失不見……

呼,凌風雲長舒了一口氣,再次獲得對身體的掌控權,這種感覺真好。

凌風雲轉過身,此時,卻發現白髮老魔真的如同老魔一般,原本整潔的臉龐,繃緊的皮膚此時皺紋縱橫交錯皮膚鬆弛的掛在肉上,如同那些普通老人一樣。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