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聽南宮晨曦輕聲說道:“據我所知,當今武林,有一個隱世門派,我們可以去拜訪一下,他們或許會有辦法。”

“哪個門派?” 完美世界 。安家姐妹也是一臉好奇的等着南宮晨曦回答。

“你們聽沒聽過素心閣這個門派。”南宮晨曦反問道。

東方雪晴聽到後,震驚的說道:“你說的是傳說能令人死而復生的素心閣嗎?”南宮晨曦點點頭,接着說道:“沒錯,素心閣乃是當今武林的唯一一個以醫術名滿天下的門派,更有傳說能令人死而復生的鎮派之寶素心譜。”

東方雪晴見其他衆女一臉迷惑的樣子,便繼續解釋道:“素心閣以前並沒有這麼大名氣,但是這個門派曾經將武帝段風從閻王殿那裏拉了回來,所以一下子名聲大振,之後更是醫治不少武林高手,但不知道爲何,二十年前素心閣突然宣佈閉閣,不再理世事。所以素心閣現在纔沒那麼大的名氣。”

衆女聽完一幅恍然大悟的樣子,不過段辰天卻苦澀的說道:“先不說素心閣會不會醫治於我,我們現在連素心閣在哪都不知道,怎麼去。”

南宮晨曦微微一笑,輕聲說道:“你忘了我們還有百花谷和明月宮呢,讓非花和雨眠幫我們查一下不就可以了嘛。”

段辰天聽到這裏才徹底的放心下來,武林第一才女果然名不虛傳。不過一提到花非花與蘇雨眠二女,段辰天便是忍不住的思念,不禁暗想二女現在到底怎麼樣了。而南宮晨曦看到段辰天站在那裏發愣,便心知所爲何事,於是輕聲說道:“段郎請放心,非花和雨眠正在前往這裏的路上,相信近日便會到達與段郎相見的。”

“那就好,我很想她們兩個。”段辰天聽完南宮晨曦的話後,喃喃的說道。如果二女看到段辰天這個樣子後,一定會感到非常幸福的。

轉眼已是下午時分,段辰天無聊的坐在亭子裏發呆,衆女以培養感情爲由,把他自己趕了出來,她們卻在大廳裏談天說地的聊着。此刻他正在回憶起曾經的點點滴滴,時而歡欣,時而悲傷,他又想起在正在山谷等待他回去的雲夢舞,悲傷更是涌上心頭。

“段郎,你在想什麼呢,這麼傷感。”南宮晨曦帶着一衆姐妹走了過來,很難相信安若兮在南宮晨曦面前竟然變得那麼乖巧。

段辰天嘆道:“也不知道夢舞姐現在怎麼樣了。”看着段郎心情不好,南宮晨曦心裏也不是那麼舒服,便道:“你想知道我們剛纔在說些什麼嗎?”看着段辰天點了點頭,便接着道:“我們決定退隱江湖,不在讓你爲我們擔憂。”

“真的嗎?”段辰天一臉驚喜的問道。

衆女點頭,南宮晨曦又道:“ 實際上,我們早已有退隱的打算,並做了準備,這次只是多了個若素罷了。”說完白了一眼段辰天,那邊安若素也是紅着臉低下了頭。南宮晨曦接着又道:“非花和雨眠也是因爲此事纔回去的,她倆在每個地方都開了一個百花樓與明月酒樓,並派弟子駐紮在裏面,爲我們提供情報。”

段辰天恍然大悟,怪不得非花和雨眠當初不辭而別。說道:“原來是這樣。”南宮晨曦嘆了口氣,勸道:“段郎,你不能總是依賴我們姐妹幫助你,有些時候需要你自己來處理一些事情的,雖然我們很不忍心,但是我們覺得你至少要讓我們在你身邊是有安全感的,你懂我說的意思嗎。”

段辰天思考良久,沉聲說道:“我懂,你們讓我自己想想好嗎?”見衆女點頭,便木訥的回到了自己的庭院裏去了。

“我們這麼對段郎,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安若素不忍心的說道,一幫東方雪晴看着心裏也不是滋味,雖然她對段辰天總是很兇,但是心裏其實也是很疼他的。

“我們也沒有辦法呀,江湖險惡,我們也不能時刻都在他的身邊抱他周全,而且我的男人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到的話,那她也不配做我的男人。”南宮晨曦幽幽的說道。

第二天晌午,衆女一齊坐在大廳裏閒聊。“段郎他怎麼還沒出來,不會出什麼事吧。”安若素擔心的問道。原來段辰天自從回到自己的房間後,就在也沒有出來,以衆女對他的瞭解,他這個大色狼是絕對不會老老實實的在自己的房間裏呆着,所以此時安若素很是擔心。

正說着,段辰天出現在衆女的視線裏,並爽朗的笑道:“還是我的若素關心我。”衆女發現,段辰天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眼裏滿是自信與狂傲,在也沒有曾經的文弱書生的模樣。

“段郎,你沒事吧。”安若素跑上前去問道。段辰天一把攬過安若素的蠻腰,霸道的迴應道:“我怎麼會有事呢。”安若素嬌羞的低下了頭,沒有迴應。

此時衆女感覺到了段辰天的蛻變,這纔是他們的男人。 此時段辰天與衆女正在大廳上嬉笑說鬧,剛剛得來消息,花非花與蘇雨眠馬上就到東方世家了,他們便在大廳等候着。

正說着,花非花與蘇雨眠雙雙進入大廳,“非花,雨眠,你們終於來了,我很想你們。”看到二女進來,段辰天起身迎了過去。

但是二女卻只是瞟了一眼段辰天,花非花淡淡的說道:“那麼想我們,也不來找我們。”說完便拉着蘇雨眠一齊走到南宮晨曦那邊。

段辰天尷尬的撓了撓頭,並沒有解釋。“晨曦,事情我們都辦妥了。”花非花對着南宮晨曦說道。南宮晨曦點點頭,轉過頭對段辰天說道:“段郎,還不快過來。”

段辰天急忙應了一聲,走了過來。“從現在開始,我們就退隱江湖了,我們會通過百花樓與明月酒樓來昭告天下,以後就只能看你自己了。”南宮晨曦看着段辰天說道。

蘇雨眠接話道:“對了,晨曦讓我們打探你父母的事情我們只查到了一點,此事好像被一些人刻意隱瞞,很難查清楚。”花非花點點頭,接着說:“據門下弟子回覆,當年的武神段風,似乎就是你的父親,不過我們也無法確認,畢竟沒人知道他有妻兒。”

南宮晨曦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倒是一旁的段辰天忙問道:“武神段風到底是誰呀?”在場的衆女一副看白癡的樣子看着他,只聽安若兮一臉崇拜的樣子說道:“那是一個神一樣的存在。一人前往邪派,並擊敗了當時的掌門,讓邪派元氣大傷,從此萎靡不振。”

“邪派?邪派不是有五個門派嗎?”段辰天接着問道。

“還是讓我和你好好的講一講吧。二十年前,當時邪派就是一個門派,叫魔門。而當時的掌門釋成決是武林第一高手。釋成決是一個武癡,當年向正派各大門派發出生死貼,邀戰於泰山之巔,沒想到各派高手皆敗於釋成決,從此一戰成名。魔門的勢力也開始更加強硬,不斷的騷擾各門各派,導致當時很多門派被迫遣散。不過突然出有一個人向釋成決發出決戰,那個人就是武神段風,只是當時他沒什麼名氣。釋成決當然不會隨便出手,便拒絕了,段風認爲釋成決這是在羞辱他,一氣之下,孤身一身前往魔門,殺了個昏天黑地,逼的釋成決不得不出面與之一戰。那一戰整整打了三天三夜,無數個高手前去觀看,最終段風以一招‘風絕劍氣’打敗釋成決。”東方雪晴娓娓的道來。說完後口渴的要命,喝了一口苦茶。

我是個葬尸人 ,接着問道:“那釋成決和魔門呢。”南宮晨曦白了他一眼,說道:“釋成決逃走後,發誓要打敗段風,從此閉關不出。而魔門羣龍無首,裏面的高手便率領自己的親信另起門戶,便有了現在的邪派五大門派。不過這都是些傳說,具體怎麼樣誰也不知道。”

段辰天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似乎從中好像有什麼發現。南宮晨曦見段辰天沒有繼續追問,便與花非花和蘇雨眠說道:“非花、雨眠,那素心閣的事情調查的怎麼樣了?”

“還在調查呢,相信這兩天就會有消息的。”蘇雨眠回道。南宮晨曦只好點點頭,是她太過着急了,纔剛調查不久,怎麼會有消息呢。

衆人又聊了一會,便已到傍晚,段辰天在一羣美女佳人擁簇着前去用餐。不過段辰天似乎心不在焉一般,好像剛剛的消息對他的衝擊很大。

夜幕降臨,衆女也都各自回了房間。段辰天嘿嘿一笑,閃身進了花非花的閨房。不過花非花好像知道他會來一樣,竟然坐在那裏看着他。

“非花,你是在等我嘛。”段辰天走到花非花的身邊,坐了下來。、

花非花瞪了一眼段辰天后,冷哼道:“跟我說說吧,又給我找了幾個姐妹。”

段辰天心裏一陣無奈,剛見面就吃上醋了。只好把事情的經歷又給花非花說了一遍,聽的花非花直反白眼,嬌聲說道:“你的事情我都知道,我就是想看看你會不會騙我。”

段辰天心裏那個氣呀,不過臉上卻笑嘻嘻的說道:“我怎麼會騙非花呢,我想你還來不及呢。”說着便要摟花非花。

“我都累死了,今天你去別人的房間吧,我想休息。”花非花躲開段辰天的懷抱後,柔聲說道。

“可是我真的好想你啊。”段辰天見此,可憐兮兮的看着花非花說道。

花非花實在不忍心拒絕,便不再拒絕。段辰天見花非花不再拒絕,便輕輕攬過她的纖腰,深情的吻了過去,而花非花的櫻脣也熱烈的迴應着。二人雙雙倒在了牀上……

顛鸞倒鳳後,花非花在段辰天的懷中微微喘息,無力的說道:“你真是個大色狼。”段辰天嘿嘿一笑,說道:“非花,你的身體爲什麼這麼香啊。”

“你在問信不信我把你踹下去。”花非花斥道。

花非花的身體有一種奇異的香氣,段辰天很是好奇,有一次忍不住問她後,竟讓她從牀上踹了下來,從那以後段辰天在也沒有問過。這回段辰天沒敢再問,只好老老實實的摟着花非花。

“你去看看雨眠吧,她其實也很想你的,只是不好意思說出來。”花非花休息一會後,對段辰天說道。

“那你呢?”

“我想睡一會。”

段辰天看着那略帶憔悴的嬌顏,很是心疼,蜻蜓點水般吻了一下花非花後,便起身前往蘇雨眠的房間了。花非花看着段辰天離開後,很快便側身睡着了。

卻說段辰天來到蘇雨眠的房間後,見佳人正在牀上睡覺,便偷偷摸摸的鑽進了被子,沒想到竟然把蘇雨眠給弄醒了,二人自然又是一番顛鸞倒鳳,知道清晨才沉沉的睡了過去。

就這樣又過了三天,明月酒樓終於得來消息,找到了素心閣的位置,於是衆女商量一番後,決定讓東方雪晴陪伴段辰天前往素心閣,同時南宮晨曦帶着東方靈兒去接雲夢舞。而安家姐妹要回峨眉山覆命,並且安若素要稟報師傅她與段辰天的事情。

東方世家內,匆匆三輛馬車駛了出來,朝着不同的方向去了。站在門口的東方夜澈終於舒了口氣,喃喃道:“這回可算是安靜了。”正要轉身回去,卻見花非花與蘇雨眠在他身後狠狠地瞪着他,他忙尷尬的笑道:“呵呵…那個…當我什麼也沒說…” 這由無數氣旋組成的世界突然間開始旋轉起來,那些氣旋似乎開始分解,變成盤旋的龍捲風,然後,數之不盡森寒的劍芒從那些龍捲風中衝出。

比起之前還要狂暴的劍芒潮流,龍靈月和張道子的臉色豁然間一變,他們哪裡還不知道原來這裡才是真正最後的禁制所在。

之前那裡的禁制固然恐怖,但是他們還能稍微擋一下,而這裡,這已經不再是他們能夠抵擋的地方,不要說先天,哪怕是破虛進來也得完蛋。

龍靈月和張道子的身影一展,跟隨在曲雲身後快速移動起來。

他們兩人都是先天級別的高手,而且各自的武道天賦都是出奇的強悍,這禁制他們固然沒辦法,但是,卻能夠跟住曲雲,而在兩人想來,只要跟住曲雲的腳步,自然也就能夠如曲雲一般無視這禁制。

只是,身影剛剛一動,兩人卻又再次色變,之前尚在他們前方的曲雲竟微微模糊起來,整個人似乎都飄渺的和他們不在同一個世界,尤其是曲雲和龍靈兒的下半身,則是徹底的失去蹤跡。

如此一來,張道子和龍靈月哪怕是想要複製曲雲和龍靈兒的步法都是毫無可能。

「休想跑。」

眼見著曲雲和龍靈兒即將消失,龍靈月驀然間爆喊一聲,身影卻是如同狂風一般席捲過去,四周狂暴的劍芒瞬間將這個女人身體周圍的罡氣削掉大半,凌厲的劍氣侵襲進去,將她上半身割出條條傷口。

然而,此時施展出底牌,力量暴漲數倍的龍靈月卻是硬扛下這劍芒的攻勢,看起來竟似乎是哪怕同歸於盡都要讓曲雲和龍靈兒沒好下場。

「有這麼大的仇嗎。」


曲雲的聲音憤怒響起,他身邊,一股磅礴的勁氣卻是已經擊出,這勁氣旋轉著,如同一條風龍,分明卻是那龍靈月的絕招大風雲掌。

曲雲愕然轉頭,只見龍靈兒遙遙一掌朝著龍靈月擊出去。

「大姐,從小到大你都是姐妹們中最耀眼的,所有的東西都是你先挑選,所有的姐妹都怕你,敬你,讓你,但是,今天我不會再怕你,再敬你,再讓你,因為我也有我想要守護的東西,我也有我看重的,在意的人。」

龍靈兒的聲音大聲喊叫起來,同一時間,龍靈兒身上的力量竟也一下子暴漲了數倍。

這,居然是龍靈月的底牌,那邊,正撲擊而來的龍靈月神色猛然間露出極端的震駭。

不管大風雲掌,還是這暴漲數倍力量的底牌都是她從龍家老祖宗那裡得到的出自鴛鴦仙境的頂尖神功,龍靈月心中一貫認為這些整個龍家年輕一輩中僅有她會,也僅有她能夠練成,卻沒想到龍靈兒這個龍家年輕一輩中被所有姐妹瞧不起的幺妹居然也會這些。

「好,沒想到諸多姐妹中倒是你隱藏的最深,只是,你以為這樣你就能夠抗衡我了嗎。」

龍靈月冷笑起來,她的速度驀然間卻又快了幾分,那些劍芒竟然有追不上她的趨勢,眨眼之間,龍靈月已經到達曲雲和龍靈兒面前。

手掌一翻,龍靈月沒有絲毫困難的將龍靈兒全部的力量都擠壓了回去,兩人施展的都是大風雲掌,同根同源,此時力量遠強過龍靈兒的龍靈月卻是輕易的便壓制了龍靈兒。

「現在,你倒是讓我看看你是怎麼讓我死在禁制里的啊。」

同一時間,龍靈月轉手又是一掌朝著曲雲印過去。

狂風呼嘯,卻是倒卷著在旋轉,這一掌竟似乎是準備將曲雲撕裂成漫天的碎末,龍靈月身後不遠處張道子亦正快速而來,看到龍靈月這一掌卻是碩然間臉色巨變。

大風雲掌本是模擬天地之間的狂風而來,充滿狂暴氣息,只是,這卻還不是大風雲掌揚名的原因,真正讓大風雲掌揚名的卻正是此時龍靈月施展的招數,逆向風卷。

這倒過來旋轉的狂風會產生一種極端強大的撕扯之力,將一個人從朝著四面八方瘋狂的撕裂開來。

據說這招練到極致甚至可以直接從對手內部產生撕扯之力,完全無視對手的防禦。

「住手,龍靈月,你在做什麼,你瘋了,那是你妹妹和妹夫,你以為風沂水知道你如此嗜殺還會喜歡你嗎。」

後面,張道子大聲吼叫起來,龍靈月的身軀似乎微微一顫,只是,隨即卻是依舊毫不猶豫的朝著曲雲一掌按了下去。


「你真以為吃定我了。」

曲雲目光平靜的看著龍靈月,大風雲掌的絕招外泄的力量將他表層肌膚已經撕扯的零離破碎,他的神色卻是極為冷靜,便在龍靈月的一掌即將按下之時,驀然間曲雲腰際的長劍朝著虛空刺出。

豁然間,四周的空間微微一震,曲雲手上長劍之上頓時匯聚起強悍的劍氣,他竟似乎用某種辦法將這禁制力量產生的劍氣給吸附到了自己的長劍上,長劍直刺,劍氣如虹,只是這一劍刺出卻似乎並沒有造成半點效果。

沒有力量的對撞,也沒有刺中什麼,似乎曲雲的一劍竟是刺了一個空。

只是,剛才還在得意的龍靈月不知為何臉色卻是再次變的難看起來,不但難看,而且還帶著一種恐懼,就好像見鬼一般的恐懼。

「怎麼可能,你一定是運氣好而已。」

龍靈月森然開口,咬牙切齒的看著曲雲,只是,後者那匯聚強悍劍氣的長劍卻是微微一抖,驀然間,龍靈月打出的風卷整個的倒卷回去。

隱約的龍靈月身上罡氣似乎猛然間一陣,風卷消失,龍靈月的臉色也蒼白了許多,如同被冰凍的屍體。

而此時,曲雲的身影卻是突然間前沖。

「住手,曲雲,住手,不要殺她。」

後面,張道子駭然驚吼起來,似乎曲雲此時做的事情是如此的恐怖。

然而,張道子的喊叫聲卻是慢了一點,曲雲的長劍已然刺穿了龍靈月的胸口,實際上,曲雲數次看在龍靈兒的面子上放過龍靈月,這女人卻是步步緊逼,到現在龍靈兒自己都已經出手,曲雲自然再沒可能放過龍靈月。

只是,長劍剛剛刺穿龍靈月,曲雲的神色卻是驀然間一變,在他眼前,突然間出現一幅讓人驚駭的畫面。 一輛馬車正在緩緩的向前駛去,車內有一絕美的的女子正在與她身旁的少年交談。“也不知道素心閣是不是在那裏。”說話的正是東方雪晴。


段辰天回道:“應該沒這麼容易,如果這麼容易就被雨眠她們打探到的話,那就不算是隱世。”

原來二人已經趕了一天一夜的路,東方雪晴到沒什麼,段辰天可是遭殃了,本身就有重傷,還要趕着馬車,不能休息,早已經不堪重負了。於是二人商量,先找個地方休息一晚,等明日再接着趕路。

天色漸晚,馬車終於駛入了城內,二人尋了一家客棧,便住了進去。“雪晴姐,我和你住一間好不好?”段辰天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看着東方雪晴。本來東方雪晴是打算開兩間房的,段辰天見狀,趕緊提出來想與她住一間。


東方雪晴想了想便答應下來,畢竟段辰天現在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少年,她也是想着把段辰天看在身邊還算放心一點,不然指不定會出什麼事呢。

段辰天見狀大喜,屁顛屁顛的跟着東方雪晴進了房間,身後的小二都不由得一臉鄙夷。二人都已疲憊不堪,便早早的上牀休息了。可段辰天哪是個老實的主,雙手輕輕的探進了東方雪晴的內衣裏。


東方雪晴瞪了一眼段辰天,說道:“你給我老實點,今天早點休息,明天還要趕路呢。”可段辰天哪裏會理會她的話,反而把東方雪晴弄得**吁吁。只見段辰天翻身壓在了東方雪晴的身上,頓時滿屋春光乍現……

第二天中午,東方雪晴睜開雙眼,看着身邊睡的正香的壞蛋,狠狠的掐了一下。疼的段辰天‘嗷’的一聲嚎了出來,睡眼惺忪的看着東方雪晴:“雪晴姐,你幹嘛呀,要謀殺親夫啊。”

“都是你,昨晚折騰到半夜,害得現在才醒。”東方雪晴恨恨的說道。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