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你沒見識不怪你。五年前你修為僅僅人尊,靠多年服用許多仙丹妙藥成功改善體質,你從小修鍊,精神力量強而體質弱,所以體質改善後達成仙門修行中人的『補氣』條件,這五年你修為突飛猛進等於是補過去體質影響而無法聚集的真氣,補氣階段二十五歲而止。你以為自己身上發生的是奇迹?五年從人尊三層進入地尊一層,在仙門裡這樣的事情不算少。」湖白潔牽著恆毅丟下海珊就走。

海珊臉色慘白的立在原地,她很想罵湖白潔是胡說八道,可她又覺得這是真的,湖白潔在門派外見識的多,天王派跟別的仙門聯繫的多,不像湖海派位處相對偏僻,掌門人又有意封鎖外間仙門的事情,知道的少。她恍然明白湖三為什麼對於這幾年修為突飛猛進的她沒有表現太大的熱誠和器重,直到這一屆她突破地尊境界后湖三才對她表現出熱誠,比武之後許諾她很多將來在前程,還開始對她家裡的很多事情關照。因為湖三知道補氣的事情,本來並沒有指望海珊能有多大成就,直到她進入地尊境界,湖三才認為她已經是一塊寶……

海家對她從小沒有放棄,花費了多少金錢和努力才改善了她的體質,海珊從小積極勤奮,從不放棄,因為她認為必須回報家裡的寄望,這幾年修為突飛猛進讓她以為自己肯定能夠成為天尊境界的強者,那時候就會是海家以及湖海派的驕傲!

她緊緊咬著下唇「二十歲也還有兩年!還有兩年呢湖白潔!我謝謝你告訴我!我不知道可能還會鬆懈點,我現在知道了就會不顧一切的拼!我海珊才不怕打擊,等我拼進了天尊境界,氣死你,把你那張妖精一樣的臉打的啪啪響!」

恆毅被湖白潔拉走,聽了那番話就想起師父大元的情況。「白潔,三十歲的人會補氣嗎?從小沒練也沒吃仙丹妙藥的會嗎?」

湖白潔邊想邊道「……極少,必須居住的地方存在特殊的寶物又或者是天地自然之氣的情況特殊。後者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為靈傑之地都被仙門佔據,也不是一般的地方能有的現象。」

恆毅不由想起那把神秘的寶劍,那是三位師父挖井的時候挖出來的,大元的特別情況莫非跟那把寶劍有關?

恆毅想著想著,突然又想起毒人劍!這件事情他一直沒有放下,雖然大元說城神花錢買命別人管不著,可他總覺得那樣的法器太惡毒。「你聽說過毒人劍嗎?」

「人尊境界的九大最強法器中排名最末,怎麼了?」湖白潔覺得奇怪,人尊的法器法尊境界的或許還會嚮往,海尊級別的仙門中人看都懶得看,僅僅對於自身無法用出法術卻能夠憑藉法劍施展的人尊來說這類兵器是至高追求,再好的他們也用不了。而人尊,從不被仙門看作是同類人,湖海派也從來是讓這類人里可靠的去管理派外的雜七雜八事情,城神,鎮神之類的有不少都是人尊境界,但絕大多數是法尊境界。

「比毒人劍更好的需要多少錢能買到?」

「三百金,難的不是錢,是製作的人很少,不是有人情相托也沒人做這些出售,不值得。你到底怎麼了?」

恆毅就把西水城主用毒人劍的事情說了,湖白潔越聽越覺得恆毅莫名其妙。「那關你什麼事?」

「我想買把更好的去跟他換毒人劍,免得這把劍繼續害人!」恆毅說出想法,湖白潔很想說他吃飽了撐的,但湖三投其所好的四個字告誡在前,她只能擠出微笑,稱讚道「這想法真好,想想也覺得為了維持毒人劍力量而死的那些人太可憐。其實哪那麼麻煩,我們去一趟西水城,一句話劍就要過來了。」

「那不好,劍是別人的東西,平白無故要過來沒道理,跟他換最合適。」恆毅的堅持讓湖白潔發現她真是遇到個無法理解的生物了。『真難……早知道比武考校時別主動把這事攔下來!我得怎麼能跟這種生物溝通呀……』

到了新法傳功殿,外頭就已經是人滿為患。


學新法的那些湖海派弟子們看見恆毅,全都莫名振奮的叫了聲「拜見新法大師兄!」

「練功的時候專心致志,不用招呼。」恆毅一板一眼的回復讓那些湖海派弟子覺得他太認真,卻都忙齊齊答應。但湖白潔走過去,他們哪裡還能專心?看著湖白潔那長袍擋不住的兇器,不知道多少人在猜測遐想翩翩,久久不能專心修鍊……

「大師哥回來了!你猜師父給你帶了什麼?」王非子在教授一些湖海派弟子練習之法,看到恆毅高興的跳了起來,跑到面前時意識到湖白潔在,不能像過去高興的時候那樣跳恆毅背上跟他鬧,忙又停步,對著湖白潔客氣的道「師姐好。」

一群年齡小些的從裡頭跑出來,七嘴八舌的「大師哥,大師嫂的叫了起來……」

王非子板著臉道「還沒結婚呢,別亂喊!」


恆毅背了個抱著他脖子的小師妹,兩條胳膊上各坐一個師弟,周圍還圍了三個唧唧喳喳叫嚷著的。「練功的時候怎麼能胡鬧?」

「是!大師哥我們這就去練功。」

背上的,胳膊上的都跳了下來,跟那幾個吵嚷的一起跑去了裡頭。

「師父。」見到大元,湖白潔微笑作禮,大元面含微笑,招呼兩人進了里殿。

大元取出把劍遞過來。「恆毅啊,師父賭局贏了些錢,昨晚上給師弟妹們買法器的時候看見把不尋常的,就送了你用吧。」

恆毅看到那把劍,微微一愣…… 大元面含微笑的留意著恆毅那如他預料中一樣的反應。

恆毅捧著那把不知名的寶劍,想起了二元師父,三元派……

劍本來埋藏在雪谷,想不到如今大元取了出來讓他用。

「多謝師父!」恆毅捧著劍心情說不出的歡喜,這把劍有很多在三元派的回憶……這把劍殺過多少豬牛羊,砍過多少樹枝雪狼……曾經是他們三元派唯一的真正利器!

大元滿臉歉意的對湖白潔道「可惜你一身法器齊全,我這當師父的也寒酸,白潔可別見怪啊!」

「師父送的玉佩白潔很喜歡。」

大元責備的看了眼恆毅。「榆木腦袋!讓你送就說自己送的,偏要傻的說實話!」

「……是師父買的啊。」恆毅茫然不解,大元沒好氣的道「以後不許這麼說,咱們師徒的錢分什麼你我?」

「是!」恆毅答應罷了,又道「師父,我想取三百金,西水城城神的毒人劍我想買把更好的換過來。」

大元拍手叫好,連連點頭道「三百金恐怕不夠,你拿一千五百帶上,順便添置雙法鞋。」

「師父,先不急買法鞋吧?」

比武考校的賭局大元贏了很多,事後前賞罰堂大長老又送了些給大元,一千五百金不算大事,大元取了給恆毅,叮囑說「師父都規劃好了,別操心錢的事情。難得出去一趟,陪白潔在外面好好走走,新法殿有非子她們幾個照應。」

「師父,修行考校十強獎勵送到了嗎?」湖三曾經說過恆毅得了第一,十強的獎勵盡歸於他,還有額外獎勵,他身上的湖海法衣是額外獎勵。這屆的十強獎勵本來是級別不同的十把法劍,第一名的獎勵價值五千金,山尊境界中的最好的山神劍,第二名的獎勵是價值三千金的海尊境界最好的海藍劍。

可是,大元微笑著打開大長老殿的柜子時,裡面擺放的十把卻是清一色的山尊境界最好的山神劍。劍身通體亮放著如雨後嫩葉般的清新色澤,配著如樹身顏色的劍柄,尤其別緻。「掌門人對你太好了!恆毅啊,將來一定要報效掌門人的恩情!」

恆毅明白這番話是師父當湖白潔面前故意說的,忙點頭答應,卻不願意說太多這種話。「師父,師弟妹們將來可有用的了!」

大元毫不掩飾自己的期盼之情,取出長期藏放山神劍的九個精緻劍盒,一把把小心的放了進去。「師父想好了,將來修為最先達到山尊境界的九個就賞賜他們山神劍,跟你一起封為:湖海三元十仙劍!」

「湖海……三元十仙劍……」恆毅知道湖海兩個字是師父顧忌白潔在而特意加的,封號分明也是為三元派出身最先練出氣的師弟妹們準備的。「真好!」

白潔在這裡說話諸多不便,大元催促道「西水城有些路程,後天一定回來,十大傑出考校參加的人多,今明兩天沒有結果,後天決賽得回來替師弟妹們打氣!」

「是!」恆毅記掛毒人劍的事情,早一天解決說不定能少讓許多人死在這把法劍下,但並不想外出逗留太久,只想早些回來替師弟妹們打氣。

離開湖海派的時候,無人攔阻詢問,湖白潔抱著恆毅胳膊,兩人施展御風飛行,一起在雲霧中疾飛往湖海城。

湖海城就在湖海仙山下方的大地之上,湖海派統轄的幾千里範圍內最大的城市。

城神是湖家的人,湖三的第十代長孫,資質不佳只有海尊一層的修為,三十歲開始就被派到湖海城當城神,輩份比湖白潔低得多輩,這天恰好不在,但城裡的管事認識湖白潔,十分殷勤的招待兩人,派人查問知道城裡有人收藏,很快就把人尊火焰劍送了過來,還替恆毅買了雙價值千金的靈風鞋。

恆毅著急去西水城,謝絕了挽留,穿上新買的靈風鞋跟湖白潔又匆忙飛走。

「穿了法鞋就是不一樣!」恆毅發現御風飛行的速度提升了很多,那種迅快說不出的暢快。

「其實你不該買靈風,你的法術有瞬斬的能力,御風飛行的速度不需要追求太快的極限,靈風鞋提升御風飛行的速度幅度是比別的法鞋都高,但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能力了,你以後最好再添置一雙破法鞋。」

「靈風鞋能放在新法殿,以後師父,師弟妹們誰需要誰用!師父叫我買法鞋,他自己都沒捨得買一雙穿,我可不能只顧自己。」

湖白潔無言以對,沒再說什麼。

西水城距離湖海城有一千五百里距離,湖白潔的法鞋有三雙,這時候也穿上靈風,跟恆毅的飛行速度幾乎相當,兩個人飛走一個時辰總算趕到。

西水城主的房子是西水城最高大的建築,外表有法符附加的光亮,能夠驅逐塵埃,始終看起來乾淨如新。


守門的人看見湖白潔的湖海派門派服飾,連忙撲地跪倒。「拜見湖海神仙!」

湖白潔連搭理這些人的興趣都沒有,拽著還在叫那些人起來的恆毅就往裡走,邊走邊對彎腰弓著跑在後面的管事道「叫城神立即回來。」

「是,是!請湖海神仙稍待片刻用些茶,已經派人去傳城神了。」那管事滿臉殷切的笑,湖白潔不以為然的反問道「你們這裡能有什麼好茶?白水更好。」

「是,是,小人這就去辦。」

坐下后,恆毅湊近湖白潔說「你怎麼這麼凶?他們不是很客氣嗎?」


湖白潔壓著心裡的不耐煩,掛上微笑。「這樣好了嗎?」

「嗯。」

湖白潔暗舒口氣,只覺得麻煩。這種城神根本連見她的資格都沒有,一點破事,本來隨便叫人傳句話,西水城的城神就得恭恭敬敬的把毒人劍送到湖海城,哪需要他們飛這麼遠的路程!還能有好心情嗎?

不過多久,城神領了一眾人回來,那群人都在門外跪了一地,只有城神跪地匍匐著進門,頭也不敢抬,恆毅由始至終連他長什麼樣都看不到。

「你們起來吧,都跪著做什麼?」恆毅走到門口,催促外面的人和屋裡的城神起來說話,卻沒有人動。

「湖海神仙大駕光臨,西水城蓬蓽生輝,我等豈敢跟湖海神仙同列?能夠跪伏面前聆聽神音已經是祖上積德……」西水城城神滔滔不絕的說了一番誇張的阿諛言語,心裡卻惴惴不安,他哪裡有資格讓湖海神仙登門造訪?唯恐是他做錯什麼要被處置,暗暗害怕的瑟瑟發抖。

恆毅還是催促他們起來說話,湖白潔便勸說「你別逼他們了,仙門有仙門的規矩,他們見到我們本來就得這樣,抬起臉就是不敬之罪。」


「這、這是什麼規矩……」仙門裡的門規沒有這條,恆毅不明白怎麼仙門外就是這樣,更無法理解過去三位師父口中高不可攀的城神此刻如此低下的情形。

記憶中的師父和師妹們提起城神那都是充滿嚮往的了不得情懷,二元和三元兩位師父的最高理想不過是當上鎮神,能當村神他們就覺得滿足,多少師弟妹們也是如此,而今天,城神卻在他和湖白潔面前跪地連頭都不敢抬,甚至連他們的名字都不敢問,僅僅因為湖海派弟子的服飾……

可是,作為湖海派的仙門不應該如此輕視仙門外的人啊?

仙門弟子在派外人眼裡都是真正的神仙,神……不應該是這樣……

『村神,鎮神,城神都不像神,甚至不知道神該是什麼樣的,仙門弟子為什麼也不知道?……是白潔和部分人不知道嗎?』恆毅怔怔站著,越想越覺得迷惑……

「我們想用人尊火焰劍跟你交換毒人劍,立即取來。」湖白潔說著已經把剛買的那把人尊火焰劍隨手丟到城神面前。

「小人不敢!湖海神仙看上毒人劍是西水城的榮幸,小人這就叫人取來……」

「說了換,就是換,給你就拿著!我沒閑工夫跟你啰嗦——」湖白潔不耐煩的冷冷呵斥,她知道如果不幹脆了當,這城神無論如何不敢收下火焰劍。

「是,是!湖海神仙恩賜火焰劍,這份恩情榮幸小人銘記於心,永世不忘,子子孫孫都會記念心上……」城神一開口就是滔滔不絕的阿諛話,恆毅聽的很不自在,他覺得是交換啊,哪來值得感激?

不片刻,取劍的人帶來了毒人劍,遞給湖白潔的時候還給了一個大袋子,湖白潔順手放進懷裡,把劍遞給恆毅站起來就說走。

恆毅見那毒人劍通體暗綠,跟當初村裡那些村人中毒后皮膚的顏色差不多,想到這把不知道禍害了多少人的惡毒法器,迫不及待的當即拔出不知名的寶劍,對著毒人劍的劍身狠狠斬了下去!

兩把劍碰撞的剎那,驟然炸起一聲巨響!

破碎的碎片四面散飛,許多都打在跪地的城神身上,他卻始終不敢抬頭,只是戰戰克克的跪伏地上,一動不動。

湖白潔吃驚的看見——

毒人劍完好無缺!

碎裂的,竟然是恆毅的那把不知名的寶劍!

碎片,散落了一地…… 恆毅愣呆站著,看著手裡不知名的劍在碰撞時炸成碎片的情景……

做夢都沒想到,絕對沒有想到,這把三元派奉為至寶的神劍,竟然會不堪與區區人尊級的毒人劍相碰?

不是——

碎片落地。

原本的劍身粉碎后,露出一把短了幾分的,紅色的劍。

恆毅手裡握著的劍柄,變成一陣陸續墜落的碎片。

劍柄也是紅色的,血紅的顏色。

劍柄上刻著奇形怪狀的紋路,彷彿延伸上劍身,劍身紋路的中央構成兩條形容威武的暗紅色龍形。

湖白潔震驚!恍然明白這把劍原本不起眼的外表是一種掩飾,為了隱藏這把劍真正形貌而做的掩飾,而且很顯然,這麼做的人當時很匆忙,根本沒空準備更好的材料,否則不會用連人尊級兵器都比不上的外殼包裹。

紅劍的劍柄上,一顆紅色的寶石突然射出一點紅光,落在措不及防的恆毅額頭上。

劍,通體亮起紅光的同時,又兩團光飛射恆毅雙手。

『靈魂一體法器!』湖白潔異常震驚,這種過去只聽說卻從沒有見過的法器,她也是第一次親眼見識,但這種情形毫無疑問是那類法器,認魂,一旦跟主人的靈魂融匯一體后,除非主人死亡,否則沒有第二個人能夠再使用它。

恆毅的雙手被紅光射中,手腕上出現一對包覆半截的護套,護套前方延伸上手背,亮放著朦朧的光芒。

與之同時,恆毅額頭上出現一條小小的,紅色的龍形印記。

劍上的紅光收斂的時候,恆毅額頭上的紅色龍形印記也不再發光。

『這才是寶劍的真正模樣!』恆毅又驚又喜,跟神書一起被發現的寶劍不可能是凡品,三位師父和他一直都深信不疑,當進入湖海派確定神書的法術招式非常厲害時,他們更不懷疑。正因為如此,當劍破碎的時候恆毅呆了,完全無法相信。這一刻明白過來的他,重新建立對寶劍堅信不移的信心,他迫不及待希望告訴大元和三元,他們如果知道,一定會如他一樣高興!

劍動,紅光飛閃!

這一次,毒人劍應擊粉碎,化成一陣深綠色的光塵,紛紛揚揚的飄落地上……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