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溫旭接完老媽的電話準備回去上網,教導主任劉常卻一個電話打來,讓自己在晚上之前趕到市教育局附近的一家賓館,溫旭又得無奈地往市區跑。

冬季的天黑得快,雖然現在距離六點鐘還有一段時間,天空已經灰濛濛了,寬闊的大街也變得空曠起來。偶有幾個行人,也是加快了腳步,拼命地往家趕。顯然,他們無意停在街上喝西北風。

不過,就是這樣的情形,卻是一些人夢寐以求的。

溫旭走到岔路口,等着紅燈轉綠,耳邊卻傳來一陣呼救聲。

在機車的轟鳴聲和呼嘯的風聲的掩蓋下,呼救聲並不明顯,若非溫旭的耳力極佳,恐怕也聽不清楚。

溫旭順着聲音望去,只見一輛摩托車上的男子正在搶奪路邊一個女孩兒的手提包,而女孩兒則拼命地護着包。

飛車大盜!溫旭對這樣的情形並不陌生,頭腦中很快就反應過來,這是怎麼一回事。

男子和女孩兒都是竭盡全力地在拉扯,誰都沒有放鬆的意思,一條褲帶寬的帶子竟被硬生生地扯斷了。

連接兩人的帶子斷了,男子和女孩兒在慣性的作用下,竟然齊刷刷地向後跌倒在了地上。

若是此時趕來的路人上去幫忙,飛車大盜勢必會被擒下,但遺憾的是沒有一個人上去幫忙,彷彿他們的職責只是在遠處圍觀。

“撿起包上來!”男子在同夥的提醒下,飛快地從地上撿起包包,跨上摩托車的後座,準備逃離現場。不過,他們卻沒有料到半路會殺出一個礙事的陳咬金來。

溫旭看準前面的男子把注意力放在後面同夥的時機,一記飛腿踢向他的胸口,將他從車上踹了下來。接着,溫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另一個男子轟出一拳。

那個男子見同伴遭到襲擊,腦袋正處於短路狀態,根本就忘了防備,被溫旭一拳打中了鼻樑,摔倒在了地上,大片的鮮血從鼻子裏往外冒,鼻樑骨多半被打斷了。

收拾完兩個飛車大盜,溫旭這才笑眯眯地撿起包包朝女孩兒走了過去。

“你的包……”待看到女孩兒面孔時,溫旭愣住了。

這是一張絕美的面孔,一頭烏黑的碎髮披在肩上,黑黑的黛眉像極了路邊的柳葉,小巧的朱脣宛若三月的櫻桃,皮膚雖然略顯蒼白,但卻給人一種乾淨的感覺,彷彿就是那喜馬拉雅山上的白雲——清澈無濁。

“謝謝!”女孩兒向溫旭道了一聲謝,掙扎着想要從地上爬起來。

溫旭見女孩兒有些困難,伸出手想要去扶一把,但卻被女孩兒不經意地拒絕了,只得訕訕地笑了兩下,把包遞了過去。

“你沒事吧?”溫旭問道。

女孩兒搖了搖頭,打開手提包,從裏面拿出五張百元大鈔遞給溫旭:“這次多謝你了,一點兒心意,希望你不要拒絕。”

溫旭又一次愣住了,他沒想到女孩兒的感謝方式會如此直接,不是請他吃飯或者其他,而是直接拿錢。

女孩兒皺了皺眉頭,又從包裏摸出三張來:“請你收下!”

話雖然說得很客氣,但語氣卻異常冰冷,這讓溫旭的心裏非常不舒服,忽然覺得女孩兒也沒有剛纔那麼漂亮了。

溫旭嘆了一口氣,淡淡地說道:“若是八百塊錢可以換來一次幫助,相信剛纔一定會有更多的人出手。收好你的包,你下次可沒有這麼幸運了。”

“我不是……”女孩兒想要解釋自己不是這個意思,溫旭卻已經走了,看着溫旭的背景,不禁在心裏暗暗嘆道:“這還真是一個怪人。”


……

溫旭到達賓館的時候,劉常正站在賓館外組織學生。

江州中醫藥大學在這次比賽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成爲江州大學之後的第二贏家。在上午進行的大一組比賽中,除了溫旭和顧安悅以巨大優勢進入決賽外,劉雲飛和謝靜也進入了明天的決賽;而在下午的大二組比賽中,同樣有選手入圍了決賽。雖然一直不被看好,但江州中醫藥大學無疑不是這次比賽的一匹黑馬。

一個學校取得如此輝煌的成績,除了學生自身努力之外,更爲重要的則是領導的教導有方了。

作爲管理學生成績的領導,劉常這個教導主任自然是功不可沒。看着這次取得的成績,劉常心裏恐怕早就在盤算校長如何給他加薪升官了,臉上不禁帶着一絲得意的笑容,對待學生的態度也比往常溫和了許多。

不過,當他的目光投向溫旭時,眼眸裏還是忍不住閃過一絲陰冷的戾氣。

溫旭掌握着他在辦公室亂搞男女關係的證據,只要這個證據被溫旭交到校長那裏,別說加薪升官,恐怕劉常現有的職務也會沒了。所以,劉常把溫旭視爲眼中釘肉中刺,無時無刻不想拔掉這顆釘子,只是現在苦於沒有辦法。

劉常眼中的戾氣一閃而過,很快又恢復了他和藹可親的形象,主動走到溫旭的身邊,關心地問道:“溫旭,這次的比賽屬你和顧安悅贏得最爲輕鬆,你們可要在明天的決賽好好加油,爲學校爭光哦!”

溫旭淡淡一笑,點頭道:“劉主任,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全力以赴,不讓你失望。”

劉常拿出一副師長的樣子,鼓勵地拍了拍溫旭的肩膀,和藹可親地說道:“不僅不要讓我失望,更不要讓學校失望。顧安悅還沒到,你替我打個電話催一下。”


溫旭點了點頭,正準備拿出手機給顧安悅打電話,只見一輛出租車在賓館門口停了下來,車門打開,一個披着長頭髮的女孩兒從車上走了下來,那個人不是顧安悅是什麼。

顧安悅甜蜜地向車內的人揮了揮手,這才戀戀不捨地關上車門,朝溫旭這邊走了過來。

溫旭朝顧安悅笑笑,將手機放進了兜裏,轉頭對劉常說道:“劉主任,看來我這個電話不用打了。”

“對不起,劉主任,我遲到了。”顧安悅走到劉常面前,輕輕地說道。

“沒關係,來了就好。”劉常笑着搖了搖頭,看着顧安悅的眼睛裏不禁閃過一絲貪婪的目光,雖然只是轉瞬之間的事情,卻沒有逃過溫旭的眼睛。

劉常將學生召集在一起,對着他們說道:“明天的決賽將在市教育局的大廳舉行,想必你們應該知道了吧?由於我們的校區距離市教育局有點遠,學校怕你們到時趕不上比賽,所以特意在這家賓館給你們開了房間,你們今晚就住這裏。”

參加明天比賽的一共有三組六個人。學校這次倒是大方,給每人開了一個標間,男生的房間在二樓,女生則被安排在了三樓。

劉常將每人的房卡交到每人的手裏,嘴上不忘囑咐道:“這裏不比學校,晚上有些亂。爲大家的安全着想,我建議你們晚上不要出門,都乖乖地在房間裏休息,爲明天的比賽做準備。我的房間在四樓最裏面,你們有事可以來找我。”


劉常倒也不羅嗦,把該說的話說了,就讓大家自己安排,他則回房間去了。

見劉常走了,顧安悅走到溫旭身邊,嘟着嘴嗔道:“學校安排房間,你怎麼不跟我說啊,害得我白跑一趟。”

溫旭聳了聳肩,苦笑道:“其實,我也不知道,也是剛從學校那邊趕過來的。現在,我連晚飯都沒吃。”

聽到溫旭的話,顧安悅知道自己冤枉他了,白皙的臉上不禁掛起了一絲紅暈,對溫旭說道:“我也沒吃飯,我請你吃燒烤。”

“燒烤?”溫旭皺了皺眉,搓了搓鼻子,看着顧安悅笑道,“燒烤似乎不能算是晚飯吧?”

“誰說燒烤不是晚飯,能填飽肚子的就是晚飯。我每次吃燒烤,都吃得脹鼓鼓的。”顧安悅辯駁道,“我請客,你愛去不去?”

溫旭笑道:“有人請客,我自然不能放過這個機會。我們去哪裏吃?”

顧安悅想了想,對溫旭說道:“我記得這條街下去,有一家‘福記燒烤’,味道很不錯,價格也公道。我們就去那裏吃。”

溫旭對這附近不熟悉,既然顧安悅說去那裏吃,便跟着去那裏好了。

“你對這裏這麼熟悉,你經常來這裏?”溫旭一邊走,一邊向顧安悅問道,藉機打破尷尬的氣氛。

顧安悅搖了搖頭,向溫旭回答道:“那倒沒有,只是跟我男朋友來過兩次。不過,我男朋友說燒烤吃多了對身體不好,所以不大喜歡我吃燒烤。”

聽到這裏,溫旭的心裏莫名的有些酸,不禁搓了搓鼻子。

“你怎麼了?”顧安悅回頭向溫旭問道。

“沒什麼,只是覺得你男朋友這麼關心你,你還真是幸福。”溫旭對顧安悅笑道。

聽到溫旭的話,顧安悅不禁歪着腦袋看向天空,難以遮掩一臉的幸福,看得溫旭的心裏多少有些失落。

……

正式進入一天兩更保底模式,12:00和17:00更新! 第三十三章 把皮帶當鞭子抽

“溫旭,你似乎沒有女朋友吧?”顧安悅向溫旭問道。

“沒有。”溫旭搖了搖頭,對顧安悅說道,“要不,你給我介紹一個?”

聽到溫旭的話,顧安悅搖了搖頭,嘆道:“我在學校的兩個好姐妹都被你的室友挖去了。”

溫旭明白顧安悅說的是葉梅和郭露露,不禁又問道:“你們寢室是四人間,不是還有一個嗎?”

“另外那個人已經有男朋友了。”顧安悅說道。

“那真是太遺憾了。”溫旭淡淡地說道。

兩人聊着天,倒是不知不覺到了目的地。只見一家閃着五彩燈光的牌子上寫着“福記燒烤”四個字,這家店就是顧安悅說的燒烤店了。

“我們快進去吧。這家店的生意一向很好,我都不知道有沒有座位。”顧安悅領着溫旭走了進去。

溫旭打量着這裏的環境,偌大的大廳擺放着七八張桌子,只有一張桌子沒有坐人,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人訂了的。大廳的角落裏有一個樓梯通往二樓,想必二樓都是隔斷了的包間。

顧安悅朝櫃檯前的服務生問道,“你們這裏還有包間嗎?”

服務生看了一下面前的電腦屏幕,笑着對顧安悅說道:“樓上的角落裏還有一間比較小的包間,請問你們有幾位?”

“就我們兩個人。”顧安悅指了指溫旭,對服務生說道。

“那就沒有問題。兩位,請隨我來。”服務生從櫃檯處走了出來,向溫旭和顧安悅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領着兩人向二樓走去。

包間確實不大,若是人多一些,都會顯得特別擠,但兩個人卻剛好合適。

服務生將菜單遞給了顧安悅,顧安悅的胃口似乎很好,刷刷地點了很多,再遞給溫旭的時候,溫旭搖了搖頭,直接把菜單遞給了服務生。

“兩位需要來點什麼酒水?”服務生看着顧安悅問道。

“我來瓶七喜,溫旭,你要什麼?”顧安悅問道。

“我要瓶啤酒好了。”溫旭淡淡地說道。

顧安悅轉頭對服務生說道:“那就再要一瓶嘉士伯。”

“好的,兩位請稍等。”服務生拿着菜單退出了包間。

燒烤還沒有上來,兩人這樣坐着不說話,氣氛倒顯得有些尷尬。溫旭剛要開口,卻見顧安悅也想說話,兩人反倒搶在了一起。

溫旭笑道:“女士優先,你先說吧。”

顧安悅問道:“我剛纔看你看菜單的時候挺驚訝的,是不是覺得我吃得很多啊?”

溫旭沒想到顧安悅會問這個問題,一時間倒不知道怎麼回答,只是訕訕地笑了笑,藉機掩飾內心的尷尬。

顧安悅沒好氣地瞥了溫旭一眼,別有一番風情,看得溫旭內心一片悸動。

“你不是有話要說嗎?現在,該你說了。”顧安悅端起茶杯輕輕地喝了口茶。

“其實,吃得多算是好事,我剛纔只是擔心點得太多,吃不完,浪費了。”溫旭笑着解釋道。

顧安悅不以爲然道:“不是有你嗎?我聽郭興雲說,你的胃口向來都很好。”

“呃……”聽到這裏,溫旭就知道那個不仗義的老郭又出賣自己了,只得無奈地嘆了口氣,看得顧安悅好笑。

這家燒烤店的客人雖然多,但絲毫沒有影響到上菜的速度,顧安悅點的菜和酒水很快被端了進來。

既然東西來了,溫旭和顧安悅也不廢話了,兩人拿着盤裏的燒烤吃了起來。

顧安悅吃得雖然很斯文,沒吃一下,都會用衛生紙擦拭一下嘴角,避免上面的油漬沾到嘴角上,但吃的速度卻是很快,不知不覺在跟前已經擺滿了五六根竹籤。

溫旭開始還故作斯文地慢嚼細嚥,一看顧安悅吃得這麼快,也加快了吃東西的速度,大快朵頤地吃了起來,跟前的竹籤也是越來越多。

別看盤裏的燒烤很多,轉眼間卻已消失了四分之三,兩人這才放慢了速度。

“來,我敬你一杯,預祝我們明天的比賽奪冠。”顧安悅將瓶裏的七喜飲料倒在杯裏,舉起了杯子。

溫旭笑笑,跟着將盛滿啤酒的玻璃杯舉了起來,輕輕地與顧安悅碰了一下,一飲而盡。

“溫旭,你的酒量似乎不錯啊!”顧安悅放下杯子,靠在椅子上。

溫旭笑道:“說實話,老郭和猴子兩人都喝不過我。”


顧安悅白了溫旭一眼,不相信地說道:“你就吹吧,反正他們也不在這裏。”

溫旭也不辯解,將啤酒倒在杯裏,慢慢地喝着。



Views:
2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