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段時間兩個人相處的一直都很好但是唐笑笑的心裏一直都是有些疙瘩的,因爲韓悅,也因爲那個無辜死去的孩子,反正就算是不吵架就兩個人之間也不可能回到最初的時候了,總是有一些說不出來的距離感!

這樣的感覺讓白玉擎一直都很惶恐,總覺得唐笑笑可能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消失,就再也不會回來了,所以這段時間白玉擎一直都圍着唐笑笑,儘可能的讓唐笑笑感受到自己的溫暖。

唐笑笑有些擔心的看着門外的肖樂樂,然後弱弱的說到“你能不能幫我查一查樂樂身邊最近有什麼走得近的男人嗎?”

白玉擎聽到這個請求覺得很奇怪所以就不解的看着唐笑笑“她怎麼了?”

本來唐笑笑是不想跟白玉擎說孩子的事,但是唐笑笑知道自己要是不說的話白玉擎是不會幫忙的,所以就只能是無奈的低着頭“樂樂懷孕了,我想知道孩子爸爸是誰!”

白玉擎不可置信的看着唐笑笑“她真的懷孕了?”

白玉擎的反應有些過度,唐笑笑看着白玉擎過了好半天才開口說道“你反應這麼強烈,難道這個孩子是你的嗎?”


白玉擎現在徹底是被唐笑笑的腦子折服了,沒好氣的白了唐笑笑一眼然後悶悶的說到“胡說什麼呢,自從認識了你以後我就沒跟別的女人有過關係了,我可是爲了你守身如玉呢!”

唐笑笑知道白玉擎這是告訴自己,他跟韓悅之間是清白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還是覺得一陣的心煩,沒好氣的說到“誰信你的鬼話,你反應這麼強烈,是不是知道什麼?”

畢竟不能確定白玉擎也沒有說,只是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你現在身體差不多了,醫生說可以回家修養了,你是想在這裏還是想回家?”

唐笑笑當然是不想在這裏,只是唐笑笑現在也不想回到白玉擎的別墅,所以就搖了搖頭小聲的說到“好長時間我都沒有回家了,我想回去了!”

白玉擎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還以爲唐笑笑說的是別墅,所以就很痛快的點了點頭“那我讓金南現在就開車過來接我們!”

唐笑笑一眼就看出來白玉擎是沒有聽明白自己的意思,所以就搖了搖頭小聲的說到“我說的不是你的別墅,我說的是唐家,我好久沒有回去了,我想陪陪我爸爸!”

這簡直就是爛到不能再爛的藉口,唐笑笑十六歲的時候就不在唐家住了,所以怎麼可能想念那個地方,分明就是在逃避自己!

直直的看着唐笑笑的眼睛,過了好半天才淡淡的說道“笑笑你現在是我的妻子了,所以要跟我回家!要是你想爸爸的話,我可以陪你回去住幾天!”

唐笑笑就知道沒有那麼簡單,但是現在唐笑笑真的不想回別墅所以就只能是點了點頭然後有些爲難的說到“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真的很想念爸爸,所以我要回去住一段時間,你要是願意來的話,一起也可以!”

白玉擎看着唐笑笑倔強的樣子有些無奈,只能是點了點頭然後冷冷的說到“這樣也好,反正我還沒有跟岳父正式吃過飯,是應該好好的聯絡一下感情了!”

唐笑笑現在只覺得很累點了點頭然後看着窗戶,有些無奈,其實唐笑笑現在心裏是很亂的,只想找一個沒有白玉擎的地方,自己一個人靜一靜!只可惜白玉擎的掌控欲太強了,根本就沒有給唐笑笑這個機會!

看着唐笑笑悲傷的樣子白玉擎的心裏很不是滋味,之前的時候好多事情大家都很默契的不再提及白玉擎也很天真的以爲唐笑笑真的額可以忘記,但是現在才知道唐笑笑不是忘了,只是不願意說,只是配合着他的表演!

不知道爲什麼從來都沒有優柔寡斷的白玉擎竟然不知道該不該跟唐笑笑說清楚,猶豫了好半天還是搖了搖頭然後轉身走了出去,走到沒有人的角落裏,白玉擎狠狠地向牆上砸去,這樣壓抑的日子,到底什麼時候纔是個頭!

白玉瑩現在的身體狀況也好了很多,所以已經可以下牀走動了,也是到了再一次做手術的時候,只是今天白玉瑩散步的時候看見了白玉擎,所以就跟了上來,看見白玉擎這樣的痛苦,白玉瑩的心裏有些難過,走到白玉擎的身邊然後小聲地說道“哥哥,你心情不好嗎?”

白玉擎也沒有想到白玉瑩會出現在這裏收起臉上的鬱悶,搖了搖頭然後溫柔的說到“你的身體剛剛好一點,不要到處亂走,小心累着了!”

白玉瑩的臉因爲長期的注射變得有些蒼白,但是還是乖巧的樣子,搖了搖頭然後小聲地說道“哥哥,我不累,剛纔我看見了你是從嫂子的房間裏出來的,爲什麼生氣,你們吵架了嗎?”

白玉擎現在真的是很迷茫所以就直接跟白玉瑩說了出來“我和你嫂子有了很多的誤會,但是我不知道怎麼開口解釋,你嫂子現在看上去對我跟平時一樣,但是我知道她是怨我的!”

對於唐笑笑白玉瑩知道的不多,兩個人也就見過一次面,所以她沒有辦法評價唐笑笑的好壞,只能是看着白玉擎然後小聲地說道“哥,我不知道你們爲什麼吵架,但是我知道嫂子是個很好很好的人所以你只要是把真實的情況說出來,嫂子會體諒你的!”

白玉擎看着單純的白玉瑩覺得有些好笑然後有些淒涼的說到“你還小不知道,其實有些時候實話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糕,回去休息吧,哥哥送你!”

白玉瑩雖然還想在說些什麼,但是看着白玉擎傷心的樣子還是什麼都沒有說就這樣乖巧的跟着白玉擎一起回到了自己的病房,看着白玉擎要走,輕輕的拉住了白玉擎得手“哥哥,再過幾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我能不能回家過生日?”

白玉擎知道這一次白玉瑩住院住的實在是太久了,也該出去透透氣了,所以就點了點頭然後柔聲說到“好啊,到時候哥哥給你辦一個最好的生日宴,大家都來熱鬧熱鬧好不好?”

白玉瑩點了點頭一臉的期待“我要粉紅色的裙子,還要好多好多氣球和鮮花!”

“沒問題!”白玉擎摸了摸白玉瑩的頭髮,然後溫柔的給白玉瑩蓋好了被子,轉身走了出去。

金南打死都沒有想到白玉擎竟然會陪着唐笑笑回孃家住,雖然白玉擎一直都是淡定的樣子,但是金南還是不停的偷瞄,最後白玉擎實在是忍無可忍“要不你坐在後面我來開車?”

金南聽出了白玉擎語氣不善,所以就連忙搖了搖頭然後急急的說道“boss,還是我來吧,我喜歡開車!”

唐笑笑從上了車就麼有說話,一直都是看着外面,白玉擎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是這樣靜靜地坐着,就算是金南平時的嘴巴碎的跟老太太一樣,但是這樣的情況也是一個字都不敢多說,只能是小心翼翼的開車,直到車子停到了唐家的門口。

唐笑笑只是後背受傷了,所以自理是沒有問題的,白玉擎看着唐笑笑有些無奈淡淡的說道“你自己進去吧,我公司還有事,晚上我再回來,跟岳父好好喝幾杯!”

唐笑笑知道白玉擎是日理萬機的大忙人,所以就很乖巧的點了點頭然後小聲地說道“晚上我做你喜歡的乾燒魚!”

唐笑笑越是這樣的溫順,白玉擎的心裏就越是難過,因爲白玉擎知道這根本就不是真實的唐笑笑,不知道是爲什麼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唐笑笑已經把最真實的自己嚴嚴實實的包裹起來,面對所有人都是這樣逆來順受的樣子!

唐巧巧看見唐笑笑淋着行李箱進來,頓時就覺得火冒三丈不屑地說道“哎呦喂,我以爲是誰呢,原來是白太太啊,你不是傍了大款嗎?怎麼還回來我們這個小破地方啊,真的是屈尊講貴啊!”

唐笑笑現在心情不好所以不想跟唐巧巧吵架,但是唐巧巧因爲上次晚宴的事情丟盡了顏面這段時間都不敢出門,恨不能直接掐死唐笑笑,怎麼可能就這樣放過唐笑笑,截住唐笑笑的去路,不懷好意的說到“姐姐,你不會是忘了你的房間在哪裏了吧?”

薛晴惡毒,對唐笑笑絕對是厭惡到了極點,所以唐笑笑在唐家其實是有兩個房間的,一個是現在這個看上去就豪華無比的公主房,還有一個就是最上面黑漆漆的小閣樓。

唐亞中工作忙所以一年到頭也回來不幾次,薛晴爲了折磨唐笑笑,只要是唐亞中不在的時候唐笑笑都是睡在上面的閣樓的,今天唐笑笑本來是想要安安分分的,但是看着唐巧巧這樣咄咄逼人的樣子頓時就覺得有些生氣,點了點頭然後轉身向樓上的閣樓走去。

薛晴今天不在家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唐笑笑回來啦,唐巧巧看着唐笑笑逆來順受的包子樣也是沒有了折騰下去的興致,直接拿着自己的名牌包包走了出去,臨走的時候還不忘了吩咐唐笑笑“爸爸今天回回來吃完飯,你好好做飯,別讓爸爸不高興!”

唐笑笑看了看黑漆漆的小閣樓,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媽媽走了以後,唐笑笑在這裏度過了六年,雖然這裏黑漆漆的,很陰冷,但是這裏真的就是唐笑笑的家呢,最原本的家!

唐巧巧走了以後,張姨悄悄地走了上去,給唐笑笑盛了一碗燕窩,然後疼愛的說到“大小姐好久都不回來了,喝點燕窩,好好補補,別理二小姐,她就是那個樣子,你就好好休息,做飯的事還有我呢!”

張姨絕對是唐笑笑在唐家唯一的溫暖所在,從小就是看着唐笑笑長大的,所以唐笑笑也是很尊重張姨,搖了搖頭然後淡淡的說道“張姨,您年紀大了不要太辛苦,放心吧,我沒事的!”

張姨看着陰冷潮溼的小閣樓無奈的嘆了口氣“要是太太還在,你也不用受罪了!”

提起媽媽唐笑笑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眼睛也變得有些溼潤,其實所有人都不知道唐笑笑的媽媽一直都過得不開心,唐笑笑不知道爲什麼,但是唐笑笑知道媽媽一直都會偷偷的哭泣,小小的唐笑笑經常躲在角落裏看着媽媽哭,長大以後唐笑笑終於明白了其實一開始,媽媽就已經知道了自己深愛的丈夫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只不過媽媽愛的卑微,所以一直都沒有質問的勇氣,就這樣默默地死了!

雖然唐笑笑都知道但是唐笑笑不說,之前的時候唐笑笑沒有絕對的實力,所以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唐笑笑的身邊有了白玉擎,就算是兩個人之間有這樣那樣的問題,但是他們畢竟是夫妻,唐笑笑知道給自己媽媽報仇的時候終於到了!

樓下薛晴的聲音響了起來,張姨有些緊張的放下碗走了出去,看見張姨從樓上下來,薛晴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沒好氣的說到“你不在門口好好看門,上去幹什麼去了?”

張姨有些害怕薛晴,所以就小聲地說道“大小姐回來了,在樓上呢!”

薛晴聽到這裏臉色變得更是難看,狠狠地訓斥着張姨“跟你說了多少次了,巧巧纔是唐家的大小姐,那個小賤人她根本就是個小賤中,她回來幹什麼?

無限地球衛士 “笑笑說想家了,回來待幾天!”

薛晴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踩着高跟鞋走了上去,看見唐笑笑身邊的碗臉色變得有些陰沉,尖酸刻薄地說道“還以爲你有多麼了不起,原來這麼快就被人玩膩了,唐笑笑是不是很後悔當初沒有好好對我,現在你落在我的手裏,你害不害怕?”


唐笑笑好笑的看着薛晴淡淡的說道“這裏是我的家我想什麼時候回來就什麼時候回來,再說了,我怕你幹什麼,你不過就是我爸爸外面的小三罷了!”

小三小三,薛晴這輩子最恨的就是這兩個字,難道就是因爲她遇見唐亞中晚了一步,所以就一輩子都擡不起頭來嘛!

看着唐笑笑不屑的樣子,薛晴更是一陣的火大,直接拎起唐笑笑的衣領,左右開弓,唐笑笑重傷未愈所以根本就不是薛晴的對手,也沒有反抗就這樣生生的捱了幾巴掌,很快唐笑笑的臉就高高的腫了起來,看着唐笑笑逆來順受的樣子薛晴才覺得心裏好受了一些。

放開唐笑笑的領子,用溼巾擦了擦自己的手,居高臨下的看着唐笑笑得意洋洋地說道“唐笑笑,你媽媽就算是你爸爸的原配有怎嘛樣?還不是早早地就死了,你爸爸現在是我的,你爸爸所有的東西都是我女兒的,你媽媽是賤人,你也是,她死了,她的女兒就要被我折磨,唐笑笑你認了吧,這就是宿命,逃不開的!”

唐笑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薛晴這樣的侮辱自己的媽媽,小的時候那幾次爲數不多的反抗也都是因爲這個,所以薛晴剛剛說完話就看發現唐笑笑的眼神變得冷冰冰的,看上去好像隨時都能撲過來一樣,頓時就覺得有些害怕“死丫頭,你想幹什麼? 唐笑笑冷冷的看着大放厥詞的薛晴,惡狠狠地說道“跟我媽媽道歉!”

唐笑笑一直都把媽媽的照片放在自己的枕頭邊上,薛晴看見唐笑笑指着媽媽的照片頓時就覺得火冒三丈,上前一步拿起照片狠狠地摔在地上惡狠狠地說道“不過就是個死了的賤人,我爲什麼要道歉,做夢吧你!”

唐笑笑沒有想到薛晴竟然敢這樣做,也顧不上吵架,連忙把地上媽媽的照片撿了起來,一不小心劃破了手指,但是唐笑笑就好像不知道疼一樣,只是慌慌張張的從玻璃碎片裏面把媽媽最後一張照片撿了出來,薛晴是一個很會看眼色的人,知道唐笑笑發起狠來不是好惹的,所以就直接轉身跑了出去。

唐笑笑怎麼可能就這樣放過薛晴,也顧不上傷心把媽媽的照片好好的放了起來然後追了出去,沒想到一出去就看見剛剛下班回來的唐亞中,薛晴看見唐亞中簡直就像是看見了救星一樣,慌慌張張的的躲到唐亞中的後面“老唐你終於回來了,笑笑瘋了,她要殺了我!”

唐亞中也不知道到時是什麼事,只是看着唐笑笑凶神惡煞的樣子微微蹙眉“笑笑,就算是你不喜歡薛姨,她也是我的妻子,你這是幹什麼?”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寵上天 ,死死的看着薛晴,冷冷的說到“現在去道歉,不然的話我毀了你!”

薛晴雖然有些害怕,但是還是王唐亞中的身後躲了躲“我不會道歉的,我又不是故意的,都已經過去這麼久了,還不能忘記嗎?”

看着薛晴不知悔改的樣子,唐笑笑這麼多年積攢的怨氣都發泄了出來直充頭頂,看了看周圍拿起一旁的花瓶,就這樣直直的砸了下去,薛晴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就幹到頭上一陣劇痛,緊接着就是鮮紅的血不停的往外冒。

薛晴瘋了似的看着唐笑笑尖叫“小賤人! 仙帝歸來 !”

唐亞中也是沒有想到以往柔柔弱弱的唐笑笑發起狠來竟然是這個樣子,頓時就覺得有些意外沒有反應過來,但是唐笑笑今天就是豁出去了,看見薛晴還有跟自己叫囂的力氣,唐笑笑二話不說就又是一瓶子上去,這次薛晴沒有了囂張的力氣,直接暈死過去!

看見薛晴暈死過去唐亞中終於是反應過來了,一把抱住還要動手的唐笑笑,怒吼“唐笑笑,你瘋了,她是你的繼母,你是不是瘋了!”

唐笑笑身上的傷還沒有痊癒,所以剛纔的一切早就已經透支了她的體力,現在只能是放棄下一次的攻擊,直直的看着唐亞中“繼母?她是我的仇人,沒有她,媽媽不會死,痛嗎?你有沒有想過媽媽從那麼高的地方跳下來有多痛!怕嗎?我媽媽呢,她不怕嗎,你知道她是有多絕望纔會跳下來嗎!”

看着唐笑笑質問的樣子,咄咄逼人的樣子,唐亞中似乎是忘記了呼吸,整個人都失去了神采,然後很悲傷的蹲在地上“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想,我也不想啊!”

唐笑笑看着唐亞中的樣子忽然就覺得很好笑,剛想要轉身走出去,唐巧巧就開門進來了,看見地上的薛晴唐巧巧的聲音變得顫抖“媽!媽媽!爸,快點叫救護車啊!”

唐亞中這才反應過來,給救護車打了電話,幾乎不用想唐巧巧就知道是誰把自己的媽媽害成這個樣子,所以趁着唐亞中忙着打電話的時候,上前狠狠地給了唐笑笑一個耳光“賤人,你敢打我媽!”

唐笑笑剛纔已經用盡了渾身上下所有的力氣,原本已經長好的傷口因爲剛纔劇烈的運動,現在通通崩開流血不止,但是唐笑笑似乎感覺不到身上的疼痛,直直的看着唐巧巧“你也知道怕?當初我媽媽走的時候,你們歡天喜地的進來,可知道我多少個深夜都痛哭不止!”

唐笑笑的態度讓唐巧巧很是不爽,再一次狠狠地給了唐笑笑一個耳光“你媽媽死了,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守着一個早就已經不愛她的男人不願意放手,她自己犯賤,死了活該!”

唐亞中聽到這裏頓時就忍不住了大聲的咆哮“我沒有不愛她,我只是,一時糊塗!”

唐笑笑看着唐亞中傷心的樣子覺得有些噁心,胸口的地方更是隱隱作痛,唐笑笑不知道爲什麼自己的胸口會痛,明明就是已經麻木了啊!


白玉擎這個時候也已經下班了,帶着金南準備好的東西準備去唐家,但是白玉擎真的做夢都沒有想過進門的時候竟然會看見這樣的場景,扔掉了手裏的東西,直接撲到了唐笑笑的身邊,這個時候唐笑笑的衣服已經被血染透,看上去很是慘烈。

唐笑笑其實早就撐不住了,但是唐笑笑知道自己要是暈死過去這裏的每一個人都不會搭理自己,所以一直都強撐着不暈過去,現在看見白玉擎來了,唐笑笑終於是看見了依靠,放心的暈死過去。

白玉擎也沒有想到唐笑笑看見自己以後竟然暈死過去,頓時就嚇得要死,連忙把唐笑笑打橫抱了起來,然後看着地上的唐亞中,冷冷的說到“這件事我不會就這樣算了!”

唐亞中現在根本就不知道這一切到底是爲了什麼,聽見白玉擎這樣說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是早就已經沒有了白玉擎的身影。

白玉擎用最快的速度來到了醫院,醫生看見唐笑笑現在的樣子,眉頭狠狠的皺了起來,雖然知道白玉擎的身份,但是還是忍不住叨叨起來“病人現在剛剛開始恢復,就變成這個樣子,要是再這樣下去的話我看也不用再治下去了,白費功夫嘛!”

白玉擎雖然脾氣不好但是還是耐着性子聽着,唐笑笑醒過來的時候就聞見了很刺鼻的消毒水喂,唐笑笑知道自己又去醫院了,張開眼鏡看着牀邊的白玉擎,眼淚就這樣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白玉擎已經知道了所有的事情,看着唐笑笑委屈巴巴的樣子頓時就覺得有些無奈,沒好氣的說到“打人的時候不是還凶神惡煞的嗎,現在哭什麼?”

雖然白玉擎的語氣兇巴巴的但是唐笑笑還是聽見了裏面的關心,眼淚瞬間就掉了更兇了,看着唐笑笑淚流不止的樣子白玉擎只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摸了摸唐笑笑的頭髮“好了,不哭了!”

唐笑笑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就是想哭,可能是這些年壓抑的太多,可能是看見了自己內心深處最相信的人,反正眼淚就像是不花錢一樣,嘩嘩的向外流。

看着唐笑笑這個鬼樣子白玉擎終於是明白了唐笑笑根本就不是行兇的那個,簡直就是受了委屈的那個,輕輕的揉了揉唐笑笑的頭髮然後小聲的問道“到底爲什麼,爲什麼會變成這樣?”

唐笑笑現在什麼都不想說只想哭一會,本來是想要在白玉擎的懷裏哭的,但是唐笑笑現在不敢動,只能是緊緊的抓着白玉擎的手,放聲大哭。

白玉擎知道唐笑笑一直都是很堅強的女孩,能哭成這樣的時候太少了,所以心裏現在滿滿的都是疑問,只是白玉擎知道現在爲什麼都是白費,只能是任由唐笑笑這樣哭,本來還覺得唐笑笑很可憐,但是看着唐笑笑理所當然的把所有的眼淚和鼻涕抹在自己的高級西裝上面的時候,白玉擎真的是不能淡定了。

雖然白玉擎沒有很嚴重的潔癖,但是對於這些絕對是厭惡的,本來是想要抽回自己的衣服,只可惜唐笑笑哭的太投入了,根本就拿不回來,直到唐笑笑哭的沒有力氣了,才把臉上最後的眼淚摸在了白玉擎的身上!

白玉擎眼角一抽,然後惡狠狠地說道“唐笑笑!你真的不是故意的嗎?”

唐笑笑這才發現自己幹了些什麼,頓時就有些緊張的看着發狂的白玉擎,然後可憐巴巴地說道“大白,我餓了!”

白玉擎本來還想說寫什麼的但是看着唐笑笑,這樣可憐巴巴的樣子只能是就這樣算了,沒好氣的白了唐笑笑一眼“想吃什麼!”

唐笑笑知道自己現在就是撒嬌的時候,所以就點了點頭然後小心翼翼地說道“我想吃麻辣燙,麻辣香鍋也行,大白,我愛你!”

白玉擎看着唐笑笑撒嬌的小樣覺得心裏有些癢癢的,但是還是冷這臉說到“你現在傷口崩開了,所以不能吃重口味的東西,吃點粥得了!”

唐笑笑本來還以爲自己能借機撒嬌吃點啥喜歡的,但是看着白玉擎冷冰冰的樣子頓時就絕望了“我不想吃粥,不要不要,大白,求求你了,給我一點有味道的好不好?大白我愛你,求求你了!”

看着唐笑笑這個樣子白玉擎竟然覺得之前兩個人之間的那些隔閡已經煙消雲散,好像是回到了最初的時候,唐笑笑可憐巴巴的看着白玉擎,讓白玉擎很是無奈,但是爲了唐笑笑的身體,白玉擎只能是硬着心腸冷冰冰地說道“現在不可以,不能吃就是不能吃!”

唐笑笑真的是很久都沒有吃麻辣燙和麻辣香鍋這樣的東西了,所以真的是饞的不行,就這樣可憐巴巴的看着白玉擎“大白,我想吃,大白,大白~”

被唐笑笑磨得沒有辦法只能是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就這一次,下一次不可以了!”

唐笑笑點了點頭,然後很乖巧地說道“好好好,就一次,一次!”

唐笑笑是想着反正現在就應該把眼前的這一次吃到嘴裏,看着白玉擎的眼睛簡直就是要滴出水來了,白玉擎本來是想要親自去買的,但是看着唐笑笑的星星眼白玉擎還是有些捨不得,只能是給悲催的金南打電話,金南本來是想要跟女朋友出去看電影的,接到白玉擎的電話瞬間就無語了。

看着身邊的女朋友真心不知道這件事情該怎莫說,現在他要去給老闆的女人買麻辣燙那樣的垃圾食品,這話要是直接說了,估計女朋友一定會暴走吧?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