樑有才身手也很迅捷,雖然用手格擋了一下張不凡的拳頭,拳頭所打的位置有所偏差,但是卻是起到了效果。

樑有才中了一拳,突然之間感覺張不凡不是那麼弱小,這拳的力道,可比自己還重。


自己也是學跆拳道的,打小就學,對付五六個人那是很輕鬆的事情,出拳的速度和力度也自嘆比不了張不凡。

“你是誰?是不是練過。”樑有才問道,聲音有才焦急,似乎很恐懼。

……………………. 張不凡又是冷冷一笑:“就你,告訴你也不妨,省得你以後報仇都找不到我,聽好了,說出來怕嚇到你,。你爺爺我就是瀟灑帥氣,名震華夏的張不凡,記住了,這將會是你的噩夢,不記住,這也會是你的噩夢。”。

張不凡突然覺得樑有才在自己說話的時候就有所異動,居然想趁此機會暗算,真是卑鄙。

一身側身,看見一把發出銀光的匕首,大概有三寸。

“我去,還敢動刀,找死。”張不凡一個移動,閃身到了樑有才的身後一腳將樑有才踢了個狗吃屎。

隨着那幾個公子哥閃到一邊不敢上來,一看就是些弱主,就是和樑有才混的傢伙。

樑有才從地上爬了起來,吐了一嘴的血,還掉了一門牙,看起來有些恐怖有些滑稽。

“哎呀,從此帥哥變牙擦蘇了。”張不凡感嘆的搖了搖頭。

就這點本事還想偷襲我,真是不自量力,不久前才動了一些武士級別的,就這還沒到那個級別,真是有失身份。

就在這時,樑有才眼神一絲皎潔,將手裏的匕首當做飛膘向着張不凡飛來。

“哈哈,可沒人能躲得了我這小李飛刀的再世絕技,我看你還怎麼囂張。” 虎嘯長空

“哎呀。”張不凡故意矇住下體,叫道,裝作被傷到了一般。

心裏暗暗想:“這傢伙怎麼和自己一樣,喜歡弄人家小弟,看來不給你點‘甜’頭,你是不知道本爺的厲害。”。

這時陳心涵張大了嘴巴,心想:“不會被閹割了吧。”。

這思想好前衛啊,又不是要和他生小孩,是不能有這種想法的。

江思容很着急的站了起來,向着張不凡走去。

同時花有文也很着急,箭步般的走了過去。

謝天幕卻是一怒,一腳踢向了還在得意的樑有才,樑有才又是一個狗吃屎。

楚雲矇住了眼睛,移步,向着張不凡過來。

汪珍卻是有些不好意思,一個女生看見這血腥的一幕居然害羞,難道忽略了主要的不成。

“我要報仇。”張不凡突然嘿嘿一笑,雙手離開下體,將匕首拿在手中。

這令在場的人都是一驚,原因是張不凡居然完好無損,接住了那飛來的斷後的一刀。

原本還在地上打滾笑的樑有才看見這一幕,心裏百般不是滋味,這自己可是得意的一刀啊,出師以來可從沒失手過啊。

就在這時張不凡輕輕將那匕首彈出,像是個很聽話的吸血鬼一般,向着樑有才的小弟弟奔騰而去。

一秒,兩秒,三秒。

殺豬般的嚎叫響徹了整個ktv,猶如奔雷震驚了所有人的耳朵。

樑有才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體,只感覺有些熱騰騰的的粘稠狀的液體,縮回手一看,頓時暈了過去。

“老大,會不會太過分了。”謝天幕問道。

雖然說是打架鬥毆,對方先出的刀,只是這讓人家變成太監多少有些狂,有些不好,有些不人道。

“哎呀,你想多了,我是那種人嗎?我只是給他點教訓,我張不凡不是那麼好惹的,什麼狗屁金錢,權利在我這裏都不起作用。”張不凡知道自己沒有閹割了樑有才,只是擦肩而過而已,至少會在他小弟弟上作上個永不磨滅的番號。

“給真。”花有文問道。


雖然說老大很厲害,但是沒有什麼背景啊,這傷了人家有背景的,還是個有權有勢的,要是讓人家斷了後,那可就慘了,別說讀書,很有可能從地球上消失。

“不信,你去摸摸啊。”張不凡有些無語,自然知道凡事留一線,日後好想見。

凡事如果做絕,仇恨就會連綿不斷,張不凡都給了對方機會,但是有時候卻是對方不珍惜這機會,那也別怪自己。

“怎麼辦啊,這個事情。”許小妹這下有些慌張,這自己是警察,還有人動了手,怎麼說也應該查查啊。

對方還什麼人都不知道,這下事情鬧大了就不好。

就在這時,門外的服務員大叫了一聲:“殺人啦。”。

那服務員跑向了經理辦公室。

張不凡搖了搖頭,這像是死了人的場景嗎?

“能怎麼啊,繼續唱歌啊,會有人來處理的,放心吧,我說刑警隊長,這事是你親眼目睹啊,是對方逼人太甚,我只是自衛,刀是對方的刀,就算是死了人,我也沒有事情。”。張不凡微笑着看了一眼許小妹,這個平時大嚷嚷的警花,怎麼變得這麼膽小起來了。

“唱歌。”楚雲很霸氣的吼了一句,似乎很不以爲然,倒是有些欣賞張不凡的身手了。

怎麼看,也不像是個十六歲該有的沉着啊,這傷了人還這麼淡定的怕只有張不凡一個人啊。

“唱歌,老大,這怕是會有麻煩,我們還是快走吧。”花有文很擔心道,這事情肯定被那幾個公子哥說了出去,等下就該兵臨城下了。

還這麼淡定,真是讓人有些蛋疼。

還沒等楚雲唱完一首《真的好想你》,就衝進來一個打着領帶穿着西裝的看上去三十多歲的樣子的男人。

“這怎麼回事啊。”那男人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人,大驚。

瞳孔不斷放大,心想:“這公子哥在自己這出了事情,那自己可就要倒大黴了啊。”。

“哎呀,這是怎麼回事啊,你問趟地上的啊。”張不凡將嘴裏的酒一口噴出,剛好噴在樑有才的小弟弟那。

深宮弃妃:皇上別過來 ,很嚴肅很擔心的樣子。

那幾個公子哥確實低垂着頭,不敢看張不凡也不敢看那樑有才。


“你小子是誰啊,別在我的地盤撒野啊,你知道這是誰嗎?他是梁氏集團的公子,他外公是市長,你這下慘了。”那男人冷冷的看了一眼張不凡,見張不凡瞪了一眼自己,立馬就收回了眼光。

“哎呀,原來是富二代啊,真是不好意思,這個我們兩剛纔喝酒來着,估計他是失戀了纔來這亂叫,我還沒來得及,這傢伙就揮刀想要**,還好我阻止及時,不然估計怕是沒有了。”張不凡裝道。

“你們幾位還愣着做什麼啊,還不趕緊把人送醫院啊。”那男人看了看打抖的那幾個公子哥道。

被酒灑過的樑有才,這下被痛醒,眼神裏充滿憤怒。

“哎呀,你醒啦啊,年輕人別這麼想不通嗎,腎饋陽痿,這不還可以治療啊。”張不凡看了看樑有才,心中罵道:“哼,這是輕的,要是放在以前,我早就將你jj切掉了。”。

樑有才很恐懼的看了看張不凡,不過這時已經被那幾個公子哥和那幾個打手擡了出去。

“彪哥,這事情你要幫我啊。”樑有才對着那男人說道。

…………………. “樑公子,你有什麼吩咐,你就講,我一定會幫你的。”那男人冷冷道。

“這個叫張不凡的,今晚不能站着走出你們這,事成之後有重賞,我要出這口氣,我的人應該馬上會到了,到時候還希望你能裝作沒看見啊,不過我希望你能出手,不過要記住,那幾個女生給我留着。”樑有才聲音有些微弱,像是剛做過變性手術,聲音還有些娘。

眼神閃爍,那男人叫李洪彪,是npcktv的經理,有個後臺老闆。

思索了一小下,“尼瑪,下身都受傷了還想着女生,尼瑪難道我就不能替代你去完成這件事情嗎?”,“好啊,這就是小事一樁。”李洪彪應道。

他是經過思考的,看那幾個人的身着,就那幾個妞有些背景,好像還有個是警察外,其餘的就是沒什麼背景,幹掉也可以乾乾淨淨的。

樑有才被擡了出去,眼睛一直看着李洪彪。

包房內。

“這下怕是鬧大了。”汪珍擔心的說道。

“怕什麼啊,這不是有許姐在的嘛。”陳心涵白了一眼汪珍,又看了看許小妹。

許小妹卻是一臉疑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我們來這裏是開心的,想那麼多幹嘛?車到山前必有路不是。”張不凡覺得他們的擔心有些掃興,冷冷的說道。

不過看剛纔那個男人的眼神,覺得這ktv倒不是那麼簡單。

“老大,你不知道我們得罪了什麼人嗎?”花有文很焦急的樣子,見張不凡這麼淡定有些不解。

“那說這個沒意思啊,已經得罪了不是,別人要來欺負你了,你難道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嗎?”張不凡有些無語了,這種遇到事情只會逃避可是不行的,自己的利益都收到傷害了,還不做出反應,這樣的態度是不行的。

“別說了,我看啊,這件事情有些麻煩,我們還是趕緊走吧。”楚雲震懾道。

那聲音竟然粗魯得有些嚇人,這要是不是認識她的人絕對會認爲這是男人發出的聲音。

“好吧,我們現在就走。”張不凡也不想在有什麼麻煩,今天可遇見了不少麻煩。


先是劉德凱,然後是那個粗漢,還有現在這個樑有才。

幾人剛走出包間,就看見許多穿着中山裝的人向着這走了過來,來勢洶洶,張不凡感覺不妙。

要是一個人倒還好,但是這麼多人,還都是女生,當然花有文完全可以歸爲這類。

“老大,怎麼辦啊。”花有文額頭都冒出了冷汗。

楚雲和陳心涵嘟了嘟嘴,有種想去打一架的衝動。

“趕緊進電梯,我在這擋住,老謝,老花,你們倆要保護好她們,這可是不錯的工作。”張不凡還沒說完,江思容早就已經打開了不遠處的電梯,花有文率先進去,而後汪珍,陳心涵,楚雲等已經進去,可是許小妹那妞卻是雙手叉腰,很霸氣的樣子。

讓張不凡有些哭笑不得,這妞是要幹嘛啊,打架可是老爺們的事情,怎麼能讓一個女人出手。

“還不進電梯啊,放心,我一個人應付得了。”張不凡嘿嘿一笑,衝許小妹拋了個媚眼。

許小妹有些無語,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思拋媚眼。

“快,他們要進電梯了。”爲首的那個看上去很是強壯的傢伙叫道。

那羣人很迅速的跑了過來。

張不凡雙手環抱,很仔細的看了一下,大概有兩百人左右,突然又想起了不久前一人獨戰的情景,嘴角一絲邪笑。

“報上名來,你小子有膽量啊。”爲首的是個穿着黑色中山裝,滿臉的絡腮鬍子,看上去有個三十多歲。

“好啊,大人欺負小孩,真是有趣,傳出去會不會被人笑話啊,你們是什麼派,居然會沒聽過我的名諱。”張不凡裝道,這說些廢話是爲了拖延時間。

“你放心,你這也拖不了多長時間,還有一幫人,真想不通,對付你們這幾個小毛孩居然會讓我出馬,真的是看不起我啊。”絡腮鬍子說道。

似乎是看不起張不凡,覺得張不凡根本就不用出動這麼多人。


“就是啊,你說這不是興師動衆,勞民傷財啊。”張不凡心裏一笑,心想:“輕敵就是大忌啊,想不到混了這麼多年了,居然這個道理對不懂,那就我好好做回老師,教教你吧。”。

“你倒是也還清楚,不過你這個小孩膽子太大了吧,陳氏公子你也敢惹,還打傷了人家,真是不要命,這也冤你沒有眼水啊。”絡腮鬍子感嘆了,對張不凡這種低頭的表現很是滿意。

“其實也不全是我的錯不是,你看,你們放過我吧。”張不凡故意示弱,很軟弱的說道。

哼,這要不是你們人多,我還有傷,我纔不會說這麼犯賤的話呢。

“哎,這可不行啊,我最講究道義了,既然收了錢,答應了人就得把事情辦好不是。”絡腮鬍子微微一笑。

這傢伙看來也不用怎麼動手,很快就能解決了,很快又能玩去了。

“額,是嗎,那多謝你的好意了,時間夠了啊,拜拜。”張不凡見時間夠也不想在和這些人廢話,自己示弱就沒有急着動手,還真是符合了自己心意。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