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間,龍翔的氣勢在一瞬間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使得周圍所有人都爲之震驚。

“輔之陣,殺伐狂血!”

“防之陣,龍鱗金盾!”

“攻之陣,狂野颶風!”

靈界師手段開啓,三陣疊加,戰力直線攀升,驚世駭俗。

霸道的無形龍威撐開,大地震動,虛空轟鳴。

青龍劍緊握在手,默運青龍十八斬心法,剎那間,空氣都凝固了下來,衆人屏息凝神,連眼睛都不願眨一下,生怕錯過這精彩的一瞬間。


“青龍…十八斬!”


“喝!”

龍翔一聲爆喝,青龍劍瘋狂翻騰,一道道凌厲劍氣化作神龍直奔紫楓而去,那恐怖的力量似乎可以粉碎一切,勇猛無匹。 十八斬同時施展,十八條神龍翻騰,壯觀的場面強烈衝擊着圍觀者的視覺,震撼不已。


紫楓處變不驚,即使是面對如此恐怖的戰技,他也沒有表現出驚慌失措,反而顯得有幾分沉穩。

不得不說,他的變化不僅僅是來自修爲,更多的是心性上的老練,妖族培養後輩的手段確實令人族自嘆不如。

神龍嘯天,壓塌天地,不知何時,紫楓手中已經多了一柄長矛,那長矛泛着幽綠的光芒,且有符文交織,又是一柄神器。

“妖狼吞月。”

“嗡嗡!”

蒼穹震動,紫楓的身軀竟然在這一時刻發生了驚人的變化,一轉眼就變成了一頭銀雪妖狼,身長數十米,恐有十丈高,碩大的身軀伸展開來,直接壓塌了一座瓊樓。

煙塵紛飛,不遠處閣樓中的少女們見到這頭白色的銀雪妖狼之後,美眸中無疑不泛起傾慕的色彩。

“哇,紫楓哥哥的本體好帥,好酷呀!”

“紫楓哥哥,加油,你好厲害!”

少女們動聽的聲音響起,傳到紫楓的耳中就如同戰鼓般,激盪着他內心的熊熊戰火。

“嗷嗚!”

一聲狼嘯,響徹九天十地,震得耳膜嗡嗡作響。

龍翔清楚,這銀雪妖狼就是紫楓的本體,對於妖族而言,化成本體之後的戰鬥力才能夠達到最強,所以現在的紫楓堪比真正的地武境巔峯,甚至還要強,畢竟他們的體魄十分強健,皮糙肉厚,若是沒有致命性的攻殺術,恐怕連他的防禦都破不開。

所以此時的紫楓比起手段全開的龍翔也根本不遑多讓,甚至在某些方面還佔據了一定的先天優勢。

龍翔面對過的強敵並不在少數,紫楓還算不上最厲害的角色,但在旗鼓相當的情況下,這對他來說絕對是一場考驗。

當下他也不再藏着掖着,龍脊盔甲激活,龍鳴鍊甲啓用,金燦燦的鱗片瞬時間覆蓋了他的全身,威風凜凜,如同一個由精鋼打造而成的人形蠻獸一般。

防禦手段盡數開啓,使他比起銀雪妖狼的體魄也能一爭長短,到了這個地步,他索性將青龍劍收了起來,說到底,肉搏戰纔是他最喜歡的一種攻擊方式,簡單直接而且粗暴,那種拳拳到肉的打擊快感可以令他的戰鬥血液充分發揮到極致。

雙方戰意高昂,皆是如同熊熊燃燒的兩輪烈日一般,那灼熱的力量逼迫的圍觀人羣不得不退出風暴圈,以免被餘波傷及性命。

“嗷嗚!”

“嘶昂!”

龍吟狼嘯,灌徹天地,將那蒼穹上的雲層都震散了,如此霸道的威勢駭人聽聞,若不是親眼所見,估計沒有幾個人會相信。

話不多說,龍翔一拳轟出,勇猛的力量直接將虛空砸碎,狠狠撞擊在銀雪妖狼的後腿上,頓時就將紫楓掀翻。

“哼,沒想到你竟然也有如此恐怖的肉身,但與我妖族比起來,恐怕還是要差一些。”

紫楓不甘的咆哮着,縱身一躍,直接撲到了龍翔的身上,張開他那血盆大口,想要將對手一口吞下,那鋒利的獠牙泛着森冷額寒芒,尖銳猶如刀刃。

縱使對肉身有着絕對的信心,龍翔也根本不敢大意,這若是被一口咬中,下場很難預料。

虯扎的肌肉收縮間,他猛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將銀雪妖狼高高舉起,緊接着猛然甩了出去,這還沒完,他緊跟其上,還不等紫楓落地,他那充滿爆炸性力量的鋼腿就踢了上去。

“嗷!”

紫楓吃痛,掙扎了好半天才顫顫巍巍從地上爬了起來,碩大的身軀不停打着哆嗦,很顯然,龍翔剛纔那一腿的力量讓他受了一定的內傷。

可儘管如此,他那泛着幽綠光芒的眸子中依舊充滿了嗜血與暴戾。

“妖狼吞月。”

就在這時,紫楓再次張開血盆大口,且無限延伸,像是要將整片天地都吞入腹中一般,這是屬於他們狼族的神通,威力不容小覷,龍翔更不敢小視。

那狼嘴就像是一個黑洞,吸納天地萬物,成片的竹林被摧毀,高聳的建築物也在這霸道的力量肆虐下轟然倒塌,四周頓時滿目瘡痍,慘不忍睹。

“吸吸吸,這麼喜歡吸?你以爲就你會?”

龍翔的火氣頓時也上來了,二話不說就動用了他的本命神通。

“龍神噬域之門!”

“開!”

血霧瀰漫,一扇巨大無比的古老青銅門出現在他身後緩緩打開,頓時間,那濃烈的荒古氣息席捲而來,擠滿整片天地。

龍門打開,裏面的景象一片虛無,隱約間可以瞧見其中漂浮着一柄赤色神劍,那是帝龍劍,或許是感覺到了龍翔的氣息,帝級神兵也興奮的咆哮了起來,龍吟震天。

“老子今天要吃烤全狼。”

龍翔怒嘯,龍門吞噬一切,紫楓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碩大的身軀正在被龍門召喚,隨時都有可能被吞噬進去。

這一刻,他真的有些害怕了,他可沒想到龍翔竟然也掌握了這種神乎其技的手段,這還怎麼打?相互剋制,一時間根本難以分出勝負。

龍門雖然恐怖,但消耗也極大,按照龍翔目前的修爲而言,龍門最多支撐幾分鐘,所以在這短時間之內,如果他不能制服對手的話,那他就得任人宰割了。

不過紫楓也好不到哪兒去,他的本體雖然兇猛,但極其耗費元神,一旦元神枯竭,他的下場估計比龍翔還要糟糕。

“這算怎麼回事兒?平手嗎?”

這幾乎是雙方共同的心聲,這對於他們兩個少年天才來說,絕對是不允許的。

尤其是對於龍翔而言,要知道紫楓曾經可是他的手下敗將,現如今居然能和他打成平手,這讓他情何以堪?

“既然實力相當,那就看看誰更狠了。”

俗話說得好,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狹路相逢勇者勝。

“天殤訣。”

龍翔大喝一聲,龍神噬域之門消失,蒼穹突然暗沉了下來,雷霆涌動,銀蛇狂舞,一陣陣哀鳴聲陡然響起,那聲音的源頭竟是來自天際。

天殤訣乃祕技,傳聞誕生於天地,一經施展,天殤魂斷,六月飛霜,殺人只在一瞬間。

修煉天殤訣至今,龍翔動用不超過三次,因爲它的力量實在太恐怖了,所需求的力量也十分龐大,根本就不能讓他經常性的動用。

此時施展出來,紫楓當即就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正逐漸降臨,他清楚的意識到,如果自己再不認輸的話,恐怕就得丟掉這條小命了。

可礙於面子,他並沒有認慫,在自己的地盤上吃了大虧,就算能苟活下來,日後估計也會遭人白眼,這可不是他想要的結果,誰讓戰鬥開始前他就放出狠話,這是一場生死戰呢。

“龍兄,手下留情。”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高亢嘹亮的聲音傳來,忽聞有些熟悉的感覺,龍翔也只好停止了手中的動作,沒有後續力量供給,天殤訣自然沒能完全施展出來。但如果是再晚一步,力量汲取足夠多的話,就算是龍翔,恐怕也收不回來了。

當那聲音落下沒多久,只見一位身穿銀白色鎧甲的少年破空而來,眨眼間就來到了龍翔的眼前。

“紫昊天?”

看到來人的第一眼之後,龍翔就認出了他。

“慢着,紫楓…紫昊天,不要告訴我你倆有什麼關係!”

龍翔有些驚訝,直到此時他才感覺這兩人的長相還真有那麼幾分相似。

“嘿嘿,紫楓是我弟弟,龍兄,你倆要是有什麼過節,看在我的面子上就一筆勾銷了吧。”

紫昊天生性豪爽,直來直去,從不會拐彎抹角,他這樣一說,龍翔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大哥,這是我們兩個的生死戰,你摻和進來算怎麼一回事兒?”

紫楓不樂意了,不料他話還沒說完,紫昊天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厲聲道:“你給我閉嘴,剛纔若不是龍兄及時收手,你早就變成屍體了,還有臉說!”

被紫昊天這麼一呵斥,紫楓連忙閉口不言,連哼都不敢哼一聲,看樣子他對這個大哥也十分忌憚,生怕惹惱了他。

龍翔也清楚的知道紫昊天絕對是一個厲害的角色,當初在雷霆塔歷練時,就展現出了他的逆天之資,絕對要比紫楓強數倍不止。

“龍兄,我這弟弟不懂事,你就別跟他一般見識了,你好不容易來我紫竹林做客,說什麼我也得好好款待你一番纔是,今天你就別走了,咱們不醉不歸,哈哈!”

紫昊天笑着說道,根本不管龍翔是什麼樣的心情。他的舉動讓後者十分無奈,說實話,龍翔真不想就這麼放過紫楓,但好巧不巧,這傢伙偏偏是紫昊天的弟弟,這就很尷尬了。

“昊天,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深究了,你趕緊讓你弟弟把我的那幾個朋友給放了吧。”

思量了半天,龍翔也只好就此作罷,他並不想因爲紫楓的緣故而與紫昊天反目成仇,畢竟後者的身份並不一般,在妖族當中絕對算得上一號人物。

俗話說冤家宜解不宜結,斬殺一個仇敵還不如結交一個資質過人的強者,這個道理明白人幾乎都懂,龍翔豈能不明白? 夜幕降臨,紫竹林的景色更加絢麗, 軍工重器 ,紫竹光華沖天,瑩瑩燦燦的紫色光芒將瓊樓玉宇都映襯得格外耀眼。

在一座高聳入雲的樓臺上,鶯歌燕舞,仙曲悅耳,偌大的白玉臺上擺滿了美酒佳餚,紫昊天是這紫竹林的主人,地位崇高,他高座主位,龍翔在旁,其次是李雄,紫楓,還有一些被宴請而來的青年才俊,都是妖族的天驕人物。

頭一次與這麼一羣妖族的天才把酒言歡,對於龍翔來說甚是彆扭,畢竟滿桌人當中只有紫昊天與他交好,風顛幾兄妹在這陌生的環境下也都顯得比較生疏,放不開,而其他人都對龍翔投射着異樣的目光。

紫楓還好,畢竟有紫昊天在場,他也不敢刁難龍翔。

這場酒宴的氣氛註定有些緊張,皆是有些難以敞開胸懷,暢談人生理想!

“紫楓,紫月妹子怎麼還不來?不知道咱們今天有貴客嗎?磨磨唧唧,成何體統。”

尷尬的氣氛率先被紫昊天打破,也不知道是爲什麼,他的話音剛剛落下,滿桌人除了龍翔與李雄和風顛幾人之外,紛紛都把目光聚集在了紫楓的身上,似乎都對他的回覆感興趣。

“大哥,你還不瞭解三妹嗎?她知道你要宴請這麼多妖族俊傑,自然是要精心打扮一番,放心,估計也快了。”

紫楓淡淡笑道,提起這個所謂的三妹時,他的臉上也難得洋溢出寵愛之色。

“龍哥,這些傢伙貌似對那個紫月都很上心吶,莫非是個美麗的妖精?我估計也不咋地吧,還要精心打扮,能美到哪兒去……”

李雄趴在龍翔身邊小聲嘀咕着,龍翔聽聞忍俊不禁,抿嘴笑道:“你啥時候變得這麼八卦了?還說別人對紫月上心,我看你也沒差到哪兒去啊。”


被龍翔這麼一打趣,李雄老臉一紅,立馬端坐起來,閉口不言,故作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樣,不知道是給誰看。

“龍兄,我這個妹妹行事一向如此,切勿見怪啊!”

紫昊天爽朗笑道,同時舉起一杯酒,一飲而盡,十分豪放。

“昊天兄,這是哪裏話,我也很想一睹令妹的芳容呢。”

龍翔也舉了一杯美酒,仰頭飲盡,他的這番話剛一出口,頓時就引來了周圍那些不善的目光。

某一時分,一陣香風伴襲來,嗅過之後, 英雄聯盟之巔峰之神 ,沁人心脾,讓人倍感舒適。

“不好意思,紫月來晚了,請各位多多包涵。”

一個清澈動聽的少女聲音傳來,緊接着便是一個淡粉色倩影嫋娜而來,她身裹粉色長裙,將那凹凸有致的玲瓏身段展現得淋漓盡致,走進看時,那精緻的五官搭配無暇的肌膚,只是微施粉黛就展現了一張絕美的容顏。




Views:
2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