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道血泉射向長空,捂着喉嚨兩人慘死當場。

“原來這是七星幫的基地?真是‘緣分’!沒有活路?”唐風自嘲地一笑:“還有比被上百條槍指着更沒有活路的事情嗎?”


說完,他拿起了槍偷偷潛行向了一個人比較多的小組,然後就是一陣的狂掃,對方瞬間被他掃死了兩個人,不過對方還有兩個人。

說實話,要不是唐風練過武功的話那他的槍根本就打不中人,後坐力,手臂力量因素等等。

那種掃射的長槍並不是每個人一上來都能使用的,所以唐風能掃死兩個人已經算好的了。

說時遲那時快,那兩名槍手立馬拿起了槍掃向了唐風,幸好唐風早有準備在掃完之後馬上就一個一個矮身潛入了草叢裏。

唐風的目的不是殺人,而是吸引這羣槍手的注意力,特別是靠近森林的那羣槍手,而剛剛就已經被他解決了四個,另外大概還有三十個左右。

唐風的神經高度緊繃,他原本沒有做過這種事情,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天賦原因還是因爲從小練武身體素質好、反應能力快的緣故,他做起來竟然是十分的得心應手。

按照這種方式唐風一來二去就把人都吸引了過去,不過不是三十個,而是至少五十人。

這些槍手絕對算是訓練有素他們在聽到槍聲後迅速地趕了過來,而且是保持着包圍隊形。

不過他們因爲害怕唐風從另外幾面逃跑所以更多的人在別的地方把守着。

唐風一路左躲右閃,撲下去然後低躥起來,上下翻騰,迅捷無比,幾乎把一身精力和勁道全部爆發了出來,假如說現在給他測試100米的話題絕對可以超過世界冠軍,因爲人的潛力是無限的只是缺少激發罷了。


而這種危險的時候卻激發的唐風的潛力,使得他高度集中精神地運用着自己的力量。

這時候的唐風他發現自己的武功好像漸漸突破了,達到了八卦拳決中的第二層的境界。

力、勁能充分地在格鬥中靈活運用,化力漸生,可於走化中靠敵近敵傷敵,身法飄逸,可幽身襲敵,使敵難近我身,而我獨處處擊敵。達到八卦掌內功的第二層次,有歌訣雲:

起無影虧去無形,去意好似卷地風,

身形影約難尋覓,走化沾打笑談中。

這一境界,是八卦拳達到了第二層的境界(化勁漸生),瀟灑自如的攻襲,隨性而爲。

武道三境,剛勁、暗勁、髓勁,如今的他不過是摸到了髓勁的門檻罷了。

不過他這時候卻沒法高興,因爲在槍林彈雨裏面武功再高是沒用的,他只能靠着地理環境去躲避,因爲這時候向他殺來了有數十名槍手。

血肉之軀在子彈面前永遠是脆弱不堪的。

只聽“嗤啦”一聲一粒槍子劃破了他的手臂,血流了出來。

唐風的身子不由得一慢,可是槍手的手速卻不會慢,又開始了射擊。

只聽“嗤啦”“嗤啦”“嗤啦”連續三聲,唐風又被子彈擦傷了三處,分別是臂膀兩處、大腿一處。

疼痛讓他的速度減慢了下來,這是一種完全的生理反應,他本來還想着可以還擊槍手,可是他錯了,在這麼密集的槍雨中能夠逃掉已經是萬幸中的萬幸了。

唐風離森林已經只差30米了。

可是

這時候唐風斜方向10米處正有一個刀疤槍手在向他射擊,邊射邊退,和唐風保持距離,看來還是個高手。

唐風被他一槍打中了大腿,痛哼了一聲,一把飛刀瞬間出手,同時身子在地上翻滾以躲避子彈。

飛刀在空中劃過了一個奇妙的軌跡接着就是噗嗤一聲,插入了那個刀疤槍手的喉嚨部位。

爲什麼總要射喉嚨呢?因爲唐風害怕這些槍手的身上帶有保護器具,現在生死關頭他可不敢去賭。

可事實上唐風本就在賭命。

唐風忘記了疼痛,瘋一般地狂奔向了那片人家稱爲死亡森林現在卻是唐風唯一生存下來希望的地方。

因爲這片死亡森林是他唯一的生機,他進入這片森林或許還有一絲活下來的機會,但如果他不進去的話那麼他就死定了。

在槍林彈雨中,他貼着死亡的邊緣跑向了希望。

還有10米

9米

8米

………

背上一陣鑽心的劇烈疼痛,他又中了一槍。

可是他卻沒有停止奔跑,因爲他想活,活着,這個詞對於許多人來說只是一個簡單普通的詞語罷了,但對於現在的唐風來說卻是一種瘋狂的渴望。

5米

4米

……….

一個人死了還能做什麼?不,他什麼都做不了。

唐風這時候才發現,在死亡面前什麼都是空,什麼理想什麼快樂什麼女人都是個屁!

人能活着,該有多好。

我不甘心,我不想死!

一個猛的飛撲他摔向了森林,接着就是一路的滾爬,然後變成一個泥人的唐風又爬了起來,因爲他不敢停歇,他只是一個勁地往裏面跑着,瘋狂地跑着,跑着。

這時候,他只想活。哪怕是多活幾天也是好的,他從來沒有離死亡這麼近過。

可是不知道爲什麼玉兔的一句話像一個甩之不去的惡魔一般竄入了他的腦海:你現在誰也救不了,你連自己都救不了,你還有什麼資格去救別人。你沒有資格!!!

是啊,我連自己都救不了,我連自己和自己所在乎的人都保護不了,我還有什麼資格去同情別人呢?

仁慈是需要代價的,仁慈是需要實力的。

我沒有資格!!哈哈!我根本就是不自量力,想到自己說過的那句“命運只不過是一種可笑的東西罷了,我爲什麼要怕!”的猖狂和天不怕地不怕,他覺得自己是多麼的可笑,多麼的不自量力。

他得罪了七星幫,他們的報復很快就會到來。

不敢去想象,假如有一天,我得罪的七星幫的槍手殺到了我家我又有什麼力量去反抗,我我在乎的人都會在我面前死去。

而我,卻只能眼睜睜地看着!


而我,卻什麼也做不了!

唐風終於知道他以前有多麼的天真。

不畏強權?那只是一句屁話,強權就是最可怕的東西,七星幫,它就像一隻吃人巨獸一樣能肆無忌憚的吃掉任何一個侵犯它的人,什麼道德仁義在它面前就是個屁。

一切的仁慈,一切的善良,一切的公道都會在強權面前化爲烏有,因爲他只要殺了你,那麼關於你的一切都將消失。

唐風發現自己什麼也改變不了,一個人的力量在幾百枝槍、幾百把刀面前根本就是怒潮咆哮的大海中的一片孤舟隨時都會被淹沒,他根本無力改變什麼,就像這次他只能卑微地去奪取一點生存的機會。

唐風邊跑邊喘息,望着前面的路腦子裏一片清明,他現在終於明白了什麼叫做力量,什麼叫權力。

什麼是力量?這纔是力量,一念間成千人爲你賣命,不是個人的匹夫之勇,就算是最厲害的國術大師也會倒在槍淋彈雨之中。

什麼是權力?這就是權力,一念之間輕易、無可抗拒地剝奪別人的生命。

想要救人,就要有救人的資格。什麼是資格?就是有足夠的力量!

無權無勢,我連自己都救不了還談什麼救人!

可笑,可笑的不畏強權!可笑,可笑的理想!可笑,可笑的自己!

一個瘋狂的想法浮現在了唐風的腦海:爲什麼那種販毒的敗類可以擁有那種權力,那種任意玩弄良家婦女的敗類可以擁有權力,而我卻不可以呢?

如果有一天我有這種權力,我是不是可以改變更多,我是不是可以保護我在乎的人呢,我是不是可以改變中醫的現狀,我是不是可以影響更多的人呢,我是不是可以制定我的規矩,讓別人按照我的想法來!

我!是不是可以隨心所欲地活着,不用再害怕。

憑什麼那些敗類卻高高在上,而小人物只能像只狗一樣沒有尊嚴?我不甘心!

不要讓我活,不然你們這羣敗類就不得好死!!我唐風,有仇必血!

只要我活,我就會復仇!


我等生來自由身,誰敢高高在上?家族?權貴?七星幫?都不能!!

人間本是強食弱,無關善惡,只要你強就算你是惡人那也能以萬千善良的人爲魚肉,舉刀宰割。 第二十三章【生死十日(一)】

唐風從小都沒有想過去擁有權力,然而這次令他無力抵抗的殺戮給他原本天真的思想帶來了無限的衝擊。

七星幫的人沒有再追進來,因爲他們認爲沒有浪費精力的必要,只要進入這個死亡森林就是一個死字。

雖然身體上劇烈的疼痛讓他的意識十分的模糊,但是他的腦海裏卻只想着一句話。

“如果有一天我有這種權力,我是不是可以改變更多,我是不是可以改變中醫的現狀,我是不是可以影響更多的人呢,我是不是可以將制定我的規則,讓別人按照我的想法來。”

這個想法就像附骨之軀一般甩之不去。

我要活下去!我要活下去!我要活着出去和他們拼,我不認命!我不認輸!

唐風心裏默唸着這句話漸漸地就被無力和疲倦吞噬。他的眼前開始模糊了起來,漸漸地失去了意識,撲通一聲倒了下去。

當一個人緊繃的神經突然鬆了,那麼支撐他的力量也就沒有了。

過了不知道多久,唐風感覺到一縷強光射進了他的眼球,讓他的眼睛有些生疼,他的腦袋暈得厲害,他用力地睜開眼睛,可是卻覺得眼皮不聽使喚,就要再次合上。

可是他知道原來天已經亮了。

其實,不聽使喚的不僅僅是他的眼皮,還有他的身體。

他身上中了兩槍,加上各種槍的擦傷,說是擦傷其實是血淋淋地一大片,唐風受傷的時候還沒感覺到血液的快速損失但是現在因爲失血過多而帶來的無力讓他無比的不自在。

但不管怎麼說他至少還活着,這是一件幸運的事情。

休息了會,他終於可以睜開了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女人的臉,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在看着他。

唐風認出了這個女人,她是樸美妍,他知道自己被樸美妍和玉兔救了。

唐風發現自己傷口的子彈殼已經被人取了出來,傷口也清洗過了。

爲什麼唐風會覺得樸美妍的眼睛會是水汪汪的呢?因爲樸美妍哭了,這時候的樸美妍哪裏一點精明強幹警察的樣子,哭得就像一個孩子一樣:“唐風….嗚嗚…..人家還以爲你….醒不過來了呢。”

說完就爬在了唐風的身上。

“吸!”唐風倒吸了一口氣,臉上的肌肉狠狠抽了抽撕心裂肺的疼痛瞬間讓他的神志瞬間一片清醒。

玉兔將唐風的表情盡收眼底,扳着臉冷酷地道:“樸美妍,如果你想唐風死得快點的話那就請繼續吧。”

穿成短命女配之后 ,趕忙從唐風身上起來,臉一紅,她的話說得很輕:“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唐風擠出了一絲笑容:“沒事。”

樸美妍嘆了口氣:“萬幸我們能夠逃過一劫。”




Views:
2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