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去做,我不去做,也會有人去做,那他們就不怕死嗎?”

“也怕!”


“但爲什麼他們要去做?”

“因爲有些事情總要有人去做。”

“這就是們華夏子孫的傲骨,這就是我們身爲大唐人的責任!”

“兄弟們,怕死不丟人,留遺書吧。”

楊浩又笑又哭的對着大唐將士連問。

他第一個撕下了衣袍,咬破手指,寫下了幾個字……

“英子,孩子們,等父親下來與你們團聚。”

寫完之後,楊浩便用火把,把血書燒了。

因爲他的家人都死了,寫的遺書也只有燒了,送下九幽黃泉。

“撕拉。”

一片布快撕裂聲,三十五名將士把遺書寫下了,一一交給了楊浩。

而楊浩則是轉身走到了李易面前,交給了他。

“將軍,請在安西安定後,把這些血書交給他們的家人,楊浩拜謝了。”

深深的彎腰行禮,楊浩起身,伸直了腰背,從向了許諸早已準備好了的戰馬,翻身而上。

“兄弟們,記得我身上的紅色皮囊,我死了,你們務必拿上它,趕往北庭都護府!”

“出發!”

“架!”

楊浩一馬當先,策馬疾馳消失在了夜幕中。

其身後的三十五名將士,同樣消失了。

他們彷彿踏入了黑色巨獸的口中,慢慢變得無聲。

李易拿着三十五份血書,他感到了沉重,看到楊浩等人消失的背影,血書顯得更重了。

沉默片刻。

“許諸,這血書你收好,千萬不能毀了一張。”

“將軍,請放心吧。”

許諸接過血書,黑鐵面具之上顯露的雙眸鄭重。

事情以了,李易繼續前行。

可是還沒走呢,耳邊傳來了憤怒的聲音。

“我的手指你可以還給我了嗎!”

青舞此時俏臉一會紅一會兒青,望着還在李易嘴裏咬着的手指,她銀牙都差點咬碎了。

“啊…啊呸!”

“青舞那個對不起啊,我以爲是我的手指呢。”

“呸,呸,對了,那個你洗手沒。”

李易被青舞這麼一提醒,趕緊吐出了青舞的手指,還連帶着呸了幾下,這才把口中的血腥味沖淡了點。

“咯咯……”

“你說呢!”

青舞拳頭握的咯咯作響,眼眸裏都快噴出火了。

你咬我,我看你小,忍了。

但你咬了不說,還嫌棄我手髒,這可不能忍。

“額…下次注意點,把手洗乾淨點。”

李易走在前面,無意識的回了這麼一句。

“你混蛋,我打死你!”

這下可好,直接讓青舞火山一樣噴發了,搶過許諸掛着的大鐗,扛起來就要打李易。

“媽呀,瘋丫頭,我錯了!”

李易見此,嚇得小腿兒當場不停的邁動,狼狽逃竄。

“你站住,你個混蛋,怎麼不咬你自己的手指!”

“那個我手髒,還怕疼。”

“那你咬我做嘛,我不怕疼嗎,我打死你!”

兩人一追一逃,不一會兒就追上了前方的兩城百姓。

“哈哈……”

“將軍果然是將軍啊。”

許諸跟在後面,放聲的大笑了起來。

“許老哥,將軍畢竟還是個孩子,有些童趣玩鬧,還不是很正常嗎?”

華雄扛着長槍,也是笑呵呵的。

只是寫兩人都帶着黑鐵面具,看不到他們具體的面部表情罷了。

“兩位將軍,你說那小子,有什麼好的。”

“雪娘如此,青舞如此,這時代變得讓我看不懂了。”

胡三撓撓頭,擠在了許諸華雄兩人當中,眼眸露出膩歪的神色。

“因爲心。”

“有些事情,憑心而爲。”

“只不過咋們的將軍,太小,看不懂女兒心事啊。”

許諸話語有些深奧,胡三在一旁,除了最後一句他明白,前面兩句就有些懵了。

“哈哈……走吧,別想了,以後你就會知道。”

看迷惑不解的胡三,許諸大笑,拍了拍胡三的肩膀,快步向着李易追了上去。

他是李易護衛,必須隨時在李易身邊,以防不測。

胡三甩了甩腦袋,也不去想了,與華雄加快了兩步。

……


公元前752年,一月一日,午時。

新的一年,頭一天。

經過一天一夜的趕路,途中除了戰馬休息,衆人吃點東西以外,其餘時間都在急行軍。

現在又開了飄雪,衆人也終於趕到了寧遠城。

шшш▪ тt kan▪ ¢ Ο


早在這之前,校尉吳江就已經知道李易們快到了。

紛紛來到了城門口迎接。

而李易因爲太累了,直接把所有交給了吳江,他自己帶着許諸直奔都衛府……睡覺。 場中,萬一倔強的擡起了頭,努力的撐直自己的雙腳,原本彎曲的腰板漸漸的挺得筆直,吃力的說道:“你恐怕也沒機會踏出第四步了,死!”

話音未落,萬一身形猛然一動,瞬間劃過幾米的距離,左拳一輪,直接向青年男子的胸口轟去。

“嗯!”

青年男子面上頭一次露出驚詫之色,腳步一轉,身前的空氣瞬間凝聚,化爲一堵無形而厚實的氣牆。

“砰!”

一聲震耳的炸響,萬一一拳轟擊在青年男子身前兩尺處的空氣中。

那青年男子陡然向後滑去,退出足足有三四米遠,而萬一也不得不停下身形,不過,剛纔空氣中那可怕的壓抑之感卻已經蕩然無存。

這一拳,萬一幾乎用出了全力,不過卻似乎絲毫沒有傷到那青年男子。

薛馨楊帆等人一見萬一反擊,個個心頭一鬆,藏在一旁的王志力也是又驚又喜,驚的是,萬一的強大,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喜的是,萬一起碼暫時沒有危險了。

那邊,楚忠雄一家人的心卻是提了起來,心頭期盼着,那上位者一定能將萬一殺掉。

“看來我低估了你!”

那青年男子穩住身形,看着萬一沉聲說着。

萬一瞥了一眼他,右手一指,冷笑說道:“是你高估了自己,不要以爲異俢者就高人一等,武道,是華夏傳承多年的國粹。

而你,不過是生長在華夏國粹下的一棵奇葩,雖然偶有得志,卻始終是跳樑小醜,一個笑話罷了。”

青年男子面部肌肉微微一抽,心頭殺意大漲,自從異能覺醒的那一刻,他無時不刻不被榮耀的光華籠罩,就算是加入了那個組織後,依然被當成最有潛力的種子。

什麼時候,竟然淪落到一個弱小的武修對自己指指點點了,如果被組織中的其他人得知,他這回去後,還有什麼臉面見人。

當即冷聲說道:“我會讓你知道,你剛纔的話是多麼的愚蠢可笑!”

“誰愚蠢可笑,還是未知之數,納命來吧!”

萬一這次主動出擊了,身形閃動,留下幾道殘影便已經殺到了青年男子的身邊,左手斜劈而下,灼熱的掌力化爲一刀火刃,直欲將這傢伙給力劈了。

青年男子一聲冷哼:“別以爲掙脫了剛纔的束縛就以爲自己有多強大了,我說過,會讓你知道,你剛纔的話是多麼的愚蠢可笑。”

青年男子右手五指一張,空氣瞬間撕裂,將萬一這猛力的一拳直接給切割得粉碎,緊接着,青年男子五指一收,被撕裂的空氣化爲一張無形的巨網,意欲將萬一籠罩在內。

萬一早在出手前就做好了防備,感受到空氣的變動,身形一閃,提前一步躲開了那無形巨網的籠罩,從側面又一拳向青年男子轟去。

青年男子腳步不動,左手一擡,橫斬而過,橫切而過的手掌,宛如與四周的空氣融爲一體,帶動着空氣化爲一把無形的利刃向萬一攔腰斬過。


萬一身形快速而上,宛如一道影子,直接貼到了青年男子的身邊,一記手肘砸向青年男子的腰部。

“呼!”



Views:
2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