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曉峯。”

袖章男生回的很痛快,這次開始一點點的暗示。

“同學,樓長很忙的,應該沒有時間見你,不過你要是真想跟他聊聊的話,也不是沒有辦法。”

呵呵。

那什麼辦法都沒有叫人好使。

“師父,你看這不巧了嗎,上午纔剛剛在你這出來,這會兒就遇見事兒了,得麻煩你一下。”

鄒小北也懶得搭理

他,直接一個電話打給了師父陳木,笑道。

“我在10號樓呢,對對,就是一個樓長,10號樓12棟的,叫呂曉峯。

誒?他讓苟主任來幫個忙是嗎,那行,我在這邊等着。”

學校物業算是獨立於校方的最高後勤級別。

宿管科也要往後排。

別看陳木不是什麼大領導,但對於宿舍學生的這些事兒,那都是能說的上話的。

袖章男生看鄒小北打電話叫人,也不知道他是來真的,還是在吹牛比。

苟主任是哪個,該不會是宿管科的苟主任吧?

那這事兒可就大條了。 顧藏鋒緩緩地朝肖鋒兩人的屍體走了過去,隨後彎腰將紮在肖鋒腦門頂上的狼牙拔了出來。

就在顧藏鋒準備離開之時,顧藏鋒忽然聽到了房間裏面傳來的一陣動靜。

顧藏鋒將狼牙收了起來,撿起肖鋒的小型手槍緩緩地走進了肖鋒的臥室裏面。

臥室裏面空蕩蕩的,並沒有任何人的身影。

顧藏鋒緩緩地閉上了自己的雙眼豎起了耳朵,耳朵微微扭動了一下後,憑藉自己變態的聽覺,顧藏鋒一步一步走到了臥室裏的衣櫃旁邊。

顧藏鋒知道,出現在肖鋒臥室裏的人,要麼是肖鋒最忠心的手下,要麼是肖鋒的家屬!不管對方是哪一種身份,留下來只會對蘇傾城兼併飛虎幫產生不必要的麻煩。

既然斬草就要除根!

顧藏鋒握緊了手裏的手槍,說話的聲音極其冰冷:“出來吧,我知道你在裏面!”

衣櫃裏面沒有一絲動靜。

“呵呵……”顧藏鋒笑了起來,“既然你不出來,那我就和你玩一個遊戲好不好?這個遊戲很簡單,我手裏這把手槍是國產84式工藝手槍,能夠填裝6發7.62毫米的子彈!剛剛肖鋒開了兩槍,手槍裏還有4顆子彈!既然你不出來,那我也不勉強你,我一會就朝衣櫃把剩下的4顆子彈打完,不管你最後是死是活,我都會立即轉身離開別墅!衣櫃也有這麼大,或許我四槍下去都不能擊中你呢!”

“哐當”

衣櫃的門被之前躺在牀上的女子推開了,顧藏鋒的襲擊太突然了,女子甚至來不及穿衣服,只能赤果果的躲進衣櫃裏。

此時渾身赤果的女子跪在了顧藏鋒的腳邊,雙臂用力抱住顧藏鋒的小腿,擡着頭用一種乞求的眼神看着顧藏鋒:“大哥!你放過我吧!我只是被肖鋒強行包養的一個情人!您戴着口罩,我不知道您長什麼樣,我也沒有得罪您,你就饒了我吧!”

顧藏鋒直勾勾的看着女子,眼神之中不帶一絲情感色彩。


女子微微一怔,還以爲顧藏鋒有打自己身體主意的意思。

在生與死之間,女子卑微的低下了頭:“只要大哥你願意放過我……您的任何要求我都可以滿足您……”

“你不是肖鋒的妻子嗎?”

“嗯……我只是被強行包養的一個情人,像我這樣的情人,肖鋒在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個!大哥,我明白您的顧慮,您放心,肖鋒包養我們的時候都會讓我們吃避孕藥,所以我們是不可能懷上他的孩子,自然也談不上找您報仇之類的!”

顧藏鋒緩緩地將手槍瞄着女子的頭部,眼神之中帶着一絲淡淡的殺意。

“大哥!大哥!”

女子急了,在顧藏鋒開槍之前,女子不願意放棄最後一絲求生的希望,爲了能夠讓顧藏鋒心存憐憫,女子用一種卑微到極致的乞求的眼神看着顧藏鋒,希望能夠心軟,最後放過自己。

顧藏鋒這一刻化身成無慾無求的世外高人,搭在手槍扳機上的右手食指微微發力,準備朝女子開槍。

就在顧藏鋒準備開槍之時,掉落在衣櫃旁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顧藏鋒不由得瞥了一眼鈴聲大作的手機,是一個粉紅色的手機,顯然這個手機是女子的手機。

女子看到顧藏鋒雙眼之中沒有一絲慾望,只有淡淡的殺氣,也有了無論自己如何**求饒,顧藏鋒都不會放過自己。

女子瞥了一眼身後的手機,手機屏幕上清晰地顯示着“媽媽”兩個大字。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大哥,我知道無論我怎麼求你,你都不會放過我,肖鋒確實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即便我是身不由己的跟着他,但是我也料到會有遭到報應的這一天,臨死前我希望您能夠讓我和我媽媽道個別,可以麼?”


顧藏鋒沒有點頭同意,也沒有搖頭拒絕,只是冷冷的看着女子。

女子的也豁出去了,鬆開顧藏鋒的小腿,爬到了身後手機的旁邊,接通了電話。


“喂?莎莎,很久沒有給家裏打電話了,最近還過得好嗎?”

“……”女子默然無語。

“怎麼了?是不是在湖東市被人欺負了?莎莎……都怪爸媽沒用,要是在湖東市受了委屈……就回老家吧……”

女子再次哭了出來:“媽……我沒有被人欺負,我在湖東市過得很好!前幾天給你打的錢你們收到沒?”

“嘿嘿……莎莎,你這兩個月給家裏打個二十多萬了,這些錢爸媽都沒用,全部存在銀行卡里,等你以後找到對象嫁人了,這些錢就全部當嫁妝吧!”

“媽!”女子哭的更厲害了,“女兒不孝,出來後一直都沒怎麼陪您和爸爸,這些錢你們用吧,讓自己的日子過得好一點!”

“怎麼了?莎莎,你怎麼哭了? 惡魔總裁的禁愛 ?”

“女兒過得很好!是女兒對不起你們!爸媽,時候不早了,早點休息!晚安!”

女子用力擦了一把眼角的淚水,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之後,女子轉過身坦開胸懷面朝顧藏鋒,緩緩地閉上了自己的雙眼:“大哥,謝謝您,您可以動手了!”

“呯”

臥室裏傳來了一聲震耳欲聾的槍聲,強勁有力的子彈擊穿了衣櫃。

“大哥……”女子睜開雙眼驚訝的看着顧藏鋒。

顧藏鋒將手裏的手槍扔在了地上,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這個別墅裏應該還有不少的現金,帶上這些現金,離開湖東市,回老家吧!”

女子哭的更厲害了,淚珠如同斷線的珍珠不斷滴落在地面上。

女子朝着顧藏鋒的後背跪了下來重重的磕了一個頭:“謝謝您,大哥!”

“不要謝我,要謝……就謝你的孝心吧!”


顧藏鋒已經離開了臥室,唯有留下來的最後一句話不斷地在臥室裏面迴響着。

離開肖鋒別墅後的顧藏鋒回到了自己的車上,顧藏鋒一腳踩在油門上,一口氣就飆到了柳依然的別墅外面。

即便已經到了柳依然的別墅門口,顧藏鋒也沒有下車,只是打開車窗點上了一根香菸。

如果讓熟悉顧藏鋒的人知道了顧藏鋒最後放掉了那個女子,一定會驚訝到下巴都掉下來。

以前的顧藏鋒叱吒全球兇名赫赫,除了顧藏鋒超強的實力和變態的體質,也與顧藏鋒的行事風格有關。

一旦動了殺心的顧藏鋒,就只有雞犬不留的行事作風!

以往顧藏鋒執行刺殺任務時,哪怕是路過的無辜人士,也會滅口,更何況這種和被刺殺目標有着親密關係的對象。

顧藏鋒之所以會最終決定放女子一馬,並不是被女子的美貌所誘惑,別說是這樣一個赤果的女子,就算是一個賣弄風騷的女子,動了殺心的顧藏鋒也會毫不留情的開槍。

但是就是因爲女子最後的那個電話,觸動了顧藏鋒心中最柔弱的一根弦。

顧藏鋒在女子的這番通話中,切身的感受到了濃濃的親情。

女子把自己被肖鋒包養所得到的金錢全部給了自己的父母,這是子女對父母的孝順!

父母將女子打過來的錢分文不用全部存了起來,以待女子嫁人後作爲嫁妝,這是父母對子女的疼愛!

顧藏鋒在之前和柳依然提及自己出身的往事之後,又經歷了女子的事情,心中對於親情的渴望被激發出來。

自己失散多年的母親是否還在人世?如果還活着現在又在哪裏?茫茫人海,僅僅依靠東方省這一個信息,自己又該如何尋找自己的母親?

“唉……”

顧藏鋒深深地嘆了口氣,將嘴角叼着的菸頭掐滅精準的扔進十幾米外路邊的垃圾桶裏。

顧藏鋒拿出自己的手機給蘇傾城打了個電話。

“喂?親愛的~”

“進展還順利嗎?”

“很順利!肖鋒死了,樹倒猢猻散,他的那些手下跑的跑,死的死,降的降,局勢被我們天刺盟牢牢地掌握着!”

“那就好!”顧藏鋒輕輕地嘆了口氣。

蘇傾城是個冰雪聰明的女孩子,很快就察覺到了顧藏鋒情緒的不對勁:“怎麼?殺了肖鋒和他別墅裏的幾十個保鏢,心裏是不是很難受?要不要……今晚來我家?讓我來安慰你一下?”

“……”顧藏鋒不由得一陣無語,蘇傾城這個妖精,無時無刻的都在誘惑着自己,“想什麼呢!傾城,你知道的,現在我們之間的關係還沒有發展到這個地步!”

“哈哈哈!”感受到了顧藏鋒的膽怯,蘇傾城得意的笑了起來,“逗你玩的呢!今晚我幫你搞定了柳依然,她沒讓你睡她房間?”

“……”顧藏鋒再次無語,放棄了和蘇傾城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不清,“找你也沒什麼事,就是……和你說一下……和飛虎幫的火拼,儘量不要讓一些無辜的人受到傷害,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家庭,這些無辜的人受到傷害,他們的父母就失去了子女,他們的子女就失去了父母,這對於一個家庭來說,足以產生毀滅性的打擊!”

“行,我知道了!你都這樣跟我說了,我自有分寸!時候不早了,早點睡!晚安!”

“晚安!” 有時候,人越是怕什麼就越是來什麼。

沒過幾分鐘,一箇中年男人急匆匆趕過來,問道。

“你們誰是鄒小北?”

“我是,您是宿管科的苟主任對吧?”

鄒小北笑道。

“麻煩您親自來跑一趟,陳老師說您一般人可是請不動的,讓我完事以後好好謝謝您。”

陳木肯定不會說這話。

但那位苟主任聽了就很開心。

“哎,鄒老師就是太客氣,多大點事兒啊。”

說着,苟主任當場拿出手機打電話。

“呂曉峯,你現在人在哪兒呢,宿舍樓裏?趕緊下來一趟。”

旁邊的袖章男生震驚的看了一眼鄒小北,不知道這人是什麼來頭,一個電話能讓10號樓宿管科的副主任來幫忙。




Views:
5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