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兩雙方再次見面的時候,幾乎是一拍即合!可能也只有他才願意跟着這四個人去送死吧?

那位渾身都罩在兜帽和斗篷裏的新夥伴名叫圖裏奇。之所以他的長相變得猶如皮膚包裹着的骷髏兵,則是因爲修煉腐蝕術的一次事故帶來的嚴重後果。

是的,他腐蝕了自己的肌肉和毛髮…..

只不過在那次事故中他也得到了相對強大的力量!

五人再次收拾行李,牽着已經熟悉無比的駱駝朝着沙漠深處進發。

圖裏奇的法術比較起前面幾個倒黴蛋兒的確是厲害許多!特別是他的腐蝕術!

在一行人又一次遭遇沙地蠍的時候,圖裏奇將雙手按入沙面,使用腐蝕術將那隻沙地蠍連同方圓幾米的沙子全部腐蝕成了一灘爛泥!

威力確實驚人!只不過那個味道…也的確是有些傷人。

而且他的魔法感知力也非常強!只是十多天就已經能夠做到把水珠凝結成冰晶這一步,如果用“魔法天才”來形容他也是不爲過的。

就這樣,這一次的最新五人小隊在大漠中行走了整整七日也仍然沒有減員!當然,這裏說的減員僅指魔法師。

可是就算有這位魔法師的加入方便了許多,可一行人帶來的淡水也已經不夠支撐他們繼續搜索下去了。

按照路線以及出發的時間來計算,按理說他們應該已經來到了大沙漠的深處。而且法克的那柄短劍也開始左右搖擺,預示着他們已經快要抵達目標。

可讓人頭痛的就在這裏,這一次任務是搜索大漠深處的遺蹟以及傳說中的那些怪物,並沒有一個具體的指向。可如果他們遇不到怪物可怎麼辦?或是找不到遺蹟又怎麼辦?頭疼啊…

深入沙漠的第十日,一次聲勢浩大的沙塵暴鋪天蓋地般在沙漠中捲起層層沙浪!

傭兵五人組依舊照慣例,用駱駝圍成一圈防禦網,再用油布覆蓋在身上,等着沙暴結束。

但這一次沙暴卻直接吹了一天一夜仍然沒有要完結的意思。

沃德這傢伙已經忍不住撒了三次尿,拉了兩泡屎。這座臨時小帳篷裏已經呆不住人了。

最尷尬的是,碧翠石如果想要方便她還得揹着所有人….而且就在這關鍵時刻她卻來了大姨媽….

索性之前跟克洛澤告別的時候,他送給碧翠石一些女性用品。不過此刻五個人都擠在駱駝圍城的臨時營地中間,碧翠時想要換上護墊仍是極度不方便。

“咳咳….嗯….夥伴們,我還是出去換吧,我聽現在外面的風聲似乎已經沒有那麼大了。”

法克也覺得讓一個女孩子當着他們的面脫褲子的確有些不雅,這便附和道:“好吧,你就在旁邊速度一解決。”

蜥蜴人用力掀開沉重無比的油布,將幾人身上壓着的沙子推到一邊,露出一條縫,讓碧翠石鑽出去。

可幾乎是同時,少女的一聲尖叫便驚得其他四人全都站起了身。

他們都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他們原本所處的沙丘頂層已經變成了倒在地上的巨大石柱,而他們面前不遠處,則是一座看上去很有年頭的古代遺蹟!


一些造型古樸的石質房屋雖然都已倒塌或是殘破不全,可依稀還是能看出那曾經的輝煌。

法克站起了身,口中沒來由地爆了句粗口。當然這個粗口就是他自己的名字。

“天哪….蜥蜴和黏糊糊之神!我們終於找到了!”

他興奮的拿出地圖在上面做了一個標記,緊跟着便轉身招呼其餘三人收拾行李和駱駝,準備出發。

他很確定,面前的這座斷臂殘垣就是他們要找的沙漠遺蹟!


碧翠石找了個殘垣斷壁的拐角,兩下處理完了自己的事,這纔跟衆人一起收拾行李準備進入遺蹟。

這座似乎一夜之間冒出來的遺蹟非常巨大!法克只是站在一根石柱上估算了一下,其佔地面積大概是綠洲鎮的三倍!就那還不知道埋在沙子底下的還有多大呢。

一行人全部將武器握在手中,時刻預備着應付那些傳說中的怪物。

東倒西歪的石柱和殘垣橫亙在幾人面前,周圍的黃沙逐漸向外散去,沙暴終於停止。


法克爬上一處較高的斷壁,手搭涼棚四處觀察。

“嘿!那邊!那邊有通往地下的臺階!”

他衝着地面上大喊,賽樂門動作流暢的搭弓射箭,射出了一根箭矢。

一支散發着淡淡暖光的箭矢直直落向了法克所指的位置,並毫無阻礙的釘在了沙地上。

“OK~入口安全!”

法克望了望那一箭射出的地方,打了個“安全”的手勢。

“…等等!”

可下一刻,法克急忙出聲阻止。

他運起目力仔細向剛剛那個方位看去,卻發現從那處地底臺階的陰影裏,爬出了一些可疑的黑影!

“天吶….那些是什麼鬼!?”

法克轉身敏捷的跳下石柱,邊跑邊喊:“所有人注意!有情況!準備戰鬥!”

隨着他的警告聲發出,小隊成員也都迅速結成一個簡易的防禦陣型。

蜥蜴人沃德一手盾一手釘頭槌,擋在所有人的身前。

法克抽出短劍匕首,和賽樂門一左一右站在蜥蜴人兩側。


新隊員圖裏奇站在最後,口中已經開始提前唸誦咒語。

碧翠石被他們圍在中央,正舉着木杖嚴陣以待。

大概也就過了幾息的時間,那些黑影就已經出現在了小隊成員的面前。

“我親愛的姨媽啊….我發誓這輩子都沒見過如此醜的東西!”

沃德忍不住低聲嘟囔着,因爲這玩意兒實在是太醜了!

只見來的這些怪物真正演繹了什麼纔是名副其實的“怪物”!

它們外形似人,但卻手腳並用趴在地上行走。

渾身的皮膚猶如拔了毛的燙雞,還泛出一層讓人發毛的雞皮疙瘩。

而最恐怖的,則是這傢伙的嘴!這怪物的大嘴從面部開始,一直延伸到了肚臍的位置!可以說它半個身子都是嘴!

微微開合的誇張大嘴長滿了無數顆大小不一的利齒,而那似乎永遠也閉不上的大嘴還時不時有暗紅色口水滴答在沙地上。

“媽媽呀….我想回家!”

碧翠石渾身發抖,忍不住帶出了哭腔….

這些怪物不斷從地底爬出,不過卻沒有立刻對幾人展開攻擊。

它們發出一陣陣瘮人的低吼,卻只是遠遠地圍在遠處看着,並沒有一隻怪物靠近過來。

碧翠石雙手緊緊握着木杖,聲音顫抖的問道:“它們…它們就是傳說中的怪物把?我們…這算已經完成任務了吧?要不我們….撤….?”

法克也嚥了口唾沫:“恩…撤…這個建議不錯…有沒有人反對?”

所有人都搖了搖頭,大家都贊成了碧翠石的這個提議。

可忽然間,趴在高處的一隻怪物突然張開了那張大到誇張的大嘴咆哮了起來!

隨着它的咆哮,周圍距離幾人最近的怪物猛地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向幾人撲了過來! 這些怪物手腳並用,在沙地上爬行的速度非常快!而且它們似乎受那個咆哮怪物的指揮,懂得左右包抄圍向了五人後方!

法克頓覺不妙,立即喊道:“沃德!向前衝!我們突出去!不能被他們圍死在裏面!邊打邊撤。”

蜥蜴人握着釘頭錘低吼了一聲,這便邁開自己的雙腿,猶如一輛加滿油的坦克似的,朝那些怪物就撞了過去。

所幸這些怪物雖然長相恐怖,但四肢較爲纖細,明顯在力量上不是蜥蜴人的對手。

沃德將盾牌立在身前,“咣咣咣”連續撞開三隻怪物,手中釘頭錘揮舞而起,又敲在了第四隻怪物的頭頂上。

蜥蜴人的怪力加上頂頭槌的堅硬,頓時就砸的那怪物血漿崩裂,倒在地上不斷掙扎扭動。

那張宛如外套拉鍊一樣的大嘴不斷開合着,看的人汗毛倒豎,真正演繹了什麼才叫“毛骨悚然”。

“ Hey~~夥計們!它們也只是長相醜陋一些看着很恐怖罷了,其實也不怎麼樣嘛~~”

沃德看到自己擡手就幹掉了一隻怪物,心中剛剛那點緊張感頓時消散於無形。

法克大罵道:“不要輕敵!我們快走!”

說完他匕首揮出一道風刃破空而發,將側面爬過來的一隻怪物手腳斬斷,頓時癱倒在地。

另外一邊,賽樂門手指搭在魔法弓弦上一陣閃耀,散發出白光的蓄力射擊被他猛的鬆開!他竟然已經能夠使用這把短弓同時射出五把箭矢!

這五根魔法箭矢就像自己長了眼睛似的,即便被賽樂門射向偏到離譜的空地處,卻仍然在空中劃出一道漂亮的軌跡,釘在了就近的幾隻怪物身上。

這些箭矢有冰凍、有炸裂、也有融化,只有其中一支釘在怪物身上時想起了一陣音樂,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沃德驚喜的發現,自從賽樂門在魔法集市購買了這把短弓之後,他的肩膀可算是解放出來了!不過即便如此,蜥蜴人還是花重金給自己打造了兩個閃着金屬光澤的護肩。

再看向新加入的魔法師圖裏奇,他在衆人發動攻擊的同時,口中的咒語也已經唸誦完畢。

腐蝕術從他的手掌和魔杖中向外一個個砸出,只要是稍微蹭點兒邊兒擦點兒皮兒的怪物,便從那傷口處快速向內擴散腐爛,不一會兒就變成了一攤令人作嘔的爛肉。

幾人一邊打一邊向外撤,法克似乎也發現這些突然冒出的怪物是有些脆弱,並沒有看上去實力那麼強。

可就在這時,那隻站在高處發號施令的怪物又發出一陣低吼。

隨着它的吼叫聲停止,那些怪物不再一窩蜂的涌上來,而是聚集在一起跟幾人保持了一定的距離,並且擡起雙臂用後腿直立行走。

“它們要幹什麼?”

法克突然感覺到了一些不妙。

“都躲到我的身後來!”

沃德舉起盾牌,利用自己寬大的身體將幾人護在身後。

突然!直立的怪物們猛的張開那血盆大嘴,一根根帶有倒刺的觸手像投矛一樣被射了出來!

“咣咣咣!”幾聲巨響,沃德連同他手中的盾牌一起向後倒飛出去!並將他身後站着的四人砸倒,滾做一團。

“哎喲!”

沃德痛呼一聲,等他再爬起身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買的那面鐵盾已經被打的四分五裂,手臂也被震到發麻,有些擡不起來了。

“好大的力氣!”

可這似乎還不算完,那些帶有倒刺的觸手一擊即收,卻緊跟着有剛剛未參加攻擊的怪物再次張嘴射出一股倒刺觸手!

“趴下!”

法克拽了蜥蜴人一把,可這傢伙還是稍稍慢了一步。一根觸手的倒刺劃過蜥蜴人的肩膀,帶起了一片皮肉,疼的他咬緊了牙關。

“媽的!它們擊中我了!”

沃德捂着傷口就地一個翻滾,躲開了另外幾根觸手的戳擊。

碧翠石揚起手中的木杖,急忙丟過去一個治療術。



Views:
3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