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

所有人臉色頓變,皆是一陣驚呼,風起之名,自他們開始修鍊,便是熟記於心,若是他們殿主是神一般的存在,那麼風起便是超神一般的存在,今日即將親眼目睹天辰大陸第一強者的風采,他們如何能不激動。

此時,所有人的眼球,全部都是聚焦在了,在天空中對峙的兩道身影之上。

「風起,你太狂妄了。」先接我一招試試。

雷鳴臉色陰沉,直接便是對著風起,一拳轟出。


轟!

轟鳴般的聲音響徹,天地間瞬間便是被陣陣炸雷般的聲音充斥,旋即,身形陡然暴沖而出,直奔風起而去。

風起臉色的笑容,也是被嚴肅所代替,他自然知道現在的雷鳴不容小覷,之所以這般,乃是想故意羞辱那雷鳴一番。

年輕之時,他便是認識了雷鳴,當時的雷鳴,那也是年輕翹楚,實力非凡,號稱年輕輩第一高手,但是,在全大陸一次大比中,卻是被風起擊敗,失去了本應該屬於他的冠軍之位,自那以後,雷鳴便是發誓,誓要將風起擊敗,而這個誓言,卻一直延續至今都沒有實現。

「果然精進了不少啊。」風起輕喃一聲,旋即,五指陡然緊握,身形如同閃電般,向著飛射而開的雷鳴攻去。

電光火石之間,兩尊光芒四射的拳頭,便是狠狠的捍擊在了一起。

砰砰!

空氣中頓時傳來無比驚人的爆炸之聲,隨後,一股驚天的能量波動,撕裂空氣,極速肆意而開。

但是,當這股能量波動,即將要向院落外觀看的人群蔓延時,自那院落四周,一道閃爍著青色雷紋般的壁壘,便是瞬間出現,眨眼便是將那些能量盡數吸收。

儘管如此,所有人都是忍不住後退幾步,唯有風起與雷鳴二人,沒有移動分毫。

「好強。」

所有人不由的咽著唾沫,臉上滿是激動之色,在看向他們殿主的時候,又是有了些許的崇拜,畢竟,能與天辰大陸第一強者戰成平手,這足以證明了他們殿主的強悍。

「這些年,雷鳴果然沒閑著,竟能在風起的強悍攻勢下,沒有後退半步。」在原處觀看的雨落,輕聲嘀咕道。

「該死,他又變強了。」雷鳴心中驚駭不已。

剛才那一拳,他確實沒有盡全力,但他同樣知道,風起肯定也是與他一樣,這一拳僅是在出手試探。

「雷鳴,這種試探性攻擊,你也想取勝么?」風起玩味道。

旋即,身形陡然後撤,再次暴喝道:「若是這樣,你還是趁早退開,讓我滅了那任萬乾。」

說歸說,其實風起並沒有真心要殺那任萬乾,他此次出來,完全是出於震懾的目的,風天涯出生之時,那神秘空間中的神秘人所說的話,他可一直記著呢,但是,自己的兒子被追殺差點死去,若是他還是無動於衷,所有人都會把他當縮頭烏龜來看待。

「哼。」

「那便再讓我見識下,你那號稱第一絕學的混元風決吧。」話落,天空中,陡然傳來一道振人心懸的響雷之聲。

「如你所願。」風起臉色一凝,旋即,隔著虛空直接一掌揮出。

轟隆隆!

下一霎,一尊丈余大小的黑色寶塔,陡然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黑色寶塔凌空而立,在其剛一出現,天地間便是傳來陣陣轟鳴之聲,隨著這般轟鳴,靜立高空的黑色寶塔,陡然開始旋轉起來。

自黑色寶塔周圍,一道道無比巨大的能量漩渦,瞬間凝聚而成。

「那是····風起的本命神元玄寶,昊天塔?」人群中一名披髮男子,咽了口吐沫道。

「是啊,那昊天塔可是宙階高級玄寶,乃是天辰大陸最為頂級的玄寶之一。」旁邊一人補充道。

「那殿主呢,他的本命神元玄寶又是什麼呢。」旁邊幾位年輕者,皆是齊聲問道。

他們雖然從小就在雷鳴殿修鍊,但是,卻一直沒有見他們的殿主出過手,更不用說他們殿主的本命神元玄寶了。

「乾坤錘……」

片刻之後,披髮男子,緩緩開口說道。

而就在他說完之時,原本就躁動的天際,再次傳來了陣陣響雷之聲。

嗤嗤!

忽然,天色大變,天空中突然出現一道無比巨大的漩渦,緊隨其後,一道極為粗壯的黑色雷弧,自漩渦中暴射而出。

黑色雷弧爆射而出,在空氣中肆無忌憚的閃掠著,天空瞬間被其劃出一道道深深的黑色裂縫,而奇怪的是,黑色雷弧最終沖向的位置,竟然是雷鳴自己的方位,所有人年輕弟子頓時大駭,他們根本不明白他們殿主在唱那出。

嗡!

黑色雷弧在即將觸碰到雷鳴身體之時,嘎然而止,旋即,那雷鳴右手一伸,自黑色雷弧中一把呈黑金之色的巨大鎚子,便是陡然出現在他手掌之中。

乾坤錘如此華麗的出場,使得那些觀戰的年輕人,頓時眼冒金光。

「殿主威武,殿主無敵。」

下一霎,雜亂的呼叫聲,陡然自院落中傳盪而開。

當雷鳴在聽到這般呼叫聲后,那一度陰沉的臉上,也是出現了一絲絲久違的笑容。

「四象雷決,四象神印。」

「混元風決,風神之殤。」

驚雷般的喊聲,陡然自兩人口,不分先後的喝出,旋即,天地色變。

滔天般的黑色雷光瘋狂暴涌,下一霎,自天空中黑金色雷光暴涌的漩渦中,龍吟虎嘯之聲響徹,緊隨其後,更是有著兩尊不知名的絕世凶獸的龐大虛影,陡然自黑金色雷光漩渦中嘶吼而出。

雷鳴臉色凝重,隨後,手中乾坤錘猛然射出,眨眼便是出現在那黑金色雷光閃動的漩渦跟前。

吼!

震裂天地般的怒吼聲后,四道龐大的身軀,陡然化作一道黑光,湧進了那乾坤錘之中。

頓時間,一尊無法用言語形容,暴涌著黑金色雷光的錘印,帶著毀滅般的氣息,向著風起渾然砸去。

與此同時,風起的頭頂上空,隨著昊天塔的瘋狂旋轉,天地間暴動的神力,忽然以一種肉眼看得見的速度,開始極有規律的流轉起來。

眨眼間,一道金色的神力漩渦,同樣也是自天空中匯聚而成,而那原本被黑金色雷光遮蔽的天空,也是瞬間便是被這道金色的神力漩渦,照耀的閃亮起來。

緊接著,瘋狂旋轉的昊天塔,也是以一股驚人的速度,向著那道金色的漩渦,開始移動了起來。

「嘩!」

昊天塔瞬間沒入了金色漩渦當中,而隨著昊天塔的加入,那道金色的漩渦,也是陡然開始變大,再然後,原本黑色的昊天塔塔體,瞬間便是被一股股詭異的金色能量所瀰漫。

下一霎,同樣是呈黑金之色的昊天塔,便是以一種全新的面貌,出現在了所有驚駭的目光當中,隱隱看去,兩者彷彿已經是融為了一體。

「轟!轟!」

驚天動地的碰撞聲響徹,一道道黑金之光,瞬間瀰漫了整片天空,隨後,天地間,兩道身影,皆是向著各自的後方踉蹌後退了起來。

砰!

巔峰碰撞,空間碎裂。

「兩位老朋友,這麼多年不見,為何一見面便製造出如此驚天動地的動靜啊。」隨著,爽朗的說話之聲,一名身著淡青之色長袍的男子,陡然自天空中閃掠而出。 來人腳踏虛空,雙手負立,面色平靜如水,在其身上,竟是感覺不到一絲的氣息波動,但是,那說話的語氣,則是彷彿擁有某種魔力一般,使得所有人的心神,皆是瞬間平靜了下來。

問源之道 。」來人眼神輕輕劃過院落,旋即,笑盈盈的開口道。

無怪來人那般驚嘆,剛才兩人的戰鬥,足已毀滅一座城池,但是,讓人驚嘆的是,竟然沒有給院落造成絲毫的破壞,就連在院落四周的青色雷紋壁壘,也僅是暗淡了些許。

「哈哈,原來是雲動兄啊。」說話間,那雷鳴臉色上的猙獰,陡然消散一空。

「今日,我雷殿可真是熱鬧啊。電閃兄,既然來了,就現身吧。」雷鳴嘴角微翹,對著虛空大聲喊道。

話落,一名與電藍田長相極為相似的中年男子,陡然出現。

「雷鳴兄果然修為精進不少,電某剛到,便是被你發現了,都怪雷兄,風兄的戰鬥太過激烈,電某一時好奇忍不住,才過來一探究竟,想必雲兄也是如此吧。」來人的身份呼之欲出,便是那電藍田的父親,電閃。

而那些雷殿之眾,此刻則是一臉驚駭,他們何曾見過這般陣仗,在同一天里,天辰大陸五大頂級勢力的掌舵者,時隔將近二十年,竟然詭異般的出現在了雷殿中。

「自然是出於好奇啊,當然,還有另外一個原因。」說著,雲動的視線,緩緩移動到了任萬乾的身上。

「任兄,雲某有一事相告。」雲動極為客氣的說道。

旋即,頓了頓,再次開口道:「令子之事,我已查明,與風兄之子無關。」

「嗡!」

雲動簡短的話語, 總裁大人,我養你

而那一直笑臉相對的雷鳴,也是臉色忽然短暫一變,而這一點,恰好被雲動所察覺。

「雲閣主此話何意?」任萬乾急聲問道。

「還是讓炎供奉與你說吧。」旋即,袖袍一揮,一道半身影,陡然出現在地面之上。

之所以說是一道半,乃是其中一人只有上半個身子,而支撐他身體的是兩根黑色的權杖。

「四弟,究竟怎麼回事?」

任萬乾快走兩步,但是當看清那失去下半身的人的臉后,當下便是一顫。

因為,那失去下半身的人,便是陪同任智一同去天都城參加拍賣會的四位壯漢之一。

「會主。」

這聲會主,有著濃濃的悲意。

「唰唰!」

戰鬥中途終止,而且看這般情形,顯然很難再戰,隨後,雷鳴以及其他兩位便是同時降落在地面之上。

此時,包括風起在內,所有不知情的人,都是一臉疑惑的看著雲動閣主。

同時,雷鳴也在暗自思量著,如何應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

壯漢聲音悲涼,任萬乾心如刀絞,一雙鐵拳,攥的嘎嘎作響。

當然,壯漢的話語,也是盡數傳入其他幾人耳中,而風起也終於是明白了所有事情的起因。

正所謂知子莫若父,當男子的話說到那任智放棄逃脫的機會,與另外兩人一起戰鬥之時,風起冷冷的話語便是陡然響起。

「我兒天涯,最尊敬有智慧,有骨氣,臨危不懼之人,他定不會痛下殺手。」

「風府主所言不虛,令公子確實放我家少主人離開了,但是,就在風公子離開不多久,突然出現一名藍袍男子。」

會主,就是那藍袍男子將少主人殺害的,我當時被重傷,但卻並沒有死,那藍袍男子臨走之前,曾經大聲喊道,要為他弟弟報仇。」

「啊…」



當真相明了,任萬乾悲凄的嘶喊聲,陡然響徹,這聲嘶喊,有著太多的不甘與痛苦之情。

「是誰…究竟是誰,為何對我智兒痛下殺手?」 校花有點甜

「雲閣主,萬望告知殺我兒真正兇手,任某感激不盡。」


Views:
4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