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雲趕忙攔住四兒,低聲叫道:“他們不知道劍衛們的殘忍手段,千萬不要和他們打起來,我們還是先忍着吧。”四兒卻不服氣道:“這些好色之人,活該千刀萬剮了。”歐雲從來沒有看見過四兒這般生氣,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和五兒一樣,呆呆地看着。

四兒在說出了‘千刀萬剮’之後,忽然意識到公子還在身邊,又轉身看到公子正驚愕地看着自己,臉上蹭地一下,瞬間漲的通紅,害羞的低下了頭,偷偷站到五兒身後,一言不發。

這時胡得水扶起王瀟說道:“王兄,沒事吧。”王瀟吐出一顆帶血的牙齒,說道:“這小娘們兒,還真野啊。”

王瀟心中憤恨,卻又緩緩走過來指着歐雲道:“這位公子,你剛纔可是答應了,可不能反悔。”這時老翁悄悄在夢小笙耳邊說了幾句話,夢小笙一臉的不情願,一邊咬牙還一邊跺腳,然後那老翁用手裏的老樹棍輕輕一推,夢小笙便到了歐雲身前。她又看了幾眼身後的老翁,說道:“我,我答應你,我來做他的彩頭。”

王瀟一聽立時大喜,高興地雙手在胸前發抖,立刻回身向胡得水問道:“都準備好了嗎?”胡得水拍拍胸脯低聲說道:“沒有問題,銀子已經使足了。”兩人竊笑,又聚頭在一起商議道:“你看,縱使眼前這傻小子不願意,他身後的小娘子卻是個明白人,跟着我們這些雲開的公子哥,比他那個小城裏土財巨啊,要好上一千倍,只是可惜了她身後的另外兩個美人,要是一起弄到手就,啊?哈哈哈。”胡得水趕忙應聲道:“王兄放心,等會我們先把那第一個美人贏過來,叫他無話可說,然後再把剩下的兩個搶過來,就是以後告到了官府,我們就說贏回來了三個,更何況他還不一定敢報官呢。”王瀟笑道:“妙極,妙極。”

正當兩人竊喜之間,歐雲卻是一頭霧水,傻傻地看着夢小笙,夢小笙又把目光斜向身邊的老頭,歐雲又看着那個老翁,老翁倒是痛快,老棍一擲地,說道:“怎麼,連這兩個畜生都鬥不過?”

“當”的一聲鑼鼓傳來,燈謎臺上站着一位高冠長袍的老者,向燈謎臺下的人羣喊道:“今日燈謎大會的規則是,老夫一共出十道燈謎題,要答燈謎者,先要上臺來敲響這面銅鑼,看誰答地又對又快,十道之後,評說各位成績,選定最優秀者,贈送‘十喜大花燈’。”老者說完,臺底下一派歡呼,幾乎要聽不到老者的聲音了。

衆人也是都向臺下擠了過去,只有歐雲一衆沒有要往裏面擠的意思,只是夢小笙一看歐雲動也不動,一直拉着老翁的手責怪道:“你看啊,怎麼辦啊,哎呀,怎麼辦呀。他本來就是個木頭,哎呀,都怪你。”老翁被說的擡不起頭,把臉斜在一邊。

“第一題,是個字謎,謎面是‘有水不清’,請各位來猜!”那老者話音剛落,歐雲便問四兒道:“什麼是字謎啊?”四兒笑了一下,回道:“就是根據謎面,猜出一個字來。”只聽歐雲“哦”了一聲,五兒卻在歐雲的身邊大喊道:“我知道,我知道。”

王瀟的手下在老者沒有說謎面之前就已經推開衆人,搶佔了登上木臺的臺階,等到那老者公佈謎面之後,人羣之中有一些猜到謎底的人卻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王瀟一步一搖扇,一步一晃頭地慢悠悠地登上燈謎臺,在臺上眉頭緊鎖,雙眼微閉,好似在絞盡腦汁地思考一般,然後來回踱了幾步,一把抓起木槌,在銅鑼之上重重敲下,然後眉展顏開地面對着衆人,大聲說道:“謎底是‘軍’字。”

那名老者一聽答案,立刻眼前一亮,把王瀟驚爲天人,走上去恭喜道:“王公子一猜就中,真是才高八斗,智慧無雙啊。”

木臺底下,王胡兩家的家丁立刻拍手叫好,再離木臺遠一點的人,卻都是發出的一片噓聲,甚至更有甚者喊道:“下去,哦,快下去。”上臺不得,只好站在原地逞一時口舌之快,只不過又被王胡兩家的家丁的叫好聲給蓋了下去。

王瀟一臉得意的看着遠在人羣之外的歐雲,歐雲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又問四兒道:“他們爲什麼這麼開心?”四兒回答說:“公子,別人和你打賭,猜燈謎,你輸了,夢姑娘就要被搶走了,而那惡徒剛纔已經答對一題了。”歐雲一臉疑惑道:“這樣就算答對一道了?”

歐雲看着身邊的已經開始微微垂淚的夢小笙,還有那個擡不起頭來的老翁,只聽老翁尷尬地說道:“我怎麼知道他會這麼不開竅啊,好像頭一次來這燈會似的。”說完,他又轉頭對歐雲喝道:“你到底能不能贏啊?你要是輸了,小心我打斷你的腿!”目光幽藍,好似能看透歐雲心中所懼,只一眼,歐雲也不敢擡頭。

須臾之間,歐雲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猜燈謎的比試,他忽然又向夢小笙問道:“我贏了,你就可以一直在我身邊嗎?”

這時那老翁一記老棍就朝歐雲打來,怒喝道:“你小子原來是故意氣她,我要你知道欺負我孫女的下場。”歐雲雖然看着那老翁出棍,但是身體卻是不聽使喚似的,一動不動,就似木頭一樣的杵在原地,等着棍子打來。而那跟在歐雲身邊的四位劍衛,也好似被什麼東西按住,在那一刻動彈不得,只得看着一根老棍把歐雲公子打翻在地面上。

歐雲跟個沒事人兒似的,立刻又爬起來,指着夢小笙,對那老翁解釋道:“這位姑娘還不是你的孫女,我是叫了你一聲爺爺,但是我們倆還沒成親,她還不是你的孫女。”

那個老翁一吹鬍子說道:“你說什麼亂七八糟的,她是我真孫女,你隨口叫了句爺爺,不過是個假孫子。”

歐雲一臉吃驚,又問夢小笙道:“他就是你的壽爺爺?”夢小笙倒是不管身邊的兩人說了什麼,一直盯着燈謎臺,忽然她轉頭喝道:“怎麼辦啊,他們又答對一題了。”

身邊的五兒此刻忽的一下跳起來,抱住歐雲的頭,就吊在歐雲的胸前,喊道:“我也要答,我也要答。”

歐雲趕忙按住那老翁的樹棍,說道;“且慢,容我想想辦法。”他立刻又對五兒說:“你都會答出來嗎?”五兒又歡喜道:“當然。”

只見歐雲拉着五兒往天上一躍,在空中“蹭蹭蹭”走了幾步,就直接越過十五丈之遠的人羣,把五兒帶到了燈謎臺之上。他把五兒輕輕地放在一邊,眼神只盯着拿着大木槌的王瀟,徑直走了過去,王瀟身邊的兩個熊腰巨漢掄起拳頭就要往歐雲這邊揮來,只見歐雲輕輕往後一仰,用雙手將兩人伸出的手臂從下往上一撥,而此時他的腳卻往前一送,在兩個巨漢的腳上只那麼一抵,就看見兩人站也站不穩的就朝歐雲身後衝去,再加上收不住的拳勁,一股腦的衝過了燈謎臺,從臺上直接砸進了前排的人堆裏,砸的王胡兩家的家丁一片叫娘。

五兒看着那兩個掉下去的大漢,噗嗤一下笑出來了聲,而臺下的衆人,早已經是連連叫好,笑聲震天。而王瀟在歐雲面前已經吃過多次的虧了,他此刻沒有了保護,只好呆呆地站在那裏,任憑歐雲將木槌從他手裏抽了出來,隨意向後一甩。

五兒眼明手快,順勢接過木槌,就雙手用力,往銅鑼之上砸去,“當”地一聲,五兒趕忙丟掉了木槌,緊緊捂住自己的耳朵,朝着那出題的老者喊道:“托腮空思意中人的謎底是胭脂的胭,腮無思爲月,意中即日中,日中人爲因。”五兒話音剛落,底下又是一片掌聲,只見那老者還是一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樣子,一臉驚恐地看着五兒說道:“答答對了。”那老者又扭頭看向王瀟,好似在問現在應該怎麼辦?只是此時被一個俊俏的公子擋住了視線。 【木人自有木人計 惡人還須惡人磨】

歐雲走到老者身邊,輕聲道:“先生,該出下一題了。”那老者不知爲何,被這麼一問嚇得魂不附體,連忙重又戴了戴自己的高冠,嘴裏說道:“好好,好好,我馬上出題。”只見他扯了扯嗓子,又對着人羣喊道:“這第四題啊,不是猜一個字了,而是打一節氣,”那出題老者用眼睛的餘光朝王瀟又看了一眼接着說:“謎面就是,大禹建國。”

五兒一聽眼睛咕嚕一轉,又用蘭花芳指掂起木槌,這一次輕輕地撞了一下銅鑼,然後還是用盡一身力氣大喊道:“立夏。”這時燈謎臺底下就有人問了“這大禹是誰啊,怎麼他那麼厲害,還建立國家?”“是啊,這跟立夏有什麼關係?”人羣之中也有人答道:“你到底是不是九國之人啊,大禹你都不認識,那是先古帝王,治水有功的。”又有聲音道:“人家是問如何建國的,你老說他治水作甚?”那人又道:“我們是北疆的商旅,又不是九國子民,有哪位大才跟我們講講啊。”這時五兒在臺上轉向人羣大叫:“我來,我來。”剛纔還喧鬧的一衆賞燈看客,此時竟然都安靜下來,各自好像心領神會似的靜等臺上的小姑娘說話,有一些不看時機仍舊自顧自玩的人也在旁人的提醒之下,安分下來。

五兒開口道:“大禹治水有功,被尊爲帝王,而他建立的國家,就是夏,而這二十四節氣裏面啊,與夏有關的便是夏至和立夏,再說“建”字,不就是立嘛。”五兒三言兩語就把自己的所思所想清清楚楚地講了出來,臺下之人無不佩服地高呼:“厲害。”

那出題老者聽完,頓覺大事不好,出現了個猜謎的天才來這裏砸場子,要是這樣,自己以後如何再在這燈謎大會上撈油水呢,於是他目露兇光,盯着五兒冷冷說道:“姑娘,你聽好了,我來給你出第五題。”五兒彷彿第二個歐雲一般,自動忽略了老者的其他話語,只顧自己開心的向臺底下的大衆揮手致意,只聽到“昭君出塞”和“打一中藥”,五兒一聽,低頭思索了好一會兒,旁邊的出題老者和王瀟一看五兒爲難的樣子,心裏想着“這次題目,肯定把你難住了。”

五兒忽然露出狡黠的微笑,緩緩擡起木槌“當”的一聲,“王不留行”脫口而出。

臺底下又有北疆人問道:“這又是作何解釋啊?”只聽那話音剛落就有人答道:“前朝時候,你們北疆兵馬屢犯邊疆,我華夏人皇便用和親之策以求和平,而這‘昭君’便是和平使者,遠嫁的公主,你說我王是留其行還是不留其行?”那個提問的北疆人沉默了好一會兒說道:“華夏人皇,胸懷寬廣,化干戈爲玉帛。昭君公主,以一己之力換取和平,都是英雄。”“你能這麼說,看來你還有點良知啊。”有人讚道。又有人說道:“哪裏有把女人稱爲英雄的?”這時旁邊的人不服氣道:“女人如何稱不得英雄?我看這臺上的小小姑娘,就比你這個人強嘛?啊,哈哈哈,也算是個小英雄,你說是不是。”他這一席話引得衆人應聲大笑,而那提問之人早已羞愧地躲進人羣之中,再也不敢多嘴了。

王瀟看到五兒和衆人的表現,湊到出題老者身邊說道:“我看她剛纔的確面有難色,你再出一個猜中藥的,爲難一下她,我看她這塊真金倒是有幾分成色。”那出題老者說:“如此一來,我給你的謎底可就不管用了,你可要想好啊。”王瀟怒道:“不讓我答對,我也不要他們答對,你只管出,越難越好。”出題老者思索了一會兒,又對五兒說:“看來這‘十喜大花燈’姑娘是志在必得了,那麼我要就改一改這規則,等一下我出的燈謎,只叫姑娘你回答,你要是五題統統答對,我就宣佈你爲今日勝者,你要是答不上來,你就不可再答,走下這臺去,自然這‘十喜花燈’也不可能是你的了,你看如何?”五兒聽都沒聽,便答應道:“恩。”應聲之後,又天真爛漫地看着眼前這個十喜大花燈,心裏好不歡喜。

這時底下有人喊道:“你要是現在出一個難題,不就把她攆下去了嗎,好霸道的規則啊。”“是啊,不公平,你老小兒使詐。”“不公平。”臺底下一片譁然,都在爲那臺上的小姑娘叫屈,鳴不平。只有王瀟走出來道:“他霸佔着那個銅鑼,難道就公平嗎?要是她自己答不上來,只能怪自己才疏學淺,出來丟人來了。”

在臺底下衆人的一片罵聲中,那出題老者對五兒說道:“你聽好了,小姑娘,謎面是“問君能有幾多愁”,謎底是一個成語。”這時臺底下七嘴八舌地說道,“大江東去”“大江東流”“多愁善感”“亡國之悲”等等等等。五兒思索了一會兒,乾脆地答道:“我不知道。”

王瀟和那出題老者瞬間大喜,一個直捋長鬚,一個趕忙走過來,一把奪下五兒走中的木槌,朝着五兒譏諷道:“小姑娘,沒有才學了吧,沒有才學就不要來這裏獻醜啊,要不然,謙虛是假,丟人才是真,哈哈哈。”五兒一聽非常生氣,一把把王瀟推了個倒栽,朝着那老者問道:“我不知道,你快告訴我,謎底是什麼?”

那老者緩緩說道:“這本是南疆一小國國主,在國家敗亡之後所作的一首詞,連起來就是“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五兒急切道:“這個我是知道的。”老者又笑道:“我問你答,是什麼?”五兒恍然大悟,原來這一題不僅要聯繫謎面沒有說出來的那一首詞的後半句,還要聯繫情景,並且要將實景轉化爲謎底的一部分,於是她說:“哦,是‘對答如流’。”臺下羣人一聽覺得十分有道理,不覺之間,又是一番讚揚。

而那老者卻說:“請吧。”五兒一聽那老者在趕她下臺,她極不情願地說道:“不嘛,我還要答題。”那老者冷麪無情,面對眼前這麼一個靈氣十足,可愛無比的小姑娘竟然沒有半點惻隱之心,直接一個眼神,叫來了五六個大漢。

歐雲一看眼前之景,回頭對五兒說:“五兒,快走。”說完用手將五兒一提,在空中“蹭蹭”幾步,又到了人羣之外,夢小笙和她壽爺爺所在的地方,他輕輕將五兒放下,只對夢小笙說:“這一次,我一個人去吧。”

看着歐雲又飛向燈謎臺的身影,五兒恨不得也一把抓住,跟上去在猜幾個燈謎纔好玩。

這時,那老者看着又再一次折返回臺面上的歐雲,怪笑道:“公子,聽好了,我可要再出一題了。”說罷,便向王瀟使了一個眼色,說道:“無冬無夏,猜一古書名。”歐雲一聽,腦海裏,一片白茫茫,空蕩蕩,根本不知如何作答,他眼看着王瀟就要敲響那銅鑼,心裏當然是不情願的,於是右手化拳,藏在腰間,拳頭之上匯聚勁道,飛速往前一送,拳頭只向前移動了一個手掌的距離,還沒有離開腰間,卻已經送出一陣強烈的氣勁,只見王瀟手中的木槌就飛了出去,落在了臺下。

王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以爲是急風所吹,趕忙就叫護衛下臺去撿。歐雲也要飛身下臺去搶木槌,只是剛剛跨出去一步,就被一陣怪力擊倒,整個人直直地撞在了銅鑼之上,“當”的一聲巨響。

王瀟笑道:“看來這急風,不止向我一個人吹啊。不過,既然你敲響了這銅鑼,你就快答燈謎吧。”歐雲哪裏會這些,頓是一動不動,呆呆的站在原地,又想起了自己小時候被別人嫌棄驅趕的遭遇,一時生氣,隱疾似乎又要發作,只是在此時,腦海忽然有一個聲音在說:“公子,公子,我知道,是《春秋》。”歐雲大驚,心裏問道:“你是誰?你在說什麼?”那個聲音又說道:“是我,我是五兒啊,旁邊的老爺爺用手抓着我的手臂,我就可以和你說話了,他叫我把謎底告訴你,就是《春秋》。”歐雲聽了個大概,模模糊糊的記得兩個字,也就開口說道:“《春秋》”原本準備看他好戲的王瀟一聽,面色忽然陰沉下來,恨恨地看着歐雲,又繞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出題的老者,然後向歐雲問道:“你怎麼知道?”

歐雲怎麼會把有人在腦海裏告訴他這事說出來,只是他也不會說謊,只好一直站在原地,一句話也不講。

那出題老者一聽,也不解釋,便說道:“這又答對了。”臺底下又有人問道:“爲什麼?”旁邊有人解釋道:“一年四季,無冬無夏,還有什麼?”那人回答:“春秋啊。”“這不就好了。”這時又有人喊道:“爲什麼那小姑娘一走,就出這麼簡單的燈謎?”“是啊,是啊,爲什麼?”

那老者也不答話,滿頭冒汗地說:“好好好,下一題,第八題。”

這時夢小笙轉頭看向身邊的壽爺爺,只見他一手拄着老樹棍,一手抓住五兒的小臂,雙目緊閉,一言不發,她伸手拉着壽爺爺的鬍子,問道:“是不是你?”壽爺爺和五兒相視一笑,“這不是沒有辦法嘛,誰叫這那小娃笨的和木頭一樣,還好身邊這丫頭,聰明伶俐,我只好把答案傳給他了唄,反正每次出題,她都把答案叫出來,這身邊人都聽到了,也讓那小娃也聽到嘛。”看着身邊直直盯着燈謎臺,因爲知道自己的答案又對了而無比激動的五兒,壽爺爺解釋道。

夢小笙微微一笑,又轉過身去,看向燈謎臺。

這時那出題老者又看向王瀟,只見王瀟接過木槌,嘴裏喊道:“出道猜中藥的,猜中藥的。”只是這一喊,喊出了聲,被臺下的人聽到了,這時臺下的人羣高呼道:“這不是耍詐嗎,作弊耍詐,贏了也不光彩。”臺下一片羣情激憤,紛紛叫嚷着要衝上燈謎臺,只是被王胡兩家的家丁勉強攔住了。

這時那出題老者又喊道:“諸位,諸位,我這下面一題,本來就是一道猜一中藥名的燈謎,諸位,不要誤會了。”喊完他喘了口氣,接着道:“謎面是‘太守歸而賓客從也’。”

歐雲一聽,還是老樣子與動不動地站着,那王瀟這一次先叫人擋住歐雲,自己快速走向那銅鑼,舉起木槌就要砸下,就在這時,歐雲忽然看到有一根老樹棍從人羣之中向自己飛來,自己後撤往身後一躲,然後一挺,想要抓住那老樹棍的最後面的枝杈,只是手雖然抓住了,怎奈那老樹棍力道不減,直直就往前飛去,嚇得那王家護衛紛紛抱頭彎腰躲避,歐雲卻是不肯放手,直直地就被這老樹棍帶到了銅鑼前,只見看老樹棍在撞到了銅鑼之後,便忽然無力地掉落下來,只惹得王瀟氣的一腳把那銅鑼踹飛。

歐雲又照着剛纔的樣子,腦海裏聽到什麼就說什麼,這一次他聽到的是“六一散”,於是他也說:“六一散。”人羣之中立刻有人解釋道:“好,六一居士爲太守,太守歸而賓客散,好解,正解。”那王瀟一看歐雲將連自己都沒有的答案說了出來,不由得懷疑那出題老者是不是也吃了歐雲的好處,便走近那出題老者,怪聲對出題老者說道:“吳老三,你不會是吃了兩家的好處吧?”出題老者聽到這話勃然大怒:“你這是什麼意思?”王瀟道:“沒什麼意思,就是覺得今日的事情太蹊蹺,你不覺得嗎?”吳老三也感慨道:“是啊,好久沒有碰到這麼厲害的人了,簡直是無所不知,關鍵還年級輕輕的。”王瀟一聽,登時臉上青筋暴露,用手指着出題老者獰聲說道:“你。”

吳老三看了一眼王瀟,也不回答,又轉身向臺下喊道:“剛纔那位公子,不僅好武功,而且好文采,又答對了,如此一來,我就要出第九題了,不知你可準備好了沒有?”

歐雲急忙恭敬地站好,也像那老者行了一禮道:“還請這位出題吧,我隨時都可以。”王瀟看了卻是心裏大火,便已是認定這出題的吳老三和歐雲也有一手交易,吃了兩次悶虧的他心思道:“在雲開城裏還沒有人敢這麼明目張膽地打老子的注意呢,你們兩個不識好歹的東西,敢在太歲頭上刨土,早晚要了你的命。”

Www▪ TTKΛN▪ C O

那老者對着臺下高喊道:“第九題謎面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猜一四字成語。”

話音剛落,歐雲的腦海裏就有聲音傳來:“公子,是‘山重水複’,是‘山重水複’。”歐雲一聽,趕忙說道:“是山重水複。”這時出題老者提醒道:“公子,還沒有敲鑼呢!”

胡得水一看此情此景,心裏也是篤定道:“這個吳老狗,果然是個貪心不足,吃裏扒外的東西,原來他們是合起夥來坑騙我等。”於是馬上湊到王瀟的身邊說道:“我看吳老狗已經把題目泄露給了那小子,我們在這裏只不過是丟人現眼,還是走吧,這夜還長着呢!”王瀟鼻孔裏直冒粗氣道:“我早就看出來了,只不過我咽不下這一口氣。”胡得水又心生一計道:“哼,我也看不下去,既然這樣,你且在這裏拖住他們,我們去找一些高手來爲我們報仇雪恨,我們各自的家丁護衛,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好,那胡兄這一次,一定要速去速回。哪怕今日是丟盡臉面,我也會留住他們的。”說完,胡得水就轉身離開,帶着幾個家丁消失在了人羣裏。


而此時,歐雲卻在答最後一題,謎面是“到黃昏點點滴滴”,謎底是一句五言詩,歐雲靜靜地等了一會兒,這時腦海裏傳來了夢小笙的聲音,說道:“這謎底是‘夜來風雨聲’。到黃昏是夜,點點滴滴便是雨聲,你”只是歐雲沒有聽完夢小笙說話的全部內容,就急着說:“夜來風雨聲。”壽爺爺一看歐雲開口,也就斷了心思相連,一睜眼就看見夢小笙氣地又是跺腳,又是扯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剛想問,就被夢小笙兇狠的小眼神嚇得,停住了嘴,只好說:“哎呀,哎呀,這小娃竟然贏了。”而夢小笙生氣的原因卻是歐雲沒有聽完自己要說的話,難得自己也算是猜出一個,好心提醒他來着。

還沒等出題老者公佈正確答案,王瀟就扯着嗓子指着歐雲,向人羣之中喊道:“連第十題都回答得如此輕鬆,我看這小子怕是買通了這吳老三,手裏已經有了所有題目的答案了吧。”臺底下的家丁也起鬨道:“作弊啊,作弊,耍詐嘍,臭不要臉。”只要明白人一看就知道,那是王瀟沒有贏得這燈謎大會的頭名,來過河拆橋來了。因此臺下的衆位看官倒是不摻乎那些家丁的噓喊,就看那王家的人唱他們的獨角戲。

只是那出題老者,被人這麼詆譭,臉上掛不住了,怒向王瀟吼道:“好啊,你個卸磨殺驢的惡棍,你既然不要甚臉,那麼我也豁出去了,對,對!我是受了賄賂,那也是你小子給的賄賂,你倒好,自己比不過人家,便要臭我名聲,拉我下水之後,又來充當好人,我呸,你個敗類,你個僞君子,你個小人!”

王瀟一聽,臉色煞黑,趕忙叫護衛把那出題老者架下了燈謎臺,自己也不管臺下的一衆罵聲。看着狂罵不知的吳老三漸漸消失在了人羣裏,不知道被家丁們弄到哪裏去了,王瀟轉頭向歐雲提議道:“猜燈謎不過是小孩子玩得把戲,投機取巧的才學,根本不值一提,要比試,你我就比這作詩,你看如何?”

歐雲自然應承。 【惡雙賊自有人罰,古劍王正顯真身】

歐雲剛一應承,正在臺上踱步,整理思緒,就聽到王瀟喊道:“我就怕你不答應,沒成想你還是一個爽快的人物,好,來人,取紙墨筆硯來。”

衆人一片忙碌,又是搬出兩張書案,擺好筆墨紙硯。

歐雲若有所思地望着眼前的白紙,看着天上的明月,地上的人,提筆就開始在那白紙之上筆走龍蛇,此時專注,似乎此時的天地之間只有他一人,連那明月也都藏在雲間;那份歡喜,好像帶着笑容在向誰傾訴,十年未見,又相識如故。不多時,一首詩篇便是赫然於紙上:

問月

我本孤木子,藏身小丘山,只心對明月,澹澹已十年,

無意春鳥鳴,無意夏蟬急,無意秋露潤,無意冬雪輕,

有卿似明月,舞我心翩翩,世人逐壽狂,棄我更無憂,

不知悠悠月,此照將向誰?但願有華年,相逢應是君。

自己一讀,好不歡喜。

王瀟本來就是要拖延時間才提出要和歐雲鬥詩的,自己並沒有真心要顯示自己的才華,而且他也自知,自己不好讀書,根本寫不出什麼風雅驚人的句子。這時看見歐雲正沉迷揮毫,也就更加生氣,心裏怒道:“好你小子,來勁了是吧,什麼都會啊,一定要我難堪?你等着,等我來人了,我先把你打殘廢了,再讓你看着我和你女人親熱,我叫你這麼愛現!”然後他也假模假樣地拿起毛筆,在之上寫下自己的詩句,只不過寫的是自己的名字,一筆一劃,看似認認真真,整個寫好了再一看,簡簡單單的‘王’字,就寫的歪歪斜斜,倒七豎八。

寫得好與不好也無所謂,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忽然目光一斜,整個人頓時來了精神。

看着胡得水身後跟着四個器宇不凡的劍客,個個腳步穩健,行進如風,目光堅毅,一看就是非常厲害的劍術高手。在上一次王瀟被打斷了腿之後,王胡兩家就刻意招攬了一些高手來充當護衛,一旦有緊急情況,就是這些高手大顯神威的時候,王瀟知道他們可都是手持飛劍的能人,能夠隔空殺人自己卻不傷分毫,是可以和飛劍劍衛一較高下的厲害人物。眼看他們就要靠近着燈謎臺,王瀟把筆直接一甩,一腳踢翻了書案,大喊一聲:“小的們,給我宰了這小子,誰砍了他,賞白銀一千兩。”

歐雲剛剛寫完自己的詩,忽的聽到對面的桌子傳來一聲大喊,四周的家丁護衛也個個摩拳擦掌,就向自己衝來。他趕忙把筆放在靠山之上,推開壓紙,三兩下就把寫有自己詩文的紙捲了起來,放在右手手掌之上,只見那紙卷緩緩上升到里歐雲的手掌約有一尺的距離就忽然消失了。歐雲把手一揮,就躍向空中,雙腳左右採風,越升越高,只看着臺子上的家丁烏壓壓的一片,約有七八十人。他轉頭看向五兒和夢小笙所在的地方,發現他們不見了蹤影,正焦急之間,就看到在那十喜花燈的上方,五兒和夢小笙也在看着他。只見那壽爺爺左手五指攤開,朝着燈謎臺上的銅鑼處一推一拉,就把那根老樹根吸在了手裏,歐雲看到之後不禁佩服道:“好厲害的武功。”

歐雲看見衆人身在安全之地,也就沒有了後顧之憂,便飛速向剛纔人們追逐彩燈的地方飛去,那時的彩燈已經到更遠的地方了,而那裏剛好空了出來,三十丈寬的街道,除了一片狼藉,就是零散的幾個彩燈飄在空中,幾張花紙在風中翻滾,用來做打鬥的地方再好不過了。

王瀟和胡得水帶着四個劍客和七八十個護衛一直追着歐雲,氣勢咄咄,緊隨不捨。在看到歐雲停在了街道之中後,王瀟便向身後的隨行護衛做了一個手勢,那些劍客倒是沒有着急出手,而那些護衛卻都是一個個張牙舞爪,“咿咿呀呀”地揮舞着拳頭朝歐雲砸來。

歐雲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他看着眼前的一片蕭索,想到了剛纔差點把夢小笙擠傷的瘋狂的人羣,他不明白剛纔這些人平時都是彬彬有禮,一步三讓的,天天談論儒雅風采的人,怎麼一聽到添壽福瑞,就完全變了模樣,他又氣又好笑,不覺之間竟然笑出來聲,只是那聲音充滿不屑和譏諷。

王瀟以爲歐雲這又是在笑他,揮舞着手中的拳頭高喊:“媽的,敢這樣譏笑你爺爺!打死他,賞五千兩。”

話音剛落,“砰”的一聲,歐雲所站之地掀起一陣濃煙,只聽得煙霧之中“呲呲”幾聲之後,就聽到傳來無數聲驚恐的慘叫,沒有被煙霧籠罩的護衛,都被突如其來的怪叫嚇破了膽,都拼命後退,躲得遠遠的,胡得水卻是心有不甘,一腳踹倒了一個退回來的護衛,大聲喊道:“上,都給我上,誰要是再退,有你們好看的,我們上面可是有云開劍衛呢,怕他個什麼東西。”

這時,迷霧之中一個洪亮的聲音問道:“就你們也能代表雲開嗎?”胡得水轉身就是大罵:“哪個不要命的小賊在這裏胡說八道?你不怕死嗎?”

隨着濃霧淡淡散開,只見歐雲好好地站在原地分毫未損,地上倒是躺着七八個痛苦哀嚎的家丁,只是他們一個個都被砍掉了雙臂,血淋淋的倒在地上,一直痛苦地翻滾。

四名雲開劍衛個個手持古劍,任由鮮血從劍尖滴下,分別站在歐雲的四個方位,連看都不看王瀟和胡得水一眼。王瀟見到雲開劍衛大吃一驚,正要仔細看看是誰的時候,只聽胡得水喊了一句“四個副統領。”之後,便嚇得昏了過去。王瀟也趁機看清了來人,就是雲開十二副統領中的四人,司徒剛,姬不疑,屈蓋和歐雷。他趕忙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眼淚止不住的流,頭一直低着,擡也不敢擡,忽然又大聲哭了出來,哭天搶地道:“不要殺我啊,不要殺我啊,我還沒有兒子,我們王家不能斷後啊。”

那四位劍客見勢不好,轉身就要跑,屈蓋早已消失在原地,站在他們身後,冷冷地問道:“飛劍?不知道幾位可在我雲開‘察劍司’登冊了沒?”那四人自知不是眼前雲開劍衛副統領的對手,紛紛單膝跪地道:“登記了,小的登記了。”那劍衛意味深長的說:“哦,走吧。”就讓開了一條道路,讓一衆劍客和家丁逃散而去。

這時司徒剛朝胡得水說道:“今日中秋,不殺你們,斷臂以示懲戒,明日自去城主府,受刑司領罪。”說完,又和其他三人,倏地消失在了燈光裏。王瀟一看這四位大統領都消失不見,只顧逃命,在衆人的罵聲之中抱頭鼠躥,一溜煙的就鑽進了一處小徑之中,嘴裏還喊着:“跑呀!媽呀!啊!你!”

這時在遠處圍觀的人羣之中一陣騷動,有人讚揚道:“這兩個惡賊,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姑娘。早該千刀萬剮。”有人疑惑道:“剛剛你看清了嗎?是不是真的四名劍衛副統領?”有人猜測道:“這是剛纔那一對男女嗎?一對少男少女就出動四名古劍劍衛,不知道這一次劍成大典,到底來了多少大人物啊。”

這山海之中最看重劍事,雲開城裏自然尤甚,在那八月十五的中秋前後,出了城北街的廟會,城南街的燈會,還有一處地方也是人流如潮,那便是城東的會劍臺。那會劍臺本是練劍比劍的地方,如今雲開劍成大典,自然來了些許九國之中的大人物,按照禮制,那些前來賀喜的人在八月十五正式的迎接典禮之前,是不會住在雲開天工閣裏面的,而是都被安排在雲開最好的宮苑-芝蘭苑之內,待到八月十五之時,迎賓接駕。而那揮劍臺恰好處於芝蘭苑的正北,一處廣場之中有一座半丈之高的高臺,高臺四周是逐層而上的階梯,以供觀賞比劍之人小歇,四方還設有十多個尊座,那是一些有身份的人來能夠進入的最佳的觀賞座位。

這時在會劍臺東面,甲字號的尊座之內,一位白衣素帶的劍客忽然起身,朝身後的三人問道:“剛纔在那南街方向是不是有一陣騷動啊?”這時另一位身寬體肥的人艱難地從躺椅之上爬起來,悠悠地說道:“厲害的,倒不是那陣騷動,而是在那騷動之前的一次鎖息壓制,連我都被驚出了一身冷汗。”這時他身後的一人持劍說道:“錢元帥,趙總護衛,要不要屬下先去打探一番。”

那白衣素帶,英姿勃發的人便是吳越國天吳城之中,天吳將軍府的大元帥,錢寂寥。那體型巨肥的人便是吳越國吳越王的總護衛,趙大有。而那身後的兩位持劍之人也是手持古劍的好手。皆因這雲開大典,這九國諸侯王就有三國的大王親自來賀,而這會劍臺儼然成了一座各國彰顯實力的好去處,本次來到雲開的吳越國的好手,差不多都在這會劍臺的尊座裏面了。


錢寂寥憑空一躍,迴應道:“不必了,我自己親自去看看。”只見他輕描淡寫地就飛入空中,幾步輕踏,就飛出去幾十丈遠,而他身後的趙大有竟然也肥足一點,就以不符合他那身形的靈活,自由在空中馳騁,身後的兩名手持古劍之人不敢怠慢,也不動聲色地跟在後面。

而在會劍臺另一側的辰字號的尊座之內,東海國東海將軍府的兵馬大元帥勾天成朝着身後的三人說道:“既然他們都去了,那我們也去看看熱鬧吧,咱們也瞧瞧,這出席百年劍會的都是一些什麼人。”

正當這八人相繼從城東會劍臺飛向南街燈會之時,看見前面已經有一人也在御空而行,身後是一隊雲開劍衛,衆人一眼就看出出門能有如此架勢的,不是天工閣閣主歐開,還能是誰。似乎歐開也察覺到了身後的東海國的客人和吳越國的客人,但是他卻沒有停下來致意問候的意思,反而飛的更快了,不一會兒就到了南街燈會之上,停在了一個非常巨大的花燈旁邊。

衆劍客紛紛遠遠地停在街外的高空,靜靜地看着歐雲的一舉一動。趙大有忽然對錢寂寥說:“寂寥兄,你看那可是城主歐開?”錢寂寥應了一聲。“那他面前的老頭你可曾認得?”趙大有又發聲問道。錢寂寥忽然冷笑一聲:“哼,這山海之內,玄機無窮,我又怎麼可能全部認得,只是我確定,剛纔的禁錮之意,就是那瘦骨老翁發出來的,此人非比尋常,應該是山海之中頗有名望的大俠。”

這時勾天成卻不以爲然道:“錢兄,你怎麼淨胡說呢?那個老頭平淡無奇,怎麼會是大俠呢?再說,九國的貴客不都已經在芝蘭苑了嗎?哈哈哈,分明是胡說,哈哈哈。”

錢寂寥理也不理他,就待在那裏靜靜地看着。

這時歐開一看見夢小笙的壽爺爺,竟然先是後退三步,旋又趨步至老翁跟前,低頭伏地三拜,嘴裏說道:“晚輩歐開,歐家第二十三代家主,見過劍王薛燭神大人,誠惶誠恐,還請劍王神大人心恕。”


薛燭倒是一臉滿不在乎地說:“你叫幾個人來把這什麼十喜花燈擡走,啊?”話說出去了一小會兒,看着眼前伏地叩首,一動不動的歐開,薛燭似乎想起什麼道:“啊,那個什麼,你起來吧。”歐開立刻答道:“令。”旋即起身之後,立刻吩咐身後的不知何道:“你去取四根絢爛綵帶,叫四人來把這十喜花燈一起擡入天工閣。”

不知何立馬回報說:“小人已經備好了。”只見四名劍衛分別將四根綵帶綁在十喜花燈的四方,就似八鳳銜燈一樣,一人提一邊,腳下用力,飛天技用上,就把十喜花燈連同花燈之上的衆人一起擡到空中。

這時五兒失落道:“哎呀,這燈不夠亮啊。”薛燭一個轉頭朝着五兒看了一眼,歐開立馬從袖兜裏拿出一顆亮閃閃的寶珠,放在薛燭面前,故意展示道:“神大人,這是我雲開最亮的一顆耀明珠,你看用它來點亮這十喜天燈可好?”薛燭倒是沒有說話,只聽到五兒在一旁高興地大喊:“好啊,好啊,趕快放進去呀。”

那十喜花燈本來燈內就有一顆夜明珠,微微發亮而已,而換上了這顆耀明珠,燈光太亮,使周圍的人不敢直視,就好像把天上的月亮個摘了下來,放在了裏面。

在花燈之上的衆人也被光耀亮的睜不開眼,只有五兒好似不受這光影響似的,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忽閃忽閃地看着,別提多高興了。


Views:
3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