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依然無論如何也沒想到葉寒會如此大膽,竟在這裡親吻自己,大驚之下,慌忙把手從他手中抽回,後退一步,又羞又氣的道:「你……你……你……」

她「你」了半天,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罵不忍心,打不捨得,只好跺了跺小腳,紅著臉飛也似從病房中逃了出來。

葉寒看著她的背影,哈哈一笑,舔了舔嘴唇,搖頭晃腦的道:「美人香唇,回味無窮啊!」

…………

烏雲遮天,夜色深沉。

市第一人民醫院院長劉醫德的臉色,比這夜色還要陰沉許多。

此時此刻,劉醫德正站在醫院住院部七樓的一間高級病房內,目如噴火的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兒子劉智勇,手指顫顫的指著他的鼻尖,嘴裡大罵個不停。


劉智勇手上纏著繃帶,嘴上抹著藥膏,斜躺在病床上,臉上一副痛苦表情,他已經被父親指著鼻尖罵了快半個鐘頭,早就狗血噴頭了。

「……你這渾蛋,做事不用大腦思考么?你怎麼就不想想,萬一你老子我的烏紗帽因此不保,咱們一家人就得去喝西北風!那時候,你還開個狗屁的豪車、住個狗屁的別墅、泡個狗屁的女人!我劉醫德上輩子造了什麼孽,怎麼就生出了你這麼個不成器的渾蛋來?唉……」

劉醫德罵了半天,感覺口乾舌燥,心火上升,一屁股坐在病床里的沙發上,胸膛急劇起伏,呼呼氣喘著,一雙小眼睛瞪得圓圓的,怒視著兒子,那模樣彷彿恨不得衝過去一把掐死這個逆子。

他媽地,老子好不容易混個院長噹噹,屁股還沒捂熱呢,這個兒子卻四處惹事生非,小事自己還能替他擋擋,攤上了大事,很可能就把老子給坑了,老子要是一倒下,全家人都得完蛋!

這個兒子,總是不能讓人省心!

劉醫德的妻子見丈夫氣的不輕,兒子又躺在病床上委屈的不行,慌忙點上一支煙遞給劉醫德,勸道:「老劉,你別激動,抽支煙放鬆一下。咱們一家人,有什麼事情不好商量?」

兒子被葉寒痛打的事情,劉醫德的妻子已經聽丈夫說了,雖然心裡怨恨葉寒,但也只能忍氣吞聲,不敢有任何過激反應,生怕會讓葉寒知道,再傳到慕市長耳朵眼裡,給丈夫的前途造成什麼不利影響。

劉醫德猛抽了幾口香煙,吐出長長一串煙霧,嘆了口氣,對妻子道:「這件事情,我已經找那個葉寒談過了,他也同意不再繼續追究,不過卻提了兩個條件……」

想到葉寒提出的那兩個條件,劉醫德嘴角就是一抽。

「條件?」劉妻看了病床上的兒子一眼,不知怎麼的突然就激動起來,尖聲道:「咱們兒子已經被他打的那麼慘了,他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做人總要講個進退吧?不然要遭天譴的!」

「噓……小聲點,隔牆有耳!」劉醫德小心謹慎慣了,妻子聲音一大,他立即就作了個噤聲的姿勢。

「爸,那小兔崽子提的什麼條件?」病床上的劉智勇哼哼唧唧的問道。

「住口!」劉醫德現在對這個兒子怎麼看怎麼不順眼,怒道:「這裡沒你說話的份兒!」

劉智勇翻了個白眼,嘴裡嘟囔了一句什麼,不出聲了。

「老劉,那個葉寒……他提出的條件是不是有點過分?」劉妻小心翼翼的問道。

「有點過分?」 傲嬌總裁的火辣妻 ,白白凈凈的臉上,肌肉一陣抽搐顫動,咬牙切齒的道:「豈止是有點過分,簡直是非常過分!無比過份!過分至極!」

劉妻見丈夫表情有些猙獰,一陣心驚肉跳,顫聲道:「你說……你說……他提的是什麼要求?」

劉醫德把手裡的半截香煙丟在地上,狠狠跺在腳下,深深吸了口氣,道:「明天一早,把咱們兒子轉到燕京的醫院去,等他傷好了,我給他在那裡找份工作,這裡就暫時別回來了……」

劉智勇聽到父親的話,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叫道:「爸,為什麼要去燕京?咱們這裡的醫療條件也不錯,而且我也不是什麼重傷……還有,我在這裡工作的好好的,為什麼要去燕京找工作?在燕京,你能給我個醫院護理部主任干?」

劉妻倒是比兒子冷靜了一些,皺眉想了想,道:「老劉,這就是那葉寒提出的條件?」

「嗯。」劉醫德點點頭,道:「葉寒說以後不想在這家醫院看到咱們兒子……我想了想,還是決定把智勇送出去的好。另外,智勇的工作,由秦依然接任。」

聽到「秦依然」三個字,劉妻一怔,隨即面露鄙夷之色,道:「秦依然,不就是咱們家智勇最近在追的那個小狐狸精么?哼,她除了臉蛋漂亮一點,身材好一點,論起其他的條件,她哪能配得上咱們家智勇?給智勇提鞋都不配!哼,小狐狸精不知怎麼勾搭上了那個葉寒,兩個人合起伙來欺負咱們智勇。」

病床上的劉智勇也叫道:「就是,秦依然她憑什麼當護理部主任?那個臭婊子、小**,要不是她,我怎麼會被打成這樣?媽地,總有一天,我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放屁!」劉醫德氣的渾身哆嗦,從沙發上一跳而起,怒道:「你個渾蛋小子,被人打成這熊樣,還敢囂張?老子警告你,今後不許你再騷擾秦依然,否則我打斷你的腿!」

劉智勇見父親額上青筋暴露,一副怒不可遏的樣子,從沒見過他發這麼大的火,心裡一顫,囁嚅道:「那……那就這樣放過她了?我不甘心……」

「你不甘心,老子還不甘心呢!可是有什麼辦法?有什麼辦法?」劉醫德在病房裡來來回回快速踱著步子,邊走邊道:「那個葉寒,和慕市長一家人關係很好,又是聞名全國的救人英雄,明裡暗裡,不知有多少眼睛在關注著他呢。我要是不按他的意願去做,萬一他在慕市長面前說我幾句壞話,你說會有什麼後果?」

「什……什麼後果?」劉智勇弱弱的問道,他被父親嚇的膽戰心驚,腦袋有些轉不過彎了。

「……」劉醫德瞪大眼睛,恨鐵不成鋼的看著自己這個廢材兒子,真想上前給他一個大耳光,心想老子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你居然不知道後果?他媽地,老子就算養頭豬,也不會這麼笨!

「告訴你,後果就是老子可能丟官!那時候咱們一家人,都得去喝西北風!」

劉智勇這回總算是懂了,同時他也明白,自己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父親帶來的,父親一旦丟官,那自己的幸福生活也就到頭了。

……

做人要厚道,看書要投票!

; ps:求贊!求打賞!

……

……

想到在此之前,自己還準備報仇雪恨,找人去收拾葉寒和秦依然,劉智勇不由嚇出一身冷汗,幸好父親及時提醒,不然捅出簍子,一切就都完蛋了。

可是,真的不甘心啊!秦依然那個水靈粉嫩的小妞今後碰不得了,自己明天也要灰溜溜的離開了,被打成這副熊樣也只能自認倒霉了……他媽地,實在不甘心啊!

「明天去燕京……明天去燕京……對了,燕京慕容家族的慕容少爺,和我有過一面之緣,我到了燕京之後,如果能和他攀上關係,到時候還怕什麼慕市長?還用愁治不了葉寒?捏死他都是分分鐘的事!咩哈哈哈……」

想到這裡,劉智勇眼光陡地亮了起來,身上的傷痛似乎也減輕了幾分,忍不住發出一陣大笑。

劉醫德夫婦獃獃看著突然狂笑出聲的兒子,面面相覷,滿心憂慮。

這兒子,該不會是受的打擊太大,瘋了……

…………

第二天,是葉寒和醫院方面約定的出院日期,院方為葉寒做了一次全面的身體檢查后,見他一切無恙,便給他辦理了出院手續。

知道葉寒今天出院,唐平、慕秋萍夫婦帶著女兒唐霜、唐雪,驅車提前來到醫院,準備接他離開,以免他被守候在醫院大門外的那些媒體記者騷擾糾纏。

慕市長一家人大駕光臨,醫院院長劉醫德自然是要親自陪同的,另外有資格出現在葉寒病房裡的,還有小護士秦依然——現在,應該稱秦依然為秦主任了,就在清晨召開的醫院高層領導會議上,秦依然被正式任命為醫院護理部主任。

至於護理部的原主任劉智勇,據說為了在醫學領域取得更大進步,做到精益求精,主動辭去醫院的一切職務,到燕京某醫院「學習深造」去了。

秦依然的提拔、劉智勇的辭職,一切都是突然發生,事先沒有半點徵兆,跌碎了許多人的眼鏡,而這其中的內幕,不少人都心知肚明,只是顧及到院長大人的面子,沒有人說破而已。

作為唐平的貼身護衛,王晨、李剛也一同前來,在景區酒店大火時,葉寒和他們認識,也算是熟人了,雙方見面后彼此微笑點頭,算是打了招呼,隨後王晨、李剛兩人如門神般一左一右守候在病房外,不讓其他閑雜人等進入。

看到葉寒活蹦亂跳的,完全沒事了,整個病房裡最高興的,就數唐雪唐二小姐。

唐二小姐自從葉寒昏迷住進醫院之後,心裡就一直對他念念不忘,葉寒前幾天剛清醒過來的時候,她跟隨著父母過來探望一次,今天知道葉寒出院,她無論如何也要一起來,理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要不去看看,那就是忘恩負義。

今天是周六,唐霜在家裡閑來無事,見妹妹要去醫院,便也跟著一起來了。

唐雪笑靨如花,梨渦淺現,俏生生站在父親唐平身後,自從進入病房之後,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就一直盯在葉寒臉上,彷彿怎麼都看不夠似的。

葉寒雖然臉皮夠厚,也被小丫頭火辣辣的目光看的有點臉熱,他是過來人,自然能感受到唐二小姐目光里的那一份痴戀和柔情,知道自己適逢其會的救了她一命,小丫頭不僅心裡感激,還把自己當成了大英雄,進而對自己產生了一些好感。

少女懷春,唐雪這個年齡的少女,正是多情且富於幻想的階段,很輕易的就會喜歡上一個人,或許隨著時間的推移和年齡的增長,她的這份喜歡就會漸漸淡了。

唐霜雙手交疊在小腹前,亭亭玉立的站在母親慕秋萍身後,和妹妹唐雪的嬌媚靈動不同,她給人的感覺優雅恬靜,父母和葉寒說話,她就站在那裡靜靜聆聽,嘴角偶爾浮現出一抹笑意,竟是說不出的風情萬種。

早上十點多鐘,一切辦理妥當,葉寒一家人及唐平一家人走出病房,準備搭乘唐平夫婦開來的兩輛車,避開醫院外的媒體記者,返回家中。

劉醫德和秦依然跟隨在葉寒等人之後,堅持要把他們送到住院部大樓外。

眾人經過一樓的內科急救室時,看到走里亂糟糟的站了好多人,不時有人望向緊緊關閉的急救室門,一臉焦急之色,還有幾名女子手拿紙巾,在低聲啜泣著。

看這情形,不問可知,一定是有病人得了什麼急病,被送來急救,而走廊里這些人應該是病人的親朋好友。

看到家屬們把走廊給堵的水泄不通,阻擋住了去路,而慕市長的眉頭已經皺了起來,劉醫德心裡「咯噔」一跳,臉色頓時一黑,上前幾步,拉住一名正準備進入急救室的護士,沉聲問道:「怎麼回事?怎麼能讓病人的家屬全都站在這裡?成何體統!」

「劉院長,我們已經趕了好多次了,可家屬就是不肯離開,我們實在沒辦法……」見問話的是劉院長,那護士慌忙解釋道。

「你們不會叫保安嗎?整個醫院都像你們這裡這麼搞,還怎麼開展工作?」劉醫德這兩天心裡一直憋著股火,面對下屬時,沒有任何好臉色,說話聲音也會大上很多,要不是此刻慕市長站在旁邊,他已經暴跳如雷了。

他說話的聲音,立即引來了簇擁在走廊里的那些病人家屬的憤恨目光,有幾個身材魁梧的男子瞪視著劉醫德,一身騰騰殺氣,心想這死胖子是誰?居然這麼拽,還要叫保安來趕我們……保你媽個屁的安!你就算是這家醫院的院長,也別想趕老子走,老子是病人的家屬,老子是上帝!

慕秋萍身為一市之長,自然不可能像劉醫德那樣失態,她上前一步,輕聲問那名護士道:「同志,裡面什麼情況?病人的病很嚴重嗎?」

「嗯,有個中毒的病人,正在裡面搶救著,不過家屬送來的似乎有點晚了,恐怕……恐怕搶救不過來啦!」那護士並不認得慕秋萍,不過見她和劉院長走在一起,想必也是個大人物,因此說話也客客氣氣的。

慕秋萍點點頭,輕嘆了口氣,她雖貴為一市之長,手握重權,有時一句話就能改變很多人的命運,但對於生老病死,卻是無能為力,現在所能做的,就是不要去刺激病人家屬的神經,於是回頭對劉醫德道:「劉院長,病人家屬的急切心情,咱們要理解。咱們拐回去,從其他地方出口走。」

「是……是……」劉院長點頭不迭,慌忙轉身帶路。

ww.23zw.co

ww.23zw.co高速首發艷福仙醫最新章節,本章節是第0048章少女懷春地址為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 幾人正要離開,忽然間從病人家屬中走出一名中年人,那中年人戴著金絲眼鏡,西裝筆挺,一副文質彬彬、極有涵養的樣子,一看就知道是個成功人士,他快步向慕秋萍走去,口中叫道:「慕市長,請留步!」

慕秋萍回過頭,看清了那中年人的容貌后,微微一笑,道:「吳先生,你好。」

「慕市長好!慕市長好!」被慕秋萍稱為吳先生的中年人見市長大人認出了自己,顯然頗為激動,主動向慕秋萍伸出雙手。

慕秋萍猶豫了一下,伸出一隻手和他輕握了握,隨即不著痕迹的收回,不卑不亢的道:「吳先生有何貴幹?」

吳先生聽她詢問,臉上原本恭維諂媚的笑容頓時變為苦笑,嘆道:「不瞞慕市長,在急救室里急救的,是我父親。」


慕秋萍微微一怔,道:「我剛才似乎聽人說……令尊是中了毒?」

「是的,中毒!」吳先生點點頭,目光有些陰沉。

「怎麼回事?」慕秋萍皺了皺眉,隨即側過頭,對身邊的丈夫唐平道:「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鷹翔實業』的老闆吳鷹翔吳先生,國內大名鼎鼎的企業家,你應該聽說過吧?」

又對吳鷹翔道:「這位是我愛人唐平,目前在軍隊工作。」

唐平「呵呵」一笑,伸出一隻手,和吳鷹翔握了握,道:「『鷹翔實業』我知道,生意涉及國內各個行業領域,實力雄厚。去年的國內富豪排行榜,吳先生也榜上有名啊,佩服!佩服!」

「不敢!不敢!」吳鷹翔連聲謙虛著,他是商界精英,在國內也算是手眼通天的人物,自然知道唐平是什麼背景,自己就算再有錢,在人家眼裡,也只能算是個小蝦米,根本沒有驕傲的資格。

吳鷹翔在皖中市有不小的投資,創造了許多就業機會,對這種商人,慕秋萍既不會表現的過於熱情,但也不會冷落怠慢,尤其是吳鷹翔的父親眼下正在搶救,生死不知,她自然少不了一番溫言安慰。

雙方正在交談著,忽然間急救室的門開了,主治醫師郝來運從裡面走出,一臉的惋惜之色,他看了看走廊里的眾人,大聲問道:「哪位是病人的親屬?」

「我是!」吳鷹翔應了一聲,向慕秋萍夫婦說了聲抱歉,急步走到郝來運面前,急聲問道:「郝醫生,我父親怎麼樣了?」

郝來運嘆了口氣,沉聲道:「實在對不起,我們已經儘力了……」

他這句話,無異於是對病人的「死刑宣判」,吳鷹翔呆了呆,隨即緊緊抓住郝來運的一隻胳膊,顫聲道:「郝醫生,我求求你們,千萬千萬要想辦法救救我父親啊!只要能治好我父親,多少錢我都願意掏!」

郝來運搖頭道:「不是我們不儘力,也不是錢的問題,而是實在沒辦法。病人中的是馬錢子鹼毒,如果你們早送來一會兒,或許還有一些希望,可現在……嘆,各種辦法我們都已試過,真的無能為力了……」

葉寒聽到馬錢子鹼,心中一動,他前些日子翻看過這個世界里方方面面的書籍,知道馬錢子鹼也叫狗扣子、鼴鼠怕、鼴鼠死,是一種毒性達六級的巨毒物質,其毒素能破壞人的中樞神經,導致強烈反應,最終會導致肌肉萎縮。

中了馬錢子鹼毒者,會首先脖子發硬,然後肩膀及腿痙攣,直到最後蜷縮成弓形,並且只要中毒者說話或做出動作,就會再次痙攣。

更可怕的是,據說有的人死後屍體仍然會抽搐,面目猙獰恐怖,可見馬錢子鹼中毒是十分痛苦的,而要想解這種毒,必須要在很短的時間內服用活性碳或洗胃,並要求環境要絕對靜置,不可有任何聲音或強光。

只是不知道這位吳老闆的父親,怎麼會中了這種致命的毒。


「吳先生,你進去看看吧,鑒於病人的特殊情況,或許這是你們父子最後一次見面了。」郝來運拍了拍吳鷹翔的肩膀,嘆息著道。

吳鷹翔看來是個孝子,聽說父親性命不保,頓時悲從中來,從郝來運身邊繞過,疾步沖入急救室內,撲在手術台上的父親身邊放聲大哭起來。

吳鷹翔的幾個兄弟姐妹也聽到了郝來運的話,紛紛落淚,魚貫湧入手術室,圍在手術台前,痛哭聲響成一片。

秦依然一向心軟,聽到吳鷹翔一家人哭的悲痛欲絕,想想家裡母親的病,眼眶不由也有些發紅。




Views:
2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