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餓之下,不能吃太多,唐宋從善如流,雖然這沙皮果很鮮甜可口。

兩頭巨頭還沒有打過來,雖然聽聲音已經很近了,可是唐宋卻是不敢出去看。

無聊之下,唐宋記起了從山洞石室之中得到的那個錦盒,那是一位至少武帝級別存在留下的錦盒。

「不知道裡面到底放了什麼?」唐宋心情又有些激動起來,雖然不能再修鍊了,可是得到寶器的瞬間,還是無法抑制心中的那股激動情緒。


小心翼翼的將錦盒放在地上,托著下巴沉思了起來,「也不知道這盒子裡面有沒有設置機關之類的?要是自己一打開,裡面射出幾根五毒問心釘之類的獨門暗器,那可如何是好?」

好吧,唐宋承認自己小說看多了,所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錦盒打開之後,裡面沒有什麼暗器,只有一塊玉佩躺在那裡。

玉佩沒有什麼特別的,至少在唐宋看來,沒有什麼特別,只是一塊很普通的玉佩。像這樣的玉佩,唐家很多,他這個唐家少爺自然也不缺。

期望與事實相差太大,唐宋心裡有些失望,這裡面沒有絕世神丹,也沒有類似於「九陽神功」之類的絕世功法。

只有一塊看起來不怎麼值錢的玉佩。

「這難道是一件法寶?小說之中不是常寫,那些絕世高人留下的傳承,都是在一塊玉佩,或者是一枚戒指之中嗎?」唐宋不禁開始浮想聯翩。

「我靠,我這想像力果然夠豐富,可惜我穿越的是玄幻的世界,而不是仙俠世界。要不然這塊玉佩,還真有可能是一件傳承法寶。」

搜索了一下前任的記憶,發現沒有什麼關於傳承法寶之類的記憶。這玄幻的世界,果然不能跟仙俠世界比。

這煉器的手法,相差太多了。

在前任的記憶中,這個世界,武者使用的器物叫做寶器,跟法寶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只是威能上,好像沒有法寶那麼的神奇。

據他所知,整個衡陽城就只有一件寶器,而且是一件最低級別的寶器。

可即便是這樣,也被衡陽城最強大的家族季家視為鎮族和傳家之寶。

據說那件寶器一直都掌握在季家老祖的手中,尋常就是季家的家主,也休想看到這件寶器。

季家老祖季常青,武靈中期的修為,被譽為衡陽城第一高手,再加上一件衡陽城唯一的寶器,更讓季家的地位無可撼動。

甚至聽說季家老祖手持這件最低級別的攻擊型寶器,甚至能與武靈後期的高手抗衡。所以一直以來,有季家坐鎮的衡陽城,沒有其他家族或者宗門前來染指。

一件好的寶器,甚至能夠改變一個人的命運,寶器的珍貴之處由此可見。

唐宋多麼希望,錦盒裡面裝的,是一把攻擊型的寶器,到時候就可以拿著這把寶器大殺四方。

呃,好吧,唐宋又多想了。 將玉佩收了起來,雖然是塊普通的玉佩,但這是絕世高手留下的,所以這潛價值無形中就提升了不少。

就好像前世,同樣是古董,但是名人使用過的明顯收藏價值更高一些。

雖然同樣的玉佩唐宋也有,不過好歹這也是絕世高手用過的,所以收藏價值比他家裡的強太多了。

玉佩正面,是一張野獸的毛皮,也可能是妖獸的毛皮,反正已經看不出是什麼東西身上取下來的了。

看到這張毛皮,唐宋心情又激動起來。

很多絕世神功,貌似都是記載在毛皮上的,似乎那些高高手都有這樣的嗜好。

攤開毛皮,看著上面畫著的圖畫,唐宋又蛋疼了。

上面沒有什麼絕世功法,只是畫了一副山水圖,看樣子,似乎是一副藏寶圖。

「我勒個去,我現在要藏寶圖幹什麼?」一個連修鍊都不能的凡人,拿到藏寶圖也確實是沒用。更何況一位武道帝皇的寶藏,絕對是危機重重的地方。對於他來說,完全是雞肋。

現在能不能走出這片山林還是一個未知數,有藏寶圖有個毛用啊!

極度失望之下,唐宋差點連將這些東西收起來的興緻都沒有了。

最後不知出於什麼考慮,還是收了起來,將毛皮放回了錦盒,玉佩卻是收在了懷裡。

無聊的唐宋又開始吃沙皮果,心裡計算著兩儀斑斕虎和雙頭獅子還要多久才能打到這邊來。

心裡這般想著,猛然間,一聲巨響,一樹長達百丈長的巨樹猛然倒塌,以橫掃的姿態向著通道的方向砸了過來。

轟!

巨樹砸在山頭上,巨大的衝擊力形成了一片颶風,狂風捲起,直接將洞口的植被叢給摧毀。

唐宋措不及防之下,直接被狂風卷進了通道之中。

一陣陣慘叫聲傳來,很顯然,這一次,唐宋摔得比上次更慘些。

外面的戰鬥還在繼續,一陣陣轟鳴聲傳來,兩大巨獸根本就沒有在意唐宋一個螻蟻的慘叫之聲。

因為兩獸已經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兩頭數十丈大小的巨獸身上,都已經布滿了累累傷痕,鮮血從肉身之上汩汩而流。

一路之上,揮灑漫天。

兩獸所過之處,所有的巨樹都被摧毀,所有的植被都被兩獸打出了余勁化作齏粉。

吼!

嗷!

驀然,兩頭巨獸都是一聲嘶叫,其中帶著慘烈,掙扎。

通道中的唐宋終於墜落,停止了翻滾。撞得有些暈乎乎的腦袋清醒了一些,幸虧前任將這具身體鍛造得不錯,估計這一番撞擊,性命都不保了。

不過即便如此,身體也被撞出了嚴重的傷勢。

身上的骨頭不知道斷了多少根,反正全身都是劇痛。

鮮血染滿了全身,甚至連衣服都被浸濕。

突然,一股恐怖的旋轉龍捲風在通道之中產生,直接襲卷而上,他躺在通道轉角處,反而躲過了這股襲卷之力。

龐大的旋轉龍捲風襲卷而上,直接衝出了通道,將百里之外正在進行最後決鬥的兩頭巨獸給卷了起來。

兩頭巨獸發出了聲慘叫,甚至連反抗之力都沒有,直接被旋轉龍捲風壓縮,卷進了通道之中。

很快,剛剛還慘烈之極的山林,恢復了寧靜,沒有一絲的波瀾,甚至靜的有些可怖。

通道內,轉角處,唐宋看著旋轉的龍捲風中,那嫣紅的鮮血,觸目驚心。

這是什麼生靈的鮮血?

這條通道就是這樣染成的嗎?

這股旋風從哪裡來的?

無數的疑問在唐宋的腦海里誕生,可是卻沒有一個答案。

就在唐宋想破腦袋之時,突然間,他的胸口一陣耀眼的光芒綻放,很快,一股炙熱的氣息在他的胸口升騰。

光芒照耀,甚至於讓他都睜不開眼睛。

很快,他的靈魂一陣恍惚,迷迷糊糊之間,他感覺自己進入了一片空間之中,一片空間其大無邊,彷彿一個真實的世界。

「這是什麼地方?」清醒過來的唐宋,看著眼前陌生的世界,發出這樣的疑問。

這是一個荒涼的世界,除了天空,地面之外,沒有任何的生機,一片死寂,荒涼。

他無法明白,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世界,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很快,一道道信息湧進了唐宋的靈魂之中,龐大的信息流差點將他的靈魂給撐爆。

等唐宋再次有意識的時候,豁然而驚。

他現在終於明白那塊被他放在胸口的玉佩是什麼東西了,那居然是一個武道神話修鍊出來的洞天世界。

這是一個完整的洞天世界,除了沒有生靈生氣之外,其他世界該有的都已經有了。

而這個洞天世界之所以會呈現出一片死寂,是因為他的主人,一位武道神話級的通天高手已經隕落了。

唐宋無法理解,一位武道高手,居然可以修鍊出一個完整的世界,這是要逆天嗎?

唐宋的眼界太窄了,對於高層次的修鍊,所了解的都只是道聽途說的只語片言,根本就沒有可以了解的途徑。

但是他知道,這樣一位逆天級別的高手,居然都隕落了,他到底遇到了怎樣的對手?

除了這一片死寂的世界之外,唐宋還獲得了這位武道神話的功法傳承。

一篇名為「三生輪迴訣」的絕世功法。

終於獲得了絕世功法,唐宋頓時淚流滿面。

他極力的想要看看,這絕世功法,能不能改變自己的身體,讓自己有再次踏上武道修行的辦法。

靈魂深處,一團朦朧的光暈懸浮,唐宋極力的想要看清楚光暈之內的東西。

很快,一道信息從光暈之中飛出,射入他的意識之中。

很快,他就已經洞悉了這股信息的內容。

這是三生輪迴訣第一篇的修鍊心法,看完這篇修鍊心法之後,唐宋的心再一次不可抑制的顫抖起來。

真是老天有眼,居然讓他得到了這樣一篇修鍊之法。

這三生輪迴訣第一步要修鍊的,居然是化出兩大化身,與本體一起,號稱三生。

而在這個過程中,不但可以化作兩大化身,而且還可以利用兩大化身的修鍊之法,重鑄本體。

這才是讓唐宋最興奮的地方。 只是想要化出兩尊化身,需要龐大到極致的能量凝聚。雖然現在唐宋吸收煉化天地靈氣的速度非常的驚人,可問題是他的身體無法儲存這些能量。

就算煉化之後,也會消散於天地之間。

雖然他煉化的速度可以滿足消散的速度,可是相較於凝聚化身的龐大能量,無異於杯水車薪。

不知道要到猴年馬月才能夠凝聚一具化身,這完全不現實。

況且以他前任的修為境界,就算沒有丹田破碎,也不可能提煉出充足的能量凝聚化身。

按照那位隕落強者的說法,凝聚化身,自然是消耗靈丹來提供能量。

只是現在的唐宋,又到哪裡去找靈丹?

更何況,能夠提供凝聚化身能量的靈丹,別說唐宋,就算是整個唐家的資產加起來,也買不起半顆。

唐宋剛剛激動的心,一下子又沉到了谷底。

這尼瑪太打擊人了。

不過在最後,隕落強者又提出了一個辦法,那就是用妖獸的妖核作為化身的核心,煉化之後再輔以天地靈氣,也可以凝聚出化身。

這樣一來所消耗的能量就大大的減少了。

但是讓唐宋欲哭無淚的是,他上哪去找妖獸的妖核。


而且想要成為化身的核心,最起碼都得三階以上妖獸的妖核,這簡直就是要唐宋的老命啊!


唐宋突然想到了外面正在交戰的兩頭巨獸,兩儀斑斕虎和雙頭獅,都是三階妖獸,其體內肯定有妖核。


Views:
2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