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按照自己當初聽到的消息,這煞星之所以封印仙門,還不是憑著胸中的一股子浩然正氣,這才捨生忘死,奮勇相抗,折騰出了天大的動靜。可如今自己竟然想用激將法來換取生路,豈不是馬屁拍到了馬蹄上,逼著林白來把自己的腦袋給揪下來!

還沒等屍貓反應過來,林白神魂雙手的印訣已經緩緩開始掐動,隨著他印訣的掐動,順著他的身軀陡然有一層淡淡的薄霧升起,朝外不斷逸散出恐怖無比的神能。


而且在這一刻,林白的身軀已經變得就像是一個密封的銅爐一樣,而他神魂散發出的神魂之火,則是在這銅爐內不斷的蒸騰,至於屍貓的神魂,則像是置身於銅爐中的丹藥般,只能夠受到火焰的百般熔煉,只能在這熊熊之火下,燃燒成灰燼!

雖然那神魂之火還未靠近,屍貓卻是已經感觸到了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恐懼,它只覺得自己神魂的每一部分都在顫抖,就像是面對著生死大敵般,神魂隨時都有可能崩裂。

「疾!」就在此時,林白雙手陡然並起,眼眸中露出一抹精光,那些繞著他神魂轉動的霧氣,陡然向著神魂之火衝去,霧氣投入其中,神魂之火猶如被潑了盆滾油般,火勢陡然暴漲,升騰而起的火舌更是如同一條巨蟒般,向著屍貓的神魂就撲了過去!

這是最為精純的神魂之力,面對著那熊熊燃燒的神魂之火,屍貓甚至覺得只要自己的神魂沾染上一點兒火星子,很有可能就會形成燎原之勢,將自己的神魂焚燒殆盡。

「好小子,既然你不肯善罷甘休,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屍貓勃然大怒之下,眼珠子骨碌碌一轉,口中怒斥一聲,而後雙手迅疾掐動不止,急聲道:「護神符,出!」

護神符?那是什麼玩意兒?聽到屍貓這話,林白眉頭不禁微微皺起,按照常理而言,他一旦聽到某些有關奇門的事物,腦海中那些殘缺的記憶,就會回憶起相關的內容,可是為什麼在聽到這護神符的時候,卻是連一絲一毫內容都沒想起,這著實有些怪異。

就在屍貓話音落下的那一剎那,順著祖墳祠堂內屍貓的身軀,陡然有一道宛若符籙般的亮光,飛速升起,然後一頭便向著林白的身軀扎了下來,猶若泥牛入海般,剎那間消散不見。

就像是穿越了時間和空間的距離,那如符籙般的光芒頃刻間便已出現在了屍貓的身前,光華閃爍不定,玄之又玄,就像是擁有了生命一般,正在不斷的吞吐著海量的氣息,不斷的抵擋那些向著它吞噬而來的神魂之火,將其生生阻攔在外。

不僅如此,那符籙閃爍出現的光華,在擴散開來后,竟然像是擁有了實體一般,變幻成了一道道璀璨奪目的銀花。 重生愛上安子遷 ,都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不僅如此,這銀花之中藏著的那股詭異氣息,更是裹挾著一股強大無比的威壓。

甚至在這劇烈的威壓之下,即便是林白的神魂之火都不敢去纓其鋒,都要為之而退避三舍,神魂火焰稍稍靠近分毫,便會被這銀花所削落,使神魂承受撕裂之痛楚。

而且最叫人感到詭異的是,這護神符擴散而出的銀花,不但擁有極強的威壓,似乎還能吞噬林白的神魂之火,火焰每碰觸到銀花一分,就會迅速無比的消散不見,而銀花的模樣則是迅疾擴大一分,而其中裹挾著的威壓則更為深重,甚至叫林白微微有些透不過氣來。

「小子,想不到吧,老子竟然會有這種奇物保命!」屍貓見狀面上大喜,眼眸中滿是激動之色,更是喃喃自語,暗忖道:「看起來當初從那鬼地方出來的時候,費盡心思搶奪了這玩意兒,還真他娘的有些匪夷所思的功效,也怪不得關了老子這那多年的那些王八犢子,會把這玩意兒當命一樣看待,為了它一路追尋。不然的話,今天說不好真要交代在這了。」 獨孤伽羅不孤獨 ps.收藏啊,還沒破百,求收藏。)

“奉先,我在這裏,小些聲音,太師睡着了。”曹操一邊走出房間,一邊說道。

“啊,你在這啊,太師睡着了?”聽到曹操的聲音,呂布趕了過來。

“是啊,太師剛和我聊了幾句,有些倦了,就睡着了。咱們出去說。”

“走。”聽到房間內的鼾聲,呂布帶頭走了出去。

曹操跟着呂布,一直走到了大門口,只見門口有一匹寶馬。

只見此馬通體雪白,唯有四蹄處有驚金黃色的毛髮,氣質也是高貴非凡,並且一股傲氣襲來,讓人一看就知道是寶馬。

“好馬,不知此馬可有名字?”曹操摸着寶馬,問向呂布。

“呵呵,此馬名爲爪黃飛電,是上等寶馬。僅次於我的坐騎赤兔,當初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弄來,孟德可喜歡。”呂布看着爪黃飛電,興奮的說道。

要知道戰將一愛士卒,二愛兵器,這三就是馬匹,呂布也是不例外,要不是有了赤兔,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把爪黃飛電給曹操的,不管怎麼說爪黃飛電纔在他的手上不到半月,還沒騎過幾回呢。

“哈哈,奉先,我先騎上溜溜,等會見。”聽到這裏,在看着爪黃飛電的神駿,直接騎了上去,大喝的說道。

“也罷,去吧,此馬已被我馴服,不會太野,不過也要小心啊。”看着遠去的曹操,呂布搖了搖頭。

“真的着急的性子,我話還沒說完,就騎遠了。”呂布笑着說道。看着曹操消失在眼前。

曹操此時則是狠狠的打在爪黃飛電上,吃痛的它,全力奔跑,只見一道黃色的閃電飄過,無數的路人都是被強烈的風颳到,但是一看,發現什麼也沒有。

“駕。駕。駕。”曹操一路狂奔,不到兩刻鐘就到了城門下,看着緊閉的城門,他停了下來。

“呼,這爪黃飛電真是好馬,要是沒有他,還不知道要怎麼逃出洛陽呢,可惜傳送法陣不能使用,要是用了傳送法陣就會暴漏目標,一但事情敗露,會根據法陣痕跡,推算出我的位置,得不償失。”曹操看着城牆下的傳送法陣說道。

休息了一會,恢復一下體力,也讓爪黃飛電恢復一下狀態,剛纔的全力衝刺消耗了它不少的體力。

“駕,走吧,爪黃飛電。”休息的差不多,曹操就開始了逃亡之旅。

正在城牆上巡視的李儒,發現了策馬狂奔的曹操,剛要招呼他,曹操就消失在城外。

納悶的李儒不由的說道。“咦,孟德怎麼跑到城外去了,而且那坐騎好像是爪黃飛電?難道是出去試試馬力?”

搖了搖頭,繼續開始巡視,不過巡視一圈後,並沒有發現問題。叫來了通報的下人。

“說吧,這裏什麼事都沒有,爲何誆騙於我,你也是太師府裏的老人,說出來,我讓你痛快的去。”李儒的聲音不大,但是那下人聽了渾身顫抖。

“大,大人,我,我不知道大人再說什麼,我,我卻是收到情報,說,說有人要強攻,強攻,城門。。。”那下人嚇得磕磕巴巴的,本來一句話就能說完,說了半天才解釋清楚。

“是,是我,我後面那名士卒。”說道這裏,下人開始回頭看去。

可是這一看,他直接傻眼了,那名士卒的身影已經沒了。

“把他拉下去,該怎麼辦就怎麼辦。”李儒冷冷的說道。

見到這裏,知道那下人被騙了,目的也就是引出他,好方便對方做事。

“可是對方要做什麼?就算引出了我,如果想要傷害太師,可是也有奉先在,有誰能繞過奉先傷害太師?。。。”李儒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對方的目的是什麼。

“目的,對方。消失的士卒。。引我出洞。。有誰能繞過奉先?既然不能繞過,可以騙過。”忽然,李儒的腦海瞬間想到一種辦法。

想到這裏。在看看消失在眼前的曹操,喝到。“好你個曹孟德,竟然敢去刺殺太師,唯有你能夠騙過奉先,進入太師府內,而且我也被調走了,你就有了下手的機會。如今不是去測試馬力,應該是逃跑了,該死的。”

想到這裏李儒想要趕回太師府查看一番,可是轉念一想。“不對,曹孟德應該沒有成功,要知道他成功的話應該乘坐傳送法陣離開,如今騎馬離開,反倒是耽誤時間,應該是刺殺失敗,怕行蹤暴露才騎馬逃跑。”

不得不說,李儒不愧是頂級謀士之一,猜的八九不離十,能夠用有限的線索就猜出事情的大概。

不誇張的說,董卓有今天,六成的功勞都歸功於李儒,沒有李儒的出謀劃策,沒有李儒的四處打聽,沒有李儒就沒有董卓今日的輝煌。

“來人。”李儒想到這裏,大聲的喊道。

不一會,就來了數名西涼精銳。

“大人,您有什麼吩咐?”其中一個領頭的問道。

“通知下去,給我全力搜索曹操的蹤跡。去吧。”李儒點了點頭,下達了命令。

“是。我這就去。”領頭的一聽,就下去吩咐了。

而李儒則是看着曹操離去的方向,喃喃的說道。“孟德啊孟德,希望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樣,不然就不要怪我了。。。”

。。。

於此同時。李易周倉趙雲三人,跟在曹操身後一百里處,遠遠的跟着。

“主公,爲啥不出面幫助曹操,而是遠遠的跟着?”周倉對坐在白龍馬上的李易問道。

“你啊,跟着就是了,你怎麼不動腦想想。。”聽着周倉的話,李易說道。

“我是戰將,又不是謀士,主公就告訴我唄。”周倉厚着臉皮繼續問道。

看着一臉疑問的周倉,和豎起耳朵的趙雲,李易笑了笑。

“哈哈,你倆是不是串通好了,羽卒說是誰的主意。”

聽到李易的話,周倉鬱悶的說道。“子龍,我就說騙不過主公,看看,被識破了吧。”

趙雲則是不吭聲,只是速度一下子快了不少,把周倉給拋在了後面。心裏想到。“看來以後不能和羽卒一起行動,太笨了。。。”

“唉,子龍,等等我。。。。”見到子龍一下子加速不少,周倉在後面大喊道。

李易看到這裏則是大聲的笑了起來。“哈哈,哈哈。。。。”

不過趙雲也沒有放開速度,只是讓周倉加了一把勁就追了上來。

“好你個子龍,本來就是,耍什麼脾氣。”追上來,周倉就鬱悶的說道。

“你真是。。”趙雲也是無語了。

“我怎麼了?”周倉疑惑的問道。

趙雲剛要解釋,突然看想了前方,發現前方出現了幾名西涼鐵騎。

“主公。你看。”說完指着前方的那幾名騎兵說道。

“嗯,是西涼鐵騎吧,估計是曹操的事情暴露了,應該是前來打探曹操的位置,咱們不要管,只要曹操沒有危險,就不要出手。”看到前方的書名鐵騎,李易想了想就說道。

聽到李易的話,周倉和趙雲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好吧,不過,主公問你個事情唄。”周倉忽然想起一件事,就問道。

“問吧,省的你無聊。”李易答道。

“那個,曹操到底做了什麼事情,西涼鐵騎要跟蹤他?”周倉問出了心裏的疑惑。


聽到周倉的話,在看到曹操被跟蹤的事情,估計曹操的事情已經暴漏,現在說出來也就什麼事也沒有。說道。

“其實曹操去刺殺董卓。”

“什麼?怎麼可能。”趙雲聽到,大吃一驚,不相信這個結果。

“我的天,這曹操真是膽大。”而周倉聽到,則是對曹操的膽識佩服不已。


從兩人的答案,就可以看出,兩人的不同,趙雲想到的事情更多,以後無論是行軍打仗,就算被算計也是可以看出一二,而周倉則是不中了,如果中了計謀,估計到死也是無法看清。

“沒什麼不可能,如果刺殺董卓成功,曹操就是英雄,就算不成功呢,也是英雄,只不過要逃過追殺才行。”李易搖了搖頭,解釋道。


“原來如此,那爲什麼曹操不使用傳送法陣,而是通過馬匹逃跑,要是用傳送法陣不是直接逃跑了?”聽到這,趙雲問道。

“是啊,主公,曹操爲什麼不用傳送法陣?”周倉也是問道。

“罷了,我就給你們講講,省的以後遭到算計,聽好了。”看到兩人都問,李易也不吝嗇。

“第一,傳送法陣雖然方便快捷,但是第一容易被找到,這點不適合曹操。”

“第二,要是傳送,他的壯舉就白費了,知道消息的人會以爲曹操貪生怕死,刺殺不成直接逃跑,給自己的家族帶來危害。”

“第三,通過馬匹逃跑,讓董卓的然前來追殺,聲望上會增長許多,同時也不會給家族帶來危害,而得到消息的人都會拍手叫好。”

“第四,只要成功,曹操就在大漢出名啦。爲了聲望曹操也要拼上一次。”

“這第五,也是最關鍵的一點,洛陽的傳送法陣不是那麼好用的,只要使用了洛陽的傳送法陣,就會在洛陽的一件神器上留下痕跡,要是董卓動用神器,曹操的位置一覽無餘,那樣他就沒有任何機會逃生。。。。”

“嗯,大致的事情也就是這樣,估計還有我沒有考慮到的,你倆說說,曹操還會使用傳送法陣嗎?”李易說完,反問道。 洛夢櫻沒有阻止他的所有動作,她現在是清醒的嗎,還是不清醒呢。

洛夢櫻感受到了害怕,好像在等他說結束,她的手緊張的握著被子了。

洛夢櫻想這些事情的時候都沒有發現自己的現狀了,他們都是洗完澡出來,衣服就是這麼一件。

他們兩個人現在可是坦誠相見了,洛夢櫻想要推開他,他身上的溫度很燙,洛夢櫻認為他要對自己做什麼單位時候。

一陣沙啞的聲音傳來過來:「可以嗎?」

現在這樣的情況他還能問自己隊的意見嗎?,她說不可以他真的會放開自己嗎?洛夢櫻的心裡明明就是疑問的,但是心裡卻給了很定的答案,其他人她不知道,可是墨昊靳一定會放開自己。

她眼睛沒有平常的冷漠或者是憂鬱,現在她的眼睛里多了一樣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愫。

洛夢櫻抬頭看著墨昊靳的眼睛,他現在的眼神比剛剛還有熱烈,她從他的眼裡看到現在的自己,她的眼神會出賣了她。

如果剛剛墨昊靳聽下來,洛夢櫻現在可能早就推開他了,就算她現在感覺自己全身都沒有力氣,但是對她來說還是可以的。

現在墨昊靳把問題推回來給自己了,墨昊靳也是對上了她的眼睛,他就算現在已經到了邊緣了,控制力隨時會崩潰的情況下,他還是想著她的。

洛夢櫻也不敢動一下,他的動作已經這樣了,還有哪裡的碰觸,這樣讓她怎麼回答呀。

洛夢櫻有點害怕,但是滿臉都是羞澀的表情,她沒有說話但是把臉靠在他的懷裡,她的手從被子上離開,墨昊靳認為她會推開自己的。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