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這一切,已經是一盞茶的時間過去了。

陳風站起身來,冷厲的目光看向了七十二家族的人。

「敢傷我陳家族人,通通都要死!」


陳風的話語猶如冰冷的利劍,直直的插入七十二家族每一個人的心中,所有人都為之一沉,有種不好的預感襲上心頭。

「哼,你算什麼東西?」

王炎明左右看了看,見情況不對,馬上站了出來。「小畜生,你能瞞得住別人,但是瞞不了老夫,你只是築元境修為而已,戰力頂多和一個玄液境中期的武者相當。」

「你剛在施展出來,殺死上官驚鴻的只不過是一種一次性的殺器而已,老夫就不相信這樣的殺器你還有第二道。」

「是么!」陳風抬起頭,嘴角扯出一絲冰冷的弧度。「既然你不相信我有第二道,那就讓你看看,什麼才是我真正的實力。」

隨著陳風的話聲落下,又是一道寒氣從他的手中飛出。

王炎明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的,額頭之上便出現了一個拇指大小的血洞。

站在王炎明身後有三個玄液境強者,這些人都是覺得王炎明的實力高強,躲在王炎明身後,想讓王炎明庇護的。

沒有想到的是,那道寒氣穿透王炎明的頭顱,並且余勢不止的穿透了三個人的身體。

最後一個運氣稍微好一些,只是肩膀被寒氣打穿。

其餘兩個人,和王炎明一起,瞬間被陳風打出來的寒氣帶走了生命。

而那個肩頭被打穿的人躺在地上抽搐了兩下,口吐白沫,就此昏迷了過去。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都是驚駭到了極點。

又是這一招!而且這一次直接擊殺了三個玄液境後期武者,其中還包括一個玄液境頂峰的武者。而且還重傷了一個玄液境中期武者。

這是什麼恐怖勢力?

所有人不經懷疑,陳風到底是築元境還是玄丹境?

能夠同時滅殺幾個玄液境武者的大殺器同時出現兩次,這樣的概率有多小?

在遺失之地,絕對不可能出現這樣的大殺器才對。

一些人開始相信,陳風的修為已經到達了玄丹境,他所表現出來的築元境只不過是為了迷惑他們而已。

所有人都開始恐懼了,有些人更是後悔不已。

陳江流死了,還有一個陳風啊!陳風可是和陳江流不相上下的妖孽啊!這一下好了,徹底得對了陳家,以後還有好果子吃?

有沒有好果子吃,是以後的事情,因為陳風沒有要放走一個人的打算。

陳風走到王炎明的屍體旁邊,抬起右腳,踏在了王炎明的屍體之上,目光俯視一旁的王炎寬,道:「被殺戮之氣噬體的感覺怎麼樣?」

聞言,王炎寬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寒顫,身體不自覺的向後倒退了數步。

一想到被殺戮之氣侵蝕身體,王炎寬就有一種心驚膽戰的感覺,那種恐懼,簡直比死亡還要讓他恐懼千萬倍。

要不是最後時刻,王炎明請動數個玄液境的好友共同出手,王炎寬現在可能被痛苦折磨致死了。

那種深到靈魂的痛苦,讓王炎寬對陳風即是怨恨,又是恐懼。

此時面對陳風,他什麼都不怕,就是怕殺戮之劍!陳風目光在全場掃視一圈,冷冷道:「你們所有人都在這裡自殺,我可以放過你們身後的家族。」

聞言,場中頓時轟動起來,七十二家族的人臉上馬上露出了憤怒之色來。

「放屁,想要我們自殺,門都沒有。」

「老子寧願和你陳家的人拼了,也不會自殺的!」

「哼!」

陳風冷哼一聲,冰冷的目光看向了那幾個叫囂最歡的人身上。

頓時間,那幾個人感覺置身萬年寒冰,身體從腳底板涼到了頭頂。一股死亡的氣息降臨,幾個人馬上閉上了嘴巴,連看一眼陳風的勇氣也沒有了。

陳風收回目光,不屑的掃了一眼王炎寬,淡淡道:「給你們三個呼吸的考慮時間,三個呼吸之後,就別怪我親自動手斬殺你們。同時,我會抽時間去看一看你們的家族!」

後面的話威脅之意十足,誰都知道,陳風口中的看一看是什麼意思。

可以說,陳風去看看他們的家族,那他們家族就會徹底從遺失之地除名。

一個是家族,一個是自己的生命!

艱難的抉擇!

一時間,許多人都不知道如何選擇!但更多的人還是選擇自己的生命,因為生命只有一條,死了就沒有了。家族可以拋棄,也可以自己建立,何必為了家族而搭上自己的生命呢?

只是即使不自殺的話,陳風也會殺了他。不同的是,他們可以多活幾個呼吸的時間而已。

「三!」

陳風嘴角微翹,冷冷開口。

七十二家族的人開始往後退,人群散開,看著陳風的目光充滿了驚懼。

「二!」

陳風不急不緩,又吐出一個字。

七十二家族的人馬上驚慌了起來,有些人雙腿顫抖,想要逃走,但面對陳風的強勢,他們連逃走的勇氣也沒有了。

逃!能逃得掉嗎?

陳風所發出來的寒氣速度肉眼根本不可撲捉,簡直就如流星劃破蒼穹一般,他們不管怎麼逃,也都逃脫不開陳風的擊殺。


就在七十二家族所有人恐慌之間,陳無風的聲音從陳風身後響起。

「等一下!」

聲音落下,陳風本來開口數『一』馬上停了下來。

「呼!」

見到此,頓時間,所有人都是大大鬆了一口氣,感覺全身力氣都被抽空了一般,有一種馬上軟倒在地,呼呼大睡一場的衝動。

有些築元境的武者,更是完全不顧形象,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起來。

沒辦法,陳風剛才的氣勢太強,給他們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那種無聲無息間的,死亡的氣息,完全可以讓他們因為恐懼而忍不住自殺。

陳無風經過剛才的時間,傷勢已經差不多恢復了,走到陳風旁邊,也不避諱七十二家族的人,對陳風說道:「他們畢竟是遺失之地的頂尖武者,就這樣全部殺了,是不是不太好?」

聞言,七十二家族的人馬上驚喜起來,陳無風這是在為他們說好話啊。

陳無風是陳家老祖,相信能夠勸得動陳風不殺他們。

頓時間,七十二家族的人看待陳無風的目光馬上變了,目光中充滿了感激,就差說一聲好人啊!然而,讓七十二家族的人想不到的是,陳風根本就不賣陳無風面子。

「哼,我陳家族人還沒有像今天這樣被欺負過的,敢打傷我陳家族人的,都必須要死。」

不等陳無風開口,陳風接著道:「老祖你不必多言,今天我殺他們,只是給七十二家族一個教訓。如果他們不識相的話,我不介意滅掉七十二家族,讓陳家在遺失之地稱霸。」

無疑,陳風最後拋出來的是一個讓所有陳家族人都無法拒絕的誘惑,滅掉七十二家族,稱霸遺失之地。

就如凌天宗一般。

那該是有多風光啊?一些陳家族人開始幻想起來,以後遺失之地只有陳家一個超大家族的盛景來了。

陳家族人興奮了,七十二家族的人就痛苦了。

七十二家族的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是充滿了苦澀和後悔,他們絲毫不懷疑,以陳風恐怖實力,滅不掉七十二家族輕而易舉。

凌天宗幾乎被陳家毀滅了,血魔宗沒有了,滅掉七十二家族之後,陳家完全可以稱霸遺失之地了。

想到那樣的後果,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陳無風,滿臉的希冀! 「只要前輩放我一命,我願意交出所有寶物。」

見陳無風沒有說話的意思,一個人馬上站了出來抱拳說道:「今日是我等不對,冒犯了陳前輩,還請前輩手下留情,放我等一馬,我等定當對前輩感激不盡。」

此話一出,又有一個人站出來迫切說道:「還請前輩放過我等,我等願意交出身上所有寶物,要是前輩覺得不夠的話,我等回到各自家族之後,一定會命人送來令前輩滿意的寶物。」

一些人似乎看到了生還的希望,馬上站出來,七嘴八舌的表忠心,表示好處起來。

一時間,場中變得吵吵嚷嚷起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希冀的看著陳無風。

也許,只要陳無風的一句話,就能夠改變陳風的主意。

「咳咳!」

陳無風輕咳兩聲,威嚴的目光在場中掃視一圈,原本吵雜的人群頓時安靜了下來,一下子變得落針可聞。

陳無風很滿意七十二家族眾人的表現,邁著悠閑的步伐,來到陳風的旁邊,低聲道:「老夫看這些人還算是有誠意,要不這樣,讓他們所有人交出身上所有的寶物。然後讓他們家族的代表過來陳家賠罪,並且送上賠禮,就此讓他們離去如何?」

語氣帶著商量的意思,對陳風的態度顯得十分敬重。

陳無風說完之後,場中靜寂了幾十個呼吸的時間,所有人都是屏氣凝息,一眨也不眨的看著陳風,心中期待著,陳風就這樣答應了陳無風。

許久之後,陳風微不可查的點點頭,同意了陳無風的提議。

霎時間,七十二家族的人的臉上馬上露出了喜色,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之後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一切交給了陳無風。

有陳風這個『超級高手』在,七十二家族的人沒有一個敢耍什麼小手段的,每一個人都是自覺的交出了自己的寶物,並且同意讓自家家主過來道歉。

陳無風這才讓他們離開。

一切過去之後,陳家每一個人看待陳風的目光都是充滿了崇拜。特別是茗兒和陳青青兩女孩,眼中滿是小星星。

陳風還沒有和眾人敘舊一番,古琴便匆匆跑過來,一張絕美的小臉上滿是蒼白和惶恐。

「臭傢伙,不好了,我爺爺病了,你快去看看我爺爺啊。」

也不等陳風有絲毫反而反應時間,古琴一把拉住陳風的手,急匆匆的往古澤閉關的小院跑跑去。

當看到古澤的情況之後,陳風的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半個月前,古澤突破到玄液境之後,整個人就像是年輕了幾十歲。壽元增加了一倍,在煉丹之上更是有著顯著提升,讓古澤顯得意氣風發,春風滿堂。


而現在的古澤,就像是一個垂垂老矣,行將就木的老頭一般。似乎下一刻,古澤就會被時間長河無情的帶走生命,身上充滿了灰敗的氣息。

「臭傢伙,我爺爺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啊?」古琴焦急的拉著陳風的大手,就像是一個落水的無助少女,陳風是她最後的救命稻草。

此時只有緊緊抓住陳風的手,唯有此,才能夠讓她看得到活下來的希望。

「你先不要急,我看看你爺爺的情況再說。」

陳風輕聲安慰了古琴一句,便開始檢查起來古澤的情況來了。

古澤就這樣靜靜沉睡,從外表看不出來絲毫的異狀來,但當陳風的真元在古澤身體裡面行走一圈之後,他的眉頭漸漸皺成了一團。

隨著時間的推移,陳風的臉色變得越來越凝重了。


Views:
2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