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人類都太急功近利了,只看到眼前強大的法力,應付眼前的危機,卻沒有看到長遠的規則,冥冥之中存在的規則力量。

只有利用的規則的力量,才能夠做到無敵。

而瑞帝畢生精力,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參悟規則,模擬規則,最後實現利用規則的目的。

瑞帝皇宮就是這樣一種存在,雷劫之力就屬於冥冥之中存在的規則力量,瑞帝做到了,但是,他沒有突破自己,反被最大的規則力量——平衡規則湮滅了,只有跳出平衡規則,利用平衡規則,才能夠真正實現利用規則。

古人云:“大道至簡、大愚若智!”

平衡規則雖然是至高無上的最大規則,可是,它也是最無形的規則,也是就在人們身邊的規則,甚至時時刻刻不經意的被人們利用的規則。

也正是因爲這樣,沒有人注意它,更沒有人在乎它,這也是它最至高無上的原因之一。

這就是人們常說的燈下黑,也是所謂的常年打雁反被雁啄的道理。

所謂的沒有人在意,並不是說所有人都不在意,都沒有發現,只不過是有很多人都發現了,而且認了出來,但是,由於聲音過於弱小,而不被世人知道罷了。

或者是,實在拿不出具體的事例,因爲平衡規則太無形了,無形到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地步,在這種情況下,在崇拜事實爲據的信仰下,有誰會相信虛無縹緲的東西,只會說一句——迷信罷了,隨後不再關注,只關注的是無邊的法力或者強大的魂力。

這就是現實!

平衡規則講求的並不是時時刻刻的平衡,而是在不平衡中的平衡,在運動中的平衡,最終的平衡,也許平衡的時間只有那麼一息,而不平衡的時間卻漫長億萬之年。

這也是平衡規則不被世人認知的原因。

或者還可以說,平衡是終極表現,是人們的終極理想,可是,不平衡卻是常態。

在目前的現世情況下,瑞帝向前邁出了一步,而且參悟到了現在這一步,幾乎到了極致,剩下的,實際上只是一層窗戶紙。

捅破了這層窗戶紙,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然而,這層窗戶紙到底在哪裏,如何捅破,確實讓李逸撓頭。

實際上,李逸在心中也明白,而且時時刻刻的在利用着平衡規則,比如說太極圖,比如說太白珠等等,這些事物本身就蘊含着平衡規則。


雖然平時,李逸也經常的思考這些原因,但是,往往是無終而果,甚至,李逸心中有很多謎團,都無法解開。

李逸靜靜地思考着,看到了九龍寶座上,瑞帝的龍袍。

“瑞帝去了,他的女兒還存在,把這件衣服收了吧,也好替他女兒留一件念想。”

李逸久思不解,想換一換腦子,伸手去抓那件龍袍。

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一股強大的力量,把李逸拉入寶座。

九九八十一道信仰鎖鏈就像吸血鬼一般,迅速的吸收着李逸的法力和體力。

那速度之快,簡直令人恐怖。

僅僅一眨眼的時間,李逸武侯巔峯境界的法力便被吸收的一乾二淨,萬年的壽元,在剎那間只剩下百年,僅僅這一瞬間,就把李逸打回了嬰兒狀態。

就連已經升級的太白守護,都沒有來得及被激發,就這樣消失了。速度實在太驚人了。

李逸心中自然是驚恐、驚訝。

驚恐的是自己沒想到,那是一種恐懼。

驚訝的是,瑞帝在這樣強大的力量下,被吸附了億萬年才最終消耗完他的體力和法力,那他的這兩種力量得多強大,才能夠經受住這種力量的億萬年吞噬。

自然驚訝萬分。

實際上,情況並不是這樣的,九九八十一道信仰鎖鏈吸附的速度確實很快,但是,不要忘了,這座瑞帝皇宮屬於瑞帝的,雖然他被囚禁了,但是,並不意味着他沒有能力調動這皇宮內的能量,加上九九八十一座帝龍雕塑在幫助他轉化雷劫之力,形成帝皇祥瑞之氣,滋養他的體力和法力,但是,滋養的速度趕不上被吞噬的速度,最終的結果也只能是歷經億萬年之後,被吞噬殆盡。


就在李逸的法力被全部的吞噬完畢之後,一盞帝魂燈虛影出現在李逸周身,把李逸包裹了起來,懸在九龍寶座上空。

那九九八十一條信仰鎖鏈在轉瞬之間,便鬆開了九龍寶座,而是纏在了帝魂燈虛影周身。

只見那帝魂燈底部是一副太極圖,四周爲四神獸四象圖,四象圖之中,一隻麒麟虛像頂着一團明亮的燈火,燈火上方是一個立體的八卦圖,整個模樣和帝魂燈完全一樣,只不過是一團虛影而已。

可是沒想到的是,這團虛影以看不見的速度旋轉着,由虛影轉變成凝如實質的一盞帝魂燈,速度變化之快,令人咂舌。

這種速度要比那信仰鎖鏈吸附李逸的速度快千萬倍。

足足九九八十一天,整個瑞帝皇宮沒有一絲的能量,就連傀儡的能量也被吞噬殆盡,至於八十一座地龍雕塑,還有它們口中銜的巨大的聚能珠,統統都沒有一絲的能量了。

毫不例外,那八十一條信仰鎖鏈,就像八十一條被吸乾了精血的金色小蛇,一動不動,散落在九龍寶座上。

在這個過程中,**、神聖;洪荒、古老;浩然、剛正;高貴、威嚴;威壓、強橫;尊貴、仁慈;寧靜、詳和;悲憫、仁慈;智慧、公正;蒼茫、平和的帝皇祥瑞之氣,拼了命的涌入到李逸的精神之海,形成無邊的金黃色雲霧,包裹着精神之海的人形之火。 第0088章:煉化瑞帝皇宮

那人形之火不斷地演練着太極噬魂大法,吞噬着周圍的金黃色雲霧。

可是,這些雲霧實在太濃厚了,給人感覺到這人形之火永遠也不可能吞噬完這些金黃色雲霧。

這金黃色的雲霧,就是瑞帝曾經提到的儲存了億萬年的帝皇祥瑞之氣。

當徹底吸收信仰鎖鏈當中力量的時候,李逸才突然之間明白過來,這帝皇祥瑞之氣就儲存在那些碗口粗的金色鏈條當中,經過億萬年儲存的帝皇祥瑞之氣,進入李逸的精神之海中,讓李逸的精神之海再一次被拓展,達到了方圓億億裏。

那破滅之眼隨着李逸精神之海的變化而變化,擁有了能夠看破億億裏範圍內一切隱藏的精神物質,毀滅百億裏範圍內一切靈魂之力的能力。

可以說,至此以後,李逸現在所擁有的靈魂之力,遠遠超過了瑞帝,算是武風大陸上魂力第一,一絲也不爲過。

這都要歸功於這信仰鎖鏈。

在那信仰鎖鏈中,除了這些帝皇祥瑞之氣外,自然還儲存着海量的能量,這種能量已經把帝皇祥瑞之氣轉化成用於修煉靈魂的的信仰之力。

信仰之力是無色透明的,看不見、摸不着,但卻確實存在的一種能量,而這種能量就儲存在像鑽石一般的晶體中,當信仰鎖鏈的信仰之力被儲存滿的時候,就會變成鑽石般的晶體。

先不說這信仰之力的等級,單單說這鑽石般的晶體,所蘊含的能量就是那半徑爲萬丈聚能珠的一億倍,完全可以想象得到,這裏面所蘊含的能量到底是多麼的恐怖。

再說這信仰之力,那可是高於體力、法力和魂力這樣的能量等級的存在。

對於這樣等級的能量,李逸不知道,瑞帝也不瞭解,不過,帝魂燈吸收了這些能量之後,原來想破碎的瓷器一樣的龜裂之處,已經基本上消失了,雖然還沒有完全癒合,但是,最起碼,用普通的肉眼看不出來,也只有向李逸這樣的擁有方圓億億裏精神之海的變態存在,使用破滅之眼才能夠看出端倪。

對於這樣的事情,李逸心中極爲的興奮,因爲帝魂燈在被修復,說明剛纔強大的力量已經儲滿了整個帝魂燈,讓帝魂燈騰出能量修復自身的龜裂處。

帝魂燈儲存的能量極限到底是多大,李逸無法確切的測算出來,不過,能夠肯定的是,所儲存的能量絕對超過這瑞帝宮殿。

因爲現在的瑞帝宮殿一絲靈力都沒有了,不僅如此,就連原來充滿劫雷的劫雲也消失不見了,這讓李逸有些不解!

不過,好的是,李逸已經擁有了掌控整個瑞帝皇宮的感覺,視野超級開闊,能夠感覺到掌控瑞帝皇宮中的一切。

就在李逸沉浸在這種感覺中的時候,李逸的雙腳落地了,就像做了一場夢一般。

瑞帝皇宮消失了,李逸所在的位置只不過是一堆細沙,好像被什麼重物碾壓過一樣,沒有一絲的靈氣。

在李逸的丹田中,他感覺到了那充滿帝皇祥瑞之氣的瑞帝皇宮。

“咦,逸哥哥,這是哪裏呀,好奇怪,怎麼是沙漠?”凌步搖驚訝的喊道。

“主人,我感覺到了,你已經收了這瑞帝皇宮,應該知道那補天石在什麼地方了吧,快呀!我好餓!”

太極童子迫不及待的地說道

“你瘋了,那麼長時間都等了,也不在乎這一時三刻,再說了,我剛剛煉化,還沒來得及搜索呢,你急什麼,萬一那一點操作不好,又引來天大的劫雷,我是吃不消,我現在還在納悶,爲什麼這瑞帝皇宮被我煉化了之後,就沒有劫雷了,這是什麼原因?難道它不再是超寶器了?”

李逸疑問的說道。

“嗨!我還以爲你怎麼了呢,原來是這個問題。你煉化了它,被你收入體內,想相當於進入了另外一個空間,躺在你的體內正在洗劫一切能量呢,不信你仔細感覺一下,只不過,你體內的總能量比較小,超越規則造成的微型劫雷讓你感覺的不是太清楚罷了。如果你再把它放在外面,它就又恢復原樣,不信你試試。”太極童子說道。

隨着李逸精神之海的擴展,他的記憶也在不斷的恢復,畢竟這瑞帝曾經是他的主人,還有很多東西他知道。

實際上不用他說,過段時間,李逸也會想明白,因爲他可是繼承了瑞帝的全部記憶,只不過現在驚魂未定,還沒有來得及搜索自己的記憶,調取這方面的信息罷了。

“好了,我知道了!我現在就把他放出來,先把你餵飽了,再細細的搜索,這裏的寶藏,要徹底的看看瑞帝到底有多少寶貝留給我。”

經過太極童子的一提醒,李逸很快就搜索到了一切相關的信息,滿臉笑容的說道。

“太好了,太好了!主人,你真偉大!嘻嘻!”

太極童子喜不自禁。

李逸放出瑞帝皇宮,剛好覆蓋在沙漠之上,帶着凌步搖回到原來的大殿中,坐在九龍寶座上,享受着無邊的權勢。

同時,利用強大的神識,搜索了整個宮殿,最終發現了一個寶庫中,放的都是補天石,數量多不勝數。

還沒等李逸反應過來,那鼻子比狗還靈敏的太極童子,便操衆着太極八卦九龍戰弓衝了過來,盡情的享受無數補天石,雖然個頭沒有重力場上的大,但是,數量充足,能夠讓貪吃的太極童子享受一段時間了。

李逸收回了神識,任它在那個寶庫中折騰,大不了把整個寶庫中的補天石全部吞吃了。

雖然李逸有點肉疼。

事情如太極童子所說的一樣,原來劫雲密佈的情況又出現了,還沒有一個時辰的工夫,那些失去能量的金甲傀儡又活蹦亂跳的站了起來,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堅守崗位。

而且還不到一個時辰,太極童子就橫掃了整個寶庫當中的補天石,引得劫雷陣陣,一道道強大無比的雷網砸在瑞帝皇宮中,恢復着這裏已經被消耗一空的能量。

足足三十六道雷網,讓李逸再一次感覺到了劫雷的恐怖!


不過,他沒有時間感受這恐怖,還有更多的事情等着他處理。 第0089章:古藤道人

對李逸來說,目前最重要的就是研究這信仰鎖鏈,它與帝魂燈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爲什麼龐大而有威力無窮的能量,能夠被一盞帝魂燈所制伏。


李逸把八十一條信仰鎖鏈收入掌中,細細的觀察,神祕的符文細小的肉眼看不見,卻流光溢彩的散發着淡淡的光芒,雖然失去了能量,但是,並不意味着它就失去了價值。

能夠從這細小的鏈條中,感覺到那神祕的規則,一種能夠把一切力量轉化爲信仰之力的規則。

“嗯,不錯,的確如此,這種信仰鎖鏈所蘊含的就是這種信仰規則,只不過這種規則是通過那些神祕的符文來實現的,擺脫了那些符文,這些信仰鏈條只不過是一個超級儲能法器而已,所儲存的能量,可以用驚天地泣鬼神來形容,就是瑞帝宮殿這樣的超寶器歷經億萬年,也不能夠完全的儲滿它。”

李逸心中駭然,把它們全部煉化,讓李逸更加驚訝的事情發生了。

信仰鎖鏈上的符文與帝魂燈燈身上的符文契合了起來,一起在丹田內散發出信仰之光,之後,便像一條條小蟲一般,附在了燈身上,形成八十一道凹凸的圖案。

“難道這帝魂燈和這信仰鎖鏈是同一種屬性的法器?爲什麼會有相同的神祕符文?”李逸心中猜測到。

竟然不知不覺的扶在了九龍寶座上。

一股帝皇祥瑞之氣再一次和李逸的精神之海溝通了起來,雖然沒有上一次磅礴的力量,可是也有源源不斷的帝皇祥瑞之氣衝進精神之海,向永不停息的泉水一般。

“平衡規則!對!我明白了!是平衡規則!我的帝魂燈就是一種平衡規則,正是因爲它,才解除了對信仰鎖鏈的囚禁,太極、四象、八卦就是一個平衡規則,通過經久不息的燈火,把這種平衡規則散佈出去。實際上,平衡規則就是我們日常的生活,不管世間萬物多麼不平衡,其最終的結果都是要歸於平衡,平衡是萬物的最終歸宿,也是萬物新的開始,所以,平衡僅存在於運動的一剎那間,卻掌控者世間的一切。”

李逸的思緒就像開閘的渠水,一下子明亮起來、豁然開朗。

“小朋友!祝賀你,終於體悟到了平衡規則的一小小部分——生命規則忙完了你那邊的事情,到我這兒來坐坐吧,雖然你頓悟了生命規則,但是,並沒有見到什麼纔是真正地生命之源。”

蒼老而又熟悉的聲音在虛空中響起。

“怎麼這麼熟悉?他是誰?”李逸心中疑惑。

“他就是給你不死仙丹的那隻神祕大手,他還說,讓你加倍償還他。”太極童子吞噬了所有的補天石,翹着二郎腿,在李逸的精神之海享受着,一副酒足飯飽的樣子。

“哦,原來是他,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是先等等再說吧,最起碼先熟悉一下整個宮殿,看看這些宮殿中有什麼樣的寶貝,以防別人討債的時候尷尬。”李逸心中有些忐忑,心中希望在這座寶庫中,能夠見到不死仙丹這樣的寶貝,還人家的人情。他最害怕欠的就是人家的人情。

偌大一個瑞帝皇宮,到處是亭臺樓榭、濃郁的靈氣,可惜的是,這裏面確實冷冰冰的,沒有絲毫的生命氣息,除了李逸和凌步搖之外,簡直就像月宮中的廣寒宮一般,冷冷清清。

神識探索了所有的寶庫,發現,在瑞帝記憶深處的功法,早已被他刻成了玉簡,留在寶庫當中,整整塞滿了十個寶庫,除了這些功法之外,就是那些數不盡的煉製材料,數量之多,連李逸這般強大的神識也無法窮盡,瑞帝的記憶當中,也無法一一的展示,僅僅顯示了一部分他非常上心的極度珍惜材料。

目前來說,李逸最需要的不是什麼珍惜的材料,而是比較變態的法器。



Views:
2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