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了,就在相距不到三十米的時候,突然,那架如同畸形鋼鐵怪獸的雷電B2粗短的手臂猛然出擊,「嗖!」,那粗壯的手臂居然猛然彈出一截,巨大的金屬拳頭幻化成出無數道殘影,重重的擊中在斑斕殼蟲的三角形頭部,發出一聲毛骨悚然的坍陷聲音,斑斕殼蟲發出低沉的慘叫聲……

還沒有等人們發出歡呼聲,瞳孔猛然放大,因為,斑斕殼蟲那龐大的身體依然朝格鬥機甲狂奔了過去,斑斕殼蟲身後掀起漫天的泥土,排山倒海,如同萬馬奔騰一般。

這個時候的斑斕殼蟲已經失去了戰鬥力,完全是憑藉著身體的慣性和垂死掙扎想弄一個兩敗俱傷。實際上,從以往的戰鬥全息影像上看,斑斕殼蟲的生命力特彆強韌,生性殘忍,戰鬥的時候都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很多沒有經驗的機甲格鬥師就是死於斑斕殼蟲臨死的反撲。

讓人詭異的是,那架收回了長長手臂的格鬥機甲居然佇立不動。

駕駛機甲的是吉桑,吉桑的目光緊緊的盯在,一手在放在鍵盤上,一手握著操縱桿,身體凝固,彷彿是一尊雕塑。

沒有人知道吉桑現在心裡想什麼,也許,永遠也不會有人知道,甚至於,吉桑自己都有點感覺不可思議,他居然沒有關注斑斕殼蟲,而是想到了鄒子川,他在思考著鄒子川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會如何處理,一直以來,吉桑都在模仿著鄒子川的一言一行……

人是很奇怪的動物,當你喜歡一個人,或者是崇拜一個人,那麼,潛意識裡,你會會模仿對方。

相對於吉桑來說,鄒子川就是他的偶像,無論是談話還是行為方式,吉桑都在有意無意之間模仿著鄒子川。

在鄒子川和斑斕殼蟲的每一次戰鬥之中,他都是一擊致命,鄒子川不知道,他的這種戰鬥風格影響了很多人,而其中,就包括吉桑。

吉桑在想到鄒子川的時候並沒有忽略衝擊過來的斑斕殼蟲,雖然雷電B2重達二百四十噸,是普通斑斕殼蟲的四倍,而實際上,因為斑斕殼蟲體型比機甲更緊湊,衝擊力強,如果被正面撞擊上,不死也是重傷。

說起來話長,其實是電光石火之間,就在斑斕殼蟲那高舉的鐮刀接近不到二米的時候,吉桑握住操縱桿的右手狠狠的一拉一進,左手在鍵盤上掠過,幻起一道殘影……

上百億的觀眾感覺自己大腦猛然出現一瞬間的停頓,那靜止佇立不動的雷電B2猛然一個背轉變相,緊跟著再一個背轉變相,避開了斑斕殼蟲的鐮刀攻擊,那絢麗的動作看得人眼花繚亂,就在人們還在驚嘆這華麗的變相動作時候,機甲另外一隻手上的磁盪刃以一個極為刁鑽的角度猛然朝斑斕殼蟲的頭部切了下去……

「嗤嗤……」

磁盪刃切割在斑斕殼蟲的頭部,發出一陣刺耳的摩擦聲音。

這一次,幾乎是每一個人都從全息屏幕前面站了起來,每一個臉上都露出驚悸的表情。

幾乎是每一個人類都知道磁盪刃是什麼武器,這是一種高頻震蕩武器,縱然是鋼鐵在這種武器面前也會被振蕩得支離破碎,而斑斕殼蟲那三角形的腦袋居然只是被切割,而沒有被震蕩成為碎片,可見這斑斕殼蟲的骨骼是多麼的堅韌。


「撲!」

在無數人的目光之下,吉桑再一次著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動作,那顯得有點笨重的機甲居然猛然躍起數米,整個機甲二百四十噸的重量全部集中到那磁盪刃上面,那斑斕殼蟲掙扎的腦袋被壓了下去,龐大的身軀因為無法支撐雷電B2而重重的趴在了地上,發出沉重的聲音,煙塵瀰漫……

鏡頭裡面突然變得無比的安靜。

而與此同時,幾乎是每一個看到這段全息影像的觀眾都變得安靜,因為,全息屏幕上面可以看到那隻斑斕殼蟲已經徹底的死亡了,那顆三角形的斑斕腦袋被整個切了下來掉在泥土之中,切口之處噴洒出黃色的粘稠液體,就像破裂的高壓龍頭。

……

「大人,完成任務,請指示!」

「嗯,不錯,按照原計劃行事。」

鄒子川點了點頭,剛才吉桑的表現讓他很滿意,雖然一些動作過於華麗賣弄,但是,現在是在作秀,賣弄一下也無妨。

「觀眾們好,這裡是星際在線特別關注節目,我是榮陸馨香,想必剛才那扣人心弦的戰鬥大家都看到了,說真的,在開始,我很緊張,而戰鬥結束后,我的心情很沉重,斑斕殼蟲比我想象的要兇猛得多,這和看全息影像完全是兩碼事,那種視覺衝擊力簡直無法形容……」

「雷電B2重達二百四十噸,而普通的斑斕殼蟲一般都是在六十噸左右,但是,就是這種重達六十噸的斑斕殼蟲,居然能夠和重達兩百四十噸的重型機甲對抗,甚至於,重型機甲也不得不避其鋒芒,可見斑斕殼蟲是多麼的兇悍勇猛,大家也看到了,斑斕殼蟲最可怕的地方是悍不畏死,要想殺死一隻斑斕殼蟲,需要的不光是先進的機甲,還有勇氣!」

「颶風冒險團的鄒子川團長說過,每一個人類都會產生恐懼和害怕,包括這次參加營救行動的人,心裡都懷著恐懼而來,包括我自己,沒有不害怕死亡,面對死亡,每一個人都是公平的,無論是貧窮還是富貴,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所以,我們都格外珍惜自己的生命,但是,面對人類共同災難和敵人,我們必須要有勇氣,勇氣可以戰勝恐懼,勇氣可以戰勝害怕,勇氣可以成為一種信念,我們的目的是什麼?是活下去……」

「這裡,無論這次行動成不成功,我們都要感謝重金屬機甲公司的每一個員工,是他們提供了這次行動的武器和資金,同時,我們還要感謝颶風冒險團的每一個成員,是他們冒著生命危險,詮釋了什麼叫著勇氣!在這裡,我們要特別感謝颶風冒險團的鄒團長,是他提議了這次營救行動,是他讓我們知道了勇氣可以戰勝恐懼和害怕,當然,知道道理的人很多,真正能夠做到的有幾個?」

「在這裡,我代表星際在線的每一個員工,懇請坐在全息屏幕前面的每一個觀眾,每一個人類的一員都關注那些災民,關注那些還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的同類,他們需要關心,他們需要物質的支持,我們有著共同的母親地球,現在,是我們攜手與共,共度危機的時候……」

榮夫人那美貌如花的臉在全息影像上面變得無比的凝重,不得不說,這個女人,是一個非常優秀的主持人,她懂得適可而止,她懂得什麼時候該煽情,自始至終,榮夫人對重金屬機甲公司的武器都只是點到即止,不過,在吉桑和斑斕殼蟲戰鬥的時候,無數個特寫把雷電B2的威猛造型深深烙進了人們的腦海。

當皇浦嚴峻和貝兒看到這段全息影像時候,都不禁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只要這種戰鬥連續出現幾次,重金屬機甲公司的訂單將會像雪花一樣飄來,而實際上,重金屬機甲公司的每條生產線都已經啟動,日夜開工,為即將到來的生產做好充足的準備,重金屬機甲公司的這次危機將會成為一個巨大的發展契機。

「父親大人,你認為,怎麼樣?」貝兒的目光從全息屏幕上移到了皇浦嚴峻的臉上。

「嗯?」皇浦嚴峻一愣。

「你說,那個機甲師的格鬥水平怎麼樣?」

「不錯,不過,過於華麗,有些動作還顯得生澀。」皇浦嚴峻點了點頭。

「我看過鄒子川所有的訓練課程,從訓練的初期顯示,颶風冒險團一開始的水平都很差,只是兩個月的訓練,他們的水平就大幅度提高了……」

「你想說什麼?」皇浦嚴峻的臉上突然變得淡漠起來。

「父親大人……」

「你想說服我,讓他作為我們家族的代理人?」

「是的,父親大人!」貝兒毫不迴避皇浦眼睛犀利的目光。

「你真的愛上他了?」皇浦嚴峻臉上無比的凝重。

「沒有。」貝兒臉上露出一抹微紅,搖了搖頭。

「確定沒有?」

「沒有!」貝兒重重的點頭。

「我再問你一次,你到底愛不愛那個胖子?」皇浦嚴峻一臉嚴肅道。

「我……」貝兒張了張嘴,目光變得遊離起來,突然之間,她發現,自己居然不能連續說三次。

「貝兒,你是家族的繼承人,家族不允許一個族長和一個代理人發生不正常的男女關係……」

「我們沒有發生不正常的男女關係,父親大人!」貝兒赫然站起,一臉潮紅,怒視著自己的父親。

「貝兒,你一直是我的掌上明珠,父親可以不要權勢,但是,不能沒有你,你要明白,父親是為你好,皇浦家族能夠延續上千年,就是因為有著森嚴的族規,我的野心被遏制,也正因為族規的約束,所以,我也不想你走上歧路!」

……

PS:求月票!(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那徐成還有張強與那三個弟子的離去,讓那方宗主高興不已,他笑著調侃道「葛宗主,你門下還有一個弟子沒過這第一關呢!」

「哼,方宗主你莫要取笑了,我雖不知道你那三個弟子與我那倆個徒弟達成了什麼協議,但是我可以明確地告訴與你我這聚靈境大圓滿的弟子實力勝比初識境一重天的弟子!」這幻靈派的葛宗主冷哼道。

「哦,就算是如此,他未達到初識境,那他體中的內丹也是無法與初識境弟子相比的!」這方宗主再次笑道。

那葛宗主頓時就冷哼了一聲,看向王毅,沉默不語,而那面容滄桑的登記老者老者還依然在觀看著王毅,此時他斜嘴笑道「這才能達到煉的效果啊!就是不知他能撐多久了???」

此時的王毅儘管疲憊、儘管酸痛,但是他依然還在緩慢的攀爬著,這數分鐘才摞動一小步,一個時辰也就才走出數米而已,此乃真是龜速!有的弟子不濟便下山失望而歸了,有的也則是在互助之下一飛衝天,前往那第二關了,還有的人與王毅一樣還在苦苦堅持著。

許久之後,那已是夕陽西下、天地昏黃、萬物朦朧之時,此時這天將黑未黑,星辰、皓月也已凌空當照,此刻的王毅也已是疲憊的到了極點,他已攀爬了數百米,他抬起了頭,看著那依然直衝雲霄的山頂之時,他眼中的堅毅之色越發的濃烈。

他心意已決,哪怕是死也要登上這山頂,這一刻好像是脫胎換骨了一般,身上散發出的氣質與之前截然不同,這時他右腳向前一邁,頓時渾身猛地一顫,一股震動心神的威壓如一把利刃一般直戳心神,王毅沒有做任何準備,踉蹌而倒。

趴在地上,神情也是駭然之極,這威壓的威力竟與之前的截然不同,王毅喘著混亂的氣息,腦中也是空白一片,他臉龐煞白、此時他突然想到了什麼,艱難的伸出一隻左腳,向後方緩慢的移去。

當這隻左腳移出之時,一半的腳踝威壓又隨之驟減,頓時就感到了輕鬆了一些,而另一半卻依然還是酸痛無比、沉重無比,這一天一地的極大反差讓王毅處在震驚之中。

「那界靈山是煉其意志,山中越高威壓就會越強,你若是強硬攀爬輕者修為震蕩、口吐鮮血、傷其肺腑,重者那就是墜山而亡!所以你定要掌握好你的節奏」,這時他耳邊回想起了其師尊的話語。

「不能強硬攀爬?要掌握節奏?」王毅嘴中喃喃道,片刻之後它的雙眼卻是露出了明悟之色,他頓時就揚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隨後便再次艱難的蠕動著身軀,向後面移去。

這山中的威壓定是分階段的,而我前方就是另一個威壓更強的所在地,現在我連這第一步的威壓都還未適應,若就靠著意志攀登而上,我定會死於非命!掌握節奏應該就是在告訴我應先適應這一段的威壓,在適應下一段的威壓???直至山頂!

王毅在這一時間恍然大悟,此時的他也是放慢了性子,閉起了那早已疲憊不堪的雙眼,躺在這界靈山之上進入了夢鄉。

次日,當那黎明的曙光掀開了黑夜的輕紗之時,王毅也已睜開雙眼,他用那血肉模糊的雙手撐起那依然酸痛的身軀,靠在了一岩石旁,他輕點了一下手上的儲物戒,只見一縷幽光散出,他從中取出了幾粒丹藥,一口服下,原地打坐,閉目養神了起來。

那幻靈派的葛宗主與方宗主依然還未離去,一大早的也是趕來此地繼續觀望了起來,當然與他們一樣還未離去的宗主大有人在,此時他們也已看不見王毅的蹤影,也只能望著這危峰兀立、陡峭不已的高山,心中胡亂的猜疑著。

「嗯?一夜之間,你那聚靈境大圓滿的弟子難道也已登山了山頂?」那方宗主面露不可置信之情道。

「哈哈,我就知道他可以的!」其葛宗主笑道。

「還是他已經???」那方宗主再一次的調侃道。

「哼,方宗主你那三個弟子也未必能闖過第二關!我也不想與你做這些無用的口舌之爭。」這幻靈派的葛宗主冷哼道。

「呵呵」那方宗主隨後也笑而不語了。

???

「這闖三關,他沒有給時間的限制,那我何不藉此威壓來修鍊呢?」王毅面露微笑自言自語道,依地而坐的他嘴中默念起了口訣,體中的靈力迅速運轉了起來,正以難以想象之速幫他緩解疲勞與痛楚之感。

他這一坐就是一整天,直到夜幕再次降臨之時,他才緩緩的睜開雙眼,運起了靈力、煉起了隨影步法,直至渾身再次酸痛無比才停下打坐,閉目養神起來。

待酸痛之感消失之時,在繼續練習武技,就是這樣一晃便是幾天過去了,此刻的他對著第一階段的威壓已經適應,不僅如此他跳的那些武技幾乎也已全部達到了小成境界。

此刻他再次大步一邁,向著那更強的威壓一帶攀爬而去,那更強的威壓如千斤的重石一般,壓得他喘不過起來,對此他也是不慌不急,再次打坐了起來,待經歷充沛之時,在修鍊武技,如此循環。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間就是數天已過,依然還在攀爬這威山的弟子已是寥寥無幾了,那葛、方二長老也早已離去,之時這山中傳來了一陣轟鳴之聲,只見這山中一人在一瞬間就分出了四道身影,向著不同的方向飛去。

這四道身影皆是神情冷漠、雙目炯炯有神,這第一道身影腳下殘影疊加,疾走如飛、快如閃電,那第二道身影浮於空中,隨風而動,就如同那空中的浮雲,彷彿已經失去了自身的重量一般。

那第三道身影全身通紅一片,彷彿他就是一團火焰正在熊熊燃燒,他腳旁的花草也跟著他一起燃燒,但是這火勢卻怎麼也蔓延不了,那第四道身影雙手如錐,寒光乍起、就連手旁的空氣也隨著層層塌陷,發出破空之音。

此時這四道身影再次匯聚而來,合成一人,此人雙眼如鑽、雙目如刀、面容俊俏,他仰天便大笑了起來,看著那直衝雲霄的山頂心中已毫不畏懼。

此人正是王毅,他在這數天不僅適應了這更強的威壓,就連他挑的武技也已全部煉成,此刻他這把韜光養晦、鋒芒不露的利劍便要再次出鞘,直衝雲霄! 皇浦嚴峻站起來,緩緩走到貝兒的身邊,輕輕的拍了一下貝兒的肩膀,一臉慈祥道。

「我明白,父親大人,可是……」

「貝兒,我們不必爭執,我們的時間很寬裕,等你確定了你到底愛不愛他之後,我們在討論好嗎?」皇浦嚴峻輕輕的吻了一下貝兒的額頭。


「謝謝父親大人。」貝兒咬了咬編貝一般的潔白牙齒。


「愛上一個代理人會很痛苦的,家族已經有前車之鑒!」

皇浦嚴峻拍了拍貝兒的肩膀,嘆息了一聲緩緩走了出去,留下貝兒在房間裡面發獃……

「我真的愛上了那個胖子嗎?為什麼都這麼說?我怎麼不覺得呢?」

貝兒感覺心裡堵得慌,

……

「大家好,這裡是星際在線特別關注,我是榮陸馨香,現在,颶風冒險已經分成了四個組向綠泉市展開了搜索,每一組有五百格鬥師駕駛重金屬提供的雷電B2,分成若干個小隊,而星際在線的戰地記者跟隨在颶風冒險團鄒團長的小隊身後……」

「……離開綠泉市越來越近了,我們這種地毯式的搜索並沒有發現倖存的人類,不過,大家可以從鏡頭上看到,這裡曾經發生過慘烈的戰鬥,機甲殘骸也越來越多了,從機甲殘骸的型號看,大部分都是老式的輕型機甲,甚至於,還有很多民用機甲,這裡的人類曾經用自己的生命保衛自己的家園……」

「大家也看到了,讓人奇怪的是,斑斕殼蟲的數量也非常少,截止目前為止,我們這支由二十人構成的小隊只遇到過三隻斑斕殼蟲,而其中有一隻斑斕殼蟲看到我們后立刻逃竄,被另外一支小隊格殺……」

鏡頭一陣晃動,然後定格在三十幾棟殘破的別墅邊。

「哦,我們已經開始進入了人類居住點,這裡是一個別墅群,大約有三十幾棟別墅,從別墅群殘破的外觀看,這裡曾經遭到斑斕殼蟲的襲擊,希望我們能夠發現倖存者……」

鏡頭再一次移動,落到了一架外形詭異的機甲上面,這款機甲就像披了一層鱗甲,在陽光下閃爍著幽深的光芒,給人一種蕭殺無比的感覺。

「哦!鄒團長親自展開了搜索,駕駛的機甲有一個很別緻的名字,稱為『睚眥』,從這款機甲的形狀大家可以看到,這款機甲是由雷電B2改裝,據說,這款機甲是鄒團長親自設計改裝,那些鱗甲並不是金屬的,而是採用一種非常兇猛的野獸身上的甲胄製作而成……現在,我將連線鄒團長……」

「鄒團長,您好!請問,你為什麼要把這架機甲的名字稱為睚眥呢?這個名字是不是有什麼告別的意義呢?」

「沒有!」鄒子川的回答一如既往的簡潔。

「那麼,請問鄒團長,您會親自參加戰鬥嗎?」

「你認為呢?」鄒子川的聲音冷冰冰的。


Views:
5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