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楊慕將瓶子丟在一旁,眉心的星旋轉動的越來越快,手指往銅碗里的水渦一點,一道金色的光芒落在水面上。

時間不大,就見到從水面上升起了一團霧氣。隨著升的漸漸的凝實,變成了好似一面鏡子一樣水幕,上面水暈蕩漾,出現了一組畫面。 一滴紅色的血液,在畫面里閃爍一下,立刻就像左楊慕頭頂上的星旋一樣,在不停的轉動。左楊慕繼續吟誦咒語,因為全身心的投入,額頭上已經露出了汗水。

媚婉兒和吉恩在旁邊看的清楚。畫面里的血液在飛快的旋轉后,嗖的一下,好像是流星一樣,穿過一道道光幕,先是金玲星上的景物,然後落在了一個地區的上空,不動了。

吉恩的眼睛就是一亮,緊接著畫面上出現了幾張面孔。仔細辨認下,吉恩認出來,這些人正是手下人的一部分家人。記住地點后,等待著左楊慕繼續施法。

左楊慕一遍遍的施法,幾乎是馬不停蹄,沒有間歇。直到天光大量,基本將所有瓶子里的血滴都做了一遍追蹤,位置分佈在金玲星的全部區域。最後一個就是吉恩,當吉恩的鮮血滴落在銅碗里。

蕩漾了好久,這每一秒都過得相當的煎熬。左楊慕似乎早就預料到了這樣的情況,吟誦咒語和星旋的轉速也加快了起來。就在吉恩焦急難耐,額角露出冷汗的時候,血點在畫面中疾馳,一路衝出了金玲星,向前行進。其速度飛快,幾乎讓人眼花繚亂。

大約有三分鐘的時間,才穿過了一片片的星空,在一個星球前,放緩了速度。左楊慕的臉有些發白,開始繼續催動自己的星旋之力,控制著血滴向更準確的地點靠近。在不斷的努力和掙紮下,星點最終停在了這個星球的東邊。

這裡是一處平地,上面是一望無際的沙土地,並沒有什麼建築物。只是黑霧慘慘,陽光根本就穿透不進來。

控制著吉恩的血滴往裡面繼續的探索,最終也沒有看到個究竟。左楊慕猛地睜眼,一道金色的光芒透過畫面,直投在血滴上。

血滴立刻就是一抖,比之前的力道更加的猛烈,隱隱的透著金光。再前進的時候,血滴就比以前容易了多了。而同時,左楊慕的臉色就更加的難看了。

當血滴隱隱的發現了一處城堡的時候,左楊慕再也堅持不住施法,畫面也砰然的爆碎。

大殿里靜悄悄的,媚婉兒一閃身來到左楊慕的身邊,將左楊慕護住,畢竟她對吉恩肯定是不信任的。防範也是應該的,一看就知道左楊慕目前的極度的虛弱。

歇息約有半個小時,太陽已經破土。左楊慕強打精神,看著身邊的兩個人,有氣無力的說道:「吉恩,金玲星的地方你熟,這裡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我將留下三千聖使,還有艾洛頭領,完全的配合你的行動。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這些人全部救出,然後等我的消息!」

「是!公主!」

左楊慕一擺手讓吉恩下去。回頭對媚婉兒說:「我們悄悄的混出城,返回到飛船,將剛才鎖定的星球傳給艾薩克,去就吉恩的家人,順路將那裡的惡魔之地剷除!」

媚婉兒一皺眉:「還是我去吧,你留在這裡!你的狀況不太好!」

「沒事,路上休息就夠了,到那個星球,我算了算至少要半天的時間!時間不等人,就你們這些聖使去,我不放心!」

看到左楊慕堅持,媚婉兒也沒有辦法。只好聽從左楊慕的命令,兩個人喬裝了一下,來到門前,交代艾洛一切要配合吉恩。便上了一輛公羊車,飛速的想城外駛去。

半個小時后,二女上了大船。吩咐戰麟,留下一般的子船控制日宛城,其他的返回大船,準備去攻打吉恩家人被困的星球!

大船破空的同時,吉恩那邊也開始籌備,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話一點不假,雖然克倫多在金玲星也有一定的勢力,但那基本也都是他帶勁金玲星的手下,天狼星和惡魔一黨,本來就是見不得光的,所以人數也是有限的。

但是,之前礙于吉恩的頭銜,也並不知道吉恩被惡魔附體,所以對克倫多,也就沒有影響,本來克倫多打算將左楊慕騙到金玲星,設下很多的陷阱,想要謀害白羊星聖主,可最後卻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如今又被困在自己的住處中,雖然心裡已經察覺到對方要有所行動,但是也只能看著了。如今就是他自己想逃走也是不可能的了。

一時間,整個金玲星都在吉恩的帶動下,行動了起來,人員湊被的密集,但是卻沒有輕舉妄動,單等左楊慕那邊的消息,才敢行動。若是兩方面的行動不統一,一旦有一方得到了消息,做好了準備,那麼,吉恩和左楊慕兩個人,就會有一方陷入到被動中。

左楊慕命令戰麟和艾薩克,以最快的速度向著金玲星附近的一顆荒涼星球而去。

因為荒涼之地,更容易天狼星和惡魔藏身。這裡沒有白羊星人,所以一切行動也都十分的方便。況且,一旦在白羊星域里有一些損失,這些躲在暗處的釘子,卻仍在,還是可以繼續運行的。

兩艘大船在星際里拉出了兩道流星甩下的尾巴。屏蔽了一切掃描和探查的功能。其速度如同光一樣,眨眼間就出現在了荒星之上。

在施展喚親之術的時候,左楊慕只是通過畫面上血液所傳回來的影像,看到了一個片面。如今到了這可荒星之後,才發現,幾乎整個星球都被黑霧遮擋了起來。在星際里,這裡就像是一個黑洞一樣,若是不注意,根本就發現不了。

左楊慕坐在指揮椅上,暗贊:這惡魔要比天狼星的人,聰明的多了,隱匿的手法也高明許多。

一直前行,左楊慕憑藉著畫面傳回的模糊方向,指揮著兩艘大船靠近。

黑雲越來越濃,隨著前進的距離越長,濃墨一樣的霧氣,就更加的厚重,幾乎什麼都看不見。

猛然間,就見前面的黑霧風雲一邊,忽的向兩旁一閃,緊接著,一團更為漆黑的厭惡冒了出來。左楊慕果斷下令,大船停止了前進。為了避免打草驚蛇,兩艘大船多沒有開火。停在那裡,盯著眼前的那團黑霧,靜觀其變。

「吼!」一聲咆哮之聲,透進兩艘大船內,左楊慕的眉頭就是一皺。 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圓了,盯著前面的黑霧。但是卻看不清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怕打草驚蛇,又不敢開火,一時間兩方面就僵持在了原地。左楊慕眉頭深皺,這麼耽擱,時間上怕是不允許,夜長夢多,遲則生變。

心裡迅速的一盤算,很快就做出了決定:「讓艾薩克的船開火,吸引過去前面的怪物,我們趁機會趕緊衝過去!」

底下的人聞風而動,艾薩克的船迅速的向右側而行,同時光束炮積攢力量,轟的一下射在了前面的黑霧上。

「吼!」一聲咆哮,不知道是傷到了怪獸引起了對方的憤怒,還是對方被騷擾到而感到惱火,黑霧迅速的向艾薩克靠攏。

左楊慕目睹了眼前的一切,突然發現這不知道具體是什麼東西的怪物,竟然能完全的無視光束炮的傷害。心驚之餘,趕忙出言提醒道:「叫艾薩克拖住即可,盡量避免直接碰撞,想來,他不是這個怪物的對手,別造成沒有必要的損失!」

緊接著,左楊慕向自己的大船下達命令:「全速衝過去!」

底下的人聞風而動,左楊慕的坐船像流星一樣,眨眼間就飛出去了好遠。身後傳來陣陣的光束炮的餘威震動。左楊慕心急嫌船慢,不斷的命令下面加速!

可是禍不單行,正飛行的大船,忽然左側好像被什麼物體碰撞了一下大船劇烈的抖動了一下,下面的船員拼了命才控制住了船身,沒有被撞偏了飛行的方向。


左楊慕果斷的站起身,對身邊的戰麟說道:「這裡交給你了!」隨後身子向外走,聲音提高道:「媚婉兒,木辰跟我走!」

木辰和媚婉兒也沒問為什麼,跟著左楊慕就往外走,露絲在一旁急了。趕忙追上左楊慕:「聖主,為什麼不帶上我!」

「你負責保護慕婉依!」左楊慕沒有停住腳步,而是用很鄭重的語氣,表明自己交給露絲的任務也很重要。露絲的嘴一撅,心裡雖然不願意,但是也不好違反左楊慕的命令,委委屈屈的退了回去。

來到外面,左楊慕跟身邊的木辰和媚婉兒說道:「咱們帶二十艘子船突襲,讓戰麟作掩護,看來對方是有所準備的,他們一定想不到我們會放棄大船,冒險駕子船去救人,所以,我們就來他一個意想不到!」


「可是……」木辰聽了左楊慕的話,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聖主,太危險了,讓我們去就行了!」

「誒!危險歲危險,但是我有把握!相信我!」左楊慕的臉上充滿自信,看在二人眼裡,心也定了不少,但是擔心還是擔心,一點也沒有減少。

到了外面,調齊了人,左楊慕對這些一開始就投靠在自己麾下的聖使說道:「今天是有史以來最危險的一次行動,你們如果有誰怕了,現在可以退出去,時間不多,只能給你們半分鐘的考慮時間!」

聽了聖主的話,大家都意識到這次行動的不見,一個個心都提到嗓子眼,緊張的手心都出汗。但是仍舊眼睛瞪著,胸脯拔著,沒有一個退出的。

左楊慕看完滿意的點點頭:「你們放心,這次行動,我與你們一起參加!有風險,我們大家一定擔著!最後目的是救出吉恩的家人,爭取金玲星對我們的支持,那樣,我們的力量就又會壯大許多,都明白這次行動的意義了嗎?」

「明白!」五百名聖使,齊齊高聲答道。當聽到聖主要親自和自己等人並肩作戰,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激動。對於他們來說,守護者白羊星,守護聖主是份內之事,但是這裡有些人,可能一輩子都沒有機會見到左楊慕,如今不僅看到了,還能與之一起出生入死,可想而知,這對五百名聖使的鼓舞有多大。

左楊慕看到眾人的士氣旺盛,心中歡喜,但是為了給大家一些信心,和安全的保障。左楊慕暗中催動咒語,頭上的星旋一轉,甩手一揮,五百名聖使就見到一顆顆金色的星星向著自己的人群中分散,最後,均分給每個人,印在了額頭上。

五百個人的眉心處就是金光一閃,瞬間便在額頭上留下了一個金色的星星印記。

左楊慕施完法,剛恢復一些的臉色又變得難看了起來,不過臉上仍舊笑容如春:「這顆星星能保障你們不受惡魔法術的侵害,更能抵禦惡魔的附體,但是也只能在你們命懸一線的時候才能自動啟動,也許會就你們一命!好了,現在我們出發!」

這一切昨晚,左楊慕的身子十分虛弱,就是靠著一股精神的力量在支撐,不然的話,早就倒了下去。媚婉兒心細,看到了左楊慕的神色,上前一步,只讓出左楊慕半個身位,為的是,可以隨時照應聖主。

到了停放子船的大廣場,這裡是大船的最底層,裡面停著不下千餘艘的子船。隨意的找了二十艘子船,左楊慕率先上了一艘。而媚婉兒緊隨其後。木辰沒有跟著,則是另上了一艘,這也是左楊慕的意思,一旦一艘船出事,另一艘還能繼續堅持完成任務。

五百名聖使也紛紛上了子船。轟隆隆,船艙門打開,左楊慕的子船第一個沖了出去,緊接著二十艘子船相繼而出。

一出了大船,外面的黑雲就看的更清楚了。四周咆哮之聲更多更雜,五百名聖使和左楊慕等人,根本就分不清到底有多少黑霧怪獸。

但是此時卻不是細想這些的時候,給戰麟下達命令,讓其在前面開路,二十艘子船隱蔽在大船的底下,很小心的向前面靠近。

眼前的黑霧,如同被撕開的黑布一樣,向著兩邊飛快的閃過。其中一團團的黑霧怪獸,也被甩在了伸手。

猛然的大船一停,左楊慕就知道,這是遇到了阻攔,率先帶領二十隻子船,分成四個小分隊,繞過一團團的黑霧,向著前面繼續飛行。而戰麟則是控制著大船在後面為其掩護,發射光束炮,吸引黑霧怪獸的糾纏。 冒煙突火,這四個字用在這裡再恰當不過。光束炮牽制住黑霧怪獸,左楊慕也不知道這裡究竟有多少的怪獸,但是現在只能進不能退,為了自己的計劃也只好拚命了。

四個子船小隊,互相之間照應著,穿插著,掩護著向前行進。因為是子船,所以,根本就沒有大船的隔音,外面轟隆之聲和怪獸的吼叫聲十分的激烈。

到了這裡,手下的人眼睛也都紅了,退是回不去了,想到左楊慕也在自己的隊伍當中,五百名聖使的底氣就更足了,士氣也提了起來,面對死亡的號角,沒有一絲的恐懼。

『吼!』一聲怒吼,左楊慕這是第一次清晰的看到怪獸的模樣。這是一隻頭上長角,肚下生鱗的怪物。看上去有點像左楊慕在地球上講過的龍,但是又和龍不同,有著一對翅膀,尾巴也帶著尖刺,如墨色的皮膚黑亮黑亮的,特別是眼睛更是血紅,就顯得猙獰恐怖。

不用左楊慕吩咐,位於左楊慕左翼的子船小分隊就是木辰的率領的,當先如同箭頭衝出,同時光束炮轟隆隆的射出,威勢甚猛。

怪獸則是張開大口,吐出一團團的黑霧,其中帶著噼里啪啦的雷電之聲,左楊慕的心就提了起來,趕忙命令道:「木辰!快回來!」

可就在這時,隨著木辰衝出去的還有他率領的其他四隻子船,紛紛的集中光束炮,也不管怪獸的腦袋和身上什麼部位,一頓狂轟亂炸。

怪獸咆哮著,表達著自己的憤怒,翅膀不聽的扇著,捲動周圍的黑煙,一時間,所有的子船都被黑煙所掩蓋,彼此之間根本就看不到對方,只能通過船上的定位,才能飛邊己方的船隻分佈的位置。

左楊慕沉穩了下心情,腦筋急速的飛轉,這是木辰的五隻子船已經退了回來,左楊慕一咬牙:「木辰你帶著你的分隊纏住這隻怪獸,我繞過去!」

「聖主,還是我繞過去吧!」木辰擔心前面的情況或許比這裡還糟糕,所以,主動請纓;

「不必多說,按我說的做!」左楊慕繼續命令道:「右翼留下一對配合木辰頭領!」

左楊慕看著船內子船的分布圖,帶領著九隻子船,繞過這邊的戰場,繼續深入。剛飛行不就,左楊慕就透過黑霧,隱約約的看到了一座好似山峰一樣的城堡。

確切的說,這座建築物是建在山峰上的。指揮著剩下的十隻子船向建築物飛去。

這是一座很古老的建築,有點像西方的教堂一樣,唯一不同的是在其上天空,黑雲密布,雷聲隆隆。左楊慕越往前飛,就越是緊張,此時已經非常接近建築物,離的近了,左楊慕就看到無數的黑影在地面上密布,很是清楚的能分辨出,是和之前在其他地方見到的惡魔手下相似。


暗嘆一聲,看來對方已經有了準備,趕忙向戰麟傳達信息,通知吉恩行動!

金玲星上。

吉恩早就等的不耐煩了,能安排的都已經安排了,艾洛則是帶著三千聖使,圍在了克倫多的住處外面。而在外面則是左楊慕臨走時,留下的子船,這下子,克倫多就如同末日來臨一樣,臉都灰了,等待著最後時刻的到來。

接到左楊慕的命令,幾乎金玲星上所有荒涼的地方,一起發動了進攻,無數的守護者,都參加進了戰鬥,他們的眼睛都紅了,為的就是自己還在受苦的親人。

其實,克倫多無論怎麼行動,若非是掌握人質,他也無法在金玲星立足,而且,吉恩在守護者之中的地位,豈是他幾年內就能將其瓦解的?更何況,守護者對公主的信仰,是傳承了幾千萬年的,就更不是克倫多能夠威脅得了得。

如今,金玲星全面開展,守護者中的人質被大批大批的就出,幾乎就成的人質都被救了出來,還有一成就在左楊慕整攻擊的荒涼星球。

按照左楊慕臨走的吩咐,將這些守護者的家人,全部都暫時的軟禁在左楊慕的住處,為的是防止有的人質被惡魔附體,留有後患。對此舉,大家也都是十分的理解,也都知道,這麼做也沒有什麼不對,何況自己的親人在自己的看管下又能出什麼事?

金玲星的行動幾乎就是風捲殘雲的速度,只是一個小時就接近了尾聲,比起左楊慕那邊,要順利不知多少倍。

左楊慕得知金玲星的行動基本已經結束,而自己的十艘子船則是被困在了黑衣人的包圍中。光束炮對其傷害並沒有那麼直接,心思急轉直下,知道,是要殺開一條路的時候了。

於是下達了命令,讓跟在自己身邊的十艘子船上,二百多名聖使隨著自己下船進行肉搏。媚婉兒聽完,還沒等子船落地,第一個先變身成巨大的狼人,離地面還有不到二尺的時候,就聽到『撲通撲通』二百多名聖使全都變身出了子船。

落在地面的黑衣人中,就如同重型的炸彈一樣,一下子就轟出了方圓兩米左右的空地。左楊慕則是拿出自己的信物,飄身形也出了子船。眉心處的星旋已經開始旋轉。手中的羊頭型信物,開始發光,只要左楊慕心念一動,集中精神,瞬間就可以擊殺一名黑衣人。

一個寶藍色衣裙的女子,率領二百多名身材魁梧的聖使狼人,如同遠古的凶獸一般。惡魔殘忍,他們就比惡魔還兇殘,一路上殺伐果斷,慘烈異常,不停的有聖使落單被眾多的黑人包圍,然後發出凄厲的嚎叫,寧死也沒有屈服之人。

左楊慕因為身形比較輕,而且,又可以短途的飛行,所以她一個人沖在最前面,媚婉兒怕其出危險,在陸地上帶著聖使,玩了命的追蹤左楊慕的蹤跡。

好在這裡暫時還沒有遇到前面的怪獸,不然,別說救人,就是想逃走也將變得十分的困難。

在高空中看去,就好像一隻大舟在海水裡黑色的海水裡航行一樣。黑衣人就如同海浪一般一波一波的被沖的四散開來,左楊慕爆喝一聲,雙眼的金光突然射出,如同利劍一樣,直接將前面的黑衣人群,切開了一個口子。 頓時黑煙四漫,怪叫連連。所謂惡魔,就是人類或者生物嘶吼,墮入到地獄被泯滅了善良、愛、溫暖等所有正能量以後,留下殘忍、嫉妒、暴虐等等負能量的原始體。

他們喜歡黑暗,討厭光明,生活在殘忍無情的地獄。為了生存和目的而不擇手段。唯一聽從的就是地獄之主的召喚和命令。

所以,即便是邪惡的,也是有靈魂的,只不過是靈魂扭曲了,自然也就存在著生死。

左楊慕帶著手下的兩百餘名聖使,跌跌撞撞的向前衝去,一路上踏在惡魔的屍體,前進的很緩慢,即便眼前就是那座黑暗的建築,看似一步就可接近,可還是近在咫尺,卻又好像遠在天邊一樣。

地面上荒涼的土地上,已經被惡魔黑色的血液染了好大一片。左楊慕心急,眉心的星旋急速的旋轉。硬是撕開了一條通道。就在這時,前面的黑霧一晃,一個皮膚如墨的怪獸從黑霧裡躥了出來,擋住了左楊慕的擋路。

「擋我者死!」左楊慕爆喝著。口中的咒語高聲的吟誦,身體外就罩起了一層金光。如同黑夜裡破曉的初陽一般,刺眼而火熱,前沖的身子,根本沒有收到任何的阻攔。剛剛露頭的怪獸,就覺得眼前一片光明,似乎靈魂深處的某一處角落好像被照亮了。眼神中出現了一瞬間的空洞,似乎想起了什麼。

左楊慕的右手抬起,突兀的好像播種一樣,撒下一片的星芒,將怪獸籠罩。就看到怪獸的眼睛漸漸的恢復了清明,黑白清晰可見,可是一瞬間,又變成了赤紅色,猙獰而兇惡。


咒語的聲音越來越大,怪獸掙扎的眼神也越來越強烈,過了三分鐘,怪獸漸漸停止了掙扎,眼神變得堅定與火熱。高聲的吼叫,流露出了解脫的興奮,拍打著翅膀向著左楊慕飛來。身體外也不再是黑色,而是變成了赤紅色。

左楊慕強迫自己施法,解除了怪獸身上束縛,體內的星神之力也到了強弩之末。身子搖搖欲墜,晃了晃,差點從半空中落下。那隻赤紅色的怪獸驚叫一聲,快速的飛到左楊慕的身下,將其托起。

左楊慕欣慰的點點頭,臉色蒼白的看著周圍的戰場。高聲喊道:「我的聖使們,一定要完成我們的這次任務,就出人質!我現在賜予你們星神之力,助你們前進!」

就在這時,從周圍的黑屋裡,不斷的有黑色的怪獸向左楊慕包圍。左楊慕的身子猛然挺起,頭上的星點越來越亮。咬著牙,吟誦咒語的聲音,也越來越大,最後近乎是嘶吼一般,回蕩在整個戰場。

身上的紫色衣裙,此時已經變成了金色,身子完全的被星光包裹在裡面,無論是惡魔,還是聖使,都沒有人敢直視。

隨著咒語的最後一個字吐出,左楊慕身上太陽般的光芒立刻四射,瞬間變成漫天的星點落下。在她周圍所有的怪獸都被籠遭在內,咒語的聲音慢慢變小,但是散落在四周的星點卻光芒越來越盛。

與剛才一樣,這些怪獸在掙扎了幾分鐘之後,紛紛身體變化成赤紅色,圍在了左楊慕的周圍。而周圍的聖使身體里好像注入了一股強大的力量一般,前進起來,就越加的勇猛。如同一把把鋒利的刀芒,暢通無阻。

終於借著這一股衝勁,左楊慕帶著數百頭怪獸和二百名聖使來到了黑暗建築的前面。



Views:
3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