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會兒遮着,已經晚了,能看的我都看了。”

王浩咧嘴一笑。

孫玲玲一張臉更加的紅了。

低着頭,雪白肌膚都隱隱透紅。

使勁回憶了一下之前的事情,斷斷續續的回想起之前被幾個人請着喝了杯酒,然後就神智逐漸不清了,記憶的最後是王浩和幾個人在對峙,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Wωω⊙ ттkan⊙ ¢〇

王浩掃了眼孫玲玲,“不早了,我先睡了。

孫玲玲茫然的坐在沙發上,看着自己的狼狽模樣,一張臉再度紅了起來。

王浩倒頭就睡。

半夜。

王浩忽然驚醒, 明月天涯(楊康x歐陽克)

藉助窗戶之中灑進來的月光,發現是孫玲玲。

孫玲玲躡手躡腳的走了進來,想要上牀,但是最終還是忍住了。

在牀邊鋪了沙發上的墊子睡了下來。

王浩呼了口氣。

“你在牀上睡吧。”

孫玲玲嚇了一大跳。

“吵到王先生了嘛?”

“我睡覺輕。”

孫玲玲歉意道,“我一個人在客廳睡害怕。”

王浩站了起來,“你在牀上睡吧,我去客廳。”

孫玲玲道,“王先生,不用了,我就在這裏躺着就行了,我已經睡醒了,我就想躺一會兒。”

王浩重新躺下,“也行。”

孫玲玲似乎睡不着,半晌後,“王先生,你是不是覺得我是那種女人?”

王浩也是睡意消散了很多。

“哪種?”

“不乾淨的那一種。” 離婚前懷孕了

“沒。”

“王先生喜歡什麼樣子的女人。”

"條兒好的。"王浩隨意道。

“那我這樣的行嗎?”孫玲玲道。

王浩咧嘴一笑,“還行。”

孫玲玲再沒說話。

王浩安靜的躺着。

幾分鐘後,旁邊傳來動靜,孫玲玲躺在王浩的旁邊。

“王先生。”

“嗯?”


孫玲玲忽然坐了起來,低頭看着王浩。

王浩睜開眼,看着孫玲玲。

“孫大祕書,這是幹什麼?”

“王先生,你到底是一個什麼人?”

“反正不是好人。”

“那有多不好?”孫玲玲笑道。

“就是個俗人。”

邪少的倔強蠻妻 ?”

孫玲玲道。

王浩擡眼看着孫玲玲。看到孫玲玲的眼神之後,王浩就知道這個女人的藥勁還沒有完全過去。

雖然清醒了,但是多多少少還是受到影響了。

“還行。”

“那王先生爲什麼不爲所動?”孫玲玲緊追着問道。

“我身體不好,槍短又小,還快。”

“我不信。”孫玲玲微微俯身看着王浩。

“王先生該不會是喜歡男人吧?”

“純正男人。”


“我不信,除非你讓我試試。”孫玲玲俯身。

王浩都能感受到孫玲玲的呼吸噴在臉上熱癢的感覺了。

“孫祕書,我可不是什麼好人,你要是再這樣,我可就把持不住了。”

孫玲玲的嘴堵在了王浩的嘴脣上。

“那讓我看看王先生把持不住的樣子。”

王浩翻身,咧嘴一笑,長槍直入。

風起雲涌,大雨滂沱,咿呀不絕。

隔天。

日上三竿。

王浩坐了起來,手機止不住的在響。

接通電話,那邊傳來王改的聲音。

“龜兒子!你死了?打電話叫你吃飯得叫多少次呢?”

王浩起身,看到旁邊還在酣睡的孫玲玲,咧嘴一笑。

孫玲玲翻身,似乎是被吵醒了,醒來之後蹭到了王浩旁邊,抱住了王浩的腰。

繼續躺着睡。

“今天中午就不回去吃了,下午我回去。”

“你個龜兒子!今天下午,大哥和嫂子家提親,中午讓你回家商量這個事。給我滾回來。”

王浩聞言,“成!馬上回來。”

丟下手機。

王浩拍了一巴掌孫玲玲屁股。

“醒來了。”

孫玲玲嚶嚀一聲,還有點賴牀。

“我還有事,馬上要走,你先睡着,走的時候把門給我鎖上。”

孫玲玲抱着王浩的腰不放手。

Wωω. тTk an. ¢O

王浩咧嘴一笑,“我有事,得出去了。”

孫玲玲坐了起來,似乎還是沒力氣,靠着王浩,,目光迷離看着王浩。

“王先生不是身體不好嗎?”

孫玲玲妖媚一笑。

“超常發揮了一下。”王浩咧嘴笑。

孫玲玲伸手摸着王浩身上大大小小的傷疤,在王浩的後背之上,還有一個很漂亮的紋身。

是一根柱子上面纏繞着一頭龍,柱子正好就是脊柱的位置,乍一看,就像是脊柱上面纏着一頭漆黑的龍。


如果仔細去看的話,會發現,黑龍的兩隻龍角之間還有一個字。

將!

孫玲玲手指摸着王浩後背的紋身。

“這個紋身我好像在哪裏見到過。” 王浩聽到孫玲玲的話語之後停下了穿褲子的動作。

回頭看向孫玲玲。

“還見過這個紋身?”

孫玲玲點點頭,“見過,但是什麼時候什麼地方見的忘了,因爲這個紋身很漂亮,所以印象很深刻。”

王浩沉默半晌重新穿上衣服。

“下次若是想起來的時候告訴我一聲。”

孫玲玲愣了一下,“這個紋身有什麼故事嘛?”

王浩接着沉默,這個紋身對王浩而言意義非凡。

從小習武,但是功夫不只是祖父一個人教的,王浩有專門傳授自己功夫的高人。

也是王浩的師父,後來死了,但是在臨死之前告訴王浩,王浩還有師兄弟,如果沒有死的話,他們的身上還有同樣的紋身。

他們還有一個幾乎斷了傳承的門派。


Views:
2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