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愛蘿問完就後悔了,不知道會聽到什麼回答。

而鬱子宸也是沉默了一瞬,看着窗外,眉頭微微皺着:“我只是覺得遺憾。”

遺憾他的媽媽爲什麼沒有活的更明媚一點,遺憾他那時候沒有更強大一點,遺憾他沒能做的更多……

簡單的幾個字,顏愛蘿卻聽的心疼。

鬱子宸很快就掛斷了電話,她也拿着手機愣了一會。

等王秀叫她的時候,她纔回過神來。

“怎麼了?是不是家裏出什麼事了?看你魂不守舍的。”因爲她的神情惆悵,滿腹的心思都擺在了臉上。

顏愛蘿看看她,想了想:“我有件事要去辦,麻煩你在這裏等我半天,明天我們再來找你。”

八零年代時來運轉[重生] ,但看她臉色不好,就應下來:“行啊,反正咱們自己就是老闆,也不用着急。不過,晚上說好了一起吃飯的,那件事怎麼辦?”

其實,自己做老闆纔是真着急。

因爲有太多事要做,每天都在計劃以後的事,所以每件事都要加緊做,就怕虧了錢。所以,她們反而比打工的職員還要忙碌。

王秀這麼說,也是安慰顏愛蘿罷了。

其實她挺緊張的,因爲她怕自己一個人應付不來,也怕說錯話得罪對方。

顏愛蘿也是明白她的擔憂,又是皺眉想了想:“我給這邊的老闆打個電話,道個歉,再請人送上禮物。就算不能合作,也不要把人得罪了。”

王秀立刻想點頭說這樣好,但是又擡眼看她一臉擔憂的樣子,有些話就衝口而出。

“不如我今晚陪他們吃飯吧,先試着談一談,就算談不成,應該也不會得罪他們。總不能這些事全都靠着你吧?”

她是覺得兩個人一起搭夥做買賣,總不能讓顏愛蘿一個人頂在前面,她也要出錢出力才行。

她們出來這兩天,大部分事情都是顏愛蘿在處理,她只是跟在後面學。她都覺得自己這生意做得太佔便宜了,好像跟着跑跑腿,就等着收錢了。

這樣做生意,也太丟人了。

王秀的自尊心很強,不允許自己這樣占人家便宜。

顏愛蘿想了想,也在考慮她擔憂的問題。

兩人合作做生意,雖然她出錢更多,但她並沒有自己高人一等的意思。她也覺得合作方應該發揮所長,互幫互助相互制衡,這樣公司才能平衡的發展。

要是她一直跑在前面,等時間長了,王秀心裏肯定也會不舒服的。

還不如趁着現在給她一些鍛鍊的機會。

“好,那就麻煩秀姐了。你也別緊張,我把季雲留給你。他能言善辯的,要是有什麼不對,會提醒你。”

季雲這次出來還是跟着她,他似乎是迷上了觀察周邊的人,所以自告奮勇跟着她出來。

王秀想起那個長的很好看的年輕人,想着有他幫忙也更好,就點頭應下來。那個年輕人一張嘴特別能說,有這個麼個人在,也能調節氣氛。

顏愛蘿把這邊交代好之後,就坐車趕緊走了。

走在街上,纔想着就這麼回去也太慢了,浪費時間。

她翻出手機找了找,給賀天啓打了個電話:“賀總,麻煩你一下,能不能借直升機用。”

賀天啓在那邊也是詫異了一會,想着從來不找他幫忙的人怎麼會開口。不過他立刻痛快的說:“行啊,你想從哪兒去哪兒?我安排。”

他也不管顏愛蘿要做什麼,反正就是個直升機而已,送給她都行。

顏愛蘿跟他說了地址,他還是覺得奇怪:“子宸的……沒什麼了,我馬上讓人去接你。”


他想着顏愛蘿不找自家的直升機用反而找他,肯定有什麼原因。既然是祕密,他就不多問了。

顏愛蘿也感謝他的不多問,再次謝過他之後,就找了地方等着直升機過來。

……

鬱子宸下午的時候總覺得心神不寧,沒辦法完全集中精力。

他就算跟自己說不用在意,可還是忍不住去想那個跟他母親長得特別像的女人。倒不是有什麼別的想法,只是看到了就忍不住想多看一眼。


越是這麼想,心裏就越覺得堵得難受。

陸青跟侯文亮已經把那個吃回扣的人給查到並抓了證據,下午再次過來是想問問他怎麼處置。

他們按照公司規章制定了處罰的措施,但也要讓他過目才行。

兩人相約一塊來總裁辦,結果一進門就見到辦公室裏飄着氣球,牆邊擺着的一個跟缸一樣的瓷器,裏面滿滿當當全是玫瑰花。

其中一個氣球最顯眼,繩子下面綁着個擺件,上端的球體在辦公桌上空飄來蕩去的,看着特別自在。

這是……改行了?

兩人對視一眼,又不約而同想到了早上的事,立刻心領神會。

原來如此,原來他們冷漠疏離的鬱總竟然吃這一套,老婆送的氣球跟鮮花就能讓他心情好起來。

這麼好哄的嗎?跟他冷硬的外表人設很不搭啊。

兩人都有種幻滅的感覺。知道他疼老婆,誰知道竟然這麼疼。

他們也沒敢對人家的私事指手畫腳,目不斜視的進來,只當沒看見那些東西。只是剛要說正事呢,就發現鬱子宸的臉色不太對。

中午的時候看着心情還很好,這會兒擡頭看他們,卻有點心不在焉的樣子,也懶得搭理他們。

“什麼事,說。”

態度硬邦邦的,擺出了一副請你們說完馬上滾蛋的氣質。

這是,又吵架了?

和好再吵架的速度也太快了點。

他們倆頓時覺得自己來的不是時候,早知道就該週一再來的。

不過,來都來了,該說的還是得說。

兩人硬着頭皮上前,把正事說了。

鬱子宸不置可否,微微點頭:“照你們說的做吧。”

兩人沒想到這麼快就過關,如蒙大赦,趕緊應下來就要走。再待下去,他們怕鬱總拿他們開刀。

而這時候門卻響了。

一個熟悉又清越的女人聲音在外面響起:“子宸,開門。” 侯文亮跟陸青聽到顏愛蘿在外面敲門,很有默契的趕緊去開了門,然後走了。

而鬱子宸一樣詫異的看着門口,還把眼睛瞪大了些,難以相信她竟然會突然出現在門口。

顏愛蘿卻是笑吟吟的看着他,進門後就把門關上了。

別惹我,我是兵王 ,還忍不住回頭看了看。

“不是說顏總出差去了嗎?”陸青也是聽別人說的,見她突然出現很疑惑。

侯文亮一樣疑惑:“我聽郭文華說,他老婆要跟顏總一塊做什麼生意,兩人出門考察去了,說要好些天才能回來。可是,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兩人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又不約而同想到了鬱子宸心不在焉的樣子。

陸青想到了一種可能性,覺得難以置信。

“你說,該不會是顏總不在家鬱總太想念她,所以才魂不守舍吧?而顏總爲了安慰他,才趕緊抽空跑回來的?”

他覺得這種可能性很大。可要是這樣的話,倆人的感情也太黏糊了點。都有孩子了,相處起來還跟熱戀中的小情侶一樣呢。

他們倆的愛情保鮮度也太高了點。


他莫名覺得羨慕嫉妒,想到自己早就乾癟癟的婚姻生活,暗恨人和人之間的差距怎麼那麼大呢。

抗日之鐵血戰將 。不過經過他這麼一說,倒是覺得鬱子宸下午的臉色更加不對勁。

難不成是有什麼爲難的事,不能跟人說?

他不禁又回頭看了一眼,想起了之前去M國的那件事,有些後怕。那次假的鬱總被抓,也是冒了很大風險。他是真不希望再發生什麼大事了。

顏愛蘿進了辦公室,看到自己買的氣球好好的在天花板上飄着,還有那些玫瑰也插得好好的,不禁笑起來。

鬱子宸還是這樣,不管她送什麼,他都會好好放着,從不會隨便放在一邊就不管了。

“你……”

剛開口,就見他三兩步走過來,然後伸手捏住她的臉,往一邊拉扯。

“嗚嗚,你幹什麼?”她趕緊解救自己的臉,很怕肌肉被拉鬆了不好看。

鬱子宸扯着她的臉端詳一陣,狐疑的上下看,最終才點頭:“是真的。”

原來是有了上次鬱子夜冒充的事,懷疑她是假的呢。

顏愛蘿揉揉臉,埋怨道:“哪有這麼多瘋狂的人照着別人的樣子去整容啊?你真是想太多了。”

她又揉揉臉,跑到鬱子宸的辦公桌邊,在抽屜裏找了找,翻出一個鏡子來。拿着照了照,確認自己臉上沒什麼不能見人的,就又放下鏡子,跑來拉他的手。

“走吧。”她聲音清脆,拉着他走的也很乾脆。

鬱子宸也沒多想,順從的跟着她走:“去哪兒?”

顏愛蘿回頭,笑顏如花:“去找那個女孩,跟她聊一聊,近距離的看一看。只有這樣,你才能徹底放下這件事。”

有些事很難放下,但要是沒拿起來過,又怎麼談得起放下?所以她回來是要帶着鬱子宸去認識那個女孩,跟她說說話,多瞭解一點。

鬱子宸想多看看,就給他看,只有看的多了,他才能真的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鬱子宸看着她拉着自己的手,眼神瞬間變得凝重悠遠。

她突然跑回來,原來是爲了解他的心結。

可她在電話裏什麼都沒說,大概是怕他不同意她回來吧?

“你怎麼回來的?”他算了算兩個城市的距離,總覺得她回來的太快了點。

顏愛蘿已經拉着他進了電梯,按着按鈕的同時抽空扭頭笑道:“找人借了直升機啊。要不然我怎麼能快點回來見你?我時間很緊,只有今晚,明天一早還要趕回去。”

她按完按鈕就回來站在他身邊,還緊緊拉着他的手,靠在他身上。

她有些疲憊,因爲她很不喜歡長途旅行,每次坐車坐飛機都要休息很久才能緩過來。現在她就忍不住打了個呵欠,揉了揉眼睛。

鬱子宸把她摟在懷裏,在她肩膀上揉了揉。

他也不知道見到那個女孩要說些什麼,其實也沒想過再見,但顏愛蘿希望他去,那他就去。

兩人下樓上車,顏愛蘿已經把人找到了,讓他跟自己走就行。

“雖然太突兀了,但我覺得直接上門更好。你覺得呢?”


Views:
2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