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葉陽擊碎自己的令牌就頭也不回離開的背影,袁毅神色充滿了不甘,清楚的認識到自己就算再怎麼努力,也沒有任何可能是葉陽的對手。

勝利了第五場比賽后,葉陽緊接著又獲得了第六場比賽的勝利。

當他回到座位的那一刻,寧飛翔也開始了第六場比賽。

葉陽通過光幕上的對決信息發現,寧飛翔此次的對手,竟然是柳菲,兩人居然遇見了!

「哈哈哈,寧飛翔那個廢物被姐姐遇見了,看他會不會跪地求饒。」

逐鹿學院的區域里,坐在座位上的柳鶯看了眼葉陽的方向,滿臉冷笑道:「等寧飛翔這個廢物真的變成廢物后,下一個就是你葉陽的死期!」

柳鶯對自己的姐姐柳菲很有信心,但她卻不知道,此刻她的姐姐,已經敗在了寧飛翔的手裡。

一個小型戰場里,寧飛翔淡然而立,而他的對手柳菲,則是癱倒在地上,滿臉的不可置信:「我…我竟然敗在了你手裡?」

「柳菲,是不是難以相信,會敗在我這個廢物手裡?」

寧飛翔淡淡道:「我也沒有想到,會有擊敗你的一天,我們的賭鬥你已經輸了,不知道在我把你休掉之前,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休我?你敢休我?」柳菲掙扎著從地上站了起來,用冰冷的目光看著寧飛翔:「我勸你最好不要這麼做,不要逞一時的痛快,而造成終身的痛苦。」

「你要說的話就是威脅我?」寧飛翔搖了搖頭,「既然如此,我倆之間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嘩啦一聲,一塊布被他撕下,咬破手指,唰唰唰寫了起來。

「你…你真的敢休我?」看見寧飛翔真的在寫休書,柳菲俏臉變得有些蒼白,突然臉上出現了無盡的柔和:「寧飛翔,你不要休掉我好不好?你不是喜歡我嗎?難道一點情面也不顧?我身為女子,你把我休了,讓我以後怎麼見人?」

「你帶著別人出現在我寧家的時候,可想過我以後怎麼見人?可想過我寧家怎麼面對世人?」

寧飛翔滿臉淡漠,手一揮,一封帶血的休書從他手裡飛了出去,飛到了那臉色蒼白的柳菲面前:「柳菲,從今天起,你將和我寧飛翔沒有任何關係,你,被我休了。」 唰。

寧飛翔憑空出現在了座位上,葉陽三人一看見他那滿臉爽快的模樣,就知道剛才和柳菲的戰鬥,勝利了。

而逐鹿學院方向的柳鶯與林炎兩人,神色則是變得異常難看,看著那臉色蒼白的柳菲,做夢也沒有想到她竟然會輸。

比賽有輸有贏,乃兵家常事,但是此次的輸贏關乎到名聲問題,柳菲這次輸了,在萬眾矚目之下被人休掉,可謂是奇恥大辱。

「不可能,姐姐,寧飛翔那個廢物,怎麼可能會贏?」

柳鶯看著落敗的柳菲,俏臉上充斥著憤懣的神色:「那個廢物贏了也就贏了,還當眾休了你,把事情做到這種程度,一定要讓他後悔,還有那個葉陽,也要讓他體會什麼是痛苦。」

相比柳鶯與柳菲,更加憤怒的是林炎,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未婚妻竟然被人休了,休掉她的還是他連正眼都懶得看的廢物,可謂是間接打了他一個耳光。

「寧飛翔,竟然敢休掉菲兒,很好,我就看你能小人得志到什麼時候。」

林炎看了眼遠處的寧飛翔,眼裡浮現出了森然殺機。

這裡的殺機,自然是被葉陽感應到了,不過他並沒有放在心上,因為就算對方殺機再強烈,也不敢就在這裡動手,蒙受了再大的恥辱,也只有等以後才能找機會報仇。

當然,如果對方能夠在大會上和他碰見,到時候也是對方報仇的機會,不過具體能不能報仇雪恨,就不得而知了。


在寧飛翔獲得比賽的勝利后,葉陽又開始了第七場比賽。

他這一次的對手,居然和他一樣,也是乾天學院的學生。

是一個女學生。

這個女學生叫做雪琴,是核心學生,擁有五次蛻凡的修為,憑藉一把雷光魔杖戰鬥到現在,幾乎是所向披靡,在擂台上呈現出了無敵的姿態。

「哈,是雪琴和葉陽這兩個人碰見了,兩人都是乾天學院的學生,一個精英學生,一個是核心學生,不知道孰強孰弱?」

眾人看見光幕上的對決信息,臉上都出現了期待的神色。

本來精英學生對上核心學生,應該沒有任何獲勝的可能,要被完全碾壓。

但戰鬥到現在,他們都知道葉陽的厲害,雖然只是四次蛻凡的精英學生,但手裡擁有一口極品靈劍,配合劍術已經能媲美普通的核心學生了。

就在眾人期待的時候,一個獨立空間,小型戰場里,手持雷光魔杖的雪琴,用一種漠然的目光盯著遠處的葉陽,道:「葉陽師弟,從你進入學院不久后,我就注意到了你,你的確是個人物,可惜遇見了我,你的連勝成績到此為止了。」

雪琴是一個精靈般的少女,身材高挑,脖頸雪白,手裡握著一把閃爍雷光的魔杖,與她那一身雷屬性元力相輔相生,整個人站在那裡,就給人一種雷神降臨的霸道感覺。

啪!雪琴話音一落,手持雷光魔杖,當空一擊,整個人化身成為了電母,發出來了雷霆一擊,虛空蔓延出暴怒的閃電,朝葉陽當空劈來。

「來得好!雪琴師姐,就看看到底是你的雷光魔杖厲害,還是我的這口水波劍厲害!」

葉陽一聲大喝,迎風踏出,水波劍遙遙一指,發出來的大雷音劍氣,與射來的閃電來了個當空一撞,在半空炸成了一朵花,雷狐向四周蔓延。

「雷光屏障!」

雪琴冷喝一聲,隨著她手裡雷光魔杖的晃動,一道巨大的雷光屏障,出現了。

這雷光屏障能有五丈大,兩丈寬,完完全全把葉陽鎖定了,如投石機似的彈射而來,眨眼間就降臨到了葉陽身前。

如果被這道雷光屏障擊中,雖然不會造成太大傷害,但是全身都會被侵入體內的雷霆所麻痹,到時候身體在陷入僵硬的短短時間,就會被敵人抓住機會,一舉擊潰。

就算是核心學生面對這達到音速的雷光屏障,也不能輕易躲開,但是葉陽這個精英學生,卻是能從容避開。

千鈞一髮之際,葉陽的確想避開,但是他不知哪根筋出問題了,面對那就要撞來的雷光屏障,竟然不但沒有避開,反而一個箭步迎了上去。

「這個人瘋了?」

看見葉陽迎向了自己的雷光屏障,對面的雪琴差點沒反應過來,常人在這種情況下就算絞盡腦汁也要想辦法躲開,但眼前的葉陽不但不躲開,反而迎了上去,確定不是腦子短路了?

看見葉陽迎向雷光屏障的那一刻,雪琴就認為自己贏定了,穩操勝券。

因為被雷光屏障擊中的人,全身要被雷霆之力入侵,就算再有能耐,也要僵持三個呼吸,而在戰鬥中,別說三個呼吸,一個呼吸就能分出勝負。

滋滋滋。

葉陽一步踏出,整個人頓時被射來的雷光屏障打了個正著,全身在剎那間抽搐了一下,身體表面用肉眼都能看見有雷光閃爍,侵入了身體里。

但是葉陽並沒有被麻痹,那些侵入他體內的雷霆之力,在他那道雷電武魂的作用下,被他的身體瘋狂的吸收著,化為了一縷縷能量灌入了身體內的細小微粒里,第五枚遠古巨龍的微粒在咔咔咔的壯大著,一步步邁向蘇醒。

「師弟,你敗了。」在葉陽身體抽搐的那一刻,雪琴手持雷光魔杖,輕飄飄的飛來,就要將葉陽身上的令牌擊碎,從而讓葉陽淘汰。

但她的雷光魔杖還沒落到葉陽的身上,她身上的令牌反而碎了,傳出了一個咔擦的聲響。

聽見身上那響起的咔擦聲時,雪琴的雷光魔杖定格在了半空,絕美的容顏上浮現出吃驚的神色,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前,只見一口水波粼粼的短劍,擊碎了她放在衣服下的令牌。


「葉陽師弟,你明明中了我的雷光屏障,身體怎麼可能還能動彈,難道沒有被麻痹?」


雪琴將雷光魔杖收起,用疑惑的神色看著葉陽,並沒有因落敗而產生任何負面情緒,似乎一切榮辱皆浮雲。

「雪琴師姐,大概你不知道我的武魂是雷電武魂,對雷霆有天生的抵抗力,所以你的雷光屏障對我沒有任何用處。」

葉陽中了雷光屏障,身體不但沒有產生任何不適,反而有種全身舒適的感覺,就好像炎炎夏日泡了個冷水澡,那種清涼的爽快深入靈魂。

「原來如此。」雪琴滿臉恍然,縱身一躍,整個人消失在了小型戰場里。

在雪琴消失后,葉陽也回到了外界。

當看見葉陽勝出的那一刻,整個戰場響起了一片嘩然的聲音,似乎沒有料到身為黑馬擁有無敵姿態的雪琴,會敗在葉陽手裡。

「這個野小子,看來這段時間本事也精進了不少,連雪琴都能擊敗。」

遠處的南宮月看見葉陽再次獲得了勝利,語氣看似吃驚,但臉上卻全是冷笑:「可惜這點本事,對如今的我來說完全不足為懼,葉陽,冠軍的獎勵我南宮月要定了,風雲二祖的風雲子母劍歸我,而你,不知道能堅持到哪裡,就算能堅持到最後,遇見我,也只有一個凄慘的下場。」

比賽持續的進行,接下來葉陽又進行了幾場戰鬥。

群英學院的一個精英學生,四次蛻凡的修為,憑藉一雙海妖拳套,能夠召喚出海妖對敵,也一路殺到了這裡,是大會上被人看好的黑馬。

但是他遇見葉陽,召喚出來的海妖全部被葉陽的水波劍一一劈碎,當場瓦解,甚至那雙海妖拳套都產生了裂痕,要用材料修復才能再使用,敗在了葉陽的強大劍術下。

精武學院的一個核心學生,五次蛻凡的修為,擁有一種獸武魂,整個人化為一頭白猿,融合程度達到了七成,戰鬥力增幅得可怕,化身成白猿簡直成為了一頭凶獸,把比賽用的小型戰場都搞得天翻地覆,一片狼藉,甚至有六次蛻凡的核心學生都敗在了他的手裡。

可惜這個人遇見葉陽,雖然堅持了一會兒,但最終還是免不了落敗。

在一次次的勝利后,葉陽可謂是成為了全場最耀眼的黑馬。

一路戰鬥到現在,整個大會已經沒有剩下多少人了,司徒沖三人在之前的比賽就已經被淘汰,但也衝進了前一百名,獲得了大量的貢獻值,隨時都能去功德大殿成為精英學生。

唰。

葉陽降臨在了灰濛濛的空間里,又一場戰鬥開始了。

這一次他的對手,來自逐鹿學院,是一個五次蛻凡的精英學生,手持一口地獄手炮,達到了上品級別的靈器,轟出來的炮彈能讓方圓五米出現一個深坑,裡面的泥土在強大的爆炸下全部都要化為齏粉。

這個手持地獄手炮的人名叫戴森,一看見自己的對手是葉陽,臉上就顯現出了殘忍的笑容:「聽說乾天學院有一個不長眼睛的人,招惹了柳鶯柳菲姐妹,還把柳鶯的修為廢了,那個不長眼睛的人,就是你?你似乎叫做葉陽?就讓我手裡這口地獄手炮,代林炎師兄,把你炸個四分五裂。」 戴森手裡的地獄手炮,葉陽早就有所注意。

聽周圍議論的人說,他手裡的這口地獄手炮,傳聞是用地獄犬的頭顱做的,堅固無比,由煉器大師打造成了獨一無二的手炮,通過特定的能量晶石,發出來的炮彈甚至攜帶有地獄的氣息,看上那一眼漆黑的炮口,人就要被嚇破膽。

戴森遇見的對手,絕大多數連出手的勇氣也沒有,主動捏碎令牌認輸,怕在地獄手炮之下被炸成渣。

「哦?你要把我炸死?既然如此,我也不能留手了,就留下你的修為作對出言不遜的代價吧。」

葉陽聽見對方那殘忍的聲音,不但沒有嚇破膽,反而沖對方豎起了三根手指:「三招,我說你在我手裡連三招都堅持不到,就要被我廢掉修為,你信不信?」

「你說什麼?」手持地獄手炮的戴森愣了愣,突然哈哈大笑,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好笑的語言:「大難臨頭還敢口出狂言,想廢掉我的修為?沒有這個可能了,你要被我的地獄手炮活活炸死。」

砰!沒有任何徵兆,戴森的話語才說了一半,手裡的地獄手炮突然就發動,彈射出來的黑色炮彈把空氣摩擦得咻咻作響,將葉陽如靶子一樣鎖定,要把他來個血濺當場。

面對這觸不及防的攻擊,一般人的下場絕對凄慘,但葉陽並不是尋常人物。

他抬手一揮,雷光閃爍的真龍掌印投射而出,與射來的炮彈來了個驚天動地的對撞。

砰砰砰!看見自己的第一發炮彈被葉陽瓦解,戴森只是冷冷一哼,手裡的地獄手炮如投石機一樣連連發射,數十道威力巨大的炮彈如火雨流星,從七八個方向襲向葉陽,要把葉陽炸得屍骨無存,但是還沒降臨到葉陽面前,就被他接憧而至的雷龍嘯掌化解了。

「好小子!」戴森大怒,手裡的地獄手炮愈發兇猛,對葉陽發動了更加瘋狂的攻擊。

唰!一對巨大翅膀,出現在葉陽背後,是風雷之翼。

葉陽左搖右晃,化身成為魚兒在空氣中四處遊走,極為輕鬆就避開了射來的炮彈,最後瞄準空隙,俯衝而下,如猛虎捕食,鷹擊白兔,狼神之矛一個撞擊,被戴森拿在手裡的地獄手炮頓時一個不穩,掉落在了地上,而沒有了地獄手炮的他,也被葉陽抓住機會,不僅擊碎了令牌,連丹田也被矛影捅破,泄氣皮球似的變成了廢人。

「啊,你小子竟然廢掉了我的修為。」

戴森滿臉瘋狂,想對葉陽進行詛咒,但葉陽將他擊敗后,就已經離開了這個空間。

在葉陽回到外界的那一刻,很多人看他的目光里都帶著吃驚。

「這小子好狠,竟然廢掉了戴森的修為,逐鹿學院兩名學生都被他廢了修為,我看逐鹿學院的高層要抓狂了。」

「這算什麼?參賽的人都簽了生死狀,只是被廢掉修為而已,前面的戰鬥還有人死了呢,何況這個戴森揚言要把他炸死,這種狂妄的語言,換做我也不能忍受。」

「嘿嘿,你們看逐鹿學院的鷹王老祖,臉色黑得可怕,被氣得不輕。」

咔擦,一枚鐵球,在一個擁有鷹鉤鼻老者的手裡,被捏成了粉碎。

這個鷹鉤鼻老者身處逐鹿學院的區域,是逐鹿學院的奪天境長老,人稱『鷹王老祖』。

並不是鷹王老祖是妖獸修鍊成人形,而是鷹王老祖的武魂是老鷹,比鷹中之王還要可怕,所以才獲得了『鷹王』的名號,又因為修鍊資深,外人敬他一聲『老祖』,所以人稱『鷹王老祖』。

此時的鷹王老祖神色陰沉的可怕,用鋒銳的目光盯著葉陽的方向,發出來了咬牙切齒的聲音:「乾天學院這個小輩,手段如此兇狠,廢了我門下兩名學生,不給他一點教訓,不知道要目中無人到什麼程度。」

哼!

一個沉悶的冷哼聲,突然在葉陽的耳邊炸開,震得他腦袋發暈,耳朵都流出了鮮血。

「是誰?到底是誰用精神攻擊,暗中傷我?」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