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李英俊,厲害!”唐萱哈哈一笑,騰的一下站起身來,和剛剛簡直是判若兩人。

“主人,這……這麼神奇?快給我來一枚。”丸子嚥了一口吐沫,死死地盯着唐萱手中的玉瓶。

“怎麼?你還沒有恢復嗎?”唐萱小心的收起了玉瓶,看了看身邊躺屍的丸子,奇道。

“主人!!你都不給我吃,我怎麼恢復。”丸子一臉黑線,口水差點沒流出來。

“我們不是共享修爲,共享靈力的嗎?”唐萱疑惑的上前拍了拍還躺在地上的丸子,果然是和剛剛自己沒吃過丹藥之前是一個狀態,神念一動,將丸子收入了金鐘世界。現在的金鐘世界可是今非昔比了,有着龍脈的滋養,雖然只是下品靈脈,但靈脈終究是靈脈。

做完這些,唐萱活動了一下筋骨,還是健康最重要,她可是受夠了前幾天的日子,她暗下決心,一定要努力提升修爲,先不說別的,等在此遇到鳳鳳八的時候一定要憑藉真實實力降伏它。

這次之所以沒有把鳳鳳八帶在身邊,一來確實是有些不喜它,但真正原因還是因爲自己實力太弱,雖然能夠一時降伏它,但恐怕日後還是會有麻煩的。她更不想看到丸子和寶寶惶惶不可終日。


出了院落,唐萱化作一道流光,向着大殿之處急掠而去,一路上引起了無數學員駐足觀望。

“唐萱?”大殿之上,上官院長正愁眉不展的坐在那裏發呆,突然察覺到一股強大而又熟悉的靈力正在向自己這裏趕來。

不多時,唐萱跨入了大殿之上,看到大殿正位上端坐着的上官院長,躬身一禮道:“院長好!”

“你恢復了?”上官院長驚詫的打量着唐萱,前幾日碧蓮剛來找過他,說是唐萱受了很嚴重的傷害,需要半個月的時間恢復。當時碧蓮眼睛紅腫,情緒低落,可不似在說謊啊,這怎麼纔沒幾天功夫,唐萱就生龍活虎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了呢?

“嗯,承蒙院長掛念,僥倖恢復了。”唐萱跨步上前,走到了上官院長的面前,繼續道:“三肉道……導師他們回來了沒有?”

上官院長搖了搖頭,他也正在掛念着這件事情,之前聽碧蓮說到那鼠獸實力逆天,幾十個分神修士都不是對手,他就已經很爲三肉導師和赤隊長擔心了。三肉道人那可是三金道尊的弟子,如果有所閃失,他可不好交代。而那赤隊長更是蜀天學院的一大戰力,如若真的折損了,對於蜀天學院來講,不論是整體實力上還是聲望上,都會大打折扣。


“不如院長隨我一同去魔獸山脈,你看如何?”唐萱看出上官院長也很是焦急,應該正是舉棋不定之中。

“這……我一直有這個想法,只是……”上官院長伸手拍了拍腦門,面露爲難之色。

“別猶豫了,三肉導師和赤隊長沒有危險,你隨我前去把他們找回吧,這其中有些誤會。”唐萱也是臨時起意想要帶着上官院長一同前往。

“你怎麼能夠確定?”上官院長不知是擔心何事,目光深邃的看着唐萱,在唐萱那堅定的目光下,點了點頭。

“好!我們這就出發。”唐萱沒有再多說什麼,祭出了飛龍,一道光線向着魔獸山脈飛速掠去。她曾經嘗試過用門派令牌和碧蓮等人溝通,可是一點結果都沒有,只好先進入魔獸山脈再說了。

飛龍在上官院長的操控之下,夾雜着一陣陣的音爆之聲,化作了一道流光,向着魔獸山脈之處飛掠而去。 不到一炷香的時間,飛龍已經來到了魔獸山脈腳下斷崖之處,由於那通道狹窄,加之不確定飛龍是否能夠入內,唐萱和上官院長下了飛龍,改爲步行。

“該走哪條通道呢?”上官院長看着眼前的十條通道,眉頭一皺,他本來就是個路癡。

唐萱此時正在用神識探查,發現除了三肉道人和赤隊長,都能有所感應,可能地宮那裏又被鳳鳳八做了什麼神識屏蔽的陣法了。她對於上官院長居然不瞭解魔獸山脈的事兒很是不解,但也沒有好說什麼,耐心的說道:“您隨便選一條路,都通往第五區域,他們應該在第五區域盡頭的地宮內。我去找其他人,”

“你不去了?”上官院長有些不解的道。

“我不去了,那裏的戰鬥層次我不適合過去,你過去和三肉導師說明情況就好了,你們見機行事吧。”唐萱尷尬一笑,繼續道:“我去找其他人再歷練歷練吧。”

“那好吧。”上官院長嘆了口氣,化作一道長虹,踏空而去。

唐萱望着上官院長的背影,心中感慨,難怪這蜀天學院越來越差,排不上名次,這院長怎麼這麼膽小啊。唐萱還在感慨呢,突然發現周身被一股空間波動包圍着,她沒有反抗,這氣息她經歷了不知多少次了,她知道,是碧蓮收到訊號,接她過去呢。

…………

第八通道,第三區域深處。

“萱姐!你沒事兒了?”碧蓮一下撲到了唐萱的身上,喜極而泣的說道。

“萱姐,你……真是擔心死我了。”王倩也到了近前,拉着唐萱的手臂,能看出來她的眼睛也是有些溼潤的。

“啊,我沒事兒了,沒事兒了。”唐萱看着眼前這兩個壁人兒,露出了這幾天難得一見的笑容。


待站穩後,唐萱看了一眼周圍的狀況,高端班的學員都聚集在這裏,在碧蓮的增益之下,輕易地滅殺的大量的金丹鼠獸,更是能夠聯手對抗偶爾出現的元嬰鼠獸。

除了碧蓮和王倩,其他人也都和唐萱招手示意,但並沒有過來,鼠獸實在是太多了。

“萱姐,你沒事兒就好,那邊又出了只元嬰鼠獸,我先去了。”王倩緩緩的鬆開了唐萱的手臂,微微一笑,離去了。

唐萱望着王倩離去的背影,心中的感覺很是複雜。

碧蓮還沒有鬆開手臂,依舊是死死的抱着唐萱,柔聲道:“你怎麼恢復的這麼快啊,不是說要半個月嗎?現在完全沒問題了吧?”

“嗯嗯,沒事兒了。”唐萱點頭道,緩緩的掙開了碧蓮的手臂,說道:“這麼多人看着呢。”

“哦。”碧蓮小嘴一嘟嘟,很是不情願,突然說道:“萱姐,我們去地宮吧,這裏實在是無趣。”

“啊?去地宮?你不怕鳳鳳八打你啊?”唐萱很是驚訝。

“不怕,地宮有那麼多分神修士,我就是要去幫助大家一起打那討厭的鳳鳳八。”碧蓮咬着嘴脣,有些憤恨的說道:“這個討厭的老鼠居然敢打我,我一定要讓它付出代價的。”

唐萱忽然感到後背直涼,看來古人誠不欺我,得罪誰也不能得罪女人。

“怎麼了,萱姐,倒是去還是不去啊。”碧蓮見唐萱沉默不語,追問道。

“啊,對了,你剛剛在這裏和大家一起歷練,不會大家又都白搭功夫了吧?”唐萱沒有回答,反問道。

“哪裏會啊,這次我可是做免費義工的呢,我可不想爆體而亡,看來要抓緊去龍吟塔了呢。”碧蓮握着小拳頭,雖然說的很是偉大,可心中實在是很不甘心,錯過了這麼好的提升修爲的機會。


“嗯,那就好,那就好。”唐萱點了點頭。

“哼!我們到底要不要去一起打打老鼠啊。”碧蓮雙手輕捶着唐萱的胳膊,催促道。

“我沒來的時候你怎麼不去?”唐萱好奇道。

“我自己哪裏敢啊。”碧蓮咯咯一笑,搖晃着唐萱的胳膊。

“好,你等我一下。”唐萱說罷,身形一動,來到了正和衆人對陣的元嬰鼠獸身後,擡手就是一道雙龍破。

那元嬰鼠獸原本就不是唐萱使用祕法下的對手,而且它又是全力對抗着一羣超金丹巔峯的對手。這一下就被唐萱打成了重傷,身體向着王倩等人那裏飛去,在衆人的各式術法轟擊之下,慘死了。

“唐萱,你這是?”吳道子正打的起勁兒呢,見唐萱突然插手,有些不悅。

“我這是在幫你們,我和碧蓮要去第五區了。”唐萱並沒有和吳道子一般見識,繼續道:“若是碧蓮突然撤了術法,你們會有危險的。”

“啊。”吳道子突然明悟,尷尬一笑道:“那我們向後撤撤了,你們去吧。”

王天官略顯苦澀的看了一眼唐萱,此刻自己只是個靠特殊但要才能達到金丹巔峯之輩。眼見着唐萱和碧蓮修爲的飛速提升,自己卻只是個金丹中期,雖然已經快要突破到金丹後期了,可這離金丹巔峯還太遠,怕是都趕不上一起去龍吟塔了。他恨自己爲何這麼多年來都不曾用心修煉,只是到處沾花惹草,而且……並沒有成功過。

“嗯,大家加油!!”唐萱甜甜一笑,目光一掃之下,看到了王天官那異樣的眼神,那是自卑。唐萱對着王天官做了一個握拳的動作後,就和碧蓮消失在了衆人的視線裏。

王天官鼻血差點沒有流出來,這……這是唐萱在鼓勵自己嗎?突然感覺渾身熱血沸騰,雖然碧蓮的戰意覺醒已經撤去了,可他感覺到另一股戰意已經覺醒了。

…………

第五區域盡頭,洞窟前,山崩地裂,遍地蒼夷。

“萱姐,我只能傳送到這裏了,這洞穴內好像隔絕着空間之力。”碧蓮搖了搖頭,看着一旁的唐萱說道。

“嗯。”這早在唐萱的意料之中。

“我們不進去嗎?”碧蓮看着那深邃的洞穴,問道。

“再等等,上官院長馬上就到了。”唐萱轉身望向第五區域入口處,輕嘆一聲道:“本來我不想再去見鳳鳳八的,真擔心一會兒穿幫了可怎麼辦。”

“見機行事吧。”碧蓮苦笑道。

不多時,上官院長到了,夾在着一陣風暴。碧蓮堪堪的躲在唐萱的身後才免於被吹跑,跨着兩個層次的差距居然有如此之大。

“咦?唐萱?”上官院長原本沒有注意唐萱二人,他謹慎的停在了洞窟旁,原本是糾結着什麼時候入內呢,可突然發現唐萱和碧蓮站在了洞口,很是詫異。

“哈哈,上官院長,我們在這裏等你多時了。”唐萱盈盈一笑,跨步上前,後面跟着小心翼翼挪步的碧蓮。

上官院長一臉黑線,莫非是之前自己的遲疑之色被唐萱發現了,不放心自己,故意跑到這洞窟入口監督自己入內?想到這裏心中不喜,嘴角抽動了一下,說道:“等我?不用這樣吧?”

“啊?”唐萱一怔,沒有明白上官院長是什麼意思,她哪裏知道上官院長是什麼意思啊,等上官院長純屬是知道他快到了,順便而已。

“好了,我這就進去了。”上官院長一撫衣袖,跨步踏入洞窟。

“這……上官院長怎麼好像有點不對勁兒啊。”碧蓮還躲在唐萱的身後,小聲的嘀咕着。

“不知道,走吧,跟上去看看。”唐萱說罷拉着碧蓮緊隨其後,好在進入地宮內上官院長謹慎的緩慢前行,也沒有再踏空了,所以唐萱和碧蓮很快就追上了上官院長。

“咦?你們怎麼也跟進來了?”上官院長髮現了身後尾隨而來,驚訝道。

“怎麼不行嗎?我們此行就是過去幫助三肉導師一起消滅鼠獸的。”唐萱突然想起,之前和上官院長說自己不方便入內的,現在也不是解釋的時候了,當踏入洞窟的一瞬間,她已經能察覺到三肉道人和鳳鳳八的氣息了。她推斷只要進入這洞窟內就不會再屏蔽神識和空間術法了,對碧蓮說道:“帶我們去三肉導師身邊。”

“這……沒問題嗎?”碧蓮略一遲疑,望向唐萱。

“沒問題,有院長在呢。”唐萱哈哈一笑,爲保險起見,又是在三人身上套上了一個金鐘護罩。

“……”上官院長倒吸了一口冷氣,要知道自己雖然是院長,可是修爲並不高,只是剛剛跨入了分神中期的境界,和赤隊長、三肉比起來那可不是差了一點半點。而之前聽碧蓮描述,那獸王鳳鳳八可是無限接近反虛的存在,這也是他一直擔憂的根本所在。

碧蓮點了點頭,右手一揮,一股空間之力包裹着三人,一陣陣空間波動之下,消失在了原地。

…………

地宮深處,一場一場慘烈的大戰正在進行中。

鳳鳳八此時還是人形,獨自一人氣勢滔天,不斷的對抗着衆修的各式術法,還能遊刃有餘的回擊着。每次回擊的對象都是那些紫衣蒙面人,此刻已經有着不少紫衣身負重傷了。

雖然鳳鳳八的目標只是紫衣蒙面人,但其他衆人也都有種感同身受的感覺,因爲不管紫衣蒙面人是不是倭國人,是不是修仙界的公敵,但此刻大家都是同坐在一艘船上的戰友。

對倭國的仇恨也要放在拿下這實力變態的鼠獸之後,各憑本事爭搶靈脈之時。 “三肉禿驢,你不要給臉不要臉。”鳳鳳八大吼一聲,右臂一揮之下,攔截了各色術法之後,一道百丈靈力匹練夾雜着風雷之勢向着三肉道人轟去。這是它第一次對除紫衣蒙面人之外的人出手,可能是三肉道人那不要命的打法,把他給逼急了。

“你……怎麼知道我叫三肉?你纔是禿驢。”三肉道人周身靈力鼓盪,雙手飛速結印,他三金聖教以金系術法爲主。他看出鳳鳳八這看似隨意的靈力匹練,實則夾在着九系靈力,不禁的面色凝重,使出了三金聖教不世術法之一。

“三千金光!”三肉道人低喝道,同時噴出了一口精血,整個人彷彿都蒼老了一些,顯然這術法以他此時的實力來施展還是有些勉強。需要付出一些代價,這也是他爲何到現在才施展,雖然因爲唐萱的死,他比較拼命,但是也並沒有毫無理智。

就在鳳鳳八的術法開始針對他的時候,他終於感到了一絲死亡的威脅,他終於也出全力了。

三千金光,每一道金光都有着百丈之長,直徑更是有着尺餘。每千道金光爲一組,向着那道百丈靈力匹練迎了上去。

轟!轟!轟!

一陣陣的術法對碰,發出了陣陣轟鳴之聲,這地宮搖晃的更厲害了。

在三千金光全部耗盡之時,那道靈力匹練也只是萎縮了一圈而已,繼續向着三肉道人轟去。


“毀滅炎爆!”

一旁的赤隊長出手了,就在那靈力匹練距離三肉道人身前數丈之處,一道百丈六芒星陣出現,在那六芒星中心之處,凝聚出一個面目猙獰,流淌着岩漿火焰的暗紅色骷髏頭。那骷髏頭大口一張,數不清的岩漿隕石羣向着靈力匹練衝擊而去,可也僅僅是暫緩了一息的功夫。

靈力匹練在連續破了兩道術法之後,還是有着餘威衝擊在了三肉道人的身體之上。三肉道人一連祭出了三件防禦法寶,在這靈力匹練之下全都是不堪一擊,雖然靈力匹練已經威力大減,但還是不容小覷。

轟!

那道直徑已經不足一尺的靈力匹練實實的轟在了三肉的右胸之上,從三肉的右胸一穿而過。

三肉道人大叫一聲,就在這撞擊之下,倒飛了出去,一直到地宮門口才停了下來。

就在這時,唐萱等人剛好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唐……唐萱!!!你沒有死?還有碧蓮?”三肉道人忍着劇痛,咳出了一口鮮血,披頭散髮的看着唐萱和碧蓮,雖然身體現在異常的虛弱,可不知怎麼的,突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這裏交給我,你們去幫忙。”唐萱知道三肉道人是爲了自己的‘死’,才這麼拼命的,心中一陣感激,對於這三肉道人的好感又提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蓮兒,你小心,遠遠的就可以了。”唐萱對碧蓮囑咐道。

“萱姐,我在這裏就可以。”碧蓮回道,雖說她口口聲聲想要過來找鳳鳳八的麻煩,可她對於鳳鳳八還是非常忌憚的。

“嗯,我給三肉療傷,你們多加小心。”唐萱點了點頭。




Views:
2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