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等林子軒搭腔,漂亮少婦對着林子軒繼續說道:“兒子呀!你看看人家姑娘多關心你呀!特意來給你送吃的來的!”

一邊說話,漂亮少婦一邊舉起手中的大大小小的保溫飯盒,同時,滿意的看了看旁邊的王紅霞。

聽到漂亮少婦這樣說話,王紅霞對着漂亮少婦嘿嘿一笑,然後說道:“阿姨,你就別爲難他了,他還不好意思承認,沒事的,我會等他的!再說了,這點東西不算什麼,我是開小飯館的,弄些吃的東西很方便的!”

聽到王紅霞這樣說,漂亮少婦很是親暱的向着王紅霞靠了靠,然後對着林子軒埋怨說道:“兒子,看看!看看!這樣的好女朋友哪兒找去,你可別辜負了人家的一片心意!”

王紅霞被漂亮少婦說的不好意思,一直低着頭,看着自己的腳尖,平日裏爽快潑辣的勁頭此時收斂的完全不見了。

林子軒沒有對自己的父母說什麼,也沒有對王紅霞說什麼,而是扭過頭來對着趙二彪極力的解釋說道:“趙哥,你聽我解釋,我根本就不知道這一切,我現在都是蒙的••••••”

林子軒的一句話還沒有說完,趙二彪嚯得站起身來,指着林子軒的脖子說道:“小林子,你也太狠了,交代吧,你們是什麼時候開始的!趕快交代,你是什麼時候搶了你趙哥的女人••••••”

見林子軒和趙二彪忽的反應這麼強烈,絡腮鬍子趕快搶上前一步,攔在趙二彪和林子軒兩個人的中間問道:“怎麼回事?我都聽糊塗了!你們年輕人呀!真是太不負責,對感情太隨意了!我大概想到了,狗血呀!生活太狗血了!”

絡腮大鬍子猛地一步竄上前來,趙二彪嚇了一跳,一屁股坐在了牀上,對於絡腮鬍子,趙二彪實在是心有餘悸。

趙二彪一邊慢慢的向牀裏面退去一邊對着絡腮大鬍子說道:“叔叔,你別激動,別激動,生活就是這樣狗血嘛!說實話,我現在也糊塗的很呀!”

絡腮鬍子低頭看了一眼趙二彪,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小子,你們年輕人••••••”

奇奇怪怪的夫婦兩個人和趙二彪,林子軒兩個人這般怪異的舉動讓王紅霞也是一頭霧水,王紅霞不明白爲什麼自己不明不白的和林子軒又扯上了關係。

王紅霞看了看幾個人,然後提高音量說道:“叔叔,阿姨,你們都把我弄糊塗了,事實是,我對你們家趙二彪確實是有些好感,希望和他有進一步的發展,我知道他還有些猶豫,不過,我會等他的!”

王紅霞的一番話剛說完,絡腮鬍子便對着漂亮少婦說道:“得!這小子說到底還是咱的兒子!”

漂亮少婦嬌嗔一聲,然後輕輕的在絡腮鬍子的肩膀上打了一下說道:“胡說什麼呢!咱們好好問問三個孩子是怎麼回事!”

五個人坐好以後,絡腮鬍子看了一眼和自己坐在一起的漂亮少婦,然後對着對面的三個人說道:“你們說說是怎麼回事兒吧!”


“爸,媽,我現在都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叔叔,阿姨,這個人是我的朋友,她叫王紅霞!”

“我叫王紅霞,是他們兩個人的朋友!”

絡腮鬍子撓了撓頭,對着都說個不斷的三個人說道:“停!停!停!你們一起說真夠亂的!一個一個說!姑娘你先說!”

王紅霞看了看對面的兩個人然後慢慢悠悠的說道:“叔叔,阿姨,是這樣的,我是來找你們家二彪的••••••”

剛說到這,絡腮大鬍子打住了王紅霞,然後說道:“問題出現了!事實上,我們就有一個兒子,就是你旁邊的那個白白淨淨,文文靜靜的帥小夥,我們根本就沒有一個叫做二彪的兒子!”

聽到絡腮鬍子這樣說,王紅霞也是吃驚不小,張圓了嘴巴對着絡腮大鬍子反問道:“你是說你們兩個是林子軒的父母,不是趙二彪的父母?”

絡腮鬍子和漂亮少婦同時看了看林子軒,驕傲的點了點頭。

得到兩個人的肯定答案以後,王紅霞低着頭小聲的嘟囔着說道:“真看不出來!白白淨淨的林子軒竟然有這麼粗獷的一個爹!說是趙二彪的爹還差不多!”

絡腮鬍子和漂亮少婦看了看對方,然後小聲的說着什麼。

坐在對面的趙二彪聽不清楚三個人說什麼,不過卻斷斷續續的聽到兩個人說什麼名字土,人卻不錯長得漂亮。聽到這樣的對話,趙二彪自然猜到了兩個人是在評論王紅霞。

兩個人小聲的討論了一會兒後,絡腮鬍子對着林子軒和趙二彪說道:“情況我們都瞭解的差不多了,這個姑娘不是你們任何一個人的女朋友,既然不是你們任何一個人的女朋友,每個人便都有機會,這樣吧,你們公平競爭!公平的追求她!”

對着兩個人說完後,還沒等兩個人有什麼反應,絡腮鬍子和漂亮少婦又看着林子軒,對着林子軒單獨小聲的說道:“兒子,這個女孩兒真不錯,除了名字土了一點兒外,不論是長相還是談吐都符合咱們林家媳婦的標準!你可要努力哦!”

“爸,媽,你們說什麼呢!他可是我趙哥的••••••紅顏知己!”


“你別以爲爸媽不懂,紅顏知己最不靠譜了!努努力,你還是有希望的!加油!到時候你和她像爸媽這樣幸福的生活,多好!”

絡腮鬍子顯然是對王紅霞很滿意,同時也對自己的兒子充滿了信心,當然,對於自己的感情生活也是十足的自信。

“叔叔,這個••••••這個••••••那個••••••其實是••••••我和紅霞••••••紅霞和我••••••”趙二彪看着絡腮鬍子竟然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了。

說這話時,王紅霞靜靜的看着趙二彪,眼神中滿是滿足和興奮,雖然趙二彪沒說出什麼實質的內容,可是,王紅霞明白趙二彪的意思,也清楚的記得剛剛趙二彪在和林子軒對峙的時候說過的話。

王紅霞看了看絡腮大鬍子和漂亮少婦,又看了看極力解釋卻又說不明白話的趙二彪,悠悠的站起身來,不緊不慢的說道:“其實,我是個寡婦!” 王紅霞的這句話似乎是有什麼特殊的能力,剛剛說出口,整個屋子裏面的時間就好像是靜止了一樣,每個人都好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樣,一動不動的盯着王紅霞看,而且,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是吃驚甚至有些凝重的。

這幾個人之中唯獨說話的王紅霞是帶着微微的笑容,不僵不笑,不尷不尬,臉上還有着十足的淡定,不過,臉上這樣的表情是否就等同於內心卻只有王紅霞一個人知道了,畢竟,想要看透一個人的心事很難的。

幾個人中最先反應過來的趙二彪,趙二彪輕輕的拉了拉王紅霞的衣袖,然後小聲的對着王紅霞說道:“王姐,說這個幹什麼!”

王紅霞看了趙二彪一眼,然後對着趙二彪嘿嘿的說道:“這有什麼呀!這也算是我的豐富的人生經歷嘛!你可別臭美!要是叔叔阿姨不在意我是寡婦的話,我可就跟小林子了,不跟你有的沒的了!叔叔,阿姨,你們在乎嗎?”

王紅霞笑靨如花的對着絡腮鬍子和漂亮少婦問道。

聽到王紅霞說自己是一個寡婦,絡腮鬍子和漂亮少婦本就吃驚不小,偏偏這樣被王紅霞一問,一時間語塞,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支支吾吾了好一會兒後,漂亮少婦對着身邊的絡腮鬍子小聲的說道:“小姑娘不像是結過婚的人!看起來年紀輕輕的,長得還那麼漂亮!”

聽到漂亮少婦這樣說話,絡腮鬍子猶豫了一下,然後對着漂亮少婦小聲的說道:“看着不像不行呀!這可是咱們兒子一輩子的幸福呀!萬一她要真是剋夫的命可怎麼辦呀!咱們兒子可是••••••”

漂亮少婦滿眼惋惜的看了一眼王紅霞,然後對着絡腮鬍子說道:“可惜了••••••可惜了••••••真是可惜了••••••”

絡腮大鬍子點了點頭後對着王紅霞靜靜的說道:“姑娘,實在是不好意思,叔叔弄錯了!叔叔不知道你和我兒子的同事是男女朋友!你不要見怪哦!”


聽到絡腮大鬍子這樣說話,王紅霞朝着他嘿嘿一笑,沒多說什麼,然後回頭看了看趙二彪。

趙二彪雖然看見的王紅霞是滿臉笑容的,可是,趙二彪卻好像在這張如花般燦爛的臉龐後面看見了一張滿是傷痕的臉,到底哪一個纔是真正的王紅霞?

這樣的場面最尷尬的還要數林子軒,林子軒看了看自己的父母,然後又看了看王紅霞,尷尬的對着王紅霞說道:“王姐,我父母沒有惡意的!你不要多想!”

“小林子,說什麼話呢!你還不知道你王姐這個人嘛!你王姐可不是那種矯情的人!沒事的!”

絡腮鬍子和漂亮少婦也覺得很是尷尬,隨便找了一個託辭便離開了。

絡腮鬍子和漂亮少婦剛剛一走開,趙二彪便對着王紅霞問道:“王姐,你來應該不僅僅就是爲了送點兒飯吧?”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王紅霞白了趙二彪一眼,然後不忿的對着趙二彪反問道:“怎麼?我就不可以來看看你,關心關心你?我來你這裏就一定要有什麼特別的企圖嗎?”

趙二彪一把小心翼翼的打開王紅霞送來的東西一邊接着王紅霞的話說道:“王姐,我倒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既然你特意過來送飯的話,這種高貴品質就應該好好的保持下去!堅持“可持續發展”的道路••••••”

“就知道胡說八道!其實我今天來要說沒什麼事兒吧卻還真有點事兒!”

趙二彪猛的擡起頭來,滿嘴油污的對着王紅霞得意的說道:“你看!你看!我就知道你有什麼事兒!”

王紅霞一邊拿着紙巾輕輕的爲趙二彪擦掉嘴角的油污一邊對着趙二彪說道:“我今天過來就是想告訴你們倆,我過兩天店裏會比較忙,可能就不能夠經常的來看你們了!你們要是沒事的話只得自己多往我那裏跑跑了!”

看着趙二彪和王紅霞兩個人一個火急火燎的吃着東西一個小心翼翼的爲對方擦着嘴,一旁的林子軒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然後對着兩個人無奈的說道:“我說你們兩個人不要在這裏秀恩愛行不行!我還在這兒呢!我會不好意思的!”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沒有反應,因爲趙二彪實在是受不了王紅霞的美食的誘惑,低着頭一聲不吭的吃着東西,倒是王紅霞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嬌嗔的對着林子軒說道:“臭小子,你不要瞎說哦!”

林子軒聽到王紅霞這樣說話,很不服氣的說道:“本來就是嘛!看看你們兩個就好像是過日子似的!甜蜜的很呀!”

“就你小子會說!你不說也沒有人把你當成啞巴!”王紅霞一邊說話一邊笑。

“王姐,你做的飯菜真香!”趙二彪轉過頭來,沒頭沒腦的對着兩個人說了一句。


三個人又說說鬧鬧了好一會兒,王紅霞便要走了,而就在王紅霞要離開的前一刻,趙二彪把王紅霞拉到一邊,低低的和王紅霞說了一會兒話,趙二彪不知道說的什麼,把王紅霞逗得哈哈大笑。

“趙哥,你和王姐說什麼呢?”林子軒看着兩個人嘿嘿的問道。

“我們兩個之間的悄悄話怎麼能夠告訴你!”

王紅霞和林子軒道過別後便出了門去,而剛剛一出門,王紅霞便輕輕的搖了搖腦袋,小聲的嘟囔說道:“這個趙二彪就會鬧!平白無故的就要把我拉到一旁給我講個笑話!哈哈••••••不過別說,笑話還真挺好笑的!”

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看後,王紅霞滿足的離開了。

預計王紅霞差不多走的遠了,趙二彪纔對着林子軒說道:“小林子,我想搬出去住!”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林子軒趕快反應特別強烈的反對說道:“趙哥,我父母就是這樣的人,他們絕對沒有不喜歡你的意思,你可千萬不要多想!”

聽到林子軒這樣說話,趙二彪嘿嘿一笑,然後對着林子軒說道:“小林子,不是我想多了,是你想多了!我就是覺得這樣不太方便,我搬出去可能會方便一點,畢竟我已經在你家打擾這麼長時間了!”

“沒事的,趙哥,要是我猜的沒錯的話,我父母可能過兩天就走了,他們忙着呢!”

“小林子,你聽我說,我真覺得我是時候搬出去了,我實在是不好意思再在你這裏住下去了,本來我早就想和你說了,可是,一直沒有機會,今天正好有這個機會!”

“趙哥,你是不是生氣了!”林子軒一副擔憂的樣子。

“哈哈••••••你把你趙哥當成什麼人了!”

“可是,趙哥,你既然沒生氣的話爲什麼要這麼突然的搬出去住呀?再說了,你要是搬出去了,你住在哪裏呀?”

聽到林子軒這樣問,趙二彪嘿嘿一笑,然後對着林子軒說道:“剛剛我都和紅霞說好了,我搬回她那個房子去住,至於房租嘛!暫時先欠着!嘿嘿••••••”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林子軒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原來是這樣呀!是要過二人世界呀!還什麼找個機會跟我說,我看就是藉口!就是重色輕友!”

“沒辦法!女人對於你趙哥有無窮的吸引力呀!”

“什麼時候搬過去呀!趙哥!”

“那裏什麼東西都是現成的,我只要拿點衣服什麼過去就可以了,所以我想這就搬過去,今天就住在那裏!”

“趙哥,我一會兒開車送你!”

“不用••••••不用••••••你好好的在家裏和你的父母敘敘舊吧!真的不用••••••” 趙二彪拿了幾件貼身的衣服後便離開了林子軒的家,林子軒雖然嘴上說放心趙二彪去王紅霞那裏住,可是,心中還是覺得對趙二彪有愧,硬要送送趙二彪,可趙二彪卻認了死理,就是不讓林子軒去送,自己坐着出租車離開了。

看着追出來的林子軒的身影越來越遠,直到消失不見,趙二彪才慢慢的轉過頭來,然後輕輕的嘆了口氣。

司機透過後視鏡看了趙二彪一眼,然後意味深長的對着趙二彪說道:“小夥子,是不是家裏不同意?我跟你說,不要在意別人的眼光,現在都什麼年代了,既然喜歡男人就要勇敢的在一起,你放心,哥哥我是不會歧視你的!”

趙二彪擡起頭來看了看司機,然後瞪大眼睛對着司機說道:“大哥,我知道你開出租車見多識廣,可是,你怎麼就看出來我喜歡男人了!?”

“我都開這麼多年出租車了,什麼樣人沒見過,就你剛剛那眼神,妥妥的,不帶錯的!”司機一邊看着前面的路一邊對着趙二彪嘿嘿說道。

“大哥,雖然我也不歧視,可是,我真的喜歡女人!女人懂不懂!貨真價實的女人!”

趙二彪一邊無奈的跟着司機解釋着一邊用雙手在胸前比量着。

司機見趙二彪面紅耳赤的解釋着,意味深長的嘿嘿一笑,然後不再搭話,雖然不再搭話,司機臉上的笑容卻也好像是在告訴趙二彪:“不用不好意思,我都懂的!”

司機嘿嘿笑了笑,然後看着後視鏡對着趙二彪問道:“兄弟,你要••••••”

見司機要說話,趙二彪立刻打斷說道:“我不是!再說一遍,我不是!”

“你誤會了,我是問你你要到哪裏去?”

聽到司機這樣說話,趙二彪想了想,然後對着司機說道:“到這附近便宜一點的賓館!”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司機看了看趙二彪,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好了!知道了!”

說話間,司機一腳油門便開了出去。

說過話後,趙二彪想起了什麼,默默的打開了錢包。錢包中爲數不多的票子讓趙二彪很是爲難。

趙二彪雖然和林子軒說是去王紅霞那裏,可趙二彪的心裏卻另有打算,趙二彪不想到任何人那裏去,特別是身邊的女人。

看了錢包裏的錢一會兒,趙二彪擡起頭來對着司機又說道:“師傅,你還是把我給拉火車站去吧!”

說出火車站三個字的時候,趙二彪便做好了長期奮戰的準備,一時間,趙二彪覺得自己是一個無家可歸的人。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司機看了看趙二彪說道:“正好!本來也是要去火車站的!”

開了一會兒後,司機將趙二彪拉到了火車站,望着火車站裏裏外外大包小裹的人羣,趙二彪冷笑一聲,將手中的錢遞給了司機。

司機在給趙二彪找錢的時候對着趙二彪說道:“兄弟,你看那裏!”一邊說話,司機一邊順手朝着不遠處指了指。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