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一條魚還尚且可以應付,現在可是魚潮,危機一下就將這兩人籠罩了。

那些魚都有著鋒利的獠牙,不要說是李輕嫣和姚芊芊兩人,即便是一頭海鯨,若是被這魚潮淹沒,估計瞬間就會被啃食為骨架。

死亡的陰影將兩個小姑娘籠罩,水柱瞬間就要席捲而至了。 望著那從高空之上極速墜落的水幕,輕嫣公主使出渾身的修為,拉著姚芊芊就向著後方急退,這湖畔實在是太過兇險,竟然有如此恐怖的魚潮。

藉助著水勢,這些長滿獠牙的魚在虛空之中遊動的飛快,即便是輕嫣已經使出了那古井識域,可對這些魚的阻礙作用也極為有限。

形式越來越危機了,已經有幾頭遊動較快的魚與輕嫣和姚芊芊發生了碰撞,數道傷口在兩個小姑娘的身體上劃出。

這些魚渾身的鱗片就像飛刀一樣鋒利,只要被觸碰到,就會被割傷。

兩個小姑娘也顧不得身上的傷口,她們只顧著拚命逃竄,現在只是幾條魚,還可以勉為應付,若是被那些魚潮包圍,再想逃脫,根本沒有可能。

雖然兩個人已經儘力逃竄了,可那些魚還是在一點點靠近著。

在這樣的危機情況下,不知怎麼的,兩個小姑娘竟然同時想到了一個人,那人,就是嵐塵煙。

也許連兩個小姑娘自己本身都沒有意識到,在不知不覺之中,嵐塵煙已經成為了她們的寄託,是一種絕對的信任。

這種感覺很奇怪,她們對嵐塵煙的信任,竟然超過了對自己本身,所以,即便是嘴硬的姚芊芊都不得不承認,自己已經在心底里承認嵐塵煙比自己強了。

在兩個女孩子同時盼望著嵐塵煙出現的時刻,他,就真的出現了。

當然,他的出現與兩個小姑娘的急切盼望無關,他與這兩個小姑娘之間並沒有心靈感應。

嵐塵煙會出現,是被小青蛇嗅著氣味牽引來的。

在中午時分,嵐塵煙就被小青蛇從睡夢中叫醒了,這貨告訴他,那兩個麻煩的小妮子都離開半天了,也沒見有什麼動靜。

聽著這話,嵐塵煙就讓小青蛇在前面引路,一路向著那道彩虹而來。

一路下來,嵐塵煙望著那些不斷變得高大的草木,他的心情越發的焦躁,環境變化這麼大,在他看來,這兩個小姑娘定然會遇到危險。

嵐塵煙極速向前跑動著,他來到這裡,正趕上這兩個小丫頭處於極度危險之中。

經過一定的休憩之後,嵐塵煙的實力恢復了許多,憑藉著強橫的肉身和那八轉的修為,目前的嵐塵煙整個人散發著逼人的氣勢。

此刻,嵐塵煙的雙手握著雙刀,面對那些席捲而至的獠牙魚,他毅然決然的擋在了兩個女孩的前面。

嵐塵煙的目光冰冷,而小青蛇的目光卻有些炙熱,它想對嵐塵煙說些什麼,可望著嵐塵煙認真的樣子,那話被它暫時的咽了下去。

畢竟,這些魚實在是兇險,嵐塵煙一個不小心就有被撕碎的可能。

面對著那些奔騰而至的獠牙魚,嵐塵煙將八轉的修為完全調運起來,他手中那兩把一黑一金的刀已經握緊。

只要有魚進入他身體兩米的範圍內,這兩把尖刀就會不帶有任何憐憫的揮動出去。

嵐塵煙的目光緊緊的盯著那奔騰而至的水柱,那些湖水中的浪濤已經拍打在了他的身上,重重的力道撞擊著他,可對於這些,嵐塵煙全然不顧。

在他那冰冷的眼眸里,其他事物都已經被忽略了,只剩下那些奔涌而至的獠牙魚。

那些魚的數目太多了,嵐塵煙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夠戰得過,但他已經下定決心,只要自己手中的刀還在,他就不會倒下。

很快,就有一條獠牙魚進入到嵐塵煙兩米之內的範圍了,那魚擺動著頭顱,鋒利的獠牙向著嵐塵煙就咬了過去。

下一刻,就聽到咯嘣一聲響了起來,隨即就是刺耳的摩擦聲。

嵐塵煙的金刀已經揮了出去,那咯嘣之聲,就是那魚的獠牙咬中金刀的聲音。

那魚有著蠻橫的力氣,可嵐塵煙的力氣並不比這獠牙魚小,就在那金刀被咬住的時刻,嵐塵煙兩條胳膊上頓時被靈氣覆蓋。

他的雙臂陡然發力,那被獠牙魚緊緊咬住的金刀對著那鋒利的獠牙就摩擦起來。

那魚怎麼也不會想到嵐塵煙會有如此驚人的氣力,藉助著這把奇快無比的金刀,一刀下去,那魚口中的獠牙全都被切割了下來。

即便是那魚的嘴角,都被嵐塵煙這一刀割裂,然而,這還不算完,這個時候,嵐塵煙猛地回刀,那刀再次刺入了獠牙魚的嘴裡。

嵐塵煙的手掌猛然用力一推,那金刀咻的一聲就朝著那獠牙魚的腹中刺穿過去,那金刀如離弦的箭一般,直接將這條魚的丹田刺破,嵐塵煙毫不猶豫的收割了這條大魚的生命。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嵐塵煙另外一隻手中的黝黑尖刀也揮斬了出去。

雖然那把黝黑尖刀並沒有那金刀一樣鋒利,可那刀面上卻塗抹有劇毒,那黝黑尖刀揮動著砍向另外一條進入嵐塵煙兩米範圍的獠牙魚。

黝黑尖刀揮動出一個很急的角度,直接劈斬在那獠牙魚的肚皮上。

那獠牙魚的魚鱗如一層鋼板一般,與那黝黑尖刀摩擦,先是有一竄火花激蕩而出,可隨著嵐塵煙手臂的發力,那尖刀漸漸刺穿了獠牙魚的魚鱗,直接刺入到那魚的體內。

血花在那水柱之中迸濺而出,濺了嵐塵煙一身,而嵐塵煙對此全然不顧,他的手臂推動著那把黝黑尖刀不斷向前,那獠牙魚的肚皮完全被割裂開來。

嵐塵煙縱身一躍,接住那把之前推出去的金刀,雙刀再次揮舞起來,舞動之時,不斷有一道道刀光閃動。

嵐塵煙兩米的範圍內處處都是刀刃,那些靠近的大魚身上不斷有嗤嗤的割裂聲響起,嵐塵煙的兩米之內,竟然成了它們的死亡區域。

李輕嫣和姚芊芊依偎著,憑藉著九轉的霸道修為,李輕嫣也已經斬殺掉數條獠牙魚,那古井靈泉形成一道簾幕,將兩人保護了起來。


嵐塵煙一邊砍殺著這些獠牙魚,一邊示意李輕嫣和姚芊芊退後。

這些獠牙魚實在是太多了,支撐一時,嵐塵煙可以做到,但若想要長期支撐下去,根本沒有可能,畢竟,這是魚潮。

在嵐塵煙的身邊,一道道犀利的刀意不斷劈斬而出,他一邊劈斬一邊向著岸邊遠退而去。

所過之處,那些激蕩起的水流不斷被染得鮮紅,血水與湖水混合在一起,就再也分不清楚。

三個人不斷向著後方退去,漸漸地,他們從那水柱之中脫離了出來。

那水柱是從湖水之中奔騰而起的,一直連著湖水,想來,它探出水面的距離受到一定的限制,否者,那些獠牙魚定然會向著嵐塵煙它們奔襲而來。

直到從那兇險之中退了出來之後,三個人才有了一絲喘息的機會。

這個時候,只聽小青蛇這貨道:「我說小混蛋,你可知道,那些魚就是我之前向你提到過的美味。」

嵐塵煙有些驚異道:「這就是你口中的美味?每個都想蠻牛一般大小,難道你也是以之前騰蛇之軀對比來說的?」

嵐塵煙問這話一點都不奇怪,哪有人敢拿那些蠻橫的魚群為美味享用,不被它們吃掉就已經很幸運了。

這一次小青蛇這貨鄭重起來,它說道:

「不是那樣的,這些魚原本沒有這麼大,也就只有你們人族的巴掌大小,喜歡成群結隊,那時候本邪君是騰蛇之軀,每次吃掉它們,都是一口氣連帶著湖水吸進腹中。」

嵐塵煙思索片刻,道:「那這些草木也不是原來那樣了?」

小青蛇很堅定的點了點蛇頭。

嵐塵煙舉目望向前方,再次說道:「那前面的彩虹呢?」

聽著嵐塵煙的話,小青蛇不知道在思索什麼,過了好一會兒,它才說道:「這彩虹,彷彿在哪裡見過,只是,本邪君真的行不起來了。」

嵐塵煙的面色漸漸凝重起來,對這聖獄,他越來越摸不清楚了。 當暮色再次降臨的時候,篝火被點燃了起來,在那堆篝火之上,正有美味的魚香飄散在空氣中。

這魚,就是不久前嵐塵煙斬殺的。

最初那水柱尚未退去,沒有人敢接近那湖畔,待水柱退去之後,嵐塵煙和小青蛇去到湖畔,從那些被斬殺的魚中,挑選出了幾條利用金刀殺死的。

小青蛇這貨根本不考慮什麼熟食不熟食的,它去到湖畔,就張開那巨大的蛇嘴吞掉了幾條獠牙魚。

到最後,這貨的身軀被撐的宛若一座房屋般大小,若不是嵐塵煙望著那湖面之上有動靜,強行將它拖走,不知道這貨會不會將自己吃成一座小山,然後再被從水中躍出的獠牙魚吃掉。

聞著那些烤魚散發出的香味,這貨更讓嵐塵煙哭笑不得了,兩個女孩子都還沒有說什麼,這貨就將蛇頭湊了上來。

只聽這貨道:「小混蛋,這魚烤好了沒有,本邪君都快餓壞了。」


聽到這話,蹲在火堆旁的輕嫣公主一下笑了起來,之前在大明宮時,她就知道這小蛇是個吃貨,可是,這傢伙的吃貨水平還是超出了輕嫣公主的預期。

姚芊芊很鄙夷的望了小青蛇一眼,對於這條無賴蛇,她一點都不喜歡,就是這條蛇,差點將她的火獄毀掉。

姚芊芊隨意的說了一句:「撐死你算了。」

這話讓小青蛇不悅起來,它用那稚嫩的嗓音嚷道:「怎麼跟本邪君說話的,不久之前你還向本邪君行跪拜之禮呢。」

嵐塵煙當然知道小青蛇是說那次在祭壇上變身為騰蛇之後,可姚芊芊並不知道啊,聽著這話,她就想用那火獄將這條無賴蛇燒死。

小青蛇當然不怕,對於那火獄,它只記得味道還可以,暖暖的,挺舒服。

姚芊芊望著小青蛇,當她看到這貨那隱隱間有些得意的眼神,當即就想到了火獄對這貨沒有傷害。

她氣的跺了跺腳,打消了這個念頭。

這個時候,嵐塵煙又說話了:「芊芊丫頭,提到火獄,我倒是想到一個好主意,你看,那火獄之中的烈焰控制起來定然比這篝火好吧,那樣的話,燒烤出來的大魚會不會更美味*?」

聽著嵐塵煙的話,小青蛇的眼睛一下就亮了,它本來覺得自己就已經是個頂級吃貨了,沒想到,嵐塵煙這小混蛋竟然比它邪君還會吃。


小青蛇連忙對姚芊芊道:「對呀,小娘皮,你那什麼火獄本來就那樣美味,用它烤出來的魚肉,相信會更加有口感的,快拿出來,不要那麼小家子氣。」

輕嫣靜靜地望著場間的一切,她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芊芊的小宇宙會不會爆發。

這個時候,姚芊芊已經在醞釀情緒等待爆發了,可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嵐塵煙如神補刀一般適時補了一句:

「我說芊芊丫頭,其實有一點兒你也是蠻賢惠的,你看啊,隨身帶著一鼎小火爐,我看啊,你真該好好學學廚藝了。」

「有這麼好的先天資本,這多麼令人羨慕啊,我看啊,你就是為廚娘而生的。」

嵐塵煙的話音未落,姚芊芊已經爆發了,她嬌喝一聲,涅槃境八轉的修為猛地就盡數揮動出來。

那火獄如一團烈焰,向著嵐塵煙就砸了過去。

嵐塵煙其實早就做好了躲過這一擊的準備,同時,小青蛇這貨也做好了準備。

在那火獄從它身邊激射而過的瞬間,這傢伙猛地從地面之上彈射而起,一下就竄入了那火獄之中。

隨著這貨進入火獄的,還有被它的尾巴捲住的一條獠牙魚。

那火獄之中一下承受這麼大的重量,飛行軌跡當即就發生了偏頗,怎麼可能再追得上嵐塵煙。

嵐塵煙在地面之上大喊著:「小傢伙,趕快烤魚啊,烤好後記得留一半。」

聽著這話,姚芊芊那張小臉上氣得通紅,這一刻,她有著將嵐塵煙咬死的衝動。

被姚芊芊控制著,那火獄中的烈焰一下就燃燒的更為旺盛了,這個時候,小青蛇在火獄之中大喊了起來:

「我說小娘皮,注意點火候啊,小心將這美味的大魚烤焦了,現在正是考驗你廚藝的時候,若是你的廚藝不行,嵐塵煙那小混蛋是不會娶你的。」

小青蛇這一句話,讓地面上的三人同時愣在了原地。

嵐塵煙說過要娶姚芊芊嗎?

這是地面上三個少男少女心**同的疑問。

輕嫣公主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小青蛇最後那句話,一直在她的心間回蕩著。

姚芊芊那張俊美的小臉變得更紅了,她心裡正想著,這是小混蛋說過的話嗎?現在的她,又氣又羞,一時之間,竟然忘記了對那火獄的控制。

嵐塵煙則是一臉的無辜相,他心裡記得清楚,自己哪裡有說過要娶這芊芊郡主啊,這話怎麼可以亂說。

在這三人呆立的功夫,小青蛇這貨已經將那條大魚烤好了,它真的將那條大魚的一半吃掉,另一半被它拋了下來。

嵐塵煙縱身一躍,將那散發著香氣的魚肉接住。

對於之前小青蛇的話引起的尷尬,三個人誰都沒有再次提及,嵐塵煙對李輕嫣和姚芊芊招了招手,道:「小丫頭,快過來吧,蠻美味的。」


Views:
2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