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虹拿起賽嬋娟的茶杯喝口水,講起了她剛纔的親身經歷。

因爲今天的早會,陶虹比平日早一些上了32路車。週一嘛,上班的和上學的格外多,32路車上人已經有些擁擠。車到一個站點的時候,呼啦啦又上來幾個人,其中有個小胖子長得小眼睛眯成一條縫,還有個滿手滿胳膊長着黑毛的瘦子,讓人印象深刻。同時上來的還有一個額頭上長着一顆美人痣的漂亮姑娘,這姑娘一上車,車上的男士立即把目光投向了這位美人痣姑娘。陶虹雖然是女漢子性格,此時也有些嫉妒這姑娘的顏值了。

車子繼續往前走,陶虹一轉頭髮現那個小胖子正在偷偷用手拉開一個女子的包,慢慢掏出一個錢夾子。

那個女子燙滿頭大波浪卷,濃妝豔抹,一身的香水味,正在津津有味地看自己的手機,絲毫沒有覺得自己的錢包被偷了。

“小偷!”陶虹大喊一聲。那個女子驚慌地擡起頭來。

陶虹一把抓住小胖子的衣領,喊一聲:“小偷!把錢包還給人家!”


小胖子有些慌亂,說:“我沒偷啊。”邊說邊把錢包扔到陶虹手上。陶虹不知是計,接了錢包。小胖子立即指着陶虹大喊:“她是小偷,賊喊捉賊啊。”

陶虹楞了一下。這時旁邊那個滿手黑毛的瘦子說:“對,她是小偷,你看她包裏,還有偷來的錢包呢。”

陶虹說:“你胡說,我包裏怎會有別人的錢包。”

黑毛瘦子說:“你敢打開包讓大家看看嗎?”

此時車上的乘客都把目光投向陶虹。陶虹說:“打開就打開。”

打開一看,陶虹傻了,裏面確實有一個陌生的錢包。旁邊的一箇中年婦女尖叫起來:“這是我的錢包!”

黑毛瘦子冷笑幾聲:“咋樣,還狡辯嗎?女小偷!”

陶虹說:“我不是小偷,我是記者。”

“記者?我看是假記者吧,這年頭假記者滿天飛。”黑毛瘦子說。

陶虹氣得臉色發紫:“好,既然如此,你們敢跟我去派出所嗎?”

黑毛瘦子喊:“大夥動手啊,打死這個女小偷。”說着就舉拳向陶虹打來。

“住手!”半空中傳來一聲大喝。

一個文質彬彬戴眼鏡的小夥子不知啥時候站在黑毛瘦子和陶虹之間。黑毛瘦子打出去的拳頭硬生生被攥在小夥子的手裏。黑毛瘦子掙扎了幾下,不僅沒有把手掙脫出來,反而覺得鑽心地疼痛,知道這是遇上高手了。忙說:“你不抓小偷,卻來抓我,是什麼道理?”

戴眼鏡小夥背個雙肩包,20出頭的樣子,顯然是個大學生。只見他目光冷冷地看着黑毛瘦子,說:“你纔是小偷,你剛纔偷了那個大姐的錢包,後來看見這位女同志抓住了你的同夥,便把那位大姐的錢包放進了這位女同志的包裏,企圖栽贓誣陷好人。”

黑毛瘦子說:“你空口無憑。”

戴眼鏡小夥笑了:“誰說我空口無憑,你的一切我都用手機錄像了。有視頻爲證。”車上的乘客恍然大悟,都說:“這小偷太可惡了。”

黑毛瘦子見被戳穿,惡狠狠地說:“你趕快放手,否則有你好看。”

程虞對司機說:“師傅,麻煩你直接把車開到前面派出所吧。”司機說“好嘞。”

黑毛瘦子的黑臉更黑了。

突然,車門處傳來一聲尖叫。陶虹一看,原來是那個胖小偷劫持了那個長着美人痣的美女。胖小偷一手勒着美女的脖子,一手揮舞着刀子,聲嘶力竭地大喊:“小子,放了我哥,否則我把這女人宰了。”

美人痣姑娘被勒得喘不過氣來,臉色煞白。

戴眼鏡小夥一看這情況,把手一鬆,黑毛瘦子掙脫出來,連退幾步到了車門口。

胖小偷大喊:“司機,停車。再不停車我就在這姑娘的臉上劃一刀。”

司機一踩剎車,把車停下,然後打開了車門。胖小偷拖着美人痣姑娘下了車,黑毛瘦子也下了車。兩小偷下車後,扔下美人痣姑娘撒腿就跑。

陶虹想,就這麼讓這倆小偷跑了,太便宜他們了。

公交車的門正在緩緩關上,就見戴眼鏡的小夥一閃身便竄到了車外。揹着雙肩包朝小偷逃跑的方向追去。


陶虹也想下車去追,但公交車已向前行駛。陶虹看看錶,見開會時間快到了,也就坐着車直接來上班了。

賽嬋娟問:“後面呢?”

坐賽嬋娟上首的男記者朗科發對賽嬋娟嬉皮笑臉地說:“後面由你接着說。”

賽嬋娟說:“去你的。”

幾個編輯都說:“好故事啊。”

劉大錘說:“有意思啊,可以追蹤,連續報道嘛。”

肖明敏點點頭:“陶虹啊,好好整一整,這樣的鮮活新聞好久不見了。下一個,朗科發,說說你的選題吧。”

朗科發朝肖明敏笑笑說:“主任,我的選題是一個私營企業老闆的創業故事,這個老闆殺豬出身,現在搞了一座大型綠色養豬基地,符合國家的產業政策。他的創業故事也是很生動的。”

肖明敏說:“不錯。那下一個,賽嬋娟,你說說你的選題。”

賽嬋娟磨磨唧唧地說:“我還是聽主任的吩咐,看有什麼活動,我把活動報道好就是。”

肖明敏說:“把活動報道好固然重要,你自己呢,也要學會找選題,做些深度報道爲好。雷總反覆強調,報紙要在競爭中取勝,唯一的法寶就是深度報道。只有搞好深度報道,纔是報紙在媒體融合發展轉型期生存的根本。”

劉大錘連連點頭:“老肖說的對啊。”

然後,幾個編輯又就各自的版面編輯思路做了彙報。肖明敏聽了比較滿意,又強調了一番稿件質量和版面編排藝術,就散會了。

惡魔總裁惹上身 ,陶虹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開始醞釀寫稿。不知怎麼地,她的心情久久平靜不下來,心裏老在惦記那個小夥子究竟抓沒抓到那個小偷,那個小夥子可千萬不要吃虧啊。 編輯部是一個大開間,編輯和記者的辦公桌分成兩排。陶虹的辦公桌在記者這一排的第一個,後面是賽嬋娟,再後面是一個空座,空座後面是朗科發。

和往常一樣,一散會朗科發就沒了蹤影。這個朗科發整日遊走於衆多老闆之間,見人三分笑,好像跟誰都很熟,但陶虹覺得朗科發的笑容裏雖然有討好人的成分,卻也有些讓人說不清的感覺,是一種對人的提防,還是什麼,這讓陶虹也拿不準。但領導們是需要朗科發的,因爲朗科發能跟老闆們打交道,而報社所需要的廣告費都是老闆才能掏得起的。


而坐在陶虹身後的賽嬋娟,在陶虹看來基本就是個不靠譜的大小姐。仗着她老爹是某實權部門的副局長,從韓國留學回來後,硬是給塞到報社來的,哪會寫什麼稿子?不過是參加些所謂的活動,而這些活動都有主辦方早就準備好的新聞通稿,賽嬋娟把通稿拿回來,署上自己的名字就ok了。沒有活動的時候,賽嬋娟不是出去找所謂的帥哥玩就是在辦公桌前追劇,也沒有領導去管她。

陶虹靠的是實實在在的採訪和寫作功夫,才得以進入都市報。在都市報實習期間,陶虹紮實的採訪和寫作功底,特別是陶虹拼命三郎式的作風,深受雷總的欣賞。所以,實習一結束,沒有任何背景的陶虹就被報社錄用了。

雖然找工作很順利,但女漢子也有女漢子的苦惱,那就是陶虹到現在都沒有談過男朋友。

而那個賽嬋娟呢,貌似外面有很多追求者,又好像沒有什麼真正的男朋友,見了帥哥不是主動往人跟前湊,就是到處打聽人家的情況,給人感覺有些花癡。

陶虹的稿子一直停留在開頭的幾句話,一動筆眼前就跳出那個戴眼鏡小夥的形象。

陶虹正在發着楞,聽見有人敲桌子。接着就是肖明敏的聲音:“大家稍停一下手裏的工作,給大家介紹下新來的同志。這位是新分配來的記者程虞同志,重點大學畢業的高材生。”

陶虹擡頭一看,驚呆了。這不是公交車上抓小偷的戴眼鏡小夥嗎?

這時程虞也認出了陶虹,見陶虹張嘴要說話,連忙把一根手指壓到脣上,做出個噓的表情。陶虹連忙把話嚥了回去。

程虞的直覺告訴他,如果這時候讓陶虹把他在公交車上抓小偷的事說出來,恐怕會引起大家的高度關注,這不是自己想要的。

想起早晨在公交車上自己的做法,程虞並不後悔。特別是他飛身跳下車去追那兩個小偷的時候,他確實是顧不上想會帶來什麼後果,他只是想要給這些壞人以應有的懲罰,不能讓他們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猖狂。

看到兩個小偷竄進了一條巷子,程虞也跟着追了進去。小偷回頭一看,程虞追上來了,兩個小偷使個眼色分頭跑了開去。程虞一看這樣只能抓一個了,他想就追這個小胖子吧,能節省時間。

追過一個街角,小胖子果然跑不動了。程虞問:“還跑嗎?”小胖子氣喘吁吁,手裏還揮着那把尖刀:“你別過來啊,過來我可不客氣。”

程虞步步緊逼,小胖子見無處可躲,揮起尖刀奮力向程虞胸口扎來。程虞一閃身,一個飛腿正踢在小胖子的腋下軟肋上,小胖子疼的呀的一聲,便丟了刀躺在了地上。

前面不遠就是城南派出所,程虞押着疼得呲牙咧嘴的小胖子走了進去。一個值班的年輕警察見了問:“咋回事?”

程虞說:“在公交車上抓個小偷。”

年輕警察說:“好啊。”把小偷拷到了椅子上,“先做個筆錄吧。”

做好筆錄,程虞說:“我得趕緊回去上班啦。”

年輕警察問:“你在哪兒上班?”

程虞說:“我在瀛洲都市報。”

年輕警察說:“原來是記者啊。我姓趙,叫趙洋。”

程虞和趙洋握了握手,匆忙又去坐車回了集團大樓。

進了傳媒集團大樓,程虞先到集團人事部報到。填了一摞表格後,人事部主任給雷鳴打了電話,告訴他程虞已來報道了,問是讓程虞直接去都市報編輯部還是先到雷鳴辦公室。雷鳴說,讓他先到我辦公室來吧。

程虞到了雷鳴辦公室,雷鳴先是表示了歡迎,然後又說了一下工作中需要注意的事項,最後打電話讓肖明敏來到辦公室,把程虞交代給肖明敏,讓肖明敏領着程虞去了編輯部。

一般的小記者可沒有這待遇啊,肖明敏心想,看來這個程虞來頭不小啊。

肖明敏看看大夥,接着說:“集團領導安排程虞這樣的年輕記者充實到我們編輯部,體現了領導對我們的高度重視,大家一定要精誠團結,同心協力,共克時艱。老同志要多帶年輕的同志,年輕的同志要虛心學習。別的我就不多說了。小程啊,你就坐這個位子吧。”

肖明敏指指賽嬋娟身後的空位。程虞把雙肩包放到了桌上,說:“謝謝主任。”

肖明敏說:“小程,今天是你第一天上班,就先熟悉熟悉情況吧。賽嬋娟,你找些近期的報紙給小程看看。”然後,肖明敏就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肖明敏一走,賽嬋娟立刻跳了起來:“小程,你好!我是賽嬋娟。咱倆前後位,有緣啊。”

“你好啊,賽姐,還請多多指教啊。”程虞握了握賽嬋娟伸過來的手,賽嬋娟順勢抓住程虞的手不放:“小程,你那麼羞澀幹嗎?一看就是剛出校門。你長得挺帥啊。對了,你的樣子好像我弟弟啊。”


陶虹在旁邊冷不丁說:“賽嬋娟,你是獨生子女,哪來的弟弟?”

賽嬋娟繼續拉着程虞的手:“我夢中的弟弟,我夢中的弟弟就是這個樣子的。”

陶虹說:“老套路了,能不能換個套路?”

賽嬋娟說:“什麼套路不套路的,我說的是真的。”

程虞想把手收回來,可賽嬋娟就是不放手。陶虹實在看不下去了,說:“賽嬋娟,你忘了肖主任交代你的任務了?趕快去給小程找幾期報紙來學習。”

賽嬋娟忙說:“對對對,小程,你等着哈,我去去就來。”這才鬆了手顛顛地到資料室去找報紙了。

見賽嬋娟走了,陶虹小聲說:“小程,我叫陶虹。我想問你,你抓到小偷了沒有?”

程虞說:“送派出所了。”

陶虹伸出了大拇指。

程虞有些羞澀地笑了笑。

陶虹說:“我正在寫你抓小偷的稿子,你說我是不是把你的名字寫到稿子裏呢?”

“哎呀,陶姐,你可千萬別寫我的名字。這事到此爲止,再也不要提了。”程虞向陶虹拱拱手。

陶虹說:“行,我給你保密。”

這時,賽嬋娟拿着報紙回來了,看陶虹和程虞在說話,醋意大發:“陶虹,你可真能抓住機會啊,把我支走了,你倒是談上了。”

陶虹說:“我們談工作,不行嗎?”

賽嬋娟說:“小程剛來,哪有什麼工作好談?”轉身笑嘻嘻地盯着程虞說:“小程,到午飯時間了,咱們一起到餐廳吃飯吧。”

陶虹氣不過,也對程虞說:“小程,你是不是還沒有飯卡啊?就先用我的吧。”

賽嬋娟立即說:“用我的,用我的。”

程虞忙說:“謝謝了,兩位姐姐。雷總給了我幾張臨時飯票,應該夠吃些日子了。”

賽嬋娟一聽:“啊,雷總給的,你好厲害啊。”

程虞忙說:“雷總看我沒有飯卡,就先給我幾張飯票用着。”

快穿攻略,病嬌男主,寵翻天! :“走吧,咱們一起去食堂餐廳吧,給你領着路。”賽嬋娟也說:“一起去,一起去。”

程虞跟着陶虹和賽嬋娟往食堂走,想起這是母親工作了多年的地方,心裏有些小激動。

到了食堂,程虞點了一菜一湯,匆忙吃完,趁着賽嬋娟還在大吃,連忙溜了出去,到集團大樓院子和附近的街道轉了轉,一直到下午上班時間,纔回到編輯部。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