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蒙誇獎!」楊廣獰笑著道「不要浪費時間,馬上用打神鞭開啟返生崖!否則……」他輕輕捏了一下水晶球,只見球內的默然的臉漲得紫紅!赫然是窒息的表現!

如初看看蕭默然,死死抓住手上的打神鞭。面色中流露出一絲猶豫,眼見默然的呼吸越來越困難,她不由得轉過身去。將打神鞭深深的插&進牆面上的一個空洞之中。這時,只見她的正前方出現一個巨大的黑洞,洞內隱約能聽見非常悲鳴的呼喊,如初看見無數的赤身luo體的人都在掙扎著朝洞外爬,但塊到出口的時候又落了回過了一會,一個類似人體的東西像泥巴一樣從洞里流了出來,然後來到如初面前,漸漸恢復成一個人形。

空中的黑洞越來越大了,似乎快要有更多的人從裡面爬出來了。楊廣面露得意之色,神情更加猙獰!獰笑著向那些「人」的方向走去。卻不想,那些人並沒有像他所想象的那樣跪拜於他,而是面無表情的將他團團圍住,人人面有怒色的盯視著他!

楊廣忽覺不對,急忙想退卻,卻只見眾人將他撲倒在地,似有深仇大恨般的雨點似的拳頭落在他的「身」上,他還來不及多說什麼,便再無聲息……

如初滿頭黑線的看著這群砸的場景。卻沒有阻止,而是以手掌遮眼道:「貧道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沒看見……」邊說邊向打神鞭所在的方位退去。

灰眸老人和蕭默然看著水幕中傳回的影像。蕭默然不禁開始狂笑,而那灰眸老人的嘴角也牽起一絲笑意。

「她時常如此嗎?」老人忽然開口詢問蕭默然。

「間歇性。」蕭默然強忍住笑意答道。「話說,這位大叔……」蕭默然見老人聽得此言面色不善,連忙改口「這位道長如何稱呼?」

「貧道說了,你不必知道!」老人再一次拒絕和蕭默然聊天,站起身來,提溜起蕭默然的衣領,口念真言,兩人瞬間來到了如初的身側。

那老人一掌將如初捂住眼睛的手打了下來。「不過是反噬而已,你一個圓滿期的修仙者怕什麼!」


如初見得老者真容,剛想下拜,卻被老者制止。「少行些虛禮,快點把這群厲鬼超度了為上!」

如初尷尬的看了老人一點,囁嚅的道「弟子,弟子不會啊……」

聽得此言,老人面上一黑,伸出手指在如初的太陽穴上戳了戳。「你修仙修傻了嗎?要緊的法術一個不會,雞毛蒜皮的道法倒學了個滿破!」

眼見楊廣的身影已然在地上若隱若現,眾人還不肯放手之際,只見老人伸出右手掌心對著打神鞭,那打神鞭似有靈性般的飛回了老人掌中,那打神鞭似乎與如初所持時光禿禿的棍子形象不同,居然變成了一柄劍的模樣!

那劍寒光閃閃,刃口極鋒,劍尖流動著一絲隱隱的紫藍色光芒,老道輕揮劍柄,只見藍光過處,血肉橫飛!大大小小的碎肉合著鮮血如花灑噴出的熱水一般呈水霧狀飄散風中,風中立時血腥氣瀰漫,若非如初早有準備打開了防護罩,三人的身上現在恐怕早就落滿血絲碎肉!

午夜。舍心樓一樓客廳。

蕭默然從儲物袋中拿出水果,飲料和素食擺滿一張超級豪華的長桌。老道坐到上首,如初左位作陪,蕭默然本想坐到右首,卻因為老道一聲「大膽」而只好委委屈屈的坐到一旁如初為他準備的矮几上委屈的吃著食物。

老道對食物不屑一顧,卻獨愛酸奶,喝完了第二杯后,將杯子遞給如初,如初趕忙續上。 至強的心 。那道人將水晶球輕輕彈入唐裝女子胸口。女子幽幽轉醒。見得老人,不由倒身便擺。老人冷冷的看著女子向他磕頭。不發一言。

女子磕了整整九十九個響頭方才停下,她的額頭因為磕頭早已碰破,流出的卻不是鮮血,而是墨綠色的液體。

「紅塵一夢,感想如何?」老道嗤笑著問。

「弟子痴愚,愧對師傅。」那女子道。老道聽得此言,輕輕擺手,那女子卻已無蹤。

老道轉頭看向如初「你的心思老道很清楚,既然你久了旖旎一命,老道本該兌現當年諾言。可是老道還是要提醒你。這東西本就是那人所制,縱使你得了它,也是不可能用它傷那人分毫的!」

如初低著頭,面色一滯。

「識時務者為俊傑!那人除了脾氣古怪些,也算不得特別難以相處。況且他身份貴重,也不算辱沒了你!」老道溫言道。

如初咬著嘴唇,看了一眼一旁因為混淆咒而絲毫不知道剛才身邊發生了什麼而吃得開心的蕭默然,轉頭看向老道。

老道看看默然,不禁長嘆一聲「冤孽啊!」說完,他從袖中拿出那打神鞭,不,應該說是一柄劍遞給如初。如初小心接過,放入懷中。「這東西雖然傷不了那人,卻還是可以斬桃花的。若你哪天受不了了,就用它吧!」他說完,人已消失。

午後,陽光和熙溫暖。蕭默然拿著封神演義一路狂奔到如初面前。

「原來那老頭就是通天教主?截教的大BOSS啊,你該早告訴我,我請他幫我簽個名……」蕭默然說得興奮,只見如初臉上滿是:「你這個白痴」這句話,趕緊收了音。

「不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緋色煙塵

「隋朝初期,截教弟子旖旎因為文帝救命之恩而化身為人跟隨文帝左右,助他奪取天下。可惜那文帝本無龍庭之命,登基不過幾年便一命嗚呼。其子煬帝本是妖星臨凡,命帶修為,通曉陰陽,利用邪術制住了旖旎,更以旖旎的性命威脅真正的修仙者宇文化及為他所用,為他訓練魔兵。那宇文化及本是闡教安息派弟子,修習永明之法,他怕旖旎受害,只得盡自己所學為煬帝訓練了一支無堅不摧的魔兵,還因此害死了無數人命,後來煬帝修行大成,宇文化及不再有利用價值,他知自己必死,又怕死後魔兵無人約束會在煬帝的統領下危害眾生,便殫精竭慮數日,利用煬帝並不熟悉的截教秘法的弱點勸說煬帝起了這座舍心樓來給魔兵居住。煬帝聽從了他的建議,便敕令宇文化及以誅仙劍的劍身為基,起了這座舍心樓。」如初道。 「劍身?」蕭默然納悶。

「當年誅仙陣一役后,通天教主返回比鄰星,因誅仙陣誅殺了太多修仙者,動明之神怒他打亂人間秩序,命他將誅仙劍毀去,以儆效尤。那誅仙劍本是通天教主動用了自身的全部靈力修成,一旦毀去,他萬年修行頓化灰泥。後來我祖師太上道尊念及同門之誼向動明之神祈求,方保全誅仙劍,但是通天教主不得不將誅仙劍一分為二,一半劍身自己保留,一半劍柄化作了打神鞭交予太上師祖轉贈姜太公以做伐紂之用。後來通天教主將劍身贈與了他的幼徒旖旎,旖旎被擒后,這東西便落入了煬帝的手中,煬帝是魔星,無法使用截教至寶,又不想浪費了這仙家寶物,方才依照宇文化及的意思用此物為引起了這舍心樓,可是他不知道的是,這舍心樓其實是宇文化及與旖旎所設下的困魂樓,這樓起成之後,宇文化及便將自己的仙靈祭奠了此樓,那煬帝一入此樓便被此樓困住,一千年來都無法踏出這樓半步。」


「那,那些所謂的忠於他的驍果衛為什麼要聯合起來收拾他呢?」蕭默然想起了那些驍果衛群砸楊廣的樣子,不禁啞然失笑。

「任誰被關了一千年精神都正常不了,那些驍果衛因受煬帝所累被困於舍心樓整整一千年,心中滿是憤恨,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他們沒有直接將楊廣撕成碎片已經是忠君愛國了。可惜楊廣太自大,總認為這些人當真會永遠效忠他!」如初道。

「等等,那通天教主那樣厲害,為什麼不親自動手殺了煬帝?」蕭默然問。

「他是仙,自然不能干涉人間事,但是他又心疼徒兒,便立下誓言,若是誰能破了這舍心樓的封印,他便將誅仙劍當做禮物贈與那人,這誅仙劍的誘惑實在驚人,太多的修仙者為了得到此劍而前仆後繼,可惜那些人不通這舍心樓的關竅,生生被它奪了性命。」如初道。「你又是怎麼會來到這裡的呢?」如初問。

「七天前接了一個案子。本國的八位遊客來舍心樓參觀后無故失蹤,後來政府查明這些遊客是本國的頂級科研人員,本國一再要求政府查明此事,韓伯伯通過7處了解到這些人其實都是來天朝竊取重要情報的間諜,那日他們竊取了部隊的一份重要機密逃到了舍心樓,可惜進去就再沒出來,很多軍人都曾近入樓搜索,可惜一無所獲,政府對此事存疑,又不得不應付一下國際輿論,便命令7處派人親來查詢。」蕭默然道。

「原來如此。」如初嘆道「幸虧來的是你。否則,別人恐怕不保證能全身而退。」

「為什麼?」蕭默然問「那些來舍心樓搜查的官兵也並沒什麼大礙啊,都活得好好的。」

「你不懂,這舍心樓本是邪物,那煬帝更是邪魔,若進此樓者為一身正氣的忠勇之士,這樓便不敢吞噬他們的魂魄,他們得以全身而退,但若是邪佞之徒,他們必然就成為了這樓的點心!助那煬帝修行了。」如初道。她站起身,環顧一下四周,隨著那煬帝的消失,這舍心樓中的影像不再改變,赫然變為了一座廢屋的模樣!她揮揮手。蕭默然不禁一驚!只見眼前乾淨的地面上出現了累累白骨!而就在他的腳下!八個身著夜行軍服的男子屍體一字排開。蕭默然不禁一個寒顫,立刻跳到如初的身側……

芙蕖歌舞廳

蘇榭通過水幕觀看著如初和蕭默然並排坐在一起聊天的幸福模樣,心內七上八下。

門被悄悄的打開了。一身黑袍的江湛通走了進來。坐到了沙發上。端起酒杯自斟自飲起來。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蘇榭忽然問。

「我什麼都沒做!」江湛通的聲音依舊沙啞迷離。

「別想瞞我!」蘇榭冷笑道「我且問你,那煬帝雖為魔星轉世,卻是肉眼凡胎,若沒有人指點他修仙法門他如何能修習道術?而且那煬帝的道術分明就是你蜉蝣一族的入魔之法!還有,又是誰教宇文化及以誅仙劍的劍身為基起造這舍心樓?還有,前幾日我查過柳州的地方縣誌,這舍心樓因為害人無數,所以在千年來不知道有多少官家想要下令拆毀它,卻都被什麼人拿出巨額的金錢所保全。那出錢人又是誰?還有,誅仙劍乃是截教至寶,也是通天教主的命門所在,便是他再護短,也不會許下將誅仙劍轉贈這樣的狗屁諾言,但他偏偏這麼做了,這是為什麼?」

「蘇榭,我不得不說,這十年來你的腦子比以前好用多了。」江湛通嗤笑道「這些的確是關鍵,但是要你自己去找答案!」

「我想不用找了,能如此計劃周詳,又能請得動通天教主這樣的頂級金仙來配合的人……難道?」蘇榭忽然目光一滯,轉頭看向審判者「這居然是『她』的意思?」

「你還不算蠢到無可救藥!」江湛通冷笑道。「我雖然可以撕裂時空,卻還沒有道法精湛到可以改變仙者的命途!這世上除了她,還能有誰?」

「等等,讓我冷靜一下!」蘇榭翠綠的眸子中閃爍著迷離的光暈。「你們選中了如初去做那件事,卻又將誅仙劍變著法交到了她的手上……」蘇榭喃喃自語。忽然,靈光一閃!「你們是要?不,絕對不行!」蘇榭幾乎是用吼的答道。

「我知道你是怎樣想的,可是我們都已經窮途末路了。」江湛通的語氣充滿凄涼。「其實,選中了如初,最心痛的不是別人,而是……我!」

「你?」蘇榭詫異的望著這個號稱地球最聰明的女人。

「其實……」江湛通站起身來,拉住蘇榭的耳朵低語幾句。蘇榭面色大變。

良久,他彷彿脫離般的匍匐在地。涕淚橫流的道「審判者,我今日方才真心嘆服於您,以後但有吩咐,蘇榭無不從命!」

江湛通幽幽嘆了口氣,扶起蘇榭。繼續對他細細叮嚀了幾聲,見蘇榭點頭后離去,方才重新坐回沙發。繼續喝酒。

永州,市區單身公寓。

舒曠顫抖著端著酒杯,怒氣從心頭直衝頭頂!望著電腦中的新聞。他狠狠的將手中的杯子灌到地上。四散的碎片彈跳起來划傷了他的臉頰,他趕忙站起身來,從不遠處的保險箱中取出一個玻璃瓶子,瓶中尚有三顆白色的藥丸,他由於片刻,拿出了一顆放入口中。他的眸子重新變成了危險的橙色……

轉過身打開感測器,屏幕上顯示出一個女人的影像資料,他的嘴角溢出一絲獰笑…… 在這幽靜且令人昏睡的夏夜裡,溫暖的清風徐徐吹拂,在深黝的天空中,高掛的滿月灑下一地的清輝;玉蘭花香在風中飄揚,海棠、牡丹在月下怒放;游廊曲徑、雕窗鏤刻的萬春亭下,點點銀光在粼粼水波中閃爍著,碧水淙淙、清流潺潺,煞是幽雅宜人。


今晚原該是一個寧靜、安詳的夜……吧?

「美熙,不要這樣……」

「放手!不要拉我!」

樹葉形小湖泊旁的灌木叢中,一個口中咬著蘆葦的年輕人緩緩抬起上身,面色不豫地轉頭望向嘈雜聲的來處,他想看清楚是哪個殺風景的欠扁傢伙,居然膽敢破壞他享受這個平和寧靜的夜晚。

在明亮皎潔的月光照耀下,一張精緻的、雖算不上頂美卻是頗為清秀的小臉蛋兒,清清楚楚地映入他的星眸里。

遠山般的黛眉下,嵌著一對清若秋水的鳳瞳,懸膽般的瑤鼻,櫻桃小嘴兒,再配上玲瓏嬌小的個子,如此雅緻的嬌靨再配上那副憨態的神情,著實令人心弦蕩漾。

那女子來到亭中四下張望,發現果然無人方氣哼哼的坐在石凳上。

剛才勸她的兩個女孩也一溜小跑的跟上。見她滿面怒容,呼吸急促,急忙遞上水壺,勸她喝了一口,韓美熙方才定下心來。

「你們給我評評理,我跟蕭默然已經二十年了,他移情別戀也就算了,為什麼還要找個處處都不如我,神神叨叨,瘋瘋癲癲的賤人來噁心我?」韓美熙氣得眼圈通紅道。

三天前,蕭默然帶著藺如初回到J市鄭重的向家人和朋友宣布了他們的戀情。眾人似乎意料之中,未做太過激的反應,唯有韓美熙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幾乎是一哭二鬧三上吊,但是卻改變不了蕭默然的心。

其實美熙心中了解,在如初失蹤的兩年中,她用盡了手段也無法將這個女人從蕭默然的心中擠掉。其實她早就知道自己徹底失敗了,但是,好強的她卻不願承認這個事實!總想著有一天蕭默然會回心轉意的回到她的身邊。家人也勸了她多次,但是她如入魔一般的一心鑽牛角尖,什麼都聽不進。

兩個女孩是韓美熙從小的閨蜜,自然了解她的心情,其餘的事情她們可以幫忙斡旋,但是感情的事情卻是絕對不可能勉強的。她們實在幫不上忙。只好尷尬的一味安慰著美熙。

「好了,謝謝你們,我想自己靜一靜。」韓美熙無力的道。

兩個女孩互看一樣,方道聲「保重,想開點。」轉身離開了。

躲在暗處的男子見那兩人走遠,方才現身。他有一雙妖異的橙色眸子,容顏俊秀卻充滿了邪氣。

韓美熙戒備的看著眼前款款而行的男子。「你是什麼人?」

「你無需知道。」橙眸男子道「想不想讓蕭默然回到你身邊?」他忽然問。

「你有辦法?」韓美熙半信半疑的問。

「自然。」

「你有什麼條件?」作為世家女兒,韓美熙很清楚這世界上絕對沒有免費的午餐。但是對方的條件太吸引人,如果代價不是那麼昂貴的話倒值得考慮。

「你放心,我不是為了從你或者你家族中得到什麼好處才幫你的。」男子的某種閃過一絲陰狠。「我要的是藺如初的命!」

「什麼!」聽得此言,韓美熙不禁一陣寒戰,她的確是怨恨韓美熙搶走了蕭默然,也一度希望她就此消失,但是真的聽到這樣的話,心中還是難以接受,她畢竟本性來說是個善良的女孩子。

「我不勉強你,你好好想想,想明白了。再來這裡找我,我隨時恭候。」他說完,轉身就走。


三個月後,韓美熙重新回到了萬春亭。男人微笑著將她帶到了一個紋身室。

韓美熙看著面前手拿自動紋身機器人的紋身師,心中一陣忐忑。

「別怕……」那個名叫舒曠的男子在她耳邊悄聲道。紋身師將機器人放到美熙潔白的美背上。那機器人按照程序的設置在她的背上按圖案順序爬行,爬行過處,美熙的背上出現不同顏色形成的詭異紋身。


中途加染料的時候韓美熙觀測了一下燃料,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作為調香師和化妝品研發人員,她很清楚化妝品的成分和製作方法以及成形狀態。

一般的紋身色素是經酒精浸泡的液體植物色素,由於植物色素是從天然植物中提取出來的,顏色雖然鮮艷,但是膏體比較厚重。而眼前的這些紋身色素卻質地輕盈,幾近透明。

「放心吧,這東西對你無半點損害。」舒曠似乎知道了韓美熙在想些什麼,安慰道。

不知道過了多久,機器人停止了運動。韓美熙知道,紋身完成了!

圖案紋好后韓美熙特意看了看,是一匹很奇怪的馬,雖有馬腿,但是卻有著牛一樣的身軀。

「這什麼啊?」韓美熙問。

「一個幫你達成所願的吉祥物。」舒曠笑道「只要按我說的做,不出七天,蕭默然就會回到你的身邊!」

「可我不能頂著這東西一輩子啊!」 那大叔是我男人 。卻只見話音未落,那動物竟然憑空消失了!她的背依舊光潔如初!

「這,這,這?」韓美熙大駭。還沒等她繼續詢問,她只覺腦中一陣昏聵,立刻失去意識。

晚上七點。韓美熙準時來到芙蕖歌舞廳的古法中餐廳。蕭默然早已久候多時,面對韓美熙的糾纏,他已忍無可忍,這次他鄭重的約了她出來,希望快刀斬亂麻的將事情說清楚!

今日的美熙似乎與平日不同,她的目光中少了些溫暖,多了些冷厲,蕭默然硬著頭皮將要說的話說完。看向美熙,只見韓美熙沒有像以前一樣反駁他或者哀求他,而只是淡淡的嘆口氣道「好吧!」

蕭默然聽了這句話心下一驚,他做了幾十種準備,居然一種都沒用上?

「我韓美熙不是沒臉沒皮的市井女子,所謂你既無心我便休的道理我還是知道的!」美熙冷靜的答道,舉起了酒杯「喝了這最後一杯,你我從此大路通天,各走半邊!」

蕭默然是個在娛樂圈混過的人,自然堤防了很多事情,儘管他不願意以惡意去揣摩眼前和他從小一起長大的女孩子,但是他仍舊放棄了喝酒的打算,只道:「酒就算了吧……」還沒等他說完,一陣眩暈襲來,映入他腦海的只是韓美熙那似笑非笑的神情…… 慕卿歪著腦袋看著喬治這個樣子,心裡只覺得好笑,臉上卻是冷漠疏離,「喬治醫生,這是我的私事,跟你沒有關係。」

這還是喬治第一次看見這樣冷漠的慕卿,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竟然有些不是滋味,皺了皺眉毛上前一步低著頭看著慕卿,「真的跟我沒有關係嗎?」

慕卿不知道為什麼,喬治上前的動作,竟然是那麼的熟悉,看著眼前這張天衣無縫無可挑剔的臉,慕卿只覺得有些慌亂,「咳咳,喬治醫生,你,不要這個樣子好不好?」

喬治從小接受的就是西方教育,躲躲藏藏的事情,實在是做不出來,所以就直接拉著慕卿的手朝著樓上走去。




Views:
3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