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來。”李皓月收拾好心情,擡頭挺胸,轉身走到辦公椅上坐下來。

一個四十多歲穿着得體的男人走進來,標準的一個英式鞠躬禮,輕聲說道:“少爺。”

“嗯,什麼事?”李皓月對着這個忠心的管家露出和藹的微笑,禮貌地問道。

表情、語氣都恰到好處,這些,都是上流社會的禮儀——在極少數人眼裏,是束縛。

“趙芷若小姐不久前發來的消息,還有半小時狄小姐就會抵達香江國際機場,如果少爺打算去機場接狄小姐,我算過時間,現在出發正好提前十五分鐘。不會太早,也不會遲。”管家杉杉有禮地答道。

“麗巴要來?”李皓月的從容瞬間消失,霍的站了起來,什麼禮儀、涵養,全被他拋到了腦後。

李皓月當之無愧帥哥兩個字。他本身就是一個對女性極有吸引力的人物,可是在狄麗巴面前卻是屢戰屢敗。兩年的苦苦追求,目前的進展處於點頭之交,最多逢年過節問個好。

他曾經在一次名流會上揚言:“今生非狄麗巴不娶。”

他沒有氣餒,也沒有失望,他會等,一直等。

金錢和權勢不能博得她的芳心,但這兩樣東西卻可以保護自己深愛的女人,也只能足夠強大的男人才配擁有絕色佳人,不然,只會是一場悲劇。

所以,李皓月一直很努力。

李家第三代只有他一個獨子,偌大的商業帝國,香江三大豪門之首,正在逐漸交到他的手裏,由他打理,未來還會由他掌舵。

“是的。”管家肯定道。

“把這幾天中午和晚上的聚餐全都推了,只要麗巴有空,隨時邀請她!”李皓月走到了辦公室的大鏡子邊上,認真地審視自己,確認頭髮梳得一絲不苟,臉上沒有胡茬,也沒有痘痘之後,挑了一件不是最貴的衣服,卻抵得上普通人兩三年的工資。

女爲悅己者容,男爲己悅者窮。

“據我所知,狄麗巴是爲了趙芷若小姐的婚禮來的。”管家說道。


李皓月沉默了一會兒,才道:“整個香江也只有趙芷若一人能讓麗巴來一趟了……婚禮的禮物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一定是最貴重的。”管家自信道。

“給麗巴準備一份更貴重的!”李皓月說道,“難得來一趟香江。”

“這份禮物,還是少爺親自準備更好。”管家的頭一直下垂着,眼睛與地面保持六十度視角。

李皓月一怔,恍然大悟般說道:“是該我自己準備。”

“我聽說,狄小姐的合約快到期了……”管家隱晦提醒。

“好主意。備車!”李皓月穿好衣服,大步往外走去。

“是,少爺。”管家在後面拔了個電話,等到李皓月下了電梯,車和保鏢就已經出現在那裏了。

……

秋楓和狄麗巴是坐飛機過去的。

在天朝版圖上,羊城到香江的距離可能只有一兩根手指那麼寬,但是沒有火車通行,甚至還有還設有關卡,就連那裏的人,可能對大陸都抱有敵意。

“這機票,比去龍都還貴。”秋楓挑了挑眉,“彈丸之地,還真把自己當諸侯國了?”

“會有開放的那一天的。”狄麗巴的星眸熠熠生輝,嘴角掛着笑意,顯然心情很不錯。

花花在忙着找狄麗巴的下家,並沒有跟來,這次出門幾乎就是狄麗巴和秋楓的單獨旅行。

“希望吧。”秋楓微微一笑。

狄東嶽是天朝上將,這種涉及政治的東西,即便他不想了解,也會有人給他消息,時間久了,狄麗巴自然也會有一些耳聞。對於香江的政策,目前還是以懷柔爲主,兩邊保持一定的默契,等時機成熟再談妥條件,纔會把融合提上日程。

看着了一眼窗外雪白的雲層以及刺眼的陽光,秋楓眯起眼,不知道在想什麼。

香江國際機場是是世界最繁忙的航空港之一,先後超過60次獲選爲全球最佳機場。

在聲音甜美的空姐引領下,商務艙的乘客們從寬敞的特別通道出來,狄麗巴又一次把帽子和墨鏡都戴上了,帽沿壓的很底,只能看到一個下巴,臉都看不到了。

狄麗巴並不是香江的明星,但是她在香江很有名氣——第一豪門的繼承人公開表示非她不娶,但凡關注政治和經濟時事的香江人都知道她了。

只是,美女是怎麼也遮掩不了的,從她那妖嬈的身段以及手腕上裸露出來的肌膚都向人們展示了她的美麗。

等秋楓拿上託運的行禮,狄麗巴已經給趙芷若打了電話,臉上帶着一抹無奈之色。

“怎麼了?”秋楓好奇道。

“芷若把我來的消息告訴了她一個朋友,現在就等在機場外。”狄麗巴嘆道。趙芷若在忙着籌備婚禮,說會找人接她,沒想到找了這麼一尊大神。

看她有些鬱悶的模樣,秋楓靈光一閃:“男的?”

“嗯。”狄麗巴點頭。

趙芷若也沒瞞着她,把狄麗巴視爲不可多得的好友,真心誠意想撮合她和李皓月。

幾兩人走出機場,外面果然停着一輛黑色加長版賓利,這種車並不帥氣,相反,還給人笨拙的感覺,但修長的車身厚重而沉穩,極其的拉風,引來不少人的旁觀。看不到裏面的情況,但是根本不用多想,肯定是一位大人物。

“麗巴!”

車門從裏面推開,從後座裏面走出一個陽光俊朗戴着眼睛地斯文男人,看到戴着帽子眼鏡包的嚴嚴實實的狄麗巴,開心地笑了起來,純粹而明朗,大步走到狄麗巴身邊,眼睛蘊涵着一般深情:“麗巴,辛苦了。”

“是李皓月!”幾乎是在第一時間,就有人認了出來。

一瞬間,就有女性尖叫來了起來。 李家皓月,李家這一代唯一的男丁,身材、財富、容貌都無可挑剔,這種人,纔是真正的高富帥!最重要的是,他目前單身。

他是所有香江未出嫁女人的白馬王子、黑馬王子、青蛙王子……總而言之,他就是王子。

等看到他面帶溫和爽朗的笑容,一臉深情款款的模樣,有人出現了暈厥的症狀。

“那個女人是誰!”幾乎所有女性都用近乎仇視看向了狄麗巴,連帶着把秋楓也囊括了進去,幾乎是殺氣橫空。

秋楓一臉苦笑,如果眼神能殺人,估計他現在墳頭草已經三尺高了。

就連他看到李皓月,也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臉,有些感嘆,媽的,既生楓,何生月?

“我記得李皓月說過,非那個女人不娶。”有人小聲嘀咕。

“是她!那個狄麗巴的大陸明星?”有人記起來了,看向狄麗巴的目光就變了幾分味道。有羨慕的,有仇視的,也有一部分帶着鄙夷。

“不辛苦,你怎麼來了?早上應該是工作最忙的時候吧?”

“哈哈,工作怎麼能和你相提並論?”李皓月毫不掩飾地表白,情深似海,眼睛裏的愛慕幾乎凝成實質。

狄麗巴有些承受不住,挪開了視線,

“我們還是先走吧,此地不宜久留。”秋楓開口,幫狄麗巴擋了下來。

李皓月戀戀不捨地擡頭,看向了秋楓,微微一怔:“這位是?”

“這是秋楓,我的一位朋友。”狄麗巴說道,“陪我來參加芷若的婚禮。”

“朋友?”李皓月渾身一震,除了花花那個從小到大的玩伴加閨蜜,狄麗巴什麼時候有異性朋友了?

他下車前,第一眼看的是狄麗巴,第二眼看的就是秋楓。起初,他還以爲這只是幫狄麗巴拿行李的助手之類,也就沒有多加關注。

突然驚聞這麼一個消息,李皓月幾乎瞬間就變了臉色,一臉警惕的看着秋楓。

秋楓摸了摸鼻子:“我知道自己很帥,但我不太習慣被男人這麼盯着——我不想被人誤會。”

“噗嗤——”狄麗巴捂嘴一笑。

李皓月聽到狄麗巴的笑聲,眼神微微閃了閃。狄麗巴本是開朗的性子,但是在他面前卻沒有這麼自然地笑過。


深深看了秋楓一眼,李皓月深吸口氣,揮揮手:“我們走吧。”

說罷,竟越過保鏢,親自給狄麗巴開門,做了一個標準得體的手勢:“請。”

“啊啊啊——”遠處,有女性驚叫連連。

那可是李皓月啊!多少女人的夢中情人,家喻戶曉的李家公子,什麼時候給人開過車門?在香江,除了他的長輩,其他人完全沒有人資格, 指腹爲婚,總裁的隱婚新娘

“這哥們倒是對你一往情深。”秋楓對狄麗巴笑笑。不過即便狄麗巴遮住了大半張臉,秋楓還是看到她黛眉微不可察地皺起,李皓月的這個舉動讓她很爲難。

坐,就承了李皓月的情;不坐,也未免太不給李皓月面子了,雙方好歹還算有點交情。

秋楓咧嘴一笑,帶着狄麗巴走了過去:“謝謝李大少了。”

一邊說着,一邊扶着狄麗巴的手,護着她坐進了車內。

看上去,他們更像是一對情侶,而李皓月像個爲兩人開門的管家一樣。

這一幕要是傳揚出去,完全可以解讀爲:竟然有人,竟敢和李皓月搶女人,而且,是當着李皓月的面!這絕對會引起軒然大波,醞釀更大的地震。

只不過,處於風尖浪口的人,就從狄麗巴變成了秋楓。

李皓月微微凝神看向了坐進車內的秋楓,正好秋楓也望了過來,四目相對,似乎有一股**味在瀰漫。

李皓月目光十分堅定,誰都不能從他手裏搶走狄麗巴!

看到李皓月眼中的戰意,秋楓不禁有些頭疼,這趟香江之行似乎有點出師不利啊。他也確實沒想到,狄麗巴一個土生土長的大陸人,竟然在香江還有仰慕者,還是個牛氣沖天的大少爺——就算是某思聰,也不見得敢在財富上跟李皓月一較高下。羊城孟家的孟雲,就更加不夠看了。

大概和秋楓眼神交戰了半秒鐘,李皓月才上車坐在了狄麗巴的對面,下令出發。

他的臉上帶着一臉溫和的笑意:“麗巴,中午有時間嗎,一起吃個飯吧。”

狄麗巴摘下了口罩和眼鏡,一瞬間車內就彷彿多了兩顆星辰,光輝閃爍:“昨天晚上到的羊城,今天一早又趕飛機,我有些累了,想好好歇歇,明天出去給芷若挑禮物。”

趙芷若的婚禮在後天舉行,狄麗巴也可以抽空四處逛一逛。

“那明天一起吧,正好我也買一份禮物,還能幫你拎東西。”李皓月滿臉希冀地說道,雖然管家已經準備好了禮物,但是能找個藉口和狄麗巴一起逛街纔是最重要的。

“不用了,有秋楓就行。”狄麗巴搖搖頭道。

“……”李皓月感覺自己的心中了一箭,不過還是保持着微笑,“好吧,那你先去酒店好好休息。”

漫步雲端,香江最頂級的酒店,沒有之一,正是李家名下的產業。因爲建立在山頂,樓頂有時會繚繞着雲霧,因此而取名。不必說,李浩然安排的自然是頂級的總統套房。

把狄麗巴送到房間後之後,李皓月又掏出一張卡:“你在香江多有不便,要是出去逛街什麼的,難免有特殊情況,這張卡全香江都可以通用,你先拿着。”

“謝謝。”狄麗巴這次沒有拒絕。

李皓月的浮現一絲笑容,這才依依不捨地離去,臨行前警告似的看了秋楓幾眼。

秋楓摸了摸鼻子,等李皓月離去,到狄麗巴的房間裏仔細檢查了一遍,沒發現什麼監聽監控的設備。然後又開始在漫步雲端附近溜達了一圈,每到一個地方,自然要先熟悉一下附近的情況。


大約一個多小時之後,秋楓回到酒店,敲開了狄麗巴的門:“有點兒餓,去吃些東西吧?”

“稍等我一下!”狄麗巴補了淡妝,這纔開門。

一瞬間,房內似乎又明亮了幾分,猶如百花綻放,看上去明豔動人,星眸貝齒,粉腮雪頸,秋楓微微有些失神。

“走吧!”狄麗巴有些小小的雀躍,戴上墨鏡,似一陣香風飄遠,在軍區悶了這麼多天,多少有些懷念熱鬧的市區。

香江南部大部分都是山,建築基本上都是依山而建,漫步雲端周圍也有不少商城、餐館,其中以一家餐廳最爲醒目,裝修大氣,而且規模不小,在寸土寸金的香江,這意味着背後的老闆肯定有着雄厚的實力。

“就那家吧。”秋楓道,他剛剛在附近觀察,這一片十分繁華,而這家餐廳的環境更是頂尖。

兩人走向餐廳,卻在門口被一個門衛攔住了:“對不起,這裏只有會員能進入。”


Views:
2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