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一些膽子小的,女同學都尖叫起來。

“都給我安靜點!”蕭軍說着,再次扣動扳機。

“砰~!”

所以同學都閉上了嘴巴,驚恐的看向蕭軍。

“嗯,表現不錯,我喜歡這樣支配人的感覺。”蕭軍舔着嘴脣說道。

姜衍一臉微笑的看向蕭軍,他發現這人噁心起來,真是夠勁的。

“姜衍,你不是很難打嗎?來啊,打給我看看啊。今天我就當着你的面,把你老婆給放倒。哈哈!”蕭軍張狂的說道。

所有同學都看向姜衍,他們現在才明白,這人居然是爲了人家老婆來的。

“哎呀,真不巧,可惜我不知道槍,怎麼使用,你是否告訴我,你要怎麼打死我呀?”姜衍聳了聳肩膀說道。

“你可真夠愚蠢的,槍當然是頂着你的太陽穴了!”蕭軍說着,就將手槍比量到自己的太陽穴上。

“砰~”蕭軍學着槍聲。

“砰~!”

一聲槍響,血花四濺,所有的同學都嚇傻了。

“啊~!!!”所有同學都尖叫了起來。

他們根本不管誰和誰的,朝着教室外面就是一頓瘋狂逃竄。

有一些膽子小的男同學,已經癱倒在桌下,地上已經溼一片,明顯是被嚇尿了。

“唉,作死的最高境界,不過如此。”姜衍帶着萬娘走出了教室。

“老公,我們現在去哪?”萬娘問道。

“等學校處理吧,正好等研究那些所謂的精英來。”姜衍無聊的說道。

萬娘點了點頭,跟着姜衍走到走廊去。

第一聲槍響的時候,就有同學報警了,現在就等着國安局的人來。

要知道大學裏發生這樣的事情,那肯定是特大新聞。

有一些膽大的同學,拿着手機還拍了視頻。

姜衍從自動販賣機中,拿了兩瓶礦泉水。

“等一會國安局的就來了,看來這事,有些麻煩呀。”姜衍將礦泉水遞給萬娘。

“老公,你多慮了,昨天國安局的已經來了,而且他們好像很懼怕我們。”萬娘微笑說道。

“啊?”姜衍愣愣的看向萬娘,他今天早上就聽小泥鰍說了一嘴,並沒放在心上。

畢竟開店重要嘛,所以他還真沒細問。

萬娘看到夫君這樣驚訝,也是將昨天晚上,趙執事來的事情告訴了姜衍。


當姜衍聽後,也是眼角抽搐,這就暴露了?

這也太快了吧?自己本打算控制住所有局面,纔打算暴露的。

結果這個趙長勝,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

沒過15分鐘,一批批國安全的巡查員就跑來過來,他們也是直接奔着教室跑去。

而國安局的到來,也徹底驚呆了學校,一些教授,導師都跑了過來。

當趙長勝來到教室時,也是仔細看了一下現場。

他本來想在辦公室,好好睡一覺的,結果就被叫醒。

一名巡查員跑到趙長勝面前,敬禮說道:“執事,我們經過盤查和詢問,這人是自.殺的。”

“嗯,看的出來,知道是什麼原因嗎?”趙長勝問道。

“根據口供,說是爲了搶人家老婆,結果自己演示……就走火了。”那名巡查員說道。

趙長勝也是一愣,這年頭搶女人,都這麼瘋狂嗎?

而且這可是槍啊,這明顯是犯罪的。

“那被搶的女人呢?”趙長勝問道。

“正在做筆錄。”巡查員說道。

“嗯,帶我過去,我想了解一下。”趙長勝說道。

其實他特別好奇,什麼樣的女人,值得動用制式武器。

當趙長勝看到自己手下,正恭恭敬敬的給,一對小情侶做筆錄的時候,他直接走了過去。

“小劉,你幹嘛呢!”趙執事一臉憤怒的質問道。

做筆錄有這樣點頭哈腰的嗎?就好像三孫子似的。

“咕咚。”小劉艱難的吞嚥了一下口水,連忙看向趙執事。

趙長勝也是沒給他好臉,立即看向那對小情侶。

當趙長勝看到對面人是,他也情不自禁的嚥了一下口水。

我的乖乖啊,這是撞槍口上了!

“那個……小劉,你去查一下死者身份,然後通知一下家屬。”趙長勝艱難的說道。

小劉聽到後,如蒙大赦啊,想都不想,朝着教室方向跑去。 姜衍和萬娘微笑的看向趙長勝,他們只覺得世界真小。

此時的趙長勝如芒刺在背,渾身冰冷。

“趙執事你好,我們第一次見面,我叫姜衍。”姜衍微笑的自我介紹。然後伸出了手。

“那……個,先生您好,我叫趙長勝,是國安局的執事,很高興見到您。”趙長勝哆嗦的伸出手。

姜衍一臉微笑的,握了握張長勝的手。

趙長勝這個汗水,就好像淋雨一樣。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掉落到地面。

“趙執事,你很熱呀,要不咱們出去聊聊?”姜衍微笑的問道。


“好,趙某都聽先生安排。”趙執事恭敬的說道。

當三人走出隔壁教室時,所有的同學都看向姜衍他們。

他們也是好奇,爲什麼每個國安局的人,見到姜衍二人都變的畢恭畢敬呢?

“你們猜,姜衍是不是有背景呀?”

“嗯,有可能,弄不好他父親可能是大官。”

“我猜他,父母一定是科學家,要不然他怎麼弄這麼多東西。”

“……”

亂七八糟的猜測,也在一衆同學們聲音中響起。

什麼猜測的都有,蕭棟也是微笑的看向蕭軍屍體。

他現在心情特別好,只要把這賬算道姜衍頭上,一切都是他的了。

蕭棟越想越開心,甚至管不住自己的表情了。那種猙獰的笑容,也讓周圍同學看的滲人。

蕭棟平復了一下心情,他趕緊管理好自己的表情,拿出手機,直接編輯了一條短信,發了給父親。

他要讓自己父親把事情告訴爺爺,然後他在添油加醋的把事情告訴爺爺。

當姜衍帶着趙長勝來到花壇時,他示意趙長勝坐下聊。

趙長勝看着姜衍坐在花壇邊上,自己也坐了下來。

“趙執事,想必你應該知道我的境界,雖然我不知道你昨天找我做什麼,但是我現在只想告訴你,這事,真的與我們無關。”姜衍說道。

“嗯,請先生放心,我們也問過其他同學了,這是槍走火造成的,確實與您無關。”趙執事保證的說道。

姜衍點了點頭,看來對方還是明事理的,既然這樣那就省了很多力氣。

“其實昨天晚上我找您,想確定一件事情。”趙執事問道。

“哈哈,你不用說,曹氏大廈,確實是我做的,但不是我出手的。我只是一個旁觀者。”姜衍笑着說道。

聽到姜衍直接承認,而且都知道他要問什麼,趙執事也是眼角抽搐,真是措不及防啊。

“趙執事,或許你還不夠了解我,當你瞭解我之後,你會發現,我並非是惡人。”姜衍說道。

“但你這麼做會……”

趙執事沒把話說完,姜衍立即制止:“趙執事,有些人法律或許有作用,但曹剛那種人法律能約束的了嗎?他僱傭了那麼多武者,是爲了什麼,我想你比我更加清楚,至於你說的亂,你看現在C市亂了嗎?”

趙執事愣住,確實如此,不僅沒亂,反而更明朗。

甚至於曄都在轉行當中,幾大家族也是支持,難道這就是改變嗎?

盧老或許說的對,自己還是太執着,根本不會變通。

“那先生可否告訴在下,我以後應該怎麼做?”趙執事真誠的問道。

“你總是喜歡看壞的一面,你怎麼不去看看好的一面呢?你也有妻兒,多花點時間陪陪他們吧。”姜衍拍着趙長勝肩膀說道。


姜衍起身微笑的看向萬娘,拉着萬孃的手,朝着實驗室方向走去。

看着姜衍的背影,趙長勝也是微微一笑,他現在才明白過來。

“是啊,世界在改變,爲什麼自己就不能變一下呢!”趙長勝悵然的說道。

學校處理這種事情特別快,再加上國安全的封鎖,很快的就將事情壓了下來。

而且那麼多學生也知道,這是在玩“乩童起乩”,自以爲刀槍不入,誰知道沒起到乩,掛啦!

就在趙長勝帶着國安局衆人離開時,一名巡查員跑了過來。

“趙執事,那名死者身份已經查到。”巡查員說着,就將資料遞給了趙長勝。

趙長勝拿着資料看了一眼後,也是一驚,關上車門,就向大學跑去。

他真沒想到這死者,居然是燕京蕭家主脈之人,看來必須要提醒先生早點防範,畢竟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當趙長勝氣喘吁吁的跑到實驗室時,看到姜衍正在和萬娘聊天,他也忍着累,繼續跑了起來。

“先生。”趙長勝擺着手,氣喘吁吁的將資料遞給姜衍。


Views:
5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