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煩倒是沒有,廣大哥他不給別人找麻煩已經很不錯了!”楊晨突然感覺與這長老關係拉近了不少,所以講話也變得隨意起來。

“哈哈!”廣長老仰頭大笑,滿面白鬚都在顫抖。

“好了,不說承志的事情了,他前些天託人請我幫忙,讓我保下你們二人。現在悲度他越來越沒有仁慈之心了,那麼小的事情竟然判下這麼嚴厲的懲罰,簡直是胡鬧!”

楊晨和楚懷玉聞言趕緊說道:“是學生兩人不知輕重,犯下大錯,執事大人他只是秉公辦理而已。”

廣長老見此微笑一聲, 淡淡說道:“不過我們幾個老不死的並不負責公會雜事,所以也不好干預悲度的決斷……”

“嗯……這樣吧,你們二人這兩個月就當我的侍童好了,怎麼樣?”

楚懷玉聞言趕緊拜謝,楊晨見狀心中也知道廣長老此舉相當於爲兩人的懲罰延長了兩月的時間,立馬一同向着長老拜了一拜,口中稱謝不已,廣長老只是頜首微笑。

兩人此行目的已經達到,便不好再多行打擾,口中稱道:“如果沒其他的事情的話,那學生就先告退了!”

“等等……”廣長老叫住兩人。

“長老還有何吩咐?”

廣長老盯着兩人看了一會兒,默默不說話,只是口中吶吶自語,楊晨和楚懷玉各自都是心中大驚,生怕被這修爲已入地靈之境的帝國強者看出各自身上的靈獸。

“額……”廣長老凝視半天,一對渾濁的眼眸之中似乎發出一絲若有若無的氣息,將兩人的一切都看在眼中,突然他面露驚訝,嘖嘖說道:“如果我所說不差的話,你們二人一個脩金靈屬性,體內卻又一股強大的水靈氣息,一個修水靈屬性,體內卻又有一絲沉寂但卻異常強大的火靈力量,當真是罕見!”

楊晨和楚懷玉對視一眼,都是看到對方的驚訝表情,竟然是端詳片刻就能看出二人各自修爲,這份洞察力和修爲真是聞所未聞。

“這樣吧,既然是承志所託,我就幫人幫到底,這戰靈殿中有一金屬性術法和水屬性術法,俱是玄階高級,就算放眼出雲帝國也算是一流術法,就送給你們了!”

兩人聞言大喜,自從到了這出雲都城,他們早已經感到自己的戰技級別太低,在戰鬥之中吃虧甚大,幾次危及到自身生命的戰鬥都是因爲戰技術法與別人相差太遠,方纔處於劣勢。


此次有戰靈殿長老賜予兩本高級戰技,簡直是有如雪中送炭一般。

“多謝長老栽培!”楊晨和楚懷玉趕緊磕頭道謝。

廣長老點點頭,只是雙手一揮,頓時這昏暗的四周瞬間亮如白晝,無數道靈力光華在空中熒光漫舞,最終竟是化作一道靈力大陣,此陣一出,兩人又感受到開始時那如泰山壓頂般的沉重感。

只見廣長老又是念念有詞,從靈力陣中飛出一道白色和藍色光影,落在手中化爲兩柄玉蝶。


兩人定睛一看,只見那玉蝶之中分別有閃閃大字:隕落星辰擊、萬千冰獄!

玉蝶一出,狂暴殺戮氣息魄人心魂。

“這兩術法皆是我改良過的戰技,攻擊提升了數倍不止,只要運用得當,甚至堪比那奪天地之威的地級戰技!” 三天之後,楊晨和楚懷玉各自收拾好行裝,來到公會門口,到時已發現林逸塵和柳乘風在那兒等候,兩人趕緊施禮,雖然四人之間關係微妙,但對方畢竟是師兄,尊卑有序。

林逸塵見到兩人只是輕輕地嗯了一聲,作爲迴應,倒是柳乘風此番看來頗爲不同,平時囂張傲慢的他此時竟然顯得十分拘謹,在他表哥身後不發一言,甚至連目光都沒有挪向楊晨和楚懷玉這邊。

“難道這死變態被我打擊之後一下子改性了?”

林逸塵見人已經到齊,便說道:“如果都準備好了的話,那就出發吧。”

楊晨和楚懷玉看到周圍並沒有公會所提供的靈馬,有些好奇問道:“林師兄,我們這次也是騎馬過去麼?”

“不,此去路途遙遠,騎馬的話要數天行程,我們這次乘玉翅水雲雕,只需半日即可抵達!”

說罷,林逸塵徑直走向公會的一處靈獸豢養之地,此處遍佈五行靈獸,奇異非凡,不過楊晨和楚懷玉都看過元央大陸上的奇獸異錄,所以大部分倒也認得。

此時一角有一大鳥俯身趴在地上,羽毛光澤如玉,銳利如劍,隱隱約有流光繞於其上,溢彩飛揚,楊晨和楚懷玉不禁嘖嘖稱歎:“果真是天生仙羽神鳥!”

這鳥見楊晨四人靠近,口中鳴叫,雙腳站起,雙翅扇了幾下,頓時狂風大作,飛沙走石,連眼睛都睜不開。

林逸塵雖然修爲精絕,但是面對這等三階靈獸的怒氣,也是有些支撐不住,只見他沉吟一聲,雙手急速飛舞,頓時身上籠罩起一層黃色光暈,那風沙亂石向他衝將過來,還沒有近身,便紛紛被強勁力道給擊得粉碎,他隨即身形一動,將柳乘風也護在其中,後者雖然修爲不弱,但在楊晨和楚懷玉兩人面前此時已經是銳氣盡失,不由得手忙腳亂。

足尖一點,林逸塵便躍到玉翅水雲雕身旁,這靈獸修至三階級別,已經初具靈智,它見來人竟然絲毫沒有被自己掀起的颶風影響,不禁大怒,雙翅上下快速扇動,頓時周圍的其它靈獸都是一陣驚慌,四處亂竄。

“孽畜,還敢放肆!”

林逸塵雙手一揮,便出現一個光芒萬丈的小型靈力法陣,法陣出現之後迅速上升,躍至玉翅水雲獸的頭頂之上,只是瞬間,剛纔還十分暴烈的三階靈獸逸散出的強大氣息一下子消失不見,變得服服帖帖,時不時的還發出一陣嗚咽之聲。

楊晨和楚懷玉心中驚奇,但是對方越是手段強橫,兩人就越是膽戰心驚,雖然說公會的人在執行任務之時不得私下爭鬥,但是此去一行與出雲城遠隔萬里,公會的情報網絡就算再強大,也難以顧忌到這麼遠。

林逸塵見身邊三人對自己的這番手段都沒有反應,不禁感到有些沒趣,竟然自顧自地說道:“這是執事大人賜予的靈獸禁錮法陣,是捕捉靈獸之時強行刻入靈獸識海之中的,所以僅僅一星法陣,便能降服這等三階靈獸。”

“好了,一起上來吧!我們趕時間!”

林逸塵縱起一躍,便穩穩地坐在了玉翅水雲雕的背上,楊晨三人也如法炮製跳了上去。

“走吧!”

聽到林逸塵的命令,玉翅水雲雕一改桀驁本性,乖乖的騰空而起,只是眨眼之間,便躍居九天之上,翱翔白雲之間。

楊晨和楚懷玉都是第一次乘這種巨大的飛翔靈獸,不禁心中都是又驚又奇,這水雲雕一個振翅,便是數百米的距離,片刻之後,連龐大的出雲城都化爲大地之上的一個黑點。

兩人搖擺了一會兒,很快便用靈力緊緊貼在水雲雕的背上,此時向四周望去,只見山河大川盡皆渺小,而那天空蒼穹好像也變得觸手可及,見此情景,楊晨和楚懷玉心中也不禁豪氣陡升,對林逸塵的懼怕也稍微減了一些。

“林師兄,你知道那小島之上的光華是何種靈藥發出的麼?聽說這等稀有靈藥必有強大靈獸守護,我們也好先有所準備!”

林逸塵擡了擡眼,淡淡回道:“這個沒人知道,據那白色光華看來,我猜測應該是一金屬性的靈藥,不過一切都要在到那之後才能決定。”

他說完又看了一眼沒精打采的柳乘風,心中暗想:“這小子頹廢至此,也不知道他要跟來做什麼?到時候別變成累贅了,哎,舅舅要把家族繼承人的位置給我,還何必多此一舉,讓我暗中殺掉這兩個少年做什麼,這兩人雖然天賦不錯,但是年齡太小,毫無魄力,根本一點威脅都沒有。”

四人各自有着自己的想法,除了楊晨和楚懷玉兩人偶爾說一句話之外,其餘的時間都是一片沉默,就這麼過了半日,終於玉翅水雲雕雙翅急速閃動了幾下,緩緩地向下降落。

“終於到了!”

由於水雲雕體型太過於巨大,所以林逸塵便驅使它停在東海的一處海邊,四人下來之後,水雲雕便鳴叫幾聲,獲得首肯之後便飛往遠處覓食去了。

“你們先隨處逛逛,我與表弟他去城中有些事情!”

說完不等楊晨和楚懷玉迴應,林逸塵便帶着柳乘風向附近的城中走去,餘下兩人面面相覷,但此時已經有廣長老幫助拖延了兩月之久,所以他們也不是特別着急,兩人是第一次來到這東海,此時海風習習,夾帶着海水的清涼氣息,頓時半天疲憊盡消。

另一邊,林逸塵見柳乘風依然那副模樣,忍不住說道:“表弟,你自從那一日戰敗之後就如此萎靡,不怕教你們父親失望麼?”

聽到表哥如此嚴厲質問,柳乘風方纔答道:“失望又能如何?我都已經不在乎了,我以前一直以爲自己天縱奇才,於修靈一途勝過別人太多,哪知道兩個小地方的人竟然接連擊敗我兩次,讓我顏面盡失,父親他恐怕早就已經放棄我了!”

“一次兩次的失敗又怎麼樣?你以前天資雖好,奈何心思永遠不在這個上面,舅舅纔對你頗爲不滿,後來你練得水木雙靈,已然是進步神速,加上我們柳氏家族的修煉資源,你勝過他們指日可待,何須此時這樣頹廢?”

聽到這裏,柳乘風先是微微一笑,反問道:“表哥!在接下這任務之前父親他召見過你一次,你們說了些什麼?”


林逸塵一怔,那日柳鴻震心中已經對柳乘風徹底失望,所以召自己允諾只要藉此任務殺掉楊晨和楚懷玉二人,就可以得到柳氏家族的所有權力與傳承,那時等四皇子登基皇位,便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尊位顯爵。

不過此刻當然不能對柳乘風說出這事,林逸塵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舅舅讓我藉此機會除掉那二人,同時幫你重拾信心,只要你振作起來,攜你我二人之力,柳氏家族便是出雲帝國第一家族,到那時,像楚懷玉這樣的男寵你要多少有多少,殺之幸之,盡在你一念之間!”

柳乘風聞言不禁眼睛放出光彩,整個人像是變了模樣一般,林逸塵見狀甚爲滿意,兩人在城中大餐了一頓,也沒有想着給還在海邊的楊晨和楚懷玉帶點。

不過此時楊晨兩人已經在海邊支起火堆吃了起來,這全靠他在蠻荒古林時練出的烹飪本領,那時林中雖然野獸最多,但是也會到溪流,湖水中捕捉魚蝦,現在雖然是茫茫大海,卻也不在話下。

林逸塵兩人吃完回到海邊,看到楊晨和楚懷玉吃得正盡興,不禁冷哼一聲,此時柳乘風在表哥的撫慰之下一改常態,也是對兩人橫眉冷對。

楊晨和楚懷玉心中疑惑,不知道這兩人到城裏幹了什麼,好像突然對自己滿是不屑,隱隱還帶着殺機。

“終於忍不住了麼?到了那島上還得小心行事!”

林逸塵靈陣重現,便召回了天空中一直盤旋的玉翅水雲雕,四人便朝着那無名之島行進,一路上楊晨驚奇地發現本來這應該是空無一物的海上此時竟有數十艘豪華大船,半空還有數只飛行靈獸,上面都乘有修靈之人。

“看來對這先天靈藥感興趣的不止我們啊?”

“哼!一羣不知死活的人,敢與公會爭奪,等會兒讓他們知曉厲害!”一直沉默的柳乘風突然說話,讓楊晨和楚懷玉嚇了一跳。

“這死變態怎麼突然又正常了?這下對我們不利啊?”楊晨心中暗暗擔心。

不過林逸塵此刻嘴角卻揚起一絲微笑,事情盡在他掌握之中。

突然,四人感覺到身旁一陣疾風掠過,玉翅水雲雕飛行在千米高空,大家都沒有防備,楊晨和楚懷玉都身形被震的一動,險些掉下去,幸虧這靈獸背上甚爲寬大,有驚無險。

林逸塵卻身形巍然不動,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飛鳥上的幾人。

ωωω★TTκan★C○

“竟然是都靈商會的人!” 林逸塵一叫出口,楊晨立馬穩住身形,運起靈識向着前方感應而去,剛剛經過幾人雖然衣着不一,但衣服上的圖案卻都是一條金色小龍臥於金幣之上,赫然正是都靈商會的標識。

“知道這次的先天靈藥是公會任務所要之物,還敢前來搶奪,簡直是膽大包天!”林逸塵陰狠地說道,在他看來,皇室大權已歸四皇子,而公會也在他柳家掌控之中,唯有都靈商會,卻是遊離於兩大勢力之外,但其控制着出雲帝國全國的經濟命脈,說其富可敵國都算小視他們了,此等勢力一定會成爲心腹大患。

楊晨聞言卻不以爲然,都靈商會本就設有靈壺閣,專門買賣高階的靈藥,而先天靈藥一向是作爲震閣之寶存在的,自從那段慘事過後,先天靈藥更是奇貨可居,在大家氏族之中有價無市。

不過此次都靈商會也來參與先天靈藥的爭奪,更爲此次任務增添了幾分變數,如果有其它勢力的人阻礙憑林逸塵的個性肯定會直接擊殺,但是都靈商會卻是背景深厚,萬一結下仇怨甚至會給四皇子的地位產生影響。

林逸塵也知道箇中厲害,所以只是狠狠罵了一句,便不再言語,反而設靈陣驅使座下玉翅水雲雕加速前進,一定要趕在都靈商會幾人之前趕到。

楊晨和楚懷玉又向後望去,只見身後又跟着幾頭飛翔靈獸,而海上更是茫茫一片船隻,上面載有無數修靈強者,兩人不禁暗暗咋舌,一個先天靈藥竟然能吸引如此多的勢力,看來此番任務果真是天級任務的難度。

水雲雕巨大翅膀一扇,便是數百米之遠,過了片刻,四人便降落到島上,只見這裏雜草叢生,野獸橫行,參天巨木直插雲霄,真的人跡罕至,寸步難行。

楊晨和楚懷玉跳下水雲雕,觀察了一下地形,發現連方向都難以辨別,更別談找到那先天靈藥所在了。

“林師兄,任務說明上有相關的路線麼?這樣找下去恐怕沒個兩三日根本連路都摸不清!”

林逸塵目視遠方,不耐地回道:“你看這島上根本沒有人來過,哪裏來的路線圖,不過我們沒有,其他人自然也沒有,此時都靈商會那撥人在我們前方,我們必須儘快趕上。”

楊晨對都靈商會頗有好感,所以不想遇到那些人,不然以林逸塵的性格起衝突是在所難免了。

“你們感應周圍靈獸,以防被突然襲擊,我盡力搜尋都靈商會的人,各自提高警惕!”林逸塵比三人都年長,此時忙着吩咐起來。

楚懷玉在一邊低頭不語,心中卻暗想:“林逸塵自從到了東海之濱後態度越發惡劣,看來此行必然兇險頗多!”

“加快腳步,後面那些閒雜人等快上來了!”林逸塵大聲喝道。

說着他以手爲刃,陡然催動起強大靈力向前一掃,一道強勁氣浪掠過前方一人高的雜草灌木,頓時開闢出一條路來。

楊晨和楚懷玉跟在林逸塵身後向前走着,靈識感應出去,發現這島上儼然是猛獸毒蟲的天堂,周圍煞氣非常,險象環生,不過在四人的護體靈力防禦之下,這些凡間之物根本就近不了身。

在往裏走,就到了靈獸活動的範圍,四人更加小心翼翼,大家對此處都不太熟悉,萬一出來兇猛強悍,修爲卓絕的靈獸,對付起來難免引人注目。

楊晨和楚懷玉正感應着,突然前方林逸塵停下腳步,小聲說道:“都停下,不要說話!”

後方三人正自疑惑,那樹林之中突然傳來一陣撕咬尖銳的鳴叫聲,聽起來如千蛇出洞,萬蟲悲鳴,四人不禁渾身都冒起雞皮疙瘩。

此處已經是小島深處,周圍已經有不少靈獸氣息,這鳴叫聲聽起來離四人頗近,而且面對三個真元境,一個玄心境的高手竟然沒有避讓的趨勢。

“好像是靈獸種羣,大家都小心點,儘量收斂氣息,避讓着走!”

四人屏氣凝息,緩緩在草叢中行進,此刻不敢再用戰技掃開這些雜草,不一會兒一個個都變得狼狽不堪,身上衣服也都沾染上了污穢之物。

啪!

跟在林逸塵身後的柳乘風突然直起身來,一道光芒閃爍,旁邊一個妖狼頓時嗚咽一聲,橫屍當場。

“你他媽的找死麼?這種時刻還招惹什麼妖狼,發出這麼大的動靜!”

柳乘風被表哥罵了之後只是嘴脣動了動,竟然沒有分辨一語,倒是楊晨實在有些看不過,忍不住說道:“我們氣息收斂之後這些靈獸本就肆無忌憚,總不能撲咬過來也不還手吧!”

林逸塵估計也是感覺自己言語重了點,輕輕說道:“算了,剛纔那些不知道是何物的詭異靈獸估計已經發覺,大家各自小心。”

他話音剛落,前方便發出一陣密密麻麻的翅膀拍打聲音,只是瞬間,一道強大氣勢排山倒海般撲將過來,夾帶着數不清的撕咬細響,驚的周圍靈獸四散奔逃。

楊晨四人見已經躲不過去,便各自凝起靈力,臨陣以待,但是面對如此龐大的靈獸種羣,饒是他們是少年英才,修靈高手,也是不禁心中膽怯。

四周草叢在強大的衝擊之下盡皆伏倒,楊晨和楚懷玉只看到黑壓壓一片洶涌而來,四人定睛再仔細看去,發現這一大撥竟然是無數只血翼妖蝠。

眨眼之間四人便被這羣妖蝠團團圍住,那一道道血紅的眼睛在頭頂盤旋,直如漫天妖星,遮雲蔽日,再加上那數不清的森白利齒,頓時衆人心下驚顫。


Views:
2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