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魔,快跟我們走吧?」唐瀟摩拳擦掌,似乎不耐煩了,「一會兒,我好好的教教你,什麼才叫道修。」

「是,久聞大公子修為不凡,雄才偉略,今晚機會這麼好,我自然要討教一番。」莫默嘴上雖然迎合,眼睛卻根本沒有瞟唐瀟一眼,七個骨堅相的道修自己都不怕,三個傻比公子哥,自己還會怕?

不過唐家的三個公子多少都有些自負,即便聽說莫默在元化城門口大戰七個骨堅相道修的事,心中也不以為然。畢竟還聽說有個封騰在一旁掠陣了嘛。若是有個高手給自己掠陣,自己恨不得同時挑戰十個骨堅相道修。

不過事實上,封騰才是什麼實力。當天他的出現雖然起了一點作用,但是作用也是非常有限的。只不過封騰的名頭在那。謠言散播出來,就變了味道而已。

「你不僅要領教一下大哥的道術,還要領教一下我和老三的道術,畢竟這種事情,也要雨露均占嘛。」唐權也賤嗖嗖的補刀一句,好像唐瀟說完話他不跟上一句,蛋就會抽筋一般。


剛才莫默聽唐瀟和唐權爭論時,對那鋪滿太白金和卜澈金的比武場有點興趣。而此時這個話題,只能讓他覺得無趣。

而且,段少鑫已經死了一天了。這一天,段家竟然一點動靜都沒有,段風月也沒有什麼大動作。現在就這麼進入段風月的府中,恐怕這一行,不太安全。

莫默一邊盤算著心事,一邊跟著幾人往段風月的府中走去。

雖然路程不近又七拐八拐,但是很快,眾人就到了目的地。

「五娘,時間也不早了,我們也別耽擱了吧?」剛剛到了地方,唐瀟就迫不及待了。

莫默本以為唐瀟打算第一個對上自己。

可就在這時,唐瀟又接著說道:「誰先跟妹夫熱熱身?他今晚可喝了不少酒,恐怕挨不了幾下,我估計誰先出場,誰就能打的爽快一些。後面上場的話……說不定也沒什麼上場的機會了。」

唐權和唐偉又不是傻子。雖然也沒有把莫默放在眼裡,但是也沒輕視到上來就以身試險的地步,於是愣在原地,互望一眼。

「咳咳,本來我是打算叫上我府中的那幾個庸手的,但是來的倉促,咳,不太方便。」唐偉也推辭了起來。

「是啊是啊,今日茵茵大婚,我也不想出手傷人,本想弄兩個下人過來點到為止,但大家又不去我的府院。」唐權也一副為難的樣子。

「在我這裡,自然不用你們幾個先出手。」段風月早就盤算好了,即便三個公子不出手,她今晚也要滅了莫默,只是滅的過程必須循序漸進,這樣不僅能報仇雪恨,同時也不至於落下一個迫害家人的罪名。而且最好能先把莫默打個半死,然後再讓三位公子出手致命,這樣的話,就非常完美了。

其實段風月的心思,莫默也能摸清個大概。

在這種日子,這種場合,段風月再怎麼衝動,也不會直接滅了他和唐茵。若是真跟莫默來暗的,莫默反而害怕。如果跟莫默來明的,莫默完全沒有理由擔心。

「劉普直,你過來一下。」

段風月府中的人似乎早就在這裡待命了一般,剛聽到段風月的命令,就有一人跑到了她的面前。

「帶九個心靜相道修,與封魔切磋一下。記住,點到為止,勿要性命。」段風月緩緩說道。

此話一出,莫默馬上就聽出了其中的意思。

這是要十打一的節奏,而且這個勿要性命也有歧義。如果真的是點到為止,應該說勿要傷人才對。而勿要性命這個底線,真的不能算什麼底線。

唐家的三個公子也是臉色一變,比起之前的兩個女婿,這個女婿的待遇明顯更高一級啊。

十個心靜相的道修也是道修。儘管心靜相道修的道術沒有太大的威力,但是瞬間十個道術集火,也不是常人能夠應對的。

「五娘,你一下安排十個道修與莫默比試,有些不妥吧?」唐茵見三個哥哥都不吱聲,只能主動站出來維護莫默。

「茵茵啊,封魔的修為那麼高,同時對付十個心靜相道修算什麼呢?再說了,唐家對女婿的考驗是亘古不變的,我們只有了解了封魔的修為,才能開誠布公的相處嘛。而且,不經歷考驗,唐家又怎麼能知道他有多愛你呢?」段風月口才了得,短短的幾句話,就把切磋與愛情融為一談了。

「茵茵,只是切磋而已,不用放在心上。」莫默往前走出一步,已經靠近了劉普直的身邊。

劉普直被莫默的氣勢一逼,忍不住往邊上閃了一下,但隨即又正了正身子,「那就請吧。」

劉普直說完后,朝著暗處一揮手,頓時掠過來九個道修,明顯是早有準備。

段風月也不遮遮掩掩,冷笑一聲說道:「我這個院子大,你們就在這裡切磋吧,反正毀壞了,也有人來修。」

唐茵慢慢湊到莫默面前,知道今晚莫默肯定要經歷血戰,於是說道:「小心點,不行就服用丹藥。」 段風月帶著兄妹四人站在遠處。

而莫默和劉普直等十人已經對視在院子中間。

這十人,還有後面即將出場的人,全部都是段風月安排到她府中的殺手。

為了雇傭這些殺手,段風月一次花了三十個靈珠。

「來吧。」莫默站定一會,首先跟對手說話。

對方是殺手,在殺人的時候,是不願意說話的。所以莫默的話音剛落,對方便整齊劃一的祭出道尊法相。

莫默眼中厲芒一閃,三個加速瞬間開啟。

重生之甜情澀愛 ,只見莫默已經騰空而起。

雙魂 ,自然早就有了準備。莫默的身體還沒逃脫眾人的攻擊範圍,只見對方四五個道術已然脫手而出!

連環土矢!


只見漆黑的夜空中傳來唰唰唰的利箭聲音,夾雜著破空的呼嘯,帶著模模糊糊的划痕,直接對著莫默當頭罩去。

莫默冷哼一聲,朝著頭上砰砰砰打出三記風屬性鬥氣,不僅把連環土矢打的七零八落,就連跟連環土矢一起過來的冰霜射線,也被震的四散開去!

莫默硬撼了兩個道術之後,趁機朝著對方一個道修釋放了三枚屁針。三枚屁針分別攻擊對方的眉心,心臟和下體。

前兩個位置只要命中,基本上就會當場嗚呼,而後一個地方是男人的要害,甚至寧願一命嗚呼,也不甘遭受傷害!

就在這時,對方震地一擊,迅速釋放一招空氣結界,雖然空氣結界的防禦能力還不足以抵擋莫默的屁針。但同樣是風屬性技能,莫默的屁針多少會受到同化影響。而對方也就趁著這幾分影響,身形一閃便躲過了莫默這致命的一擊。

「有點意思!」莫默心中冷笑,同時死神之鐮已經提在手中。

起初從四面八方而來的道術,還有一個冰環和強光術。

莫默開始的三記鬥氣只解決了兩個道術,而面對冰環的時候,只需猛的揮動死神之鐮,便把冰環斬碎面前。

至於對方的強光術,與莫默的青光符有點類似。既然不能有效阻擋,只好以毒攻毒,瞬間也釋放了兩個青光符。

青光符和強光術在空中交相輝映。對方本來想藉此壓制莫默的出手速度,同時緩衝一下己方的道術間隔。誰知莫默的青光符比強光術更為強烈,一陣陣幾乎讓眼球爆裂的強光瞬息而來,幾乎讓眾人驚呼出聲!

「啊!」其中一個來不及閉上眼睛的道修,眼角瞬間流出一抹鮮血,如果沒猜錯的話,已經瞎了一隻眼睛。

「執行第二套方案!」劉普直一看情況不對,急忙大喝一聲,在來之前已經知道莫默不大簡單,所以一共準備了三套方案。

劉普直話音未落,自己已經搶先釋放拿手道術——螺旋風刃!

只見其周身空氣忽然凝聚,三道兩尺寬的風刃湊然出手。

莫默也被剛才的強光耽擱了一下,此時重新獲得視線,還未適應,就見到三個風刃奔襲而來。

莫默神色一緊,對他來說,確實比較討厭風屬性的技能。

第一,風屬性技能的攻擊速度都很快。

第二,他本身沒有防禦風屬性技能的有效手段。

第三,面對風屬性技能,他很難短時間反擊。

按道理來說,若是有土系技能,或者是水盾之類的技能,也可以抵擋風屬性技能的攻擊。

不過現在,也只能跟對方硬拼到底。

此時莫默也沒有更多的考慮時間,場上的一切都在瞬息萬變。

而一旁的段風月看的津津有味,三個公子看的渾身沸騰,唐茵卻跟著心驚膽戰。

道天帝國之所以能夠與封神帝國抗衡,還是因為道術有數量加成的作用。

修為差不多的武修和道修,一對一的時候,誰也說不好哪個更厲害一些。

但是四五十個道修和四五十個武修對戰。第一個回合的時候,必然是道修佔盡了先機。甚至配合得當的話,武修還沒有近身,就會被道修打的丟盔卸甲。

試想幾十個道術同時釋放道術,再配合一些防禦道術,那基本就像一個山青相乃至鳳紋相的道修在施法,爆發出來的力量也恐怖至極。

若是能把統一屬性的道術歸納一起,那形成的戰鬥規模就更讓人聞風喪膽。這也是欽思城為什麼那麼看重弩箭的原因。

而就在莫默還沒有什麼好辦法對抗劉普直的螺旋風刃時,另外一個道修又朝著莫默身前兩丈的地方釋放了一個爆炎術!

「小心!」唐茵還從來沒有親眼看過莫默戰鬥,即便是比武招親的時候,也不過遠遠的瞟上幾眼。所以此時的她,比莫默還緊張一些。

莫默眼睛一眯,立即判斷出對方的用意。

火屬性技能和風屬性技能,天生就是最好的搭檔。

爆炎術在前,螺旋風刃在後。一前一後,一火一風,可想而知,這爆炎術的火勢瞬間就增加了不止一倍。

而且爆炎術本身就有爆裂火焰的特質,再加上螺旋風刃的催化。

呼!

之前還只是罩住莫默面門的小型道術,此時已經變的驚世駭俗,火勢滔天!

莫默哪還有那麼多時間細想,條件反射一般的開啟了五行八卦符,同時冰氣利刃也隨之開啟。

以氣對風,以冷對火。也是莫默解決眼前危機的最好辦法。

呼!轟!

幾個技能頃刻間碰撞一起,莫默在那麼一瞬間,幾乎要被烈火吞噬一般。

唐茵心中一凜,正要衝進院子中間。

就在這時,莫默的身影唰的一下就從烈火之中竄了出來。

只是他真沒意料到這兩個道術有這麼大的威力。

大意之下,腦門上的頭髮都被燒焦了一片。

「奶奶的,都去給我死!」莫默氣急之下,直接開啟寒冰領域。

落漠大陸的夜間本來就有些寒冷,再配合著零下九十度的低溫侵襲,周圍方圓的溫度急轉直下。

可對方似乎早就知道了莫默這個技能。剛剛感覺到有冷氣襲來,就急忙倒退幾丈,同時又一連三個道術朝著莫默包圍過來。

光劍斬!冰刺術!火焰之矛!

這三個道術來勢非常迅猛。而且釋放的位置和方向也極為精準。

莫默以前從來沒遇到配合這麼默契的道修群體。

似乎他們每一次攻擊,都經過了千錘百鍊一般。

先是光劍斬封住了莫默升空的路線,接著七八枚冰刺籠罩莫默面前一丈範圍,接著火焰之矛從背心後面直竄而來。


整個過程一氣呵成,電光火石。

本來莫默真的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裡,想當初自己一怒之下,就冰封了追思殿幾百條生命,按道理武修都那麼不堪,道修應該瞬間就會被寒冰領域凍死才對。

可對方的火屬性道術和風屬性連番釋放,已經讓周圍的溫度降不下來,有此算計,當真讓莫默對道修的配合有了一個更新的認識。

可到了這個時候,莫默能選擇的辦法已然不多。雖然對方的道術威力不大,但是老老實實的被幹上一頓,肯定得不償失。

而且莫默心中清楚,這輪攻擊完事之後,又會展開下一輪攻擊,如此消耗下去,又攻擊不到對方,早晚油盡燈枯,敗下陣來!

轟轟轟!

三聲爆響,莫默的風屬性鬥氣又是一陣狂轟濫炸。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