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公子說道:“是,陸師祖教訓的是。”

鬼臣開心的快要跳了起來,除了鶴祖之外不二公子就沒服過人,想不到陸揚風初來乍到僅僅露了兩手就讓自己這個心高氣傲的兒子服服帖帖,他豈能不高興。


也是,陸揚風是誰,讓整個妖族聞風喪膽的存在,說他是陸地之上第一人也不爲過,這樣的人教訓自己的兒子,他能不聽話嗎?

“你應該早點兒來,你要早點二來,我這兒子也不至於……”

“沒關係,現在也不晚了,以他的資質還有這性格,假以時日必定也是這片大陸上一代新生的強者啊。”

“哈哈哈,那就借老朋友的吉言了,今晚我們不醉不睡。”

他們的確是想不醉不睡,二人一直喝到後半夜,心高氣傲的的不二公子化身爲了酒童不斷給他們斟酒。

趙夢怡早早的休息,白若雪就一直陪在陸揚風身邊,對她來講,這其實就夠了。

月高懸,人已醉,佳人獨相隨……

白若雪攙扶着已有八分醉的陸揚風朝房間內走去,每靠近房間一步,白若雪的心跳就會加快幾分。

陸揚風沒有用修爲控制自己的酒量,所以他的醉並不是裝出來的。

她忽然感激陸揚風的這個朋友鬼臣,這種難得的機會好像真的不多,白若雪說什麼也得好好把握住纔是。

柔軟的牀,柔軟的心,柔軟的人,看着牀榻上幾乎已經人事不省的陸揚風,白若雪的心早已快要融化。

燈光搖曳中,她慢慢褪去一身輕紗,這個晚上,註定只屬於她和陸揚風。 錯過了三十年, 幸孕甜妻:總裁好兇猛

天山琴音坊不再重要,復仇也不再重要,只有這個躺在牀上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但上天好像總喜歡捉弄白若雪,她剛剛掛好衣裳,只聽轟隆一聲爆響,緊接着大地猛的顫一顫。

一股至強的侵略氣息撲面而來,白若雪面色大變。

不僅僅因爲有人闖入了黑水郡,更因爲這股危險的氣息將睡夢中的陸揚風驚醒了。

他從牀上騰的坐起來,然後就看到了白若雪那柔軟的身段,就好像一件精雕細琢的藝術品呈現在陸揚風的眼前。

“你……你還看……”

重生之沁心


自己怎麼會在……會在牀上,白若雪又怎麼會……

難道是自己酒後獸性大發?!

但現在他沒時間去想這麼多,因爲他感受到了數道氣息從四面八方撲面而來,強大的氣勢如遮天神祗降臨在了黑水郡上空。

“麻煩這麼快就來了嗎,難道是因爲我殺的妖皇還不夠?”陸揚風目光忽然冷漠,他起身推門而去,然後又小心翼翼掩上了門。

此刻黑水郡上空有整整五大至強者的氣息如山嶽鎮壓而來,五大妖尊代表着這片大地最頂尖的實力,也代表着妖尊的強悍,妖尊在這裏似乎真不是那麼的罕見。

妖皇更是不用說,每一個妖尊的身後至少都有十名妖皇級別的強者跟隨。

“鬼臣,我們的來意就不必讓我們多說了吧,把人交出來吧。”一名肥頭大耳長相如同河馬臉的妖尊盯着沖天而起的鬼臣說道。

敵襲到來,鬼臣自然也是第一時間醒酒衝了上來,看到如此之大的陣仗他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談判不成,想直接武力逼迫了是嗎?”

鬼臣顯然是猜錯了這些人的來意,之前多次談判拉攏合作未成,這些人自然只有武力相逼了。

但他們的目的卻並不是來找鬼臣談合作事宜的。

“談判什麼?難不成你想獨吞妖帝聖血?就算你背後有鶴祖也絕不可能,除非鶴祖想與整個大妖國爲敵。”

這名妖尊冷冷的盯着鬼臣,目光中的殺意讓鬼臣浸出了一身冷汗。

可是他說的話卻讓鬼臣一臉疑惑,“妖帝聖血?你怕是找錯地方了吧,我這裏沒有妖帝聖血!”

這名妖尊怒道:“古千秋和比熊族那三個老妖尊親口所言,他們只得到一部分妖帝聖血就被你的人中途救走了蒙琦琦。”

鬼臣更加憤怒:“你別中了別人的挑撥離間之計,我這裏根本沒什麼妖帝聖血。”

這名妖尊冷笑一聲道:“沒有?那你敢讓我們檢查一下黑水郡嗎?”

鬼臣大怒道:“你放肆,我黑水郡是你豈想檢查就檢查的,你當這裏是什麼地方,別忘了我們各大藩王互不干涉,你們這是想開啓大妖國內戰嗎?”

“從蒙琦琦重回大妖國的那一刻,內戰就已經開啓了,你不明白嗎?”妖尊森然一笑,然後將目光看向了黑水郡內部。

“你……”鬼臣氣急道,“但我黑水郡並沒有搶走妖帝聖血。”

“鬼臣對不起,其實……”陸揚風的聲音傳來,他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歉意,“和我一起來的那個姑娘,她……就是蒙琦琦。”

鬼臣呆在了原地,這話從陸揚風的口中說出來自然不可能作假了,只是他還是沒反應過來,陸揚風怎麼會和妖帝聖血摻和在一起了。

陸揚風接着道:“我還來不及和你說,想不到這些傢伙就找上門來了。”

陸揚風的到來並沒有令這些妖尊驚奇,其中一人淡淡道:“看到沒,你的人都已經承認了,你還想狡辯抵賴?”

陸揚風擡頭看向這名妖尊道:“古千秋和比熊族那三個妖尊是不是沒告訴你們帶走蒙琦琦的是什麼人?”

這名妖尊冷冷的說道:“我用不着知道帶走她的是什麼人,我只要知道妖帝聖血在黑水郡就夠了。”

陸揚風忽然明白了古千秋他們做了什麼。

她和三大妖尊最後應該達成了和解,然後合謀把自己擊殺妖皇的事情隱瞞了下來,陸揚風專門留了一個妖皇活口估計早就被他們攔截了下來。

這樣就沒人知道陸揚風來了大妖國,更沒人知道是陸揚風帶走了妖帝聖血。

他們僅僅只是說有人把蒙琦琦帶到了黑水郡,以大妖國對陸揚風的瞭解,不難查出陸揚風和黑水郡的關係,所以他們能輕易找到這裏也就不足爲怪了。


而古千秋他們這麼做的目的並不是指望這些妖尊和妖皇能殺了陸揚風,他們的真正目的是想借陸揚風的手來殺了這些妖尊和妖皇。

“好,好的很啊,古千秋,不愧是一代女尊級別的人物。”

陸揚風沒有選擇,要想讓趙夢怡徹底安全,他就必須做出具有足夠威懾力的事情,高庭郡大風鎮上的消息既然沒傳出去,現在他只能動手殺了這裏的所有妖尊和妖皇來換取趙夢怡的安全。

不僅是因爲這個原因,這些傢伙既然找上了門來,自己也不能眼睜睜看着老朋友出事啊,畢竟事情是自己引起來的。

“既然妖帝聖血在這裏,那就不用我們動手了吧。”五名妖尊並排站立,他們代表着這塊陸地上最強的戰鬥力量。

五人聯手,幾乎沒有人能抵擋住。

“殺人並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但有時候我們不得不做一些會讓自己不愉快的事情。”陸揚風嘆了口氣朝前一步邁了出去。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陡然從一旁響起,“別別,這種事情怎能勞煩師祖出手,是時候讓我來表演真正的技術了。”

不二公子如閒庭散步來到陸揚風身旁,一把摺扇在胸前扇來扇去,看起來還真有那麼點兒意思。

“小兔崽子,你胡鬧什麼,趕緊滾回去。”鬼臣本來就有氣,看着不二公子那吊兒郎當的模樣,心中更加氣憤。

也不看看這什麼場合,五大妖尊外加超過五十個妖皇級別的人物啊,你以爲你是鶴祖啊,還表演真正的技術,簡直胡鬧。

不過陸揚風倒是沒什麼不快,他說道:“小輩既然想嘗試,那就試試吧,我倒想看看他怎麼應付這等級別的陣容。”

鬼臣怔了怔,然後一聲苦笑,他只能依了陸揚風,反正他知道陸揚風是不會看着他兒子有危險而不出手的,所以鬼臣也就放下了心來。

不二公子朝前邁出一步,扇子一合,然後說道:“我敢打賭,你們等下肯定會後悔來我黑水郡生事的。”

五大妖尊面面相覷,而後幾乎同時相視一眼仰天大笑了起來。

“鬼臣,你這兒子着實有趣的很啊,難怪小小年紀就敢做採花盜竊之事,這份膽量的確是不得不令我們爲之敬佩。”

這看似奉承的話卻暗含嘲諷,鬼臣一臉的尷尬卻又無可奈何。

不二公子卻是不以爲意,他說道:“依照你的意思是在說我師父有眼無珠了是不是?”

“我……”

這名妖尊的笑聲戛然而止,雖然大張旗鼓而來,但鶴祖名聲在外,一點都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

不過仗着這麼多妖尊妖皇在此,這名妖尊底氣足了幾分,“我並沒有針對鶴祖的意思,你自己一身壞毛病又怎能怪到其他人身上。”

不二公子臉上的笑容更甚,“只可惜,你奉承的有些晚了。”

隨着他話音落下,衆人只覺天地一震顫動,一股超越這天地的至強威壓從他們身後拔地而起。

只見一道高達百丈的身影凌空而來,他身材消瘦眼如鷹隼,耳鬢兩旁的兩撮白毛活脫兩隻兔耳朵。

“鶴……鶴祖……”

五大妖尊發出了一聲驚呼,但緊接着其中一名妖尊沉聲道:“不是真身,這是投影。”

另外一人目露震撼道:“一副投影就有這麼強的氣勢?”

鶴祖淡淡道:“看來我徒兒最近遇到的麻煩不少啊,還需要動用本祖的分身投影才能應付,是我鶴祖在妖族沒有影響力了嗎?”

“這……晚輩不敢,只是……”

“只是什麼?還不趕緊滾?!”

一聲震天動地的怒喝傳來,五大妖尊只覺靈魂在這一瞬間被震的差點離體而去,分身投影就有如此威能,真身降臨的話會有何等實力?


五大妖尊目露不甘,可他們的的確確不敢把鶴祖得罪透。

“好,我們給鶴祖面子,但妖帝聖血,我們不會放棄的。”

五大妖尊不甘的看了一眼鬼臣,然後和數十妖皇轉身朝天際飛掠而去,留下不二公子得意的看着鬼臣和陸揚風。

“怎麼樣爹,還得你兒子親自出馬纔好使吧。”

陸揚風微微一笑道:“只可惜,這羣人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不二公子大笑道:“老祖您這可就錯了,我師父這些年在妖族建立的威望可不是假的,真要惹怒了他老人家,可有這些人受的了,這分身投影雖然是假的,但是……”

“但是你以爲我們都是白癡嗎?”

嘲諷的聲音從天空降臨,然後他們便看到本已離去的五大妖尊竟又折返了回來,他們滿臉譏諷的看着不二公子。

“居然被你們識破了?”不二公子驚訝的看着他們。

“哈哈哈,早知鬼臣這個小兔崽子一肚子鬼主意,想用這投影嚇跑我們,你真以爲我們是三歲小孩呢?”

妖尊的話剛說完,然後只聽一道驚雷般的聲音從天空響起。

“你們的確不是三歲小孩,但你們也不該自作聰明。”

分身陡然開口,本來一臉得意的五大妖尊面色再度一變,然後他們便感受到了一股天地肅殺的大危機席捲而來。

“不知是您真身降臨,鶴祖請恕罪!”五大妖尊幾乎同時朝那副投影彎下腰。 在那分身投影的正中間有一道和正常人類差不多大小的身影正懸空而立,他就像是縮小了無數倍的分身靜靜的站在那裏。

沖天劍氣將四周虛空不斷撕裂,無形的劍意環繞鶴祖四周,方圓千里之內都已被他這凌天劍意所籠罩。

那縮小的身體時而虛幻時而凝實,氣息飄渺不定,宛如真正的仙人降臨塵世。

“鶴祖嗎?有點意思……”

陸揚風喃喃自語,這鶴祖身上的劍氣的確非同尋常,不過陸揚風臉上的笑容卻是有些意味深長。



Views:
2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