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小北立刻否定。

“不行,我看過今天的黃曆,宜開市,好日子。”

周子昂提醒道。

“可是……鄒師兄你剛剛說封建迷信不可信。”

“哪裏那麼多廢話,趕緊寫手機號碼。”

“奧。”

他們幾個在辦公桌前忙的雞飛狗跳。

陳秋在旁邊看的目瞪口呆,同時在心裏默默想着,自己現在退出還來得及嗎?

感覺……不是很靠譜的樣子啊。

鄒小北肯定想不到,有一天他會被陳秋覺得‘不靠譜’。

只不過陳秋也就心裏想想,可不敢說出來,所以當大家寫好傳單往外走的時候,他還是迅速跟了上去。

“固定電話的事情,今天下午必須安排好,宿舍和辦公室裏都得裝一部,保證點外賣的客戶隨時能聯繫到我們的人。”

鄒小北說到這裏,又問道。

“對了,園兒你買的電瓶車呢,我怎麼一直都沒看到?

還有一共是買了十輛電瓶車對吧,老葉別告訴我,送餐員你只招了陳秋這傻叉。”

204宿舍全員,外加莊筆、周子昂,總共是六人。

也就是說,在大家全部都去做外賣送餐員的前提下,至少也得再招四個騎手。

其實這事兒鄒小北完全可以自己安排好的。

但現在既然有試營業時間,而且哥幾個後面遲早都要學會自己獨立扛事兒,所以他這次真的就什麼都沒管。

甚至他都沒把控招人的事情,哪怕不太看得上陳秋,既然是葉修決定招進來的,鄒小北也沒反對。

陳秋心想我還沒嫌棄你們呢,你倒是嫌棄我了,委屈道。

“北哥,我咋傻叉了啊。”

“行了,你聰明着呢。”

葉修敷衍着誇讚了他一句,然後對鄒小北說道。

“咱開的八百月薪實在有點低,送餐員又是出了名的辛苦,沒啥人樂意幹,也來不及仔細考覈不熟悉的人。

所以我把陳秋帶了進來,除了他之外,還有幾個熟人,周加榮、徐凡、王棟。”

周加榮還好。

王棟和徐凡是怎麼回事,這倆人自己做U盤不是挺賺錢的嗎,怎麼來做八百一個月的騎手?

似乎是看懂了鄒小北的疑惑,葉修攤了攤手。

“我也不知道,但他倆說想跟着你幹,那我尋思就來唄。”

行吧。

鄒小北問道:“他們人呢?”

“他們仨去了二手市場,和老闆一起幫忙把咱那十輛電瓶車運過來。”

柳園說道。

“等咱們發完傳單,再回宿舍一趟,然後去校門口跟他們會合。

電瓶車太多,拉進學校裏也不太好,咱們直接在校門口騎上車,去後街找老徐。”

哦。

這就安排的還行,有點開公司那味兒了。

鄒小北想了想,疑惑道。

“不是,那爲什麼還要再回宿舍一趟?”

“嘿嘿嘿。”

莊筆笑的一臉嘚瑟。

“先保密,等會兒回去你就知道了,我們給你準備的開業驚喜。”

葉修、柳園和周子昂三人對視,眼睛裏都有點小興奮。

行吧。

鄒小北心想,還有開業驚喜呢,一個沒聯繫方式的傳單已經夠讓他驚喜了。

但願不是什麼驚嚇就好…… 顧藏鋒發誓自己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尷尬過,一大家子人,男女老少的通通這樣看着自己這樣一個外來人,即便顧藏鋒自認自己的臉皮算厚的了,這一刻也是無比尷尬。

顧藏鋒猶豫了一會兒後,終於還是決定厚着臉皮和泰家的人打了個招呼:“嗨?”

一個看起來和泰逍遙年齡差不多的少女一臉精靈古怪的看了看顧藏鋒:“你誰呀?送外賣的嗎?我們家好像沒有點外賣吧?”

“送外賣的?”顧藏鋒瞥了一眼身邊的唐詩妍,“你見過送外賣還帶家屬的嗎?”

“有啊,你不就是嗎?”少女捂嘴一笑。

“咳咳……天美,不得無禮!”坐在主位上的泰家家主泰天樞輕聲咳了幾下,“這可是大佬!七號,狼鋒!”

“什麼?狼鋒?狼鋒就……就長這個樣子?”泰天美傻眼了。


泰逍遙差點就笑了出來:“妹,沒錯,狼鋒大佬就是長這個樣子!”

“可是……狼鋒不是死了嗎?這是……這是詐屍了?我的媽呀!傳說中的陰魂不散?現在的冤魂都這麼囂張了嗎?大中午的也敢出來?”泰天美被嚇得花容失色,從椅子上噌的一下跳了起來。

“……”顧藏鋒此刻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難怪以前覺得泰逍遙挺奇葩的,原來整個泰家都是一些奇葩,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出生在這樣一個奇葩家庭的泰逍遙怎麼可能不是一個奇葩?

很快更讓顧藏鋒感覺奇葩的事情發生了。

在聽到泰天美的話之後,泰天樞也被嚇了一跳:“我靠?冤魂索命?”

“大哥……我是個活人!”顧藏鋒額頭上開始冒出一顆顆汗珠。

“哦……早說嘛!”泰天樞這才鬆了口氣,“原來狼鋒大佬你還活着!之前還聽說狼鋒死在了血影的手裏,我還覺得挺可惜的……”

“哈哈哈!”顧藏鋒不由得笑了起來,“是不是覺得這樣一個好人就這樣死了是不是太可惜了?”

“不不不……”泰天樞是個實在人,很實在的搖着頭,“我是覺得……要死也應該死在我們泰家的手裏!”

“哈哈哈!”顧藏鋒又是大笑起來。

顧藏鋒和泰天樞兩人對視了一眼,兩人的眼中都是燃起一絲戰意。

男人之間的戰鬥就是這樣突然,來得突然,去得也突然。

不一會兒,泰天樞眼中的戰意開始退卻,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可惜:“可惜了……這樣一個英雄人物,竟然淪落到被血影重創的下場!”

泰天樞是個眼光毒辣的人,一眼就看穿了顧藏鋒現在是重傷之軀。

顧藏鋒一臉無所謂的笑了起來:“只是重傷,總比死了要好!”

“那倒也是!狼鋒,你還沒吃中飯吧?要不要坐下來一起吃箇中飯?”

“真的嗎?那我就不客氣了!”

顧藏鋒趕緊拉着唐詩妍擠了進來。

泰天樞不由得一陣無語:“我就是客氣一下……”

顧藏鋒假裝沒有聽到泰天樞的話,朝泰逍遙禮貌性的笑着點了點頭。

在泰天樞的示意下,一行人開動了,都是斯文的吃着飯桌上可口的飯菜。

一席午飯之後,顧藏鋒對於泰家更有好感了。

泰家的每個人都是直性子,都是豪爽之人,說話可能沒那麼好聽,但是卻不像那些說話藏着掖着的人,這樣的家族,絕對值得自己深交。

午飯之後,泰天樞和泰逍遙,還有泰逍遙的父親泰天璇以及顧藏鋒唐詩妍坐在了院子裏曬太陽,其他的人已經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泰天樞端起椅子旁邊的一杯熱茶喝了一口,幽幽的感慨起來:“狼鋒啊,老實說,以前我對你一點好感都沒有,我們倆以前見過面的,我也瞭解以前的你是個什麼人,爲了血影,什麼人都敢殺,什麼事都敢做,毫無底線,毫無道義!囂張跋扈,因爲搶奪一個任務,甚至一個人滅掉了菊花會!不過現在的你,真的變了!”

“變好了還是變壞了?”顧藏鋒淡然的看了一眼泰天樞。

“變好了!現在的你,變得成熟穩重,懂得進退,也更有禮貌了!講真的,我真的沒想到你會爲了一些無辜的孩童背叛血影,哪怕血影以格殺令威脅你,你也不願意回頭!這說明你還是一個有良知的人!逍遙和你做朋友,我還是很滿意的!”

泰天樞的這番話無疑是在正面迴應顧藏鋒對泰家的示好,泰天樞是個混跡江湖的老油條了,自然一眼就看穿了顧藏鋒來泰家的目的,這番話也在表明着自己的態度,顧藏鋒和泰家,可以成爲朋友!

“不過……”泰天樞話鋒一轉。

“不過什麼?”顧藏鋒靜靜地看着泰天樞。

“不過……當年你十招擊敗我弟弟玉衡,以至於讓他的心態炸了,退出了龍族,這件事始終無法揭過去!”

“那天樞叔覺得這件事該如何了斷?”

“玉衡應該不會是你的對手,這件事就讓玉衡的兄長天璇……”

“噗”

泰天樞話音還沒落下,一旁的泰天璇將嘴裏的茶噴了出來,趕緊打斷了泰天樞的話:“哥,你不是不知道,前幾天下雪了,我這**病風溼又犯了,腿腳有點疼了……”

泰天樞沒好氣的白了一眼泰天璇:“瞧你那點出息,誰說讓你出戰了?我的意思是……就讓玉衡的兄長天璇的兒子逍遙……”

泰逍遙趕緊縮了縮脖子:“大伯……我……我痔瘡犯了……影響我發揮……”

“啪”

泰天樞怒了,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你們兩個沒出息的傢伙!啊?就這點膽量?你們還是不是泰家的男人啊?”


泰天璇一臉無所謂的瞥了一眼顧藏鋒:“要不,大哥,你去和他過幾招?”

泰天樞瞥了一眼顧藏鋒,艱難的噎了一口口水:“我……我也不敢……啊呸……我可是泰家家主!要是今天我把狼鋒暴揍一頓,外面的人會怎麼說我們?以大欺小?以多欺少?”

“切!”泰天璇一臉鄙夷的看着泰天樞。

雖然泰天樞知道顧藏鋒受了傷,但是泰天樞並不知道顧藏鋒受了多重的傷,萬一顧藏鋒只是受了一點輕傷,然後裝出一副受了重傷的樣子呢?

泰天樞並不覺得自己會是這種情況下的顧藏鋒的對手,一旦自己落敗,這個臉就丟大了,泰家泰玉衡和泰天樞兩兄弟接連落敗的消息就會傳出去,甚至以訛傳訛,還會演變成幾年前顧藏鋒單手放倒泰玉衡,今天來到泰家朝自己泰天樞瞪了個眼,就把自己嚇得七竅流血這樣的版本。

爲了保險起見,泰天樞最終一臉陰險的看着泰逍遙。

泰逍遙察覺到了泰天樞的“不懷好意”,不禁呆住了:“別介……大伯……我真的……痔瘡犯了……”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