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騰靈玉靈氣十足,始一出現便隱隱有神龍之威。此時,鱗如龍,盛靈手中的靈玉光芒大作,一縷縷龍氣在四周縈繞。緊接着,兩者竟然自主地衝起,最後合二爲一了!

頓時龍吟之聲再次響徹八方,龍形靈玉化成萬縷龍氣,將青龍籠罩了起來。不多時,青龍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巨大的龍身漸漸地縮小,漸漸凝實,最後竟然凝成了本體——青龍膽!

“這是……”

所有人都震驚了,這可真正是青龍膽啊!上古神獸坐化之後所留下的東西,無須祭煉就已經是絕世珍稀,若是能夠煉祭的話,將與虛靈刀一般,成爲無上神兵!

“喝!”


鱗如龍忽然間身動了,想要搶得先機,他虛手一抓,一隻巨大的手掌幻化而出!此刻,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了!

一股駭然的氣息陡然滋生,橫掃而過將鱗如龍再次彈開!一道道耀眼光芒照耀山河,而後漸漸歸於了平靜!

“虛靈刀融合了刀魂!”即便是一向淡定的鬼主,此刻也難以平靜了。真正意義的虛靈刀現世,這將是一件多麼轟動的大事啊!

虛靈刀刀身依舊古樸,偶然之間有一道道迫人之氣流轉。刀鋒雖是輕鳴,卻如黃鐘大呂一般,震懾人心!

如今的虛靈刀,彷彿已經平靜,失去了先前的攻伐之氣!

“哈哈哈,又青龍膽,又有虛靈刀,秒極了,秒極了!”鱗如龍哈哈哈大笑,先前的頹勢被這眼前的兩大絕世稀珍一掃而空。

“你什麼都得不到,唯一能留下的,只有你的性命!”就在鱗如龍無比欣喜之時,一道冷冷的聲音傳到了衆人的耳中,正是蘇天逆在言語!

“憑你?”鱗如龍不屑一聲冷哼,撇了蘇天逆一眼,渾然不將他放在眼裏!

“就憑我,憑虛靈刀!足矣!”

說完,蘇天逆揚手一握,並無神力涌動,但虛靈刀卻是如一道閃電飛到了蘇天逆的手中!

虛靈刀早已經認主,如今刀魂迴歸,重新回到蘇天逆的手中,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虛靈在手,天下我有!這一刻,蘇天逆手持虛靈刀,不再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少年,彷彿是一尊高高在上的神明!

“這……”見虛靈刀回到蘇天逆手中,鱗如龍臉色一變,但隨後又鎮靜了,冷冷地說道:“一個化靈再逆天,在我眼裏不夠螻蟻!”


“是嗎?”蘇天逆只是淡然地迴應了一聲,“我曾講過,封印開啓之際,就是你我恩怨瞭解之時!”

鱗如龍頓時一驚,心中無比的巨跳,聖人的直覺何其敏銳,在這一刻他竟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突然蘇天逆大喝道:“上官,開啓大陣!”

言罷,上官一聲輕叱,雙手划動,引動四方風雲,只見他雙手之中,一道道光芒逆天而起,籠罩了整個神武學院!

“轟隆隆……”

聲如響雷,上古的氣息開始蔓延,沉沉的壓力漸漸落下!

“不好!快攔住他!他要開啓化靈封印大陣!”鱗如龍首先反應了過來,便猛提神力,朝着上官飛奔而去! “爾等宵小之輩,當我鬼主不存在麼?”鬼主黑翼一揮,罡風如刀一般飛起,攔住了鱗如龍的去路!


一道凌冽劍氣呼嘯而來,徑直襲向鬼主的後方。鬼主雙翼揮出,將來襲的劍氣紛紛擊潰!

“聽聞神光斬威力驚人,今日正好討教神光族不傳絕學!”言罷,鬼主身後一柄鬼頭刀緩緩升起!

鬼主手握鬼頭刀,雙戰兩大聖人!三人大戰,招招不留情!而另一方,神獅首領狂烯,矮人族族長卡爾德也和其他的聖人廝殺在了一起!

“宙斯,黃金獅子,等到上官開啓大陣之後,按照我所說的方向,前去尋找機緣!”

蘇天逆低聲對他們說道。

“那你呢?”

“不用擔心我,我有虛靈刀,他們奈何我不得!”蘇天逆輕撫虛靈刀,像是在對一位老友敘舊一般!

“他們可是聖人……”

“那我就屠聖!”蕭蕭殺意無盡,蘇天逆再次輕撫虛靈刀,低聲問道:“虛靈,你說呢?”

虛靈刀寒光一現,周邊的溫度陡然之間下降了不少。刀鋒低吟,像是在迴應蘇天逆一般。

衆多聖人大戰,洶涌神力鋪天蓋地的飛散,沒有人敢接近這種級數的戰鬥。這樣的戰鬥,餘波都能將稱尊境的強者殺死!

漫天神光閃耀,封印之地山崩地塌,幾乎快要承受不住了!

大戰幾乎到了白熱化,依舊勝負難分。漸漸地,衆人覺得身上的壓力越來越大,渾身神力受到了壓制,不能發揮出聖人的實力了!

“起!”

上官一聲喝,無盡的神芒涌動,化靈封印大陣完全開啓了!

這是神武大帝佈下的化靈封印大陣,他們雖爲聖人,但在大帝級人物佈下的大陣面前,依舊難以抗衡!大陣開啓,無論是何種級別,都只能發揮化靈巔峯的戰力了!

蘇天逆先前有神禁的加持,能夠輕易的擊敗處於化靈巔峯的鱗弒,但這些聖人雖只能發揮化靈巔峯的戰力。卻比鱗弒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換句話說,鱗弒在他們手中,過不了十招!所以,蘇天逆眼前的敵人,比鱗弒可怕了不知道多少!

“好了,到此爲止吧!”蘇天逆揹負着虛靈刀,飛身而起,再次站立在了封印之地的中央。他眉心的中央,金色的光芒大盛,一個與之無二的金色小人邁步而出,正是蘇天逆的神識!


如今,神識已經無比的凝實,宛如實質一般。神識一出之後,蘇天逆提起神力,渾身上下被一層金光燦燦的光芒籠罩,宛如燃燒的神焰!

被神焰籠罩的蘇天逆黑髮飄散,如一尊真神一般,

“宙斯,南面有雷神留下的雷神訣!”蘇天逆很肯定的說道。

神光術乃是蘇天逆自己開創的祕術。神光之下,虛妄難容!在加上他神識強大,在這個地方,能夠隱約看見一些景象,獲取先機!

上古時代,前後共有數百萬年,雷神也曾縱橫上古一個時代,最爲擅長操控雷霆之力,而宙斯爲雷屬性體質,若是得到雷神訣,他日必有大放異彩的時候!

然而,想要獲得雷神訣,絕非易事,前途有多艱難,沒有人知道!

卡爾德狂猛一擊之後,便抽身而退,帶着宙斯走向南面,剛走出幾步,只見空間異動,也不知道被傳送到了何方!

“狂烯前輩,麒麟戰法和神獅吞天術在北面通道!”蘇天逆再次說道。

“麒麟戰法,神獅吞天術!”狂烯露出驚容,這兩種神獸傳承早已失傳,如今再次現世,實在難得。

“多謝小友!他日必有所報!”狂烯同樣抽身而出,而後捲起族人,消失在了北面!

“鬼主,鬼神之劍在西方!”

“什麼,鬼神之劍!”鬼主雙戰兩大聖人,各自都負了一些傷,但當聽到鬼神之劍時,頓時爲之一震!

同爲鬼族,鬼神所留下的神兵,可以說是爲鬼主量身打造!他怎能不心動?

“我們若是走了,你怎麼辦!”鬼主退出了戰圈,與蘇天逆,上古戰在了一起!

其他人見只得他們三人,各持兵器,漸漸地向他們圍攏!

“三人一起下地獄,黃泉路上也不至於寂寞!”光無霸身後劍芒高逾萬丈,足下神環熠熠生輝,殺意更是森然!

“如今你們也不過化靈巔峯實力,能奈我何?虛靈在手,殺爾等如狗!”言罷,虛靈刀應聲而出,在蘇天逆手中迴旋!寒意四散,周邊綠葉瞬間凋零!

“鬼主,西方的空間通道快要消失。鬼神之劍若是消失,就可惜了!這裏還有上官,不會有危險!”蘇天逆說道。

如今這個地方,只有蘇天逆能夠利用神光術加上神識,捕捉到一些氣機,其他人只能在機緣之下才能獲得傳承。

“鬼主,鬼神之劍可不是每次都能出現,你去吧。這裏有我,無大礙!”上官也開口說道。

“好!”鬼主黑翼一展,一飛沖天,向着西方行去!

“走得了麼?”光無霸一聲冷哼,雙手划動,凌厲劍芒破空而起,直襲鬼主背後!

眼見如此,蘇天逆虛靈刀劈斬而出,刀風劃過,將光無霸那一道劍芒紛紛擊潰!

不多時,鬼主也消失不見了!只餘下蘇天逆與上官兩人了!

“蘇天逆,上官,我等送你們一程!”盛靈斜提青鱗劍,先前逼近了一步!

隨後,衆人漸漸逼近,但見蘇天逆與上官神態自若,不由得心中大疑!

“我想你們都有一個疑問!”蘇天逆見衆人逼來,緩緩開口道:“青龍你們想取,卻發現它被什麼牽制了一般,撼之不動?”

這幾個聖人臉色一變,他們既然是聖人,當然感覺敏銳,想暗中獲取青龍膽之時,卻發現被一股難以撼動的力量牽制。

“很簡單,”蘇天逆掃視了一眼衆聖人,道:“因爲它被另外三個圖騰牽制了!”

“另外的圖騰,難道是……”

“難道是上古四大圖騰,青龍膽,白虎牙,朱雀翼,玄武甲?”有人低聲呼道,這一刻連自己都不敢相信了!

就在此時,蘇天逆手上天鷹之戒閃爍,玄武甲自主地飛上了天空,頃刻間放大了無數倍,在空中沉浮! 玄武甲在空中盤旋,通體神輝燦燦,宛如一座深山漂浮在北方的天空之上。

忽聞一聲震天虎嘯,封印之地一頭白虎衝出!白虎坐鎮西方,執掌殺伐。白虎一出,蕭蕭殺意在頃刻間瀰漫!

白虎光華斂去,迴歸本源,化作了一根白色的利牙——白虎牙!

四大圖騰已經出現三個了,如今只剩朱雀未出!封印之地再次震動,只見一片熊熊燃燒的火海

一隻紅色的小鳥伸展火紅羽翼,揮散而出。朱雀的紅翼一展,其身下便是留下一片火海!朱雀一飛沖天,最後坐鎮在了南方!

“東青龍,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四大圖騰同時鎮守一個封印之地!上古到底留下了多麼逆天的祕辛!”上古自語道,他的臉色越漸凝重。

先不說裏面隱藏着何種的祕辛,就是眼前的四大圖騰寶術,得到任何一種,都是逆天的存在!

“上官,你要的祕辛就在裏面,快進去吧!”蘇天逆說道,手中虛靈刀寒光沉沉。

“就你一個人?”上古停足不前,祕辛很重要,重要到能夠左右大陸的未來!但眼下他又放不下蘇天逆。他一走,蘇天逆必死無疑!

“如今化靈大陣開啓,我又有神兵虛靈刀,他們奈何不了我!”蘇天逆平淡地說道。

“可是……”

就在上官躊躇之時,封印之地忽然光華沖天而起,原先打開的一道虛幻大門開始搖搖欲墜,漸漸有了閉合的跡象!

“那我們一起進去!”上官說道,他不可能就這樣放棄蘇天逆。

“四大圖騰若是被他們所得!普天之下,不僅沒有了我的生路,連神武大陸都會大亂!”蘇天逆握刀在手,語氣決然。

眼見那道大門開始閉合,上官思索再三,最後無奈地長嘆了一聲,而後轉身走向了封印之地,上官一隻腳踏進之時,他回過頭來,鄭重地說道:“堅持半個時辰,半個時辰之後,我會前來助你!”

言罷,上官也踏進了大門之中,空間異變,也不知去了哪裏。如今,只餘下蘇天逆一人,獨自面對衆人!

“蘇天逆,是我來動手,還是你自盡!”鱗如龍撇了一眼蘇天逆之後,目光轉向了四大圖騰。

如今這纔是他的目標,不過他卻並未動手,他在暗中戒備其他的勢力,防備着他們。他深知圖騰寶術何等逆天,顯然他不可能全部拿走。能獲得一種寶術就已經相當不錯了!

“這句話現在應該我來問你們。死,自盡,任由爾等選擇!”蘇天逆言一出,虛靈刀斜指青天,一頭濃密的黑髮在風中飛揚!

“哼,不想與你浪峯口舌!殺了他!”鱗如龍對着他所帶來的人說道。

這些人都是族中精銳,實力遠超化靈境,甚至不乏有稱尊境界之人。雖然如今只能發揮化靈巔峯實力,但卻沒人任何人敢小覷他們。

鱗如龍話音剛落,身旁的兩個族人便飛身而出,分爲左右兩個方向同時襲向蘇天逆。

兩人都是族中高手,一出手便極招——青龍寶術,沒有留下任何的餘地!一陣龍吟響徹天地,傳遍四方,兩條青龍挾着神獸之威,向着蘇天逆涌去!

蘇天逆曾處在神禁之時,已經領悟了青龍寶術至高境界,天下無龍!如今雖沒有觸發神禁,但依舊能夠領悟天下無龍的境界!

青龍寶術洶洶來襲,蘇天逆不動如山,任由青龍呼嘯而來。眼見青龍寶術臨身,他只是擡手一揮,便將其化作了無形,像一陣青煙一般消失!




Views:
4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