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擔心,我可以在煉塔大陸上先布滿毒氣,在需要發動的時候再動手,帶動手之前,想辦法在混進一個大陸就是了。」

丑毒娘的話語讓陳青眼睛一亮,這倒是個好主意,恨不得親她兩口。

豪華星艦降落到一個滿是高塔的大陸之上,這大陸中央還有座通天巨塔,看起來很是不凡。

「這通天塔聽說是一件仙器,只有闖到塔頂殺死器靈,才可以將其收服,可惜無數年來就連當初的魔家都沒能得償所願。這些匯聚而來的精英子弟,就是要到裡面磨練一番,才會按照創塔高度安排到不同地方。為了吸引更多強者加入仙家,仙家子弟的奴僕也可以闖塔,成績算是仙家子弟的,畢竟擁有強者奴僕,也是實力的一種體現。我已經安排女僕去領取居住地點的鑰匙,和其他所需物品了。主子有沒有興趣闖塔玩玩?」

陳青何止有興趣,好不容易碰到件仙器,這絕對不能放手,這通天塔已經是他必得目標,甚至高過了擊殺仙家子弟。 看陳青的興趣被吊起來了,樂鬼一笑,「這通天塔肉身進不去,必須是靈魂進入,咱們會被安排一座小塔居住,在裡面冥想通天塔的樣子就可進入。更妙的是,靈魂進入通天塔后,在裡面修鍊可以提升靈魂強度,闖過的層數越高,效果越好。」

對於這點陳青興趣倒是不大,不過丑毒娘有興趣啊,立刻眉開眼笑。

沒有多久,領取物品的女僕返回,豪華星艦繼續起飛,向著第九九八號小塔飛去。並且帶回來一個消息,在小塔里的居住權不是永久的。總共煉塔世界就只有九百九十九座小塔,如果在三個月內不能提升爬塔高度,就會被人趕出小塔。

如果想繼續留下,就看其他小塔里有沒有人收留,若不然會被安排新的地方為家族做貢獻,闖塔層數底的,只能去軍隊報道,被當成攻打小世界的士兵使用,就連奴僕都會遣散分給別人。只有闖過百層以上,才會被重用。

而這通天塔到底有多少層誰也不知道,只知道塔前的石碑上有闖塔排行榜,整整一百人的名字全是魔族人,最高的闖到了九百多層,人們猜測很可能最高層跟小塔的數量一樣,是九百九十九層。還要注意的是,在塔里被殺死雖然不會真的死亡,可卻失去了再次闖塔的機會,如果自己連奴僕都死了,也會被趕出小塔居住,連留在這個大陸的資格都沒。

更好的消息也有,為了收服這通天塔,仙家也派出了高手闖塔,現如今已經殺入了更高的層數,有望近期名字就開始出現在塔外石碑上,仙家人已經發誓將石碑上魔族人的名字全部抹去。

這對仙家是好消息,對陳青和丑毒娘就更是天大的好消息,這就表示很有可能將仙家的年輕精英和高手階層一鍋端了,給他們造成最慘痛的打擊。陳青和丑毒娘更是躍躍欲試。可接著陳青皺起了眉頭,靈魂進入會顯示原本面貌,闖塔層數過多會在石碑上顯示名字,陳青的名字一高掛石碑,仙家那還不炸了窩!

「大家拿好連通令牌,佩戴令牌冥想通天塔才能進入,還需把名字用自己的血寫上去。」

那女僕還是分發令牌,這讓陳青一下鬆了心,名字需要自己寫,那還不是想寫什麼就寫什麼,別人為了出名用真名,他可不在乎。

沒著急滴血寫名字,星艦緩緩降落後,眾人走出,面前是一座九層高的小塔。這塔還真不大,最下層也就百多平米,瘦長的筆直向天,門前也有塊石碑,石碑上寫著以前居住在此的人最高闖過的層數。

「魔克,七百三十三層,這人好厲害啊!」

是幾個女奴中有人歡呼出聲,接著就是一片驚訝聲,陳青一笑,恐怕用不了多久,這名字就要換人了。

樂鬼附身的身軀向著陳青揚了揚手裡一座微型小塔,「有了這東西,除非咱們這些人在通天塔里死光,要不然誰也別想闖進小塔裡面,這些小塔可也是那通天塔的一部分。」

陳青知道他是在讓自己安心闖塔,不要在乎其他,眾人魚貫走進大門敞開的小塔內部,接著樂鬼就將微型小塔按進了牆壁上的凹槽里。大門立刻關閉,接著一道保護罩發出光芒出現籠罩整座小塔,然後光芒消失,形成了透明的護罩,除了空氣,隔絕了一切,外部的聲音都聽不到。

看到這裡,丑毒娘也笑了,這簡直就是為了她釋放毒氣殺人準備的!

「咣當!」

物體摔倒在地的聲音響起,再看那十來個女僕,全都倒在地上生死不知,見陳青望向自己,丑毒娘一聳肩開了口。

「她們早晚要死,我只不過讓她們進入永久的沉睡,死得痛快些而已。」

這次就是來殺人,丑毒娘說的也是實話,陳青也不是心軟之人,也就沒多說,可接著那仙家人也倒地了,樂鬼從屍體上鑽了出來。

「一冥想這傢伙就進通天塔了,我到進不去,還不如現在先殺了!」

這也是實話,樂鬼不是靈魂,不可能進入通天塔,若是被那姓仙的進入,那他們可就露陷了。

「這傢伙叫什麼?」

陳青無奈的一翻白眼,指著屍體問出聲,樂鬼撓撓頭。

「他叫仙不樂,我殺錯了?」

陳青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沒啥錯,我是想冒名頂替,麻煩你下次要殺人告訴我一聲,我好決定殺不殺!」

這話也是說給丑毒娘聽的,生氣的樣子惹得丑毒娘嬌笑不已,接著一揮手,屍體快速消融,很快消失不見,除了連通令牌和儲物戒指之類的東西,連衣物都沒剩下。

「你倒是比化屍丹還好用!」

面對陳青的話語,還面臉笑容的丑毒娘一挑眉毛,「改天在你身上試試?」

陳青不由得打了個哆嗦,拉著她想頂層走去,在那裡通風最好,釋放毒氣更方便。

「等整個大陸布滿毒氣,你就開殺戒吧。」

頂層只有一個房間,一進去就是軟榻,剛一坐下陳青就開了口,丑毒娘倒有點搞不明白了。

「不等你收取了通天塔再動手?」

陳青陰險的一笑,「用不著,如果你發現自己的親人突然失去聯繫,還知道地點你會怎麼做?」

「當然是去救人!」

丑毒娘脫口而出,接著伸出手指一點陳青額頭,「你可真壞,這樣就能吸引更多的仙家人前來送死,而且這小塔里他們還進不來,是誰幹的他們都找不到。」

「更主要的是,傷亡慘重后他們就會放棄這裡,並且將這裡視為禁地,到時候也方便咱們逃跑。」

陳青又進行了補充,丑毒娘眼珠一轉也開始補充,「這大陸有水源,我在釋放些其他毒,將水源霧化,在霧氣里加上能對付金屬人的毒,這樣就算金屬人來了也必死無疑。」

「哈哈,就這麼干!」

兩人擊掌而笑,接著就看到了旁邊眼珠子都瞪出來,下巴也掉地上的樂鬼。

「這這是什麼表情?」

陳青只是隨口一問,樂鬼卻開了口,「你倆還真是天生一對,用人類哪句話怎麼說來著,一對狗男女!」

「不會說話就閉嘴,滾!」

好心情一下被故意說錯話的樂鬼弄沒了,氣的陳青將他轟到下層觀察外面情況,接著和丑毒娘相視一笑,割破手指在連通令牌上寫下名字,當然都用的假名,接著盤腿閉目開始冥想通天塔。

通天塔的樣子很快浮現在腦海中,接著一恍惚,兩人就發現來到了一個廣闊的世界中,這世界就跟真實世界一樣,有山有水有河流,還有蔚藍的天空。只不過大陸中央有座通天的巨柱直入雲霄消失不見,應該是前往第二層的通道。

兩人原本的樣子顯露而出,就連衣服都一樣,只不過沒了儲物戒指,也沒了武器,變得兩手空空。檢查了自身後,陳青還發現,魂力能用魂技也能用,可八字銘文和鎖神鏈沒了。

「天啊,不公平啊,我不能用毒了!」

丑毒娘跺著腳撒潑,在那不依不饒,陳青只好出口安慰。

「這世界只能用靈魂修鍊過的功法,你鬧也沒用啊!」

「有你這麼安慰人的嗎?我不管,你得幫我往上爬。」

丑毒娘一身的本事全靠毒,其他功法菜得很,陳青只好答應幫她一把,可要是能幫,魔家人早就大批的爬到高層了,也只是能儘力而已。

「算了,我也不拖累你了,能爬幾層是幾層,我先回去專心放毒了,過陣子再來。」

陳青答應了,丑毒娘到不鬧了,她也就是要個態度而已,更想陳青早日把這通天塔收取了,說完就消失不見。


見她消失,陳青摸摸鼻子,試了下飛不起來,快速向著通天的白色柱子衝去。


一路上除了花花草草,蒼天大樹,根本就沒遇到什麼阻攔,沿著碎石子大路直接就跑到了通天白柱子的下方,看到一個數米高的大門,大門敞開,門外幾個人無聊的正在蹲在那曬太陽,一見陳青趕到,立刻圍了過來。

「二層憑證一百萬晶元氣石一枚,二層地圖一千萬元氣石,我還可以帶路。」

「我這出售各種裝備,你看可有順眼的,一百萬一件啦。」

「你需要嚮導嗎,我可以一直把你帶到五層。」

亂糟糟的話語傳來,弄得陳青眉頭一皺,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再看這些人手裡的東西,簡直都是垃圾,帶毛的獸皮盔甲,木棍上綁著塊金屬的長矛,要不就是破鐵片子什麼的。

這些東西陳青那裡看得上眼,何況還賣出了天價,蠻橫的撞開人群就向大門走去,卻被一面無形的牆壁阻擋,根本進不去。

一個傢伙得意的揚著手中的木牌字,上面還寫了個二字,「沒這東西,你是進不去的。現在漲價了,五百萬晶石一枚。」

這是看出陳青就是什麼都不懂的菜鳥,故意欺負人了,陳青一笑。

「身上沒錢,怎麼給你?」

對方一指他的腰間,那裡也掛著一個牌子,正是陳青寫上去的姓名。

「你不是叫仙不樂嗎?只要你拿了東西,我家主子自然會派人找你去要,這你不用擔心什麼。」

陳青歪頭也看到了自己腰上寫著名字的牌子,再看看周圍這些人,腰上也有,可就沒一個是姓仙的,原來都是幫奴僕,在這賺點外快。不過看這架勢,背後的主子實力不俗,若不然也不敢敲詐仙家人。

陳青不想跟一幫奴僕浪費時間,伸手就去抓對方手上的木牌,可兩手一碰之間出事了,對方只感覺一股恐怖的吸力傳來,靈魂形成的身軀立刻化成一股青煙鑽進了陳青體內。

「額……」

陳青也無語了,他還真沒想到自己把吞噬靈魂的特性帶了進來。 突然有個人消失,嚇了其他人一大跳,陳青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或抓或踢,將在場的人全都吸收了個乾淨,可這些人實力低下,他連點感覺都沒。不過卻撓著頭笑了,這代表著自己如果在通天塔世界殺人,對方不但回不了現實世界,還徹底的魂飛破散了。不過以後不能輕易大開殺戒,萬一引起外界的騷動,不利於整個計劃的進行。

拿起地上的木牌和地圖,對其他的東西不屑一顧,他大步走進了白色的柱子里,一進入到內部,那寫著二字的木牌就立刻碎裂消失不見。在放眼望去,這是個大廳,大廳里有幾個綠色矮小的醜陋人形怪物,盡頭還有螺旋狀的樓梯直通上面。


見到陳青,這幾個綠色怪物嘰里呱啦亂叫著就沖了過來,陳青邁大步迎了上去,沒等這怪物近身,絞殺風暴就放了出去,幾個怪物立刻就被攪了個粉碎消失不見,連手裡簡陋的武器都沒了。陳青這才明了,想要獲得武器盔甲,就得殺死怪物才能獲得。

腳步不停的來到樓梯旁,快速往上疾馳,跑了沒有多久,出口就出現了,當他跑出來,立刻發現自己已經遠離了新出現的通天巨柱,身處在滿是一片丘陵的區域。

看看手裡的手繪二層地圖,發現路線根本不對,純粹就是騙人的玩意,隨手扔到地上,沖著通天巨柱就跑了過去。

這一跑才發現,整個丘陵地帶猶如迷宮,有的山峰筆直,攀爬耗費時間,還得繞路,繞的陳青越來越迷糊。好不容易找到條山間碎石小路,乾脆也不管方向了,沿著碎石小路就開始奔跑。

還別說,陳青這麼做還真對了,跑著跑著就跑上了山間大路,沿著大路一直跑,雖然有時會繞個大圈,可離著那通天巨柱越來越近,更是讓陳青魂力運轉加快了速度。

「轟隆!」

正在奔跑中,突然道邊的山峰上掉落下數塊巨石,陳青趕忙閃躲,剛一躲過,路邊樹林里就衝出來數十強盜打扮的人,陳青隨手一個絞殺風暴,倒霉的強盜就全都被籠罩其間,等風暴過去,地面上滿是碎肉殘骨,並且在慢慢消失。

陳青掃了一眼,地上沒有代表仙家人的牌子,這應該是通天塔里的生物,並且還看到了一枚寫著三字的木牌,這讓他一笑,拿起木牌就繼續狂奔。

兩層的通天巨柱下果然還有人蹲守,見到陳青剛要推銷物品,陳青就衝進了柱子里,殺掉柱子里的鎮守怪物就來到了第三層。

前十層對陳青來說根本就沒什麼好說的,一路碾壓的就前進了。

第十層的通天巨柱內,陳青剛剛殺光了一群怪物,手裡拿著枚令牌直撓頭。這是塊鐵牌子,上面也寫著數字,卻寫的是二十。之前遇到的牌子都是木質,而且是一層挨一層,就算沒打到,也能從蹲守柱子前的人那裡買到,這個一下跳了十層,讓他不知道怎麼用了。

下次一定要找人多問問這通天塔里的規則!

現在想這些已經有點晚了,隔著十層出現這牌子一定有其原因,陳青一狠心,伸手捏碎了這鐵牌。

鐵牌化成熒光消散,陳青只感覺一恍惚,就來到一個滿是湖泊島嶼的世界。看看遠方的通天巨柱,在試了試還是不能飛,撓撓頭從所在的小島上下了水,向著通天巨柱方向游去。

「靠!」

下水沒有多久,一道黑色背鰭就出現在水面上,快速的向陳青游來,一看就是個大傢伙,陳青將頭伸到水下觀望,清澈的湖水能看清衝來的大傢伙。那是條呲牙咧嘴的怪魚。

雖然不覺得這怪魚對自己能夠構成威脅,可被當成獵物,這滋味也蠻不好的。陳青乾脆沖著怪魚就有了過去,沒成想這怪魚還會放電,看到這一幕陳青笑了,直接一拳打爆了它的頭顱。


怪魚緩緩下沉還在逐漸消失,一面黃色令牌掉落而下,陳青趕緊潛水將其撈進手心,一看之下上面寫著二十一,這下他笑了,看來直接到了二十層,等於走了個捷徑。

遠處冒起密集的水泡,似乎有大群魚類來襲,陳青浮到水面滑動雙臂,快速的就向著通天巨柱游去。中途也不再路過的島嶼上停歇,被數次襲擊后,一直游到了通天巨柱所在的島嶼,渾身濕漉漉的就上了岸。


讓他失望的是,這裡竟然沒人蹲守,想問點問題都問不出來,只好邁步走進。

同樣是一個滄桑感十足的大廳,也同樣有一群怪物,不過實力也比十層以下強的太多,但對陳青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將它們殺死後,果然又得到一面三十層的銅質過關令牌,將那面二十一層的直接扔掉,將三十層的立刻捏碎。

在一出現已經到了三十層,這讓陳青大喜過望,如果一直能夠這樣,那就省事多了。不過沒忘了將這個情報分享給丑毒娘,心神一動,立刻離開了通天塔內的世界。

緩緩的睜開眼睛,看了一眼丑毒娘,她正打坐閉目,身上散發著一股白色霧氣,這白色霧氣沿著窗口飄出化成無色無味,也不知道是進入了通天塔世界,還是專心防毒。

陳青沒有打擾她,而是命令樂鬼走了上來,將這消息告訴了樂鬼,等丑毒娘醒來再轉告她。

「主子,今天有人在塔外邊轉悠,還留下一封信。」

樂鬼聽完吩咐后稟告出聲,陳青一笑,「不用理他們,那是要賬的,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不許擅自出塔。」

見樂鬼點頭,陳青再次閉目冥想通天塔,在一出現已經到了三十層,還是之前消失的地方。




Views:
2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