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藏鋒猶豫了一會兒之後,才謹慎的回答着唐詩妍的問題:“不冷……好像……還有點熱……”

唐詩妍吃吃的笑着,輕輕點了點頭:“是啊……明明外面在下雪……可是好像……好像偏偏有點熱的感覺……”

“睡吧,晚安!”

“嗯,晚安!”

兩人互道晚安之後,唐詩妍這才安分的閉上眼睛縮在顧藏鋒的懷裏陷入了沉睡中。 就這樣,結束了假期的浙大學生們正式返校上課。

而剛開學,計算機系和廣告系這邊的學生私底下都在瘋傳着一個驚人的消息。

陳子睿創業團隊的一個男生,打了鄒小北的舍友。

什麼原因打起來的暫時還不知道,但據說鄒小北當場發飆,直接把陳子睿的好幾臺電腦砸的稀碎,還踹了他一腳。

更驚人的是,陳子睿認慫了。

本來這事兒大家都將信將疑,因爲聽起來確實有點離譜。

陳子睿誰不知道,計算機系的大才子,雖然看起來不難接觸,但他這人可是出了名的霸道。

而鄒小北呢,溫和謙遜,臉上總是帶着笑,跟誰都能聊上兩句。

這倆人,能起衝突?


直到最新消息傳來……陳子睿從學生會離職了。

鄒小北把他踢了出去。

這下可謂是一石激起千層浪,聽說這消息的無不咂舌驚歎,看不出來啊,鄒師兄發起火來,這麼猛奧?

乖乖,陳子睿可真夠悲催的。

一班教室。

“北哥!快跟我講講,你是怎麼把陳子睿給幹趴下的唄?!”

陳秋興奮的臉上幾顆青春痘都在泛紅,彷彿打人的是他自己一樣,他湊在鄒小北桌邊,吹噓道。

“你說你咋這麼叼呢北哥,開學才一個月,先幹陳小龍,後幹陳子睿。

那以後咱們學校扛把子就是你了唄,牛皮啊,比謝文東都叼。”

都特麼什麼沙雕玩意兒。

鄒小北昨晚上熬夜在寫連鎖加盟超市的策劃書,這會兒困得不行,好不容易眯一會兒,結果陳秋這沙雕一直在旁邊逼逼叨。

他忍無可忍的擡起頭來,頂着微黑的眼圈不耐煩道。

“你他媽能不能消停點!”

這會兒是自習時間。

鄒小北的聲音其實不大,但他說完以後,整個三班教室瞬間安靜,所有人都吃驚的看過來。

“……”

鄒小北有些尷尬。

他就是說句話而已,怎麼現在搞得自己像個混黑社會的。

陳秋激動了。

“對對,就是這個氣勢,北哥你絕逼是謝文東浙大分東。”

“滾他媽一邊兒去。”

鄒小北被他吵吵的腦仁疼,直接轉身走出了教室。

陳秋在後面跟上,舔着臉笑嘿嘿說道。

“北哥,你是要去你們的辦公室吧,剛好我也順路。”

鄒小北納悶道。

“有你啥事兒?”

陳秋嘿笑道。

“我報名了校園幫的外賣騎手招募啊,葉修點頭同意的,以後我就跟着你混了北哥。”

行吧,怪不得這沙雕今天一直在他旁邊刷存在感。

但怎麼說呢,陳秋也不是不能用,用好了反而同樣能幹事兒。

在鄒小北電腦裏有一份‘人才檔案’,裏面給陳秋的備註是:包打聽、牆頭草、沙雕。

去院辦的路上,好幾個瞧見鄒小北的人目光都很驚詫,顯然是今天沒少聽八卦。

鄒小北蹙眉問陳秋。

“我跟陳子睿的事兒,私底下都傳遍了?”

陳秋趕緊點頭,吹噓道。

“那可不是,但北哥你放心,傳聞當中你是那個狠角色,又帥又酷,直接把陳子睿按在地上打那種。

大家都說你是浙大謝文東,謝文東你知道吧,就是一部黑道的主角,今年特別火。”

黑道的主角。

看來陳子睿還是賊心不死啊,暗搓搓給他扣一頂這樣的‘黑帽子’。

看來王平說的不錯,昨天院辦樓前的事兒包不住,就算包住了,也會被有心人給泄露出去。

要不然誰閒出屁來,會去關心陳子睿退出學生會啊。

這人正面剛不過,轉頭就他媽來陰的,扮弱者博同情。

看來最近還是得找機會去跟徐可聊聊,不然被領導厭惡了,那可真就着了陳子睿的道兒。

但這事兒急不得,而且院長也不見得總在學校,得讓陶圓幫個忙。

這樣想着,鄒小北也懶得理會逼逼叨的陳秋,大步朝着院辦樓走去。

校園幫辦公室此刻已經恢復如初,完全看不出來這裏昨天曾經發生過一場爭執。

葉修、莊筆兩人正在辦公桌前分檢打印回來的菜單。

柳園在旁邊幫忙。

他腦袋其實沒啥大礙,在宿舍閒不住,頂着紗布去教室又太扎眼,所以乾脆來了辦公室。

大家時不時擡頭看向外面,各自臉上都有些焦躁。

因爲今天……是校園幫準備開工的日子。

國慶節前,哥幾個各自忙活準備,又是掃街,又是買電瓶車的,昨天還因爲搶辦公室的事兒和陳子睿幹了一架,前後折騰小半個月,校園幫終於要正式開始營業了。

事到臨頭,沒人激動,反而開始緊張。

葉修這會兒連傳單都數不明白,手一直在抖。

可辦公桌前滿打滿算也就一百份菜單。

莊筆更是一直在嘀咕‘總覺得忘了點啥,但就是想不起來’。

周子昂在角落裏敲代碼,明顯心不在焉。

昨天晚上睡覺的時候,想着今天要開工,大家的鬥志都很高漲啊!

怎麼一覺醒來,全員拉胯?


也是奇他媽怪了。

“喲,哥幾個來的都挺齊。”

這時候,鄒小北推開教室門走進來,笑問道。

“準備的怎麼樣了啊?”

後面陳秋也跟着鑽了進來,一臉驚歎的在辦公室裏四處打量。

乖乖,這麼叼啊,辦公用品一應俱全。

而且大家看起來都很專業的樣子。

果然跟着北哥混準沒錯!

瞧見鄒小北終於來了,葉修、莊筆、柳園和周子昂四臉焦慮的圍了過來。

“老鄒,咱真今天就開工?”

“我總覺得忘了點啥,但是死活想不起來。”

“都說開工大吉,咱要不要買個豬頭拜一拜關公啊老鄒?”

ωwш ¤ⓣⓣⓚⓐⓝ ¤C ○


“如果沒人訂咱們的餐怎麼辦。”

看得出來,他們幾個是真沒底氣。

前兩天一個個吹牛比的時候,都厲害的不行,張口‘統一浙大外賣市場’,閉口‘讓浙大學生吃好飯’的氣勢,事到臨頭全他媽拉胯。

畢竟,這裏面所有人的年紀都不超過二十歲。

大家都是第一次創業,第一次開公司,第一次準備真正幹一份事業。

在此之前,他們甚至連‘職場菜鳥’都算不上。

“確定是今天開工,想不起來就先不想,豬頭拜關公這種封建迷信你也信啊,沒人訂咱們的餐那就說明宣傳沒做到位。”

鄒小北依次回答了他們的問題,然後說道。

“來來來,深呼吸,都給老子淡定點,咱們是開業,又不是上戰場,現在我來做最後的確認,老徐人呢?”

葉修說道。

“在老周快餐待命呢。”

哦…… 接下來的幾天,唐鑫再也不敢來找唐詩妍一家的麻煩了,之前爭執的那塊地最終唐鑫也放棄了,即便有個村掌老爹罩着,唐鑫也不敢放肆了,畢竟唐鐵柱一家現在可是在遠近幾個村最受尊敬的一家。

由於外面下着大雪,唐鐵柱一家也不方便外出,這幾天都是待在家裏烤火,顧藏鋒除了晚上要受到唐詩妍致命的誘惑,日子倒也過得平淡。

不得不說顧藏鋒絕對稱得上是一個意志力堅定的人,憑藉唐詩妍的容貌和身材,要是換成其他的人,估計早就將唐詩妍拿下了,可是顧藏鋒抱着做事情要負責任的原則,一直都沒有碰唐詩妍,兩人之間最多隻是躺在一張牀上相擁而已。

等到路上的積雪融化豔陽高照之時,已經是一個星期之後了,而這個時候,該顧藏鋒和唐詩妍回湖東市的日子了。


Views:
4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