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大概在將近六點的時候,隨着列車的緩慢暫停,我們終於抵達了北京!站在車站外的廣場上,看着那人來人往的潮流,連冷風都是是如此的陌生。

米琪替我將脖頸間的圍巾重新系了一遍,然後輕輕笑了笑說:“感覺怎麼樣?”


我笑着將米琪攬入懷中:“有你在身邊,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沒有謊話的成分嗎?”米琪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用雙手將米琪緊緊摟住,隨即在她額頭上輕輕親吻了一下,很認真的看着她道:“我說真的,只要有你,我什麼都不在乎!”

米琪用手拍了拍我的臉頰,笑道:“好了啦,不在冷風中秀恩愛,省的一會兒別人眼紅了,回去吧,帶你看看咱們的新家!”

我點了點頭,再次環顧了這座城市,雖然有些陌生,但真的很滿足……跟隨着米琪沒走幾步,突然一個帶着金絲邊眼鏡,大概三十歲左右略顯沉穩的西裝革履男人來到了我們的身前,隨即帶着一絲微笑看着米琪道:“我就說我會早你一步來北京,沒有欺騙你吧!”

米琪先是對於眼前這個男人突然的到來有些震驚,但很快便露出了職場中的微笑鬆開了挽着我胳膊的手,禮貌性的伸了過去,說:“你好肖總!”

那個被米琪稱爲肖總的人伸手與米琪的手握在了一起,雖然只是職場之間的禮貌,但卻在我的眼中是那麼的刺眼,可能是意識到了我那充滿怒意的目光,那個叫做肖總的人很快便鬆開了米琪的手,隨之看了看我,又看着米琪道:“這位是?”

米琪輕輕笑了笑,再次挽住了我的胳膊道:“我男朋友,王也!”

肖總的臉色出現了一絲難堪,但很快便讓人不易察覺的一閃而過,於是禮貌性的朝我伸出了右手來,笑道:“你好,肖盛天,北京盛天廣告公司總經理!”

我點了點頭,但卻沒有伸出手來,不是我自卑自己的身份比他低,而是我意識到,昨天夜裏那個給米琪發短信叫做“肖總”的男人,極有可能與眼前的這個叫肖盛天的男人是同一個人!而且從男人的話外之意來看,似乎他們很早之前就聊過今天要來北京的事情。

————

跟編輯聊天要推薦,編輯說我的書質量沒人家的好,所以沒有推薦!我有些不瞭解,我寫這書,雖然沒有多好,但也不至於比那些YY文差吧?哪一點質量就不行了?你說我質量不行,OK,我用成績來說話!到時候用成績來證明一切,我相信自己,我不服輸,希望那些還在看盜版的讀者,如果你真的喜歡這書,就到17K註冊個賬號來支持正版,我需要的是成績,成績是需要你們來看正版纔能有的……有什麼不瞭解的可以加羣,或者加我QQ,我講給你聽,反正我就不信,這書真的不如別人的YY文。 天色變得黑暗,那些讓人恍惚的霓虹燈開始如影隨形的跟着亮起,相比較前方一羣揹着挎肩包抱着孩子的旅客,我們之間的氣氛便顯得格外尷尬,因爲我的不禮貌,很快米琪便伸手在我後背上掐了下以示不滿,但最終也沒能說些什麼,只是帶着很平常的笑容看了看肖盛天說:“他初次到北京來,剛又在車上睡了會兒,現在還沒回過神來!”

肖盛天點了點頭,收起手來又微微笑道:“既然王也兄弟初次來北京,那你可得好好帶他四處轉轉呀!”

米琪笑着點了點頭:“一定會的,只不過到時候工作、生活方面還得請肖總以後多多照顧嘍!”

“呵呵,王也兄弟的性格將來肯定能幹出大事兒,如有需要用的着我肖盛天的地方,我一定義不容辭!”說完又看了看手錶,道:“到吃晚飯的點了,要麼一起吃個晚飯在回去吧?剛好現在出租車不是很好打,一會兒助理過來接我的時候,順便送送你們!”

米琪將目光投向了我,但我始終對此不發表任何的意見,縱而轉過頭去看着廣場上那幾個踩着旱冰鞋發傳單的小孩子,片刻後,便聽見米琪婉言拒絕了肖盛天的邀請說:“要不今天還是算了吧,坐了太久的車有點勞累,我們自己打車回去就行了,剛好家裏還得收拾一遍!”

“嗯,那好……既然這樣,就不打擾你們二位了,有空再聯繫!”

米琪輕輕點了點頭……

等肖盛天的身影逐漸消失在那黑夜的暗涌中,米琪這才輕聲嘆了口氣,轉之對我說:“我晚上定了西餐廳,要去吃嗎?”

我靜靜的看着那消失在人潮中逐漸模糊的身影,問道:“這個肖盛天,就是昨天夜裏給你發短信的那個肖總,對嗎?”

米琪點頭,道:“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但是我只能告訴你王也,我米琪雖然混在這個骯髒的圈子中,但絕不是那種爲了眼前利益而出賣自己靈魂的人,之前不是,現在更不是!”

我回頭看了一眼米琪,那冷冽的寒風吹亂了她的髮絲,她的眼神很堅定……我長呼了一口氣,隨即將雙手插在羽絨服的口袋中,真如蘇曼所說的那般,在北京是看不見天空的,初到北京便遇上了這麼一號人……

來到米琪所住的這所公寓,不管是室內裝修,還是小區的新老建設,都比我們之前在上海住的那套房子要高出不止一個層次。

將行李全部整理好之後,我有些慵懶的躺在席夢思牀上,環顧眼前完全陌生的環境,越看越感到疲憊,可這才僅僅只是來到北京的第一天,往後的日子該需要怎麼過?

我掏出手機,一邊放着舒緩的輕音樂《My soul》讓我放鬆着情緒,一邊看着微信的朋友圈,可當我打開朋友圈的那一剎那,竟然發現被一些搞網絡代購的朋友刷滿了屏幕,難免有些嘆息。

代購是什麼?某種意義上這就是一種腐蝕人們精神的鴉片、亦或者是傳銷!部分懶人憑空幻想所畫出的藍圖,大代理賺小代理的錢,小代理賺朋友的錢,最終被自己辛辛苦苦經營了數十年的朋友圈拉黑,卻也沒能像當初所規劃的那般獲得成功……

我有些不解,朋友之間的感情就那麼脆弱嗎?直到我把她們逐漸拉黑之後才明白,原來朋友之間的感情就他媽的是這麼經不起折騰,斷了唯一的聯繫方式,我們可能就真的只有後會無期了……

洗完澡的米琪穿着棉質睡衣,用乾毛巾擦去髮梢上的溼漉,來到我身邊坐了下來,問道:“還有熱水,你要去洗澡嗎?”

我搖了搖頭:“不想洗!”

米琪白了我一眼:“邋遢鬼……”

我一個翻身將米琪拉倒在牀上,然後靜靜的與她對視着問道:“安全套放哪兒了?”

“頭髮還溼着呢!”米琪無語的瞪了我一眼將我從她身上推開,然後用毛巾把頭髮包裹住,說:“趕緊去洗個澡,然後咱們出去吃飯,吃完飯回來再談這事兒!”

豪門虐戀:錯戀 :“完事兒之後再去吃飯!”

……

深夜中,我與米琪吃完晚餐手牽手走在回家的道路上,在我眼中北京與上海之間的差別並不大,同樣都是城市、同樣的樓宇霓虹燈,還有一些零零散散帶着口罩步行在街上的行人,不太清楚他們夏天的夜晚出去散步是否也會像現在這般帶着口罩?聽說PM值很高……

雖然之前我曾無數次幻想過北京的輪廓,但有些地方或者旅遊景點,不去遺憾,去了更遺憾!

在一個商場步行街的長椅上坐了下來,我無聊的將米琪羽絨服上的帽子戴着她的頭上笑道:“蓋嚴實一點兒,省的別人老是盯着我媳婦兒看!”

米琪沒好氣的瞪了我一眼:“除了你,沒有別人願意看!”

我輕輕笑道:“咱媳婦兒顏值如此之高,以後就是受萬衆矚目的女主持人了,當你主持某頒獎盛典的時候,那些吊絲不看也得看!”

“傻帽,你很希望我讓別人看嗎?”


“看啊,爲什麼不看,讓他們嚐嚐吃不到葡萄流口水的感覺!”

米琪輕輕依靠在我的肩膀上,沉默了許久才道:“王也,我說如果,如果有一天我們不在一起了,你會爲我傷心嗎?”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不太清楚什麼原因觸碰了米琪的敏感,隨即從兜裏摸出了香菸,點上了今天的第一枝,說實話我從來都沒有考慮過這樣的問題,因爲我感覺我一定會跟米琪走到最後,沒有如果,沒有那一天!


再次吸了幾口之後,我吐出一陣濃霧,深知女人的感性與敏感,儘管米琪是個相對比較沉穩一點的女人,可她終究還只是個女人,而女人的天性是與生俱來的,想要改變很難,除非心死……

緊緊握着米琪的手,我看着她問:“爲什麼非要做這樣的假設呢?咱們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嗎?”

米琪習慣性的在我肩膀上閉上了眼睛,輕聲道:“不知道……就是很想知道你會不會傷心!” 那深邃的夜空開始綻放起煙花,而眼前被霓虹燈所包裹的長街,在煙花的渲染下,增添了份豔麗的色彩,我狠狠吸了幾口煙,雖然之前從來沒有想過米琪所問的這個問題,但如若那一天真的到來,我想我一定會傷心到不能自已……

接下來的兩天中,米琪依舊請假休息,她帶我去的第一個地方就是天安門看升國旗,是在來到北京的第二天早晨,她依然記得我的曾對她說過的那個願望……在接下來的時候,我們又去了長城,故宮等等一些北京的旅遊景點,也正是如此,在這幾天的適應下,我也逐漸習慣了北京的生活。

時間流逝,又是三天後的一箇中午,米琪從電視臺錄完節目回家吃飯,我今天做的都是一些她最喜歡吃的菜,坐在餐桌前,米琪問我:“王也,你這兩天工作找的怎麼樣了?”

我搖了搖頭:“目前還沒着落,我實際上根本不知道自己會做些什麼!”

米琪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隨即看着我道:“你之前在網絡線上商城工作,爲什麼不在試着在同一個行業裏發展……北京這樣的公司挺多的,JD、TB等等在北京都有公司呀,而且他們又是這個行業裏的領跑者,你去了待遇一定比壹購要好多了吧!”

我嘆了口氣:“不想做這些了,我想換個工作,從底層開始做起,這樣比較踏實!”

米琪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許久之後,對我說:“我今天回來的時候好像看見我們公司附近的一個寫字樓那裏招聘什麼網絡文學編輯,你上大學的時候不是接觸過這個圈子嗎?要不你去那裏試試呢?”

“網絡文學……”我放下了手中的飯碗,曾經上大學的時候,我的確接觸過這個圈子,而當時我是以網絡作者的身份混跡在這個圈子中,如今以文學編輯的身份再次重返這個圈子,倒也是我理想中的工作模式之一,頓了頓,我對米琪說:“這網站是哪個公司旗下的?”

米琪搖了搖頭:“沒注意,不過聽說是叫‘希諾文學網’,具體是哪個公司旗下的,這倒還真的不是很清楚了!”

我點頭,雖然在這個圈子中摸打滾爬了幾年時間也沒能混出頭,但關於這個圈子的行業消息還是時常有所關注的,而“希諾文學網”卻是我從未聽過的,想必是一家新起的網絡文學網站。

中午吃完飯,我便打開筆記本電腦坐在沙發上開始查一些關於這個網站的背景資料,但最終發現居然是個還未上線的網站,繼續看了看,除了一些招聘廣告,最終也沒能發現什麼值得我去關注的消息……不過按照一般公司的做事風格,在網站還沒有正式上線之前,通常都會充分利用網絡、媒體資源進行大力的宣傳,可這個公司似乎根本不在意這些東西。

下午近兩點左右,我換上米琪爲我買的一套商務西裝,把米琪送到公司,在她一再交代我要注意各種事項之後,這才獨自一個人來到那個寫字樓旁邊,而擡起頭只見一個很大的招聘廣告牌子掛在路燈柱子上。

在樓下不顧形象的吸了根菸,我掏出手機給廣告牌子上的聯繫負責人打電話,電話很快便被接通,是一個女生接的電話,我告訴她自己想要應聘的意願,於是她告訴我說讓我帶着簡歷直接到五樓的公司去就行了。

掛斷電話,我檢查公文包內的畢業文憑以及個人簡歷還有在壹購的離職證明,所有東西都帶齊之後,這才走進這座寫字樓乘坐電梯上了樓。

隨着電梯鈴聲的提示音,我走出電梯並理了理衣服,然後進了公司,實際上這個公司工作着的人並不算多,而且設施還基本上都是新的,與我之前所想象的不差,這是個剛成立的網站,不過隸屬於情誼傳媒旗下,倒是讓我有點意外。

由於之前提前聯繫過公司的客服人員,所以剛進公司便有個穿着職業套裝的女生在等待着我,最後在她的帶領下,我來到一個主編的辦公室外,敲門得到一個女人“請進”的口令之後,這才推門而進。

可當我走進這個名爲“主編辦公室”的大門之後,我頓時頭皮發麻了,因爲此時坐在辦公椅人的身影,似乎讓我感到特別熟悉!有點像蘇曼的那個整日帶着墨鏡的女閨蜜,只不過此時的她並沒有帶墨鏡,我開始有些凌亂了……

墨鏡女人意識到有人進來,之後擡起了頭,當她發現我的身影站在她的身前時,同樣滿臉寫着詫異之色,顯然也是沒有意識到我會從上海跑來北京!

“怎麼是你?”墨鏡女人有些不滿的瞪着我看。

我左右環顧了一遍這間精裝的辦公室,隨即很無所謂的在她對面椅子上坐了下來,道:“這公司是你的嗎?沒想到還是個霸道女總裁呀!”

墨鏡女人眼中閃過一絲厭惡之色,不過沒有墨鏡遮掩的她,終於讓我看清了容顏,無論是氣質,還是美貌,似乎都不比蘇曼差,相比蘇曼,甚至還多了份她沒有的嫵媚動人。

墨鏡女人僅僅只是看了我幾眼之後,很快便不在搭理我,開始低頭看着辦公桌上的一些文件起來,似乎很不待見我這個人……而我閒的無聊便開始逗着她辦公室魚缸裏的金魚吹着口哨玩兒,難得見到她一次,我必須得搞明白當初爲什麼她企圖私自把蘇曼的行李從我那邊拿走。

牆壁上時鐘快速的轉動,不知多久之後,墨鏡女人終於整理完了案前的文件,見我正在用手敲擊着魚缸,馬上就是一陣怒意,道:“你到底想幹什麼?”

我被墨鏡女人的一句話嚇的一顫,轉過身來十分不滿的看着她:“沒看我正在跟魚兒聊天增添感情的麼,你這麼突然一聲驚嚇,嚇到我不要緊,萬一要是把它給嚇死了怎麼辦?”

墨鏡女人皺起了眉頭:“真是個賤人!”

“謝謝誇獎!”

墨鏡女人緊緊咬着嘴脣,但更似乎是對於我的無可奈何,足足瞪了我有近兩分鐘的時間,她提起放在桌子之上的包包,然後頭也不回的朝外走去。

而我見墨鏡女人有要走的意思,自然不會輕易放過她,撇開我想要得知的答案不談,能在偌大的北京遇上一個算是熟人的熟人,我倍感親切。 雖然我知道自從上一次墨鏡女人去過我家之後,她對我的印象便開始變的有些差意,但我此時必須不能放她離去。

跟到公司寫字樓下,墨鏡女人見我始終跟隨着她,於是不耐煩的回頭瞪我:“你還有完沒完了?”

我輕聲咳嗽了幾聲,隨即給自己點上了根香菸,仍然一副地痞無賴的姿態,吐了口煙霧後,才說:“聽說上次你去我那邊拿曼曼的行李,是你自己的意思……你跟我說實話,你的腦子裏到底想打什麼壞主意?”

“有病!”墨鏡女人白了我一眼,說着便繼續朝前走去。

見墨鏡女人似乎不太願意搭理我,於是她每走一步,我馬上就跟着走了上去,勢必今天軟磨硬泡跟她戰鬥到底……

又跟着墨鏡女人走了近兩條街的距離,她突然停下了腳步,隨即回頭來到我身邊,問我:“你今天到公司,是來應聘的吧?”

我摸了摸鼻子,有些尷尬,很不想坦然面對,但不爭的事實卻很明顯的擺在眼前,墨鏡女人又看了我一眼,道:“找個地方好好聊聊!”

我正有此意,於是便直接點頭答應……

在附近的一家咖啡店坐下來,室內的溫度較高,所以我脫去了披在正裝外的黑色毛呢風衣,而墨鏡女人則是很沒有任何的動作,坐在我的對面輕輕喝了一口咖啡,這才問我道:“說說你來我公司打算做的職位是什麼吧?”

“本來是打算做文學編輯,但現在不想做了!”我紙巾擦了擦鼻涕說道。

墨鏡女人面露疑惑之色:“不想做,是因爲我嗎?”

“沒錯,因爲你是個壞人!”

墨鏡女人的臉色有些鐵青,但天生麗質的她卻絲毫不影響自己的美麗,可惜我對她的美只有欣賞,卻沒有心動,片刻之後,墨鏡女人瞪着我很是計較的說:“誰跟你說我是壞人了,你哪點兒看我像壞人了?”

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哪點兒都像壞人,你告訴我你爲什麼上次騙我說是曼曼讓你去我家拿的行李?實際上蘇曼壓根就沒跟你說過這話,對嗎?”

墨鏡女人笑着搖了搖頭:“她說什麼你就信什麼,你就那麼確定她從來沒對你撒過謊?”

“蘇曼她爲什麼要對我說謊?明明就是你心懷不軌,還想給人家臉上摸把黑!”

墨鏡女人只是輕輕的笑着,卻沒有再與我計較這麼多,片刻後,她問我:“你對網絡文學這個行業的瞭解有多少?”

我輕咳幾聲:“不多……但很想知道你們給公司的定位是哪個商業模式!”

“我說走傳統的網站路線你會信嗎?”

我搖了搖頭:“我不明白情誼傳媒爲什麼會打算自主再創業,以你們的資本,完全可以收購國內頂尖的巨頭文學網站……而且你走傳統的網站商業線路,幾乎等於自尋死路!國內文學網站多達數十家,在那幾個巨頭的陰影下,想要生存下去很艱難……除非你有較好的作者資源!不然最好是以低價買斷稿酬走渠道方式!”

墨鏡女人繼續輕輕笑了笑:“你忘了‘希諾’屬於誰的旗下了嗎?”

我大概明白了墨鏡女人的意思,道:“你們是打算做精品傳統文學與網絡文學的合體,然後主要做影視、出版、遊戲改編?”

墨鏡女人點頭:“我們有這個能力跟資源,而目前六一集團的宗旨就是要涉及每一個行業!”

“食物太大,不好吞!這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那不是我所管轄範圍內的事情……我目前的需要做的就是將‘希諾’這個網站品牌給創辦成功,並打造成網絡文學圈中的領跑者!”

“難, 最强戰兵 ,身價都高的離譜!”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