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時好像好了一些,不過,又過了不久,窮奇的身體居然都抗不住了。唐老大徹底失望了,這最強的身體都不成了那還有屁用啊——難道今天自己死定了?

只不過是赤黑火焰團中裂變出來的一道玄罡光團罷了,那整個赤黑火團所蘊含的能量那豈不是可以把整個萬花宮都爆開了。

轟……

唐老大終於聽到了自己以窮奇身體爆開的聲音了——完啦。

親愛的爸爸媽媽,永別了。

親愛的拈衣,我的親親老婆,永別了,不曉得你母親救活你沒有。

親家的風天天妹妹,永別了。

親家的胖子、包逸、李北等等兄弟,永別啦。

……

在最後一時刻,唐春把能想到的親人朋友都念叨了一遍下來,等於魂消魄散的到來。不過,就在這時候,一道華麗的虹彩出現。

大東王朝令牌此刻居然發出奪目的光華來。在整個玄罡團中照得透亮。不過,幸好此刻小聖母居然到了蛇魅宮。正跟愛兒坐一起鬥嘴喝茶,倒也沒有注意到什麼變化。

周天星辰訣『化星境』功法閃亮登場,一道虛無的身影在空中,在火中,在火焰中演示著化星境的修鍊功法。唐春跟著一起來了,化星境功法在全身體內運轉。體內的玄光被一點點的吸納了進去。

一年過去,終於,大東王朝令漸漸的暗淡了下去。就在唐春以為一切該在險中結束的時候,居然被什麼一扯進了一個神秘空間。

唐春看到了滿眼的星河密布,唐春頓時訝然。下一刻就是狂喜。因為。它發現大東王朝令上顯示的空間居然是一個地標空間。

而在這個地標空間里唐春看到了帝國學院,看到了大虞皇朝。而在遙遠的地方,居然隱隱出現了一顆閃亮得像是小太陽的地標。

不過,地標若隱若現。無論唐春怎麼樣想看清楚都看不了。不過。唐春有種直覺。那地方飄渺得很。而且。居然有股子熟悉的味兒從那地方飄了過來。

最後,那道模糊的身影居然朝著唐春說道——

你已經修鍊到了化星境初階,但是。探索圖標空間的能力還不夠。不過,你很幸運,居然發現了『渾沌玄炎』。此『炎』是天地初開時就形成的自然之火,能量品質極高。

不過,正因為能量極高,你暫時無法吸收多少。剛才僅僅只有一滴玄炎差點就要了你的命。因為,它來自天地初開時的『渾沌』。那個時代天地灰濛,一片渾沌。

只不過正是因為你有了必死的決心,你有了賭命的心境。所以,在你的身體中已經墊定了吸納渾沌玄炎的基石。而且,它改變了你的本命屬性。


「改變屬性,什麼意思?」唐春問道。

「你的身體屬性本來是比較斑駁的,而一般人僅有一種屬性。比如,金木水火土五屬性占其一。擁有兩屬性而又不相剋的話那你本命屬性就是上等了。

而你現在居然擁有了五屬於。天地五行元素相生相剋。在你身體內都有了。你看看,你的泥丸宮中現在是不是有五彩之光,那就是代表金木水火土五屬性。

而你現在突破到了生境后階,你已經擁有了『本命屬性』。而如果你是金屬性身體就叫『命金』,如果是水屬性就叫『命水』,依次類推。

不過,你現在擁有五屬性,所以,你的本命屬性就特別的複雜了。也可以叫作『五屬俱全之體』了。這個叫法太長,一般人稱之為『天命之體』,簡稱為『天命』。」那聲音說道,唐春猛然想到了蘇勇的當時在琴海跟雷公天相鬥時就動用了『生命屬性』中的『命金』。其實就是用本命屬性在跟虎皇搏命。

對於修鍊者來講,本命屬性攻擊是最可怕的。這也是修鍊者最厲害的殺招了,因為,他是用全身跟你搏命了。一旦被傷著,很難恢復。而且,有喪命的危險。所以,非到萬不得已一般的修鍊者都不願意用本命屬性跟你搏命的。

「擁有五屬性本命元素有什麼好處,它們五個相生相剋,會不會在我身體內鬧起矛盾來,那我豈不是慘了。比如,木克金,兩屬性不符合亂來那不是完蛋了?」唐春問道。

「呵呵,這個就需要相生相剋,維持一個循環式的平衡。當然,要以什麼為主。以主壓倒次,統馭另外四屬性。沒有主次的話誰都想為王,到時,自然就亂了。

到時,你這身體就成了五屬性決鬥的『戰場』,嚴重的話有可能沒命。不過,我現在發現,你身體中的火屬性能量份量重一些。

所以,可以重水。而渾沌玄炎也是以熱能為主的。所以,你要多吸收這個。火也是攻擊中強大的手段,比如,雷電都屬性火的範疇。

而煉器煉丹都跟火有關係。所以,你要旺火,爾後通過旺火來統領身體使之達到平衡。」身影笑道(未完待續。。) 「我發現地標空間中那個我有些熟悉的小太陽的地方是不是大東王朝的位置?」唐春問道。

「呵呵,你實力還不夠,到你達到那種實力自然會體現出來。」身影說道。

「前輩是大神通者留下的影像還是魂神虛體?」唐春好奇的問道。

「都不是,我是這令牌的魂奴。」魂奴說道。

「魂奴,魂奴是什麼?」唐春一臉訝然。

「大東王朝令的管理者,其實,就是為主人管理這令牌的。」魂奴說道。

「那本人就是這大東王朝令的主子,你得聽我的。所以,你趕緊把大東王朝的地點明白的顯露出來。」唐春說道。

「顯不出,因為,你功力不夠。」魂奴說道。


「你不是管理者嗎,既然是管理者這令牌都屬於你管的。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是不是?」唐春問道。

「我是管理者不錯,可是,我也得有能量才能打開一些禁制之地。現在你看到的只是最外一圈,如果你有打開第二圈的能量,爾後借給我,我就可以打開了。不然,我能量不夠,怎麼打不開?」魂奴說道,唐老大一陣子啞火。

「還魂奴,魂個屁,自己的令牌都管理不了。」唐春哼哼道。

「那是因為你這個主子太弱了,那像是我以前的那個主子。他多厲害,一指點下,可以全面的開啟裡面的禁制,什麼都能看到。不過。當然,他還是沒能看全,還是最內一圈沒能進去。」魂奴嘆了口氣。

「你以前的主子,啥人,是不是姓曹,給我說說。」唐春來了興趣。

「不清楚。」魂奴說道。

「你丫滴耍我是不是,你連以前的主子都不知道,這是什麼邏輯?」唐春問道,差點抓狂了。

「因為,你太弱了。實力不夠。害得我這個魂奴跟著你也受委屈。以前本來這令牌我能隨處跑的。現在不行了,居然只能在外層這一圈內活動。好苦啊,這空間雖說你感覺大,但對我來講太小了。你還是趕緊修鍊吧。實力才是王道。這令牌中還有許多秘密的噢。不過。你身體好像被什麼鎖拿住了一部分實力。現在倒是解開了。不過。那鎖拿之力還在,外人應該看不出你已經解開了。」魂奴說完后就再沒聲音了。

最後,大東王朝令恢復了平常狀況回到了唐春的穴位丹田中。唐春檢查了一下身子。自然,全現的提高了功力境界。

修士境界:元嬰境中階。

武道境界:生境後期。

玄功境界:化星境初階。

而且,唐春終於發現了萬花宮的鎖拿之力。居然是一條金色的線。那線圍繞著全身經絡。經絡是能量輸送的通道,通道被禁你還想使什麼力。

而且,連丹田上全都密密麻麻的網住了。難怪你使不出力來。而功力還可以慢慢的修鍊提高境界,但無法輸出能量,有屁用。貌似只准進不準出的架勢,還真是霸道得很。

不過,唐春發現,現在那條金線對自己已經失去了任何效果。經絡正常運轉,這條金線倒成了可以欺瞞小聖母及愛兒的扮豬吃虎不二法門。不然,給她們發現自己還有命在?

唐春可以肯定,這萬花宮的分宮主實力跟自己當初相當,差不多就元嬰初階身手。可是幾個副總宮主實力怎麼樣不清楚,因為沒見過。

估計至少也得是元嬰中階強者。至於總宮主苗無青,唐春感覺比自己要強得多,至少,她能跟虎皇雷公天戰成平手。當然,如果雷公天擁有地哉法寶虎鼎那就難說了。

當然,也不能排除苗無青也有萬花宮什麼超級法寶。因為,這萬花宮是遠古神衹龍行天下煉製的。神衹的能量哪是唐春敢想象的。

唐春眼饞的看了看那還在源源不斷噴出裂變后玄光的渾沌玄炎轉身回去了。貪肯定是人的本性,但是,貪也得有原則。不能貪的暫時可以放手,好貨也得有命享受才成的。

返回后木宮主興匆匆的跑來了,伸手問唐春要『後宮玉碧丹』,唐春當然早就準備好了的,在小花果福地就煉製好了。一顆碧綠得透亮異常撲鼻的丹藥遞了過去,唐老大還嘆了口氣,道:「剛好整出了一顆,太難整了,差點弄得我都爆體了。」

「啥,那麼多好葯才整出一顆來?」木青差點跳腳起來了。

「廢了幾十顆才搞出一顆正品的來了,你看我搞得頭髮都燒成卷黃的了。」唐春說,其實是在渾沌玄炎搞成的,木青一看,貌似有點相信了。


「可是一顆能維持多久,而且,就怕效果不好。」木青撅了下嘴有些惱火。

「沒辦法,不過,半年後就能出效果了。你這痘痘沒除掉的話你打死我就是了。」唐春顯得信心滿滿。其實,半年後有沒效果唐老大估計也呆不住了。

「那我再弄些藥材,你下回不搞出十顆來我要你好看。」木宮主憤憤然。

「對了木姐,這幾天宮裡沒啥事發生吧?」唐春轉移話題。

「沒啥事,差點出大亂子啦。」木宮主哼道。

「大亂子,難道有男子暴動不成?」唐春問道。

「暴動個屁,他們敢。而且,全被鎖拿了功力,就是以前有實力現在還不是漏弱得很。整個萬花宮中除了幾個開放到了半生境外,別的基本上都是死境初階左右實力。咱們隨便的出來一個分宮主就能拍死一大群,還暴亂,怎麼暴亂?是小聖母跟愛兒差點打起來了。」木青在唐春的腦袋瓜來彈了一下。

「木青,你幹什麼?」這時,居然傳來愛兒那兇巴巴的聲音。

「幹啥嘛愛兒公主,一臉兇巴巴的?」木青仗著有小聖母撐腰,居然不怵愛兒。

叭地一聲脆響,木青飛砸到了百米開外。

「幹嘛幹嘛,我讓你幹嘛……」愛兒好像生氣了,一步跨上前去騎在木青身上掄起巴掌就狠抽了起來。本來就給她一巴掌煽得噴鼻血的木青這下子可是遭了罪,她哪是愛兒的對手,只能殺豬般的慘叫著『小聖母救命』的話。

「愛兒公主,別打了,小聖母會不高興的。」唐春一看有門,趕緊煽風點火唄。

「小聖母又怎麼樣,我愛兒教訓一下一人下人都不成,打,打死這賤貨。」愛兒把受的氣全發泄出來了,哪啪啪的抽打聲音很響亮,嚇得所有宮女伸了一下頭后就不敢再冒頭了。

「愛兒公主,等下子小聖母會怪我的。」唐春趕緊胡扯蛋了。

「怪你,這事跟你有啥關係?」愛兒兇巴巴道。

「她說是,她說是……」唐春故意裝著一臉為難和怕怕樣子。

「是不是不准你炒菜給我吃,是不是不准你回蛇魅宮,是不是全得聽她的,是不是……」愛兒一連串問話后一腳把木青踩了個半死,她一把扯起唐春就往外飛走,道,「走,到蛇魅宮炒菜去,我倒要看看她能拿我怎麼樣?真以為這萬花宮就她最大了是不是。我愛兒威風的時候她還沒出世呢,我呸呸呸……」

矛盾貌似徹底激發了。


「愛兒,你想幹什麼?」唐春剛進大殿,外邊傳來一道惱怒的聲音,不是小聖母是誰?

「唐春又不是你的專用品,他又沒嫁給你。憑什麼給我炒幾個菜都不成?」愛兒哼道,小聖母帶著一大堆宮中高層直接就撞了進來。

唐春終於看到了副總宮主,感覺她們的境界比自己略高一點。估計是元嬰境後期。但是,自己有著n個外掛丹田,再加上諸天島的小花果福地,跟她們打個平手應該不難。

「咯咯,你一隻老蛇妖也懂得品菜,還想當美食家,我呸!」副總宮主田英蓮一臉不屑。

「是要呸,想想都噁心。蛇妖也懂得品菜,哪我們人族來幹什麼了?不懂得品居然好面子,居然裝著會品的樣子。丟臉啊,你就是再品菜也只是一隻老不死的蛇妖。」另一個副宮主也是咯咯譏諷笑道。

「你們敢講我不懂得品菜,我要生撕了你們這群賤婢。」愛兒的憤怒終於爆發了,一道青光閃過,幾片蛇鱗狀的兵器飛了出來橫割向了兩個副宮主。

「蛇妖要造反啦,給我拿下,反抗的話直接滅殺!」小聖母終於逮到了機會,那是毫不留情了。

頓時,眾多副總宮主宮主全都毫不留情的祭出靈器法寶等砸向了愛兒。轟隆一聲巨響,蛇魅宮在滿天狂亂的氣爆聲倒塌了,揚起了滿天的塵埃。嚇得蛇魅宮中的動物們紛紛逃命而去。

叭叭……

幾聲轟響,一個分宮主整個人給愛兒一巴掌拍成了爛西瓜。這下子更是激起了眾宮主的憤怒,全不留情的招呼了過去。

不過,愛兒太厲害了。蛇鱗兵器再次呼嘯著,滿天都飛舞著銀色的蛇鱗之片。這種接近兩萬年的蛇鱗堪比天階法器。頓時,上百宮女的腦袋開花飛走了,空中亂飛著血淋淋的美女們的腦袋。

不過,此刻誰還有心情去欣賞,不嚇死就不錯了。唐老大早就溜到一個角落處,趕緊把八臂金猿給收進了戒指空間。見穿山甲一臉可憐相看著自己,唐老大嘆了口氣,這此獠也收了進去。

不過,唐春感覺,自己能承載的能力已經到了極點,。再往戒指空間塞活動的話估計就走不動了。這個,承載能力好像跟自己的實力有關係的。(未完待續。。) 這時,小聖母動了。整個龐大的身體站了起來,在空中發射出奪目的金光,一道道金光符紋閃著嚇人的能量波動跨向了愛兒。

她每走一步腳上都會冒出道道金磚般的符氣來。大地都在顫慄。而蛇魅宮中還沒倒塌的房舍在這種可怕的氣壓之下直接就轟然倒下,就連巨樹都咔嚓咔嚓不斷的斷了倒下了。

「小聖母,你對我不仁,今天,我愛兒也跟你不義了。」愛兒一看,知道這傢伙要拚命了。身上居然綠光環繞,不久,噼啪一聲爆響,影光揮動中,一隻巨蟒出現在了唐春面前,巨蟒卡車粗的腰身,長估計不下百米。她整個半盤腿立著,比小聖母還要高一大截。

並且,刷啦啦一聲抖響。愛兒身上的蛇鱗閃著綠銀之光,全身鱗片在太陽光下閃閃奪目。好像一個披著銀片的甲士,神曦之光彩揮映著整個萬花宮的空間。空中出現了道道嚇人的颶風式的彩煞之氣來。

這才是愛兒的本體。

它娘滴,所謂的白娘子在她面前真是小兒科了。唐老大感覺頭皮發麻。不過,下一刻,小聖母居然也是噼啪一聲爆響。

金光燦爛中,影光一動。小聖母居然漲大到了七八十米高度。那一條腿兒都有一個籃球場大。至於說胸峰子,根本就是兩座小山晃悠在空中。


它娘的,這娘們好像這才是真正的本體了。這蓋世宏圖怎麼跟他過來的也不曉得,要是晚上睡覺翻一下身子壓下來。蓋世宏圖豈不是馬上就嗝屁了,唐春脊背發涼著。

「啊,法相。」這時,居然傳來八臂金猿那震駭至極的話聲。

「法相,啥意思?」唐春問道。




Views:
3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