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嬰和清風道長等人滿臉疑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一個威望最大的族老看着蘇武,“年輕人,你究竟是什麼人?”

蘇武一笑,“我是蜀都武校的學生。”

“蜀都武校的學生?”

那族老蹙眉,“如果老夫沒有看錯,你應該只是力量武者。”

“沒錯。”蘇武一笑。

只有古月知道,蘇武不止是力量武者,而是極爲罕見的神武雙修。

“不可思議。”族老喃喃。

“族老,他得了多少分?”古陽忍不住問。

古龍等人也全部看着族老。

“他全部答對了。”族老一字字道。

古龍等人臉色皆變。

“不可能!”

古陽霍然起身,完全不相信這是真的。

“坐下!”古烈冷冷道:“你竟敢質疑族老們嗎?”

古陽一凜,緩緩坐下。

“滿分!”

衆人看着蘇武,心中震驚不已。


他小子真是個力量武者?

他不會事先知道了答案吧?

儘管蘇武得到了滿分,但很多古族的族人依然不相信蘇武有這本事。

除非蘇武能在接下來的鬥提環節擊敗古龍等人。

古月難以置信的看着蘇武,心中極度震驚,蘇武的數學能力居然如此驚人。

他承認,他小瞧了蘇武。

“這小子……不簡單。”

清風道長眯着眼睛。

魏嬰冷笑,蘇武絕對是作弊了,他不相信蘇武一個力量武者會精通數學。

這時,古龍笑着說道,“烈長老,既然分數都已經出來了,可以開始下半場了吧?”

下半場是鬥題。

古烈說道:“蘇武,你是滿分,按照規矩,你必須第一個接受挑戰。”

蘇武一笑,“可以。”

古烈說道,“你們五個人,輪流出題給蘇武,他只需要答出三題就算過關,注意了,題目只能是自己出,不能把別人的題目照搬過來用。”

古龍冷笑,開始在紙上寫下題目。

古陽一笑,“我出的題,保管他答不出來。”

其餘三人也已經開始出題。

很快,五道題全部出好,送到了蘇武面前。

蘇武隨便翻開,只是簡單的思考了一下便開始作答。


衆人臉色微變。

蘇武只用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就把古龍五人的題全部答完,送到了族老們的手上。

族老們看到題目,又看完蘇武的答案,無不震驚。

爲首族老深吸口氣,說道:“蘇武,你非常完美的答出了這五道題。”

古龍等人瞳孔一縮,面色鐵青。

魏嬰的臉色也無比難看,“這怎麼可能?”

這一刻,他的臉被蘇武打得很腫。

古陽和古龍等人何嘗不是,他們的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古月忍不住大笑,“好,蘇武兄弟!”

古烈心中冷笑,淡淡道:“蘇武,接下來給你出題了,你作爲比試第一,你出的題必須保證他們誰也答不出來。”

蘇武笑道,“放心,我出的題,我想很少有人能答出來。”

古族的族老們輕哼,這小子真是狂妄。

蘇武在紙上寫下了題目。

古龍等人一看題目,兩眼一黑,頓時懵了。

別說是他,十三個族老也懵了。

古烈死死的盯着題目,完全沒有頭緒。

蘇武真的用一道題,難住了整個古族的人。

題目是“正十七邊形的尺規做法”。

就這麼簡單一句話,難倒了所有人。 “這……”

族老們相視苦笑,他們都是學數學的,豈會不知這道題的難度。

太難了。

古龍和古陽等人不甘心,依然在嘗試。

古烈深吸口氣,“不用試了,這是一道至少幾十年之內也未必有人能解答出來的世界性難題。”

古龍和古陽等人頓時面如死灰,一點心氣也沒有了。

輸了,輸得體無完膚。

魏家精通陣法之道,對數學也有所研究,魏嬰也懂得一些數學知識,所以他知道古烈說的沒錯,這確實是個天大的難題,他難以想象,蘇武究竟是如何想出這樣一個難題的。

蘇武當然知道這道題的難度。

在他那個世界,這道題目困擾了人類兩千年,最後是高斯解答出來的。

古族的人儘管強悍,但想要解開這道題,那也是不太可能的。

這第一場,毫無疑問,是蘇武完勝。

接下來古陽五人之間的鬥題,就顯得索然無味了。

衆人更期待的是下一場,陣法比試。

蘇武儘管精通數學,但古烈等人不相信蘇武連陣法也會。

他們猜的沒錯,蘇武還真是不懂陣法。

而且,紙片世界裏面沒有陣法天賦可以給他選擇。

這時,古月說道:“第二場我上。”

蘇武看着他,“你可以嗎?”

古月說道:“我這病,每天只會發作一次。”

蘇武點頭。

“不過我需要你幫我推演。”古月說道。

“可以。”蘇武說道。

“接下來,比試陣法。”

古烈說道:“請各位移步陣法比鬥場。”

衆人來到了一處竹林中。

古烈說道,“你們輪流佈置陣法,待會族老和我會依次進入其中查看。”

古龍等人當即開始尋找地形,開始佈置陣法。

所謂“陣法”,其實有效的利用地勢和環境,把天地間各種序列的能量匯聚起來,繼而形成攻擊,防禦等“大勢”。

陣法,又被一些人稱之爲“勢法”、“勢術”。

古月挑選的是一處山脈高低錯落的峽谷,遠遠看去,如同一隻匍匐在地的猛獸。


“這裏適合佈置成豹勢或是狼勢。”古月說道。

蘇武不懂勢術,問道:“豹勢和狼勢又何不同?”

古月遞給蘇武一本書,居然是古族的陣法書,“如果你以後有興趣,可以看看。”

蘇武笑道,“你不怕犯了族規?”

古月笑道,“這是我的心得,我可沒把陣法要領傳給你。”

頓了頓,他解釋道,“所謂陣法,其實是利用一些特殊的手段,稍加改變原有的地勢,形成一個可以聚集特等序列能量的一個場地。”

看着前方,他說:“比如說這個地方,你感覺一些,那種序列的能量含量最高。”

蘇武瞬間進入入微狀態。

古月心中一驚,入微無阻,好可怕的小子。

蘇武感受了一下,說道:“應該是風序列能量。”

古月點頭,“利用陣法勢術改造此處,最終可以把天地間大量的風序列能量聚集過來,形成一個風序列能量源。而這山谷形似狼,又似豹,所以可以形成狼勢和豹勢,至於形成何種大勢,得看佈陣人的能力。”

朝着谷內走去,他接着說:“此處地勢有很多缺陷,所以無法聚集到更多的風序列能量,天底下幾乎沒有完美的地勢,這個時候就需要靠我們完善。”

他取出了不少巴掌大小的山形石塊。

“這是祖龍石。”


Views:
2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