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她有五大神器之一的伏羲琴在手,說不定,就可以將文殊打敗。

不管怎樣,她都要試上一試,爲她們姐妹三人報這封印之仇。

碧霄通體散發着白光,伏羲琴在她體內源源不斷的輸送着法力,她此刻只感覺精神力,法力,靈氣都處於爆滿狀態。

恨不得一擊將文殊給拍飛回佛門那骯髒的地方。

見此,文殊和普賢的臉色都變得十分難看,這三霄娘娘已經超出他們控制的範圍了,若是不盡早除掉,恐怕日後更是難以掌握。

更可怕的是,那股勢力日漸強大,已經拉攏了三界之中不少有資質,並且還對天庭佛門有着不滿的人。

孫悟空本是爲了佛門壯大,埋下的一顆五百年的種子,因爲那股勢力的介入,功虧一簣。

還有六耳獼猴居然還認了孫悟空爲師傅,東海龍王更是當場背叛天庭。

更可惡的應該要屬燃燈道人,好好的燃燈佛不做,偏偏要背離佛門,發揚早已潰敗的闡教公然與佛門作對。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爲那股神祕的勢力。

更可氣的是,他們居然在三界之中找不到關於那股勢力任何的信息,甚至連據點都找不到。

文殊和普賢收起眼中的惱怒,仍舊一臉祥和溫潤的看着三霄娘娘。

“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兩人的身後都幻化出兩朵大金蓮,如夢似幻的開着,周圍的金光還愈發強盛。

文殊,普賢的嘴巴一張一合的,佛門超度鬼魂的傳誦之音瞬時在三霄娘娘的耳邊響起。

“阿彌陀佛,我佛慈悲。”


那傳誦之音有惑人心智的功效,雲霄,瓊霄聽了那傳誦之音,都感覺腦子有些混亂。

只有碧霄因有伏羲琴在身,一聽便察覺到不對。

她嘴角兀自勾起一抹冷笑:“天天慈悲慈悲的掛在嘴上,呵!乾的沒一件人乾的事。”

說罷,她伸手結出結界。雲霄,瓊霄一下子驚醒,兩人看了一眼碧霄,已然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看來文殊和普賢還是喜歡用這麼下三濫的手段。

雲霄娘娘站在原地,雙手打了個太陰八卦陣,大喝一聲:“水漫金山。”

一時間,就如書中所描述的那樣,狂風大作,雷雨交加。不知從哪裏涌來的河水從雲霄身後,狠狠的向着文殊和普賢的方向擊打而去。

文殊和普賢反應迅速的結出一道避水的屏障,而後爆發出來自天地洪荒的威壓,只逼三霄娘娘。

“放肆。”

浪濤滾滾,兩方之間氣勢洶洶,無一人甘落下風。

書店內,林凡看着三霄娘娘此刻對戰着文殊和普賢,他猜的沒錯,三霄娘娘向來就是個有仇必報的性子。

比佛門那些虛僞的人可好多了。

他將三霄娘娘此刻的戰況投放到交流羣內,經林凡此爲,羣裏的一衆書友都從潛水變爲活躍。

雷震子:臥槽,這是個什麼情況,三霄娘娘之間跑去找文殊普賢單挑去了?

金吒:店長大人,你給她們灌什麼迷魂藥,讓她們就這樣單槍匹馬的去送死了?

齊天大聖孫悟空:就算她們弱爆了,但是隻能敢於正面跟佛門碰撞,她們就是巾幗英雄啊!

……

羣裏議論紛紛,都覺得三霄娘娘是勇氣可嘉,但以她們現在的實力根本不足以撼動佛門。

但出現的下一幕,卻讓他們震驚無比。

只見雲霄娘娘的‘水漫金山’在短時間內形成一個水壁,以此來阻擋文殊普賢的威壓,而碧霄卻釋放出強大的伏羲琴之力,徒手撕開文殊普賢面前的結界。

她們三人的臉上沒有辦分驚恐,從容不迫的神色讓交流羣中的書友都忍不住心底讚賞。

蘇妲己:原來這就是水漫金山之術。白素貞的拿手絕活,想不到被雲霄娘娘給學了。

燃燈道人:這水漫金山怎麼感覺這麼弱?

萬鬼之祖小影:不是水漫金山弱,是雲霄娘娘還沒有達到超越文殊普賢的境界。

果然,帶有毀天滅地,使生靈塗炭的水漫金山之術,只給周圍的環境造成了傷害,而文殊普賢卻依然安然無恙的站在原地,就算碧霄一把將他們二人的結界撕碎,他們也能迅速抵擋兇猛的水流。

瓊霄見文殊和普賢似還有閒心,心中大火,她迅速調動全身氣力,幻化出數十個身影……上百上千個身影,一齊緊緊的圍住文殊普賢,接二連三的向他們發動攻擊。

感受到三霄娘娘與平常的不一樣地方,文殊普賢相視一眼,便從對方的眼中讀到了‘趕盡殺絕’四個字。

文殊和普賢正襟危坐起來,臉上慈悲爲懷,下手卻是狠毒無比,他們結出佛門最高等級的法印,頓時,佛光無限,佛音繞樑。

“阿彌陀佛,我佛慈悲,苦海無涯,回頭是岸,本座勸你二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否則,額鼻地獄也容不下你們。”

他們將手中的法印輕輕拍向三霄娘娘,本以爲這一擊定能將三霄娘娘給打的魂飛魄散,誰知道三霄娘娘三隻手疊放在一起,三人的力量都凝結在一起,衝着那佛印便正面剛了上去。

兩道力量撞在一起,天邊一聲巨響,五臺山上的樹木都要震上三震,鳥雀魚蝦皆感覺到危險恐怖的力量襲來,各自向着各個方向逃竄而去。

“我去你的慈悲!”碧霄爆了句粗口。

每次都是這句話,他們不嫌惡心,她都得被噁心的隔夜飯都吐出來。 文殊和普賢的合力一掌,居然跟三霄娘娘平分秋色。

“碧霄,瓊霄,退後。”雲霄見形勢不對,立即眼疾手快的一手拉一個往後扯開。

自文殊普賢那一擊佛印中開出一朵極小的金蓮,金蓮之上泛着利器反射的寒光。

若是她們再晚退一步,便要葬身那金蓮所爆射出的無邊劍光。

“不能小看他們,列陣。” 八零軍婚:重生嬌妻有點野

碧霄,瓊霄聽見雲霄的話之後,片刻不耽誤的迅速祭出法寶結出九曲黃河大陣。

只見三人三寶分列六角,正面朝上的由光線構成一個‘九’字,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那個九字,每一道筆畫都流着奔騰不止的黃河之水,混元金斗,金蛟剪,縛龍索在一剎那間增大無數倍,金光璀璨,照耀天地。

三人齊聲大喝:“九曲黃河,生生不息。”

隨即,那‘九’字型陣法朝天結出實影,超文殊和普賢壓了過去。

再加上混元金斗收容萬物的能力,將文殊普賢周圍的東西都吸入九曲黃河大陣中。

見此,文殊普賢冷冷一笑,眼中不屑一顧一覽無餘。

“幾千年了,我們還會在同一個地方跌倒嗎?”

頓時,文殊普賢的身後幻化出兩尊佛陀像,金光閃閃,璀璨奪目,帶着救濟衆生的慈悲笑容,眯着眼睛看着三霄娘娘。

五臺山上,東方升起太陽,照耀着世間萬物,將兩尊佛陀像清晰的印在九曲黃河大陣之中。

“南無阿彌陀佛。”

文殊菩薩現出本體之劍,身後佛像端莊威嚴,他一手持劍,向着九曲黃河大陣狠狠劈去。

無數劍光射向九曲黃河大陣,這一劍帶着撕破蒼穹之力,硬生生的將九曲黃河大陣從中劈開。

眨眼之間,電光火石。

“螻蟻就是螻蟻,怎麼能跟高高在上的佛相提並論。”文殊此刻的神色跟他身後那尊佛陀像的神色形成強烈反差。

三霄娘娘臉色瞬間凝固在臉上,九曲黃河大陣雖說不是世界上最強的陣法,但也是她們的拿手陣法,曾經還用這個陣法打敗闡教十二金仙。

怎麼現在,連文殊和普賢兩個人都打不過。

就在她們怔愣之間,無邊無盡的佛法威壓施降在他們身上,文殊菩薩手持智慧光刃,口中不停的念着佛門咒語,瓊霄幻化出的上千個幻影都在那一剎那間被齊齊擊碎。

“噗……”瓊霄突然感覺身體內部像是受到了猛烈撞擊,再加上文殊釋放的佛門威壓之感,當即便有些受不住的吐了口鮮血。

“瓊霄。”碧霄見狀,大喊了聲,可是此刻她們三人均被文殊普賢的威壓凍在原地,什麼都做不了。

此番前來,到底還是莽撞了。

沒想到,過了上千年,文殊和普賢在佛門的培養下,竟然能達到這麼高的境界。

“你們以爲,投靠一股莫名的勢力就能公然與佛門作對嗎?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話。”文殊此刻猖狂的大笑着,即使三霄娘娘實力突飛猛進又怎樣,破了他們的封印又怎樣。


最後還不是要乖乖受死,交出自己的法寶。

什麼水漫金山,什麼分身術,雕蟲小技罷了。

他身後的佛陀像,金光愈發強盛,一輪紅日在東方熠熠生輝。

照耀世間萬物,意念動之,則萬物不能動也。

那無盡的威壓,那凌冽的劍芒。

文殊的嘴角冷冷一笑,智慧光刃攜帶萬千劍光,以秒速,眨眼之間便渡至三霄娘娘面前。



眼見,那光刃就要將她們三人劈的灰飛煙滅。

可碧霄的伏羲琴,突然從她體內分離,通體散發着溫柔的白色光芒,琴絃自動波動了一下,瞬時間,佛音被那清脆的琴音打斷,一道自琴絃波動而出的利刃,迎上文殊的智慧光刃,一擊破開,直達文殊的額心。

文殊菩薩瞬感不妙,急忙往後一退萬丈,卻仍舊躲避不了那道勢不可擋的利刃,虛空之中,利刃泛着溫柔的光芒,落在文殊的額頭上,卻是鮮血淋漓。

頓時,他身後的佛陀像金光黯淡,被伏羲琴所蘊含的強盛白光所覆蓋,三霄娘娘身邊的威壓和禁制也瞬間瓦解,恢復了自由之身,三人皆是驚喜的看着身前的伏羲琴。

這就是上古五大神器之一的威力,連文殊也不能抵抗的威力。

“文殊菩薩,現在是不是該輪到我們了。”碧霄驀然擡頭,嘴角邪邪的勾起一抹笑容。

眼神十分肅殺的盯着文殊。

文殊猛的吐出一口鮮血,佛陀像也似他一般,額心一道極深的利刃之印,金色佛血自那印記中緩緩留下。

根源被損,即便是上百年也難以修復。

這一戰,踏馬的他虧了!

“啊——”文殊大喊一聲,感受到了靈魂受創的痛苦,他不甘心的瞪了一眼碧霄。

普賢皺眉道:“沒想到,她們居然擁有這等厲害的法寶,這把琴到底是什麼來頭,我來會會她們。”

“你千萬小心。”文殊沉聲鄭重說道,他現在靈魂受創,根源被損,根本不能應敵,不是逞強的時候。

說罷便隱於普賢身後,盤膝止血。

交流羣中:

齊天大聖孫悟空:法寶加持,菩薩都不是對手。

雷震子:這麼牛逼的法器,就是那個什麼伏羲琴?居然把文殊的根源都毀了!不得不說,俺羨慕了。

燃燈道人:可是,老道剛剛觀察,文殊雖然是根基被損,但若是有心再最後一擊,與普賢合力,打敗她們仍然是遊刃有餘。可三霄娘娘剛纔顯然則是拼盡全力,若不是有伏羲琴,恐怕早就命喪黃泉了。

確實,方纔那致使三界動盪的一掌,三霄娘娘是三人合力拼命正面迎上去的,這一掌恐怕得損耗不少的氣力,再加上文殊普賢的威壓,臉上已有細汗滲出。



Views:
4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