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帶你走一遍吧,待你熟悉了路線以後,我們就開始兵分兩路,怎麼樣?」

思苓倒很好奇:「蹴鞠場不會就是你喬裝成侍衛出宮的時候,迷路時走到的地方吧?」

馨寧捏著她的小臉蛋:「你小樣兒真聰明,就是那個地方,我還遇到一個奇怪和老頭和一個很醜的男人。」

馨寧說著說著,又回想起那個弱不禁風的老頭。原來他不是皇上,那會是誰呢?

思苓的手在馨寧的眼內晃著:「誒,你在想什麼呢?你剛才不是還在催我嘛,自己是在做什麼白日夢呢?」

「沒什麼,在想那神秘的老頭。」

思苓不顧形象地笑了起來:「馨寧,你不會因為感情失意,想找個老頭吧?」

馨寧嘟著嘴:「我有那麼作踐自己的嘛,再怎麼說我還可以選擇王爺嘛。」

思苓的嘴張得很大,難以置信地說:「你不會說真的吧?」

「唉,怎麼可能呢?我們那個地方來的人,一般不能接受一夫多妻的,你懂得!」

「不懂!」思苓依然搖晃著頭。

馨寧拉著思苓往外走:「扯遠了,不說啦,正式行動啦!」

馨寧大概記得那個方位,可是兜來兜去就完全不知道怎麼走了。

「我們不會迷路了吧?」思苓看著馨寧帶路都迷糊著,臉上還出了很多汗,走了一個時辰還沒到達目的地。

「好像離那個地方越來越遠了,這是怎麼回事呢?」馨寧抓弄著頭髮,簡直快急暈了。

思苓隨意地坐在了地上,按著自己的酸酸的腿。

「馨寧呀,我真不知道說你什麼好?」

就在這時,遠處走來一個陌生的男子,詢問她倆:「兩位姑娘發生什麼事情了呢?需要我幫忙嗎?」 就在這時,遠處走來一個陌生的男子,詢問她倆:「兩位姑娘發生什麼事情了呢?需要我幫忙嗎?」

思苓刷刷地站了起來,她見那位男子打扮得挺華麗的,說不定又是哪位有錢公子,甚至皇子都有可能。她雖無意巴結,可是至少不能讓別人看到自己不雅的樣子。

而馨寧正在搖著自己的腰支,突然看到一個男人過來了,一緊張就閃到了腰,只聽到咔嚓一聲。

她痛苦地托著腰,輕輕地叫了一聲:「啊呀!我的媽呀,真是疼死我啦。」

思苓只是禮貌地向那男子笑一笑:「公子,不用啦,我們自己解決就好!」她趕緊跑到馨寧的面前,擔憂地摸著她的腰:「你這也能閃到腰,唉,我真是服了你啦!」

「我哪知道在我扭腰的時候,突然冒出一個人,這不把我嚇到了嘛。」馨寧餘光瞟過那個男子,輕聲地對思苓說:「他是誰呀?」

思苓搖頭,一手扶著馨寧:「看他穿衣打扮,我猜是個不能小覷的人物。」

馨寧仔細打量著那位公子,長得高高大大的,但算不上英俊,比趙雲清差了很遠。她看著他粗實的胳膊,猜測他應該也是習武之人,只是武功就不知道能不能與趙雲清相比了。

馨寧真想抽自己幾個耳光,怎麼老拿一個陌生男人與趙雲清相比呢。明明自己與他不再可能,為什麼腦海里還是會出現他的影子。

正在馨寧發獃的時候,那個男人突然走了過來,還伸出了手,摸向了馨寧的腰,這可把她給激怒了。

她雖知道他是有身份的人,可是輕薄自己是萬萬不行的。

思苓吃驚地鬆開了馨寧的手,她完全沒料到這個公子來得這麼快,還對馨寧不軌。待她反應過來,想救出馨寧的時候,那位公子已經伸出另一手來阻止自己,還不偏不倚地抓著自己的胸。


「啊!」思苓看著自己重要部位被人摸了,就驚慌失措地叫了。

馨寧想自己被摸著腰就算了,思苓還被這個男人裘了胸,這不是欠揍嗎?她怒目對著那個男人吼道:「你這個賤男趕緊把你的咸豬手拿開,我倆好姐妹可不是好欺負的,小心我粉粉拳把你的眼珠子打爆!」

那個男人把抓著思苓那隻胸的手放了下來,轉而使勁地一捏馨寧的腰。

馨寧大叫,又是咔嚓一聲,疼痛加劇。

她正想揍那男人的時候,卻看見他已經離開了。

「你看你的腰能不能動啦!姑娘你好暴力,我還是離你遠一點比較完全。」男子面帶微笑地說。


馨寧扭著自己的腰,絲毫不再疼痛了,似乎是真的好了。她想難道這男子就是為了給自己治傷,所以才非禮自己腰?

可是這男人也太自作主張了吧,都不先徵求自己的意見,一點都不溫柔。馨寧的腦海中又出現了趙雲清的模樣,如果他在的話,肯定不會這般粗魯地對待自己的。

她看著一旁的思苓都羞得臉紅了一大半,還低著頭,不發泄也不表態。

「多謝公子的救腰之功,只是麻煩以後您對女孩子溫柔一點好不好?這麼突然,都快把我嚇得半死啦!還有,你對我朋友做了那種舉動,真是讓她的臉往哪裡放呢?」馨寧忍不住說了實話。

那位公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其實當時我是看你受傷了,又不好意思讓我幫忙,我才自作主張的。至於這位姑娘,完全是不小心才摸到了那個地方。」他轉而面對著思苓:「姑娘,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我一定會負責的!」

「負責任?」馨寧故意調高了語調。

思苓也抬頭,情緒複雜,有幾分害羞,又有點期待。如果這位有錢公子真要對自己負責的話,那自己是否可以一朝翻身了。可是自己的身份,還有自己的心使這些都不可能實現呀。她開始胡思亂想起來,頭低得更深了。

馨寧倒是不知道思苓的想法,只是很好奇這位公子想怎麼個負責法。

「公子,你說說怎麼對我們家思苓負責呀?」

這時,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大家的面前,也就是三皇子趙元休。

「二哥,你怎麼還在這裡呢,快快進入蹴鞠場吧,幾位哥哥他們還在裡面等著你呢。」三皇子餘光不經意地略過馨寧,才吃驚地說:「誒,韓馨寧你怎麼來這裡了?你是不是想來找趙雲清呢?」

馨寧尷尬地搖頭:「我跟他沒什麼關係,還請三皇子不要總是把我與他聯繫在一起。」她沒想到這個陌生真是皇子,那就是一直未謀面的二皇子咯。

而思苓很也吃驚,自己配不上大皇子,現在又來了一個二皇子,真是沒法相比呀。她內心還是覺得大皇子看起來順眼多了,這個就算二皇子想對自己負責,自己也沒興趣的。

三皇子對自己二哥說:「二哥,你先過去吧,我跟這韓馨寧說說話。」

「你認識她?」二皇子很好奇。

三皇子本身就是個大嘴巴,想都沒想就說:「她是一個傳奇的宮女,大哥和皇叔都喜歡她。」

馨寧的底一下子就被三皇子捅了出來,真想鑽到地縫裡躲起來。他這樣明說了,那以後大家不都知道了嗎?

「三皇子,還請您不要亂說,我與他們只是普通朋友而已。還有二皇子殿下,剛才奴婢冒昧了,還請不要介意!」馨寧向二皇子行了一個小禮,她可不想因為得罪了另外一個主,這可是致命的事。

「本皇子倒不是那麼小氣的人,何況不知者無罪嘛!」二皇子仍然微笑著:「兩位姑娘,本皇子先走了,以後有緣再見!」

而思苓也才反應過來:「兩位殿下有禮啦!」

二皇子點頭離開了,走前意味深長地對著馨寧笑了笑。

馨寧被這一笑弄得頭皮都發麻了,她想他不會也喜歡自己了吧,男人緣太好也是件頭疼的事情。

她看著三皇子向自己走來了,撇頭就走。她很了解三皇子,他是不可能責怪自己的無禮,所以自己怎麼做都無所謂。

「別走呀,韓馨寧。」三皇子雖已猜出馨寧在為自己口無遮攔而生氣,但還是想留住她,這可是好不容易才見到她呢。

馨寧突然停住腳步,轉頭面對著三皇子。

「請問殿下,有什麼賜教?」

馨寧一不小心撞到了三皇子的懷裡,可她當把他當成哥們,倒也沒有害羞的舉動。

而三皇子竟然做出了抱她的姿勢,一時間讓馨寧覺得有點奇怪。

她忙從他懷裡掙脫出來,就是一拳打在了三皇子的胸口上。

「殿下,麻煩您自重一下好不好,連我的豆腐也敢吃。」馨寧面對著他可是毫無顧忌的。

三皇子嘟著嘴:「唉,不說這些了。你與我皇兄怎麼回事呢?」

「殿下,這是馨寧的私事,沒必要向您彙報吧。馨寧現在還有急事要與思苓一起去辦呢,還請殿下能夠為我們讓開一條路呢。」她直接推開他了。

「你……不會沒把我當皇子對待吧,我也是大宋朝的皇子,你怎麼可以這樣無理地對待我呢?」三皇子也是用好玩的口氣說著,還拉著馨寧的手了。

馨寧當然開甩開他的手,可是對方力氣太大,一時甩不開。

她突然看到趙雲清出現了,似乎已經站了許久了,自然也知道自己剛才與三皇子的親密舉動。她明明很想解釋,可還是任由三皇子抓著她的手,不作別的反映。她莫名地生氣,就是想讓趙雲清看看自己多受歡迎。

趙雲清心裡很失落,他因為聽到自己二弟趙元僖,說馨寧在外面等他,他才出來看看的。沒想到馨寧竟與自己的三弟那麼親昵,難道是故意表現給自己看的嗎?

他一直沉著冷靜慣了,倒也沒有表現在臉上。

思苓對於趙雲清的來到很是歡喜:「思苓,給大皇子請安啦!」


「你都知道了?」趙雲清有點不知所措。

思苓貪婪地望著趙雲清臉,心想她雖無可能與大皇子在一起,可多看幾眼也是件美事。

「馨寧都已經告訴我了你的身份,以前思苓有眼不識泰山,還望殿下不要見怪!」思苓眼中帶笑,極盡嫵媚。她之前雖說自己沒了想法,可是一看到趙雲清的臉,感受他的氣場,她就不由自主地作出想吸引趙雲清眼睛的事情來。

趙雲清怎麼會不知道思苓愛慕著自己,可自己心底只有一個人的存在,他是不會注意其他女人的。

他故意躲閃著思苓灼熱的目光:「我不會怪你的,倒是我隱瞞自己的身份,希望你們不要生我氣才好!」

「殿下,思苓知道您一定是有苦衷的。」思苓溫柔似水地表達著,一時竟忘記了要成全他與馨寧的感情了。有時候,愛情的吸引力比友情更大,想忍都忍不住的。

至於三皇子這邊肯定聽到了自己皇兄來了,自然不能造次,放開了馨寧的手。他還輕聲地說:「我可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跟我皇兄告狀啊!」

究竟馨寧會怎麼做呢? 至於三皇子這邊肯定聽到了自己皇兄來了,自然不能造次,放開了馨寧的手。他還輕聲地說:「我可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跟我皇兄告狀啊!」

馨寧看到思苓正與趙雲清眉目傳情,知道思苓一定是放不下趙雲清的,自己何不成全她呢。雖然自己也會很心痛的,可是為了友情還是要捨棄愛情的。

她拉起了三皇子的手:「殿下你什麼都不要說,只要讓我拉著手就可以。」

三皇子趙元休雖然不知道馨寧究竟出於何用意,可是既然她提出了這個請求,自己也無法拒絕。

「好吧,本皇子就給你這個榮幸!」

馨寧給他翻了個白眼,若不是自己想讓趙雲清死心,才不會牽你的手呢。什麼皇子與王爺,本姑娘才不稀罕呢。

三皇子望著馨寧那倔強的臉,心底油生一種十分喜愛的感覺。他想自己看不上溫柔似水的大家閨秀,偏偏和皇兄品味一樣,喜歡這種不拘小節又潑辣的女孩。

他不自覺地伸出手要摸馨寧的臉,可是馨寧敏銳地感覺到了,頭往一邊撇開了。

馨寧黑著臉:「我牽著你的手就可以了,不需要殿下你有任何動作。」

三皇子額頭上扎著紅色絲帶在風中飄搖著,他被馨寧說得很尷尬,只好臉轉向另外一邊看著自己皇兄在幹嘛。

原來皇兄正被楚思苓纏著了,他心中總算明白了,這韓馨寧在吃醋。

「皇兄,你還愣在那裡幹嘛呢?我們趕緊去踢蹴鞠,不理這些女人啦!」三皇子才不想這麼憋屈呢,直接甩開了馨寧的手,朝趙雲清走去。

馨寧愣了愣,有點意外,倒沒在意三皇子是不是撇下了自己。她難過的是趙雲清完全沒到注意到自己這裡,難道他的心理已經沒有了自己的存在了嗎?

趙雲清也正好找到了一個逃脫的理由,他可不想再被思苓糾纏著。

「思苓姑娘,我們要去踢蹴鞠了,恕不相伴啦!」他其實餘光一直在注視著馨寧,只是沒表現得明顯,所以兩個女人都不知道。

他有皇子的尊嚴,這次他不想再讓步了。你馨寧如此絕情,叫我怎麼能與你共度一生呢。

馨寧故意拉著三弟的手,趙雲清只能裝作沒看見。反正他相信馨寧不會喜歡上三弟的,可能是想讓自己死心。如今自己什麼態度也不表,看她能怎麼辦?

幸虧三弟給他倆解了圍,他禮貌地離開思苓的視線,和三弟趙元休一起往另外的方向走啦。

思苓想追過去,可是沒有這個勇氣,她站在原地,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直到馨寧來到她的身邊,她才很不好意思地說:「馨寧,對不起。我以為我可以把大皇子放下,可是真不是說放就就能放下的,你應該也是這種感覺吧?」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