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冥希徹底愣住!敢情這傢伙是想把自己活活毒死在這裡?!

見冥希那呆愣的模樣,玄夜也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淡淡一笑,說道:「……你想錯了,本王把你鎖在裡面用意不是為了殺你,要想殺你這個廢柴輕而易舉,何苦那麼麻煩?本王不過想在你身上找一個答案罷了!畢竟……現在已經過去兩柱香了,你卻沒有絲毫中毒的跡象,不是嗎?」 對哈!


這裡分明是冰室,但自己卻沒有被凍得失溫昏倒,縱使剛才她確實昏倒,那也全都是拜眼前這個妖孽所賜!

冥希眼眸下移,凝視著自己已經凌亂不整的衣衫,剛剛被這妖孽勒出幾道划痕,手臂以及前胸的衣紗已經殘破,雪白的肌膚大片大片的暴露在他面前。

……混蛋。

冥希望著眼前緊盯著自己的玄夜,不由得心生咒罵。

他根本就是個混蛋!!

「賊狐狸,你這眼神什麼意思?」玄夜眉頭緊蹙,見這死丫頭就這麼一臉鄙夷的盯著自己,心底十分不爽。

「賤蛇,你都有老婆了,幹嘛還撕我衣服!」冥希實在忍受不住,不由得拉緊了破碎的衣衫。

她承認自己確實是個節操盡碎的狐狸,但那不代表她完全喪失了自己的原則與底線!

她若是沒有底線隨便任由男人玩弄,她幹嘛不去怡紅院那種地方?那種地方有錢人眾多,在那掙錢絕對比偷雞摸狗來得快!

所以,對於眼前這個妖孽,她簡直厭惡到了極點!

「你鄙視夠了沒有?」玄夜見冥希這般神情,越發難以忍受。

「……沒有!作為一個有婦之夫,你應該對自己的娘子負責才對,難道你連這點底線都沒有嗎?」冥希無法理解他的行為,雖然見到這種成雙成對的夫妻會勾起她心底的傷痛,但是她平生最厭惡這種花心大蘿蔔,「你知道木能終成眷屬的有情人有多麼稀少嗎?!」

說到這裡,冥希心底湧出陣陣酸楚,這同樣也在指示她自己……

她和封終究還是有緣無份,不然也不會慘到大婚前一天雙雙身亡!

而眼前這貨明明有老婆卻絲毫不珍惜,對自己的老婆冷言冷語,他就不覺得自己很過分嗎?

「……你哪隻眼睛看出我們是夫妻了?!」 都市超級男人 ,徹底服了她!

他說他和姬灧是夫妻了嗎?她就張口閉口說他是姬灧的老公,說他和姬灧秀恩愛?


這狐狸該不會是因為喪偶神經失常導致見到一男一女在一起就以為兩貨是夫妻了吧!

而他的回復也徹底嚇到了冥希!

「你們不是夫妻?!!」

「廢話!!本王什麼時候說過姬灧是我娘子了!」玄夜已經徹底不知道該怎麼評價她了。

「可是她不是口口聲聲喊你相公……」

「……那是她自己一廂情願!本王和她根本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冥希聽后險些沒咬破自己的舌頭!

原來他們倆根本不是夫妻?! 美女養成系統 ?!

我烤!敢情這兩貨根本一毛錢關係都沒有,只是同居在一個洞府而已?

「而且你真的覺得本王剛才是對你施暴?」

「不然呢?難道你以為你剛才的舉動很光榮嗎?!」冥希徹底炸毛,這傢伙剛才通覽了她的身子不說還把她搞得衣衫不整,然後他還有理了?

而玄夜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沉默了片刻,緩緩開口:「本王這麼做的原因就是在剛才見你的第一刻就在你身上感知到了一股令人厭惡的氣味。」

什麼?!令人厭惡的氣味?

關鍵是令人厭惡?他說她令人厭惡!

……這分明就是挑釁,赤果果的挑釁!!

「你特喵的罵誰呢?本狐妖昨天剛洗完澡好嗎!你說誰令人厭惡?我告訴你你這麼說話是要……」

「……別跟我廢話!!」這個妖孽脾氣倒還不小,冥希還沒多說什麼,他便怒不可遏了,「這個氣味……簡直讓本王終生難忘!而且本王為了檢驗這是不是錯覺,便把你鎖進千年冰室,果然……」

果然什麼?冥希望著他近乎要噴出火焰的雙眸,頓時驚愕。

「若是凡夫俗子,怕是不出一柱香時間便會被寒毒給毒死在這裡,但是你體內卻有股強大的玄氣在保護著你,讓你徹底隔絕了千年寒毒!」

「……」

「而且這股強大的玄氣根本不屬於你這個不能修鍊的廢柴!而是別人強行導入的……並且那個人只有一個,懂得這種傳導咒法的人……怕是在整個玄靈大陸只有一個!!」

玄夜目光中充斥著徹骨的怒意,而冥希也被他的話所怔住!

他說的……莫不是孩子他爹?!

昨天晚上,孩子他爹確實用蒸療法為她療傷,而且她明顯感到在蒸療以後骨骼的迅速恢復……

但她不曾料到,那夜石之彥為了讓她有起碼的防禦能力,居然默默為她傳送玄氣!

而眼下,沒有被千年寒毒所侵略的情況,已是最好的證明!

只是冥希不知為何心生暖意……沒想到孩子他爹居然會如此用心!

而自己呢?居然連一個謝字都沒說就一聲不響的離開了,而且臨走前竟還賭氣說他居然不幫自己!

冥希一想到這裡,便感到莫名的心酸。

「……這同樣也證明了,你和那個人很熟,對吧?」玄夜眯起眼,徑直向冰室走來,還沒等冥希反應過來,便見他推開冰室的門,直挺挺的站在自己面前。

他……他要幹什麼?


「老實回答本王……那個人到底是誰?!」 玄夜的面龐上沒有一絲表情,徑直踏入冰室。

而冥希就這麼望著這個高大冰冷的男人徑直入內,不知怎麼,竟被他的氣勢嚇得倒吸一口涼氣!

冥希不由得後退幾步,但她越是後退,玄夜便越是前進。

「老實告訴本王,為你導入玄氣的人是誰?」他開門見山的問,沒給冥希留絲毫的餘地。

「……」

「本王沒和你說笑!老實回答這人究竟是誰!」玄夜目光中射出殺意,話語犀利的逼問著。

冥希自然知道……他問的人不就是孩子他爹嗎?

但是傻子都能看出來,他這口氣絕對是和石之彥有仇啊!

不過究竟是什麼仇能讓他迸出這種嗜血般的眼神?奪妻?奪夫?殺父之仇?都不對啊!

孩子他爹,你到底是犯了什麼事啊?

「你到底說不說?!」玄夜猛的從腰間抽出一把筆直的鋼刀,對準冥希的脖頸。

不……不是吧?

冥希狂汗,抬頭望著這個萬惡的妖孽,腦袋有些轉不過來,若是說出來,估計這傢伙絕對會毫不猶豫的下山去和石之彥決鬥!

雖說孩子他爹的實力冥希是信得過的,但這傢伙的實力怎麼看都像過了天玄之境,孩子他爹又不是21世紀穿越女強小說里那種彪悍到越級挑戰都能天下無敵的女主角,要是雙方再斗出個死活來……

不行不行,不能再腦補了!總之這隻妖孽絕不可能在她冥希口中套出石之彥的下落!

而玄夜見冥希還是不肯說,更加惱怒,又湊近一點,死死扳住冥希的下顎,那口氣好似在威脅:「你到底說不說?!」

冥希還是不語,彷彿心裡自有盤算……這個妖孽,根本不會殺她!

不知為什麼她會有這種直覺,而且她的直覺還告訴她————她和這個玄夜似乎很熟悉!

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原主明夕和他認識?

而見冥希都到這個地步了還是不肯回答,玄夜似笑非笑的勾起嘴角,竟收起刀,依舊蹲著身子,直勾勾的望著冥希。

「……罷了,本王也猜到你和他是什麼關係了。」玄夜冷冷的道,嘲諷的笑笑,「再逼下去,估計你就要開始胡編亂造了吧?」

額……還真被這蛇給說中了,她現在的確在構思接下來要胡編亂造去耍他的台詞……

但這個妖孽,倒還是挺開明的,不知是不是錯覺,竟覺得他比姬灧要理智許多!

「那麼……咱們換個話題,你知道當朝皇帝現在怎樣了么?」

「這個我哪知道!我拜託你別為難我了成嗎?你見過哪只狐狸能這麼博學多才?我除了美酒燒雞銀子之外其餘的我徹底一問三不知,你就算砍了我,我也不知道。」

「……」

果然是一問三不知,她竟主動承認了,玄夜似乎也放棄了,看樣子從這隻狐狸的口中也套不出什麼。

「罷了,還是不為難你這個小狐狸了。」玄夜終究作罷,麻利的收刀起身,離開了冰室,從桌案上拿出一壺酒來。

冥希向來嗜酒,見他打開酒壺的那一刻不免有些嘴饞。

「怎麼?想喝?」

「嗯!」冥希狠狠點點頭,見她這副模樣,玄夜不禁想笑,真是感慨這樣一隻狐狸,就算僥倖重生變成一個人類,到底能活多久?

算她這次走運,因為玄夜另有打算,深知留著這狐狸,終歸是有用處的。

冥希才管不了那些,縱使外面天崩地裂都無所謂,畢竟除了錢財之外她只認得三樣東西————美酒、燒雞、軒轅封!

在玄夜將酒壺遞給她的那一刻,她果然是將外面的一切統統忘記,哪怕這時洞口傳來姬灧的一陣呼喊:「玄夜!出事了!出事了!」

「你瞎嚷嚷什麼?」

「我沒瞎嚷嚷, 密愛100分︰總裁寵妻花樣多 ……有人在燒雄黃!!」

雄黃是蛇最大的剋星,這點就算是身為狐狸的冥希也相當清楚。

只是覺得很詫異,誰會做出這麼挑釁的舉動,居然公然在蛇洞外燒雄黃?

不過這關她毛事,她現在深處千年冰室,就算整個蛇洞都燒起來都燒不到她,況且兩隻賤蛇要是都掛掉才好,她正好拿元丹走人。

「這種小事也需要跟本王彙報?你自己是殘廢嗎!」玄夜二話不說便又斥責了姬灧,而冥希這才相信玄夜剛才的話。

仔細一看還真看不出姬灧是他的老婆,反倒像他的一條走狗!

「那……那到底該怎麼辦啊?」

「……自己出去解決!」 而此刻的蛇洞外,確實有個小身影蹲在那裡,用小手握著又大又重的扇子,認真的燒著雄黃。

一股強烈而又刺鼻的氣味瀰漫著,不住的飄入洞府,而這種氣味,對蛇來講是致命的!

據說不論道行多高的蛇聞到雄黃的味道后都會有所反應,更有甚者會在一柱香之內喪命。

而這小傢伙這般放肆的燒雄黃,已將雄黃的氣味擴散到最大!

姬灧不知道自己是鼓了多大的勇氣才敢出洞查看,而出洞的那一刻,姬灧竟覺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強烈的侮辱!

因為這個燒雄黃的,居然是個半大的小豆丁?!

烤!這個死小鬼,本蛇皇非撕了你不可!


Views:
2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