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現在,我的心還沒懂得,

爲什麼你會離開我,只留下這片片的葉兒落。

永遠有多遠?

我寧願和你永生不相見,

不去想你,就不會思念,

沒有那痛徹心扉的傷,就不會在深夜裏彷徨悲傷。

眼睛是心靈的窗,看着我寸斷的心腸,

不去把你想,

只想那動情的一瞬間,甜蜜的心傷……

《盼望》

看着遠方,盼望着,盼望着。

那山,那水,那樹,那人。

希望那個山更綠,水更藍,那樹能長出新芽,那人能出現在視野裏。

走過很多的路,有的崎嶇,有的平坦,卻最難忘那最無助時溫暖的手,那淡淡的溫暖直入內心,讓人記憶深刻。

看着遠方,那裏是來的方向,也是去的方向,你曾經說過,今生與共。

如今話猶在,人去無蹤。

無語沉默,唯有淚兩行。


不是悲傷,不是難過,僅僅是爲了失去的,而流下的感傷。

失去的不是那諾言,不是那感情,僅僅是缺失的記憶就讓我承受不起了。

生命,嚮往完整,而我卻爲缺失的而哭泣。

如果風有心,請將那落葉送到她的耳旁,不是爲我的曾經去挽留什麼,只是單純的送她一片枯黃的葉,就象那枯萎的心。

寒冷的分手,傷害的不僅僅是你,也有我。

盼望着,那山,那水,那個你,都能更幸福。

被遺忘了的我,呢喃着過往,希望那個人過的比我好。 聖經七天使資料


米迦勒 (Michael)

米迦勒是上帝的首席戰士,天界天使團的領導者。在基督教文化中,其事蹟有:一夜之間殲滅進犯耶路撒冷的十五萬亞述大軍、阻止亞伯拉罕將獨子獻祭、在焚燒的荊棘中召喚摩西率領希伯來人出埃及、捕拿既囚禁千年古龍撒旦。米迦勒由於執行人類的創造和反對者撒但戰鬥,其威能與大魔王並駕齊驅。在《死海文書》之《光之子與暗之子之戰》中,米迦勒以天國副君、光之君主的身份率領天使軍團,與暗之支配者伯列的暗之軍團決戰。

米迦勒的另一身份,則是在最後審判時數算人的靈魂的天使,引導死人走向“彼岸”,並審判人死後的命運。基督教中流傳米迦勒守護着聖母瑪莉亞的靈魂,不讓別人沾污。

在***教中,對米迦勒的描繪是:「翡翠之翼、番紅色之發、俱百萬張臉與口、舌操百萬種方言,爲人尋求阿拉的赦免」。『可蘭經』記載米迦勒爲信徒之罪而流淚,而生出智天使。

右手劍,左手秤就是米迦勒的標準形象。

拉斐爾 (Raphae)

Rapha即希伯來文的治療者、醫師等。由於拉斐爾是操治癒術的天使,和蛇的形象便有了牽連,他治療的不僅是人的身體,還包括人的信仰。舊約記載與雅各布摔角、解除亞伯拉罕老年行割禮痛苦的天使亦相傳是拉斐爾。猶太民間認爲拉斐爾是他們冥府的守護,也就是埋葬死亡天使阿撒茲勒的地方。

拉斐爾受神的指示和米迦勒,加百列一同創造人類,他曾向亞當解說他犯的錯誤,並述說了男女之間愛的締結。 在所羅門王的傳說中,所羅門王求上帝幫助他建造宮殿,神經由拉斐爾之手交給了所羅門王一隻刻有五芒星的手環,能夠鎮壓惡魔,所羅門王就能夠奴役惡魔來幫他完成他的宮殿。

拉斐爾的形象一直都是愉快的,穩重,充滿慈愛。他是伊甸生命之樹的守護者,代表物即爲那把智天使的炎之劍。

加百列 (Gabriel)

舊約聖經曾提及加百列坐於神的左側,由於古時猶太人主人左側一定坐着女主人,似是暗示其爲女性天使。加百列具有破壞人間一切污穢事物的職責,據說本爲神最爲寵信的天使,但因爲拒絕對羅馬的制裁而失寵。事蹟亦包括爲耶穌的受胎、復活和誕生等報訊,而最著名的事蹟即爲向約翰傳遞及妻瑪莉亞懷有聖子耶穌。亦是親手埋葬摩西的天使。


加百列爲守護伊甸園的智天使們的領導者,以防止撒旦的入侵。加百列在最後審判中負責鳴喇叭以示死人的復活,神祕學中以加百列爲司轉生的天使,引導靈魂轉生而使女性受胎。

加百列身負140對羽翼。其在猶太教和基督教中俱爲與生命過程相關的天使,如受胎報知、復活、慈悲、啓示乃至於死等等。***教則視她爲真理天使。因其常爲人託夢,又被視爲司夢的天使。其象徵爲百合花和號角,代表寶石是月長石,代表顏色是銀色、白色.


烏列 (Uriel)

掌管地獄之火的天使,是支配地獄的天使,在最後審判的時候開啓負責地獄之門,在地獄執行以永遠的火焚燒罪孽深重的人等等苦刑。烏列爲警告諾亞會有大洪水的天使,亦說是以斯拉的啓示天使,若非其體代表了神的光輝和博愛,不會有這麼重的任務。

烏列既有熾天使之說也有智天使之說。傳說將祕法卡巴拉授與人間的也是烏列,使烏列象徵神的光輝傳到人間代表了一切的神的秩序。這些知識包括了魔法,鍊金術,占星術,宇宙的意識,甚至是大自然的一切氣候變化都說是烏列的管轄範圍,烏列啓蒙了人們對神的信仰。但因此在反魔法的八世紀白色恐怖時期,烏列被教廷嚴加批判。

相對於拉斐爾的快活天使形象,烏列是恐怖的憤怒天使之貌。配合其形象,可能即是在伊甸園口持火焰之劍把守入口的智天使,他的“千里眼”不但能一眼看穿人的罪行,還識破了撒旦想要入侵伊甸園的陰謀。又是監看雷電、恐懼的天使。可是不知怎的,烏列的顏色是紫色,白色

沙利爾 (Sariel)

據以以諾書的講法,沙利爾的任務是保護人的靈魂不受罪的玷污,同時也是掌管月亮的天使,古時候人們認爲月亮是儲存着死人靈魂的地方。沙利爾可能是傳授摩西知識的天使,也可能如拉斐爾般操治癒術。 由於沙利爾是月之天使,而月亮在古代總和一些不好的事在一起,所以沙利爾也被傳爲墮天使之一。

但《死海文書》之《光之子與暗之子之戰》中,沙利爾卻又在光之子的戰鬥序列之中。我們也只能說沙利爾是雙重身份的天使。

沙利葉因爲職務的關係,傳具有所謂“邪眼(Evil-eye)”的能力,被邪眼瞪到的生物行動將會被封死。古歐洲和中東地方都視這種能力爲恐怖的象徵,沙利葉自然被視爲惡魔。

雷米爾 (Remiel)

雷米爾是背教者的導師,是墮天使之一,對魂魄之事知之甚詳,但也是常侍神前的七名大天使之一,負有傳達七名大天使的指示的責任。這是個十分矛盾的敘述。其事蹟包括克瑞布產生幻視讓巴魯大敗亞述軍,自也打敗了亞述的護國神「巨鷹」尼斯洛克。

雷米爾的職務乃引導受審判後忠誠的靈魂復活的工作。 其特技爲統轄神的幻視,所謂人們的夢、幻覺都屬於其中,如先知們的「啓示」,這在傳遞神的訊息時非常重要。另外雷米勒還是能操縱雷霆的天使。

米達倫 (Metatron)

米達倫有神的代理人之稱,亦是天使之王。在諸多大天使的候補中,最爲宗教律法學者所偏好。由於米達倫是以諾被米迦勒接昇天化成的天使,因此是天使團中年序最幼的,所有的天使都是在一百五十億年前誕生的,而他只在八千五百年前才誕生。在《以諾書》中,以諾在幽靈的最後審判日中訪問天國,見到了將要被審判的墮天使們,向神乞求對他們赦免,但神沒有答應。而神卻欣賞他的人格,引他昇天爲天使。由於以諾在人間善於記事,昇天後即繼續他的工作,將天上地上發生的一切事都記錄下來,成爲神的書記,後世稱天之書記。

相傳在最初的時候,神將大自然借貸給人類管理而訂了契約,而米達倫就是和人類簽訂契約的代表。 然而在《出埃及記》中,米達倫不但以小耶和華的身份出現以拯救以色列人,在西奈曠野的夜裏成爲引導他們的火柱,但對於不信仰神明的人民,卻是露出了殘虐的暴行,嚴然成爲一嗜血的天使,將人們串殺玩弄,造成後來有對米達倫轉化成爲撒旦的前身,成爲暗的支配者。

米達倫以火之天使現身時,其揹負三十六翼、無數的眼睛;其臉面較之太陽尤爲燦爛。在所有天使中,米達倫位階最高,是最強壯、最富智計者,稱號天使之王,在天界中負責教導死去孩子們的靈魂。天王星的天使。 《將苑》

——————————————————————————–

發佈時間: 2006-11-21 10:17:00 被閱覽數: 570 次 來源: 中國國學網

卷一

兵權

夫兵權者,是三軍之司命,主將之威勢。將能執兵之權,操兵之勢而臨羣下,譬如猛虎,加之羽翼而翱翔四海,隨所遇而施之。若將失權,不操其勢,亦如魚龍脫於江湖,欲求遊洋之勢,奔濤戲浪,何可得也。

逐惡

夫軍國之弊,有五害焉:一曰結黨相連,毀譖賢良;二曰侈其衣服,異其冠帶;三曰虛誇妖術,詭言神道;四曰專察是非,私以動衆;五曰伺候得失,陰結敵人。此所謂奸僞悖德之人,可遠而不可親也。

知人性

夫知人之性,莫難察焉。美惡既殊,情貌不一,有溫良而爲詐者,有外恭而內欺者,有外勇而內怯者,有盡力而不忠者。然知人之道有七焉:一曰間之以是非而觀其志,二曰窮之以辭辯而觀其變,三曰諮之以計謀而觀其識,四曰告之以禍難而觀其勇,五曰醉之以酒而觀其性,六曰臨之以利而觀其廉,七曰期之以事而觀其信。

將材

夫將材有九:道之以德,齊之以禮,而知其飢寒,察其勞苦,此之謂仁將;事無苟免,不爲利撓,有死之榮,無生之辱,此之謂義將;貴而不驕,勝而不恃,賢而能下,剛而能忍,此之謂禮將;奇變莫測,動應多端,轉禍爲福,臨危制勝,此之謂智將;進有厚賞,退有嚴刑,賞不逾時,刑不擇貴,此之謂信將;足輕戎馬,氣蓋千夫,善固疆埸,長於劍戟,此之謂步將;登高履險,馳射如飛,進則先行,退則後殿,此之謂騎將;氣凌三軍,志輕強虜,怯於小戰,勇於大敵,此之謂猛將;見賢若不及,從諫如順流,寬而能剛,勇而多計,此之謂大將。

將器

將之器,其用大小不同。若乃察其奸,伺其禍,爲衆所服,此十夫之將;夙興夜寐,言詞密察,此百夫之將;直而有慮,勇而能鬥,此千夫之將;外貌桓桓,中情烈烈,知人勤勞,悉人飢寒,此萬夫之將;進賢進能,日慎一日,誠信寬大,閒於理亂,此十萬人之將;仁愛洽於下,信義服鄰國,上知天文,中察人事,下識地理,四海之內視如家室,此天下之將。

將弊

夫爲將之道,有八弊焉,一曰貪而無厭,二曰妒賢嫉能,三曰信讒好佞,四曰料彼不自料,五曰猶豫不自決,六曰荒淫於酒色,七曰奸詐而自怯,八曰狡言而不以禮。

將志

兵者兇器,將者危任,是以器剛則缺,任重則危。故善將者,不恃強,不怙勢,寵之而不喜,辱之而不懼,見利不貪,見美不淫,以身殉國,壹意而已。

將善

將有五善四欲。五善者,所謂善知敵之形勢,善知進退之道,善知國之虛實,善知天時人事,善知山川險阻。四欲者,所謂戰欲奇,謀欲密,衆欲靜,心欲一。

將剛

善將者,其剛不可折,其柔不可卷,故以弱制強,以柔制剛。純柔純弱,其勢必削;純剛純強,其勢必亡;不柔不剛,合道之常。

將驕

將不可驕,驕則失禮,失禮則人離,人離則衆判。將不可吝,吝則賞不行,賞不行則士不致命,士不致命則軍無功,無功則國虛,國虛則寇實矣。孔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驕且吝,其餘不足觀也已。”

將強

將有五強八惡。高節可以厲俗,孝弟可以揚名,信義可以交友,沈慮可以容衆,力行可以建功,此將之五強也。謀不能料是非,禮不能任賢良,政不能正刑法,富不能濟窮厄,智不能備未形,慮不能防微密,達不能舉所知,敗不能無怨謗,此謂之八惡也。

出師

古者國有危難,君簡賢能而任之,齊三日,入太廟,南面而立,將北面,太師進鉞於君。君持鉞柄以授將,曰:“從此至軍,將軍其裁之。”覆命曰:“見其虛則進,見其實則退。勿以身貴而賤人,勿以獨見而違衆,勿恃功能而失忠信。士未坐勿坐,士未食勿食,同寒署,等勞逸,齊甘苦,均危患,如此則士必盡死,敵必可亡。”將受詞,鑿凶門,引軍而出,君送之,跪而推轂,曰:“進退惟時,軍中事不由君命,皆由將出。”若此,則無天於上,無地於下,無敵於前,無主於後。是以智者爲之慮,勇者爲之鬥,故能戰勝於外,功成於內,揚名於後世,福流於子孫矣。

擇材

夫師之行也,有好鬥樂戰,獨取強敵者,聚爲一徒,名曰報國之士;有氣蓋三軍,材力勇捷者,聚爲一徒,名曰突陳之士;有輕足善步,走如奔馬者,聚爲一徒,名曰搴旗之士;有騎射如飛,發無不中者,聚爲一徒,名曰爭鋒之士;有射必中,中必死者,聚爲一徒,名曰飛馳之士;有善發強弩,遠而和中者,聚爲一徒,名曰摧鋒之士。此六軍之善士,各因其能而用之也。

智用

夫爲將之道,必順天、因時、依人以立勝也。故天作時不作而人作,是謂逆時;時作天不作而人作,是謂逆天;天作時作而人不作,是謂逆人。智者不逆天,亦不逆時,亦不逆人也。

不陳

古之善理者不師,善師者不陳,善陳者不戰,善戰者不敗,善敗者不亡。昔者,聖人之治理也,安其居,樂其業,至老不相攻伐,可謂善理者不師也。若舜修典刑,咎繇作士師,人不幹令,刑無可施,可謂善師者不陳。若禹伐有苗,舜舞幹羽而苗民格,可謂善陳者不戰。若齊桓南服強楚,北服山戎,可謂善戰者不敗。若楚昭遭禍,奔秦求救,卒能返國,可謂善敗者不亡矣。

將誡

書曰:“狎侮君子,罔以盡人心;狎侮小人,罔以盡人力。”固行兵之要,務攬英雄之心,嚴賞罰之科,總文武之道,操剛柔之術,說禮樂而敦詩書,先仁義而後智勇;靜如潛魚,動若奔獺,喪其所連,折其所強,耀以旌旗,戒以金鼓,退若山移,進如風雨,擊崩若摧,合戰如虎;迫而容之,利而誘之,亂而取之,卑而驕之,親而離之,強而弱之;有危者安之,有懼者悅之,有叛者懷之,有冤者申之,有強者抑之,有弱者扶之,有謀者親之,有讒者覆之,獲財者與之;不倍兵以攻弱,不恃衆以輕敵,不傲才以驕之,不以寵而作威;先計而後動,知勝而始戰;得其財帛不自寶,得其子女不自使。將能如此,嚴號申令而人願鬥,則兵合刃接而人樂死矣。

戒備

夫國之大務,莫先於戒備。若夫失之毫釐,則差若千里,覆軍殺將,勢不逾息,可不懼哉!故有患難,君臣旰食而謀之,擇賢而任之。若乃居安而不思危,寇至不知懼,此謂燕巢於幕,魚遊於鼎,亡不俟夕矣。傳曰:“不備不虞,不可以師。”又曰:“預備無虞,古之善政。”又曰:“蜂蠆尚有毒,而況國乎?”無備,雖衆不可恃也。故曰:有備無患。故三軍之行,不可無備也。

習練

夫軍無習練,百不當一;習而用之,一可當百。故仲尼曰:“不教而戰,是謂棄之。”又曰:“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然則即戎之不可不教,教之以禮義,誨之以忠信,誡之以典刑,威之以賞罰,故人知勸,然後習之,或陳而分之,坐而起之,行而止之,走而卻之,別而合之,散而聚之。一人可教十人,十人可教百人,百人可教千人,千人可教萬人,可教三軍,然後教練而敵可勝矣。

軍蠹

夫三軍之行,有探候不審,烽火失度;後期犯令,不應時機,阻亂師徒;乍前乍後,不合金鼓;上不恤下,削斂無度;營私徇己,不恤飢寒;非言妖辭,妄陳禍福;無事喧雜,驚惑將吏;勇不受制,專而陵上;侵竭府庫,擅給其財。此九者,三軍之蠹,有之必敗也。

腹心

夫爲將者,必有腹心、耳目、爪牙。無腹心者,如人夜行,無所措手足;無耳目者,如冥然而居,不知運動;無爪牙者,如飢人食毒物,無不死矣。故善將者,必有博聞多智者爲腹心,沉審謹密者爲耳目,勇悍善敵者爲爪牙。

謹候

夫敗軍喪師,未有不因輕敵而致禍者,故師出以律,失律則兇。律有十五焉:一曰慮,間諜明也;二曰詰,誶候謹也;三曰勇,敵衆不撓也;四曰廉,見利思義也;五曰平,賞罰均也;六曰忍,善含恥也;七曰寬,能容衆也;八曰信,重然諾也;九曰敬,禮賢能也;十曰明,不納讒也;十一曰謹,不違禮也;十二曰仁,善養士卒也;十三曰忠,以身徇國也;十四曰分,知止足也;十五曰謀,自料知他也。

機形

夫以愚克智,逆也;以智克愚,順也;以智克智,機也。其道有三:一曰事,二曰勢,三曰情。事機作而不能應,非智也;勢機動而不能制,非賢也;情機發而不能行,非勇也。善將者,必因機而立勝。

重刑



Views:
5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