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朱孝天此刻的狀態,血岩有點驚顫,但還是吩咐手下,將朱孝天趕快抬到自己的房間去。

為了不打擾到朱孝天,在房間之中,只有血岩和虎勇留了下來,其他人都退了出去。

隨著房門的緊閉,鸞峰的胸口竟然一熱。

一種不好的預感從心裏面生了出來,心想,難道這位二頭領要出事不成?!

鸞峰心裏面越是這樣想,就越感到局促不安。

······

房間之中。

盤膝坐在床榻上的朱孝天雙眼緊閉,嘴巴之中不斷地呼出白氣。

我本初唐

而與此同時,朱孝天的身體開始顫慄不已。

一層層的白色冰渣開始從其嘴巴處向全身蔓延,不過,一炷香的功夫兒,朱孝天的全身就附上了一層厚厚的冰渣子。

「怎麼回事?好像不對啊。」


虎勇擔心地望著朱孝天,向站在一旁的血岩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這寒氣實在是太霸道了,不知道老二的身體能不能承受得了。」

血岩有些緊張,不住地在房間之中來回踱步,手心裏面冷汗涔涔直冒。

約莫又過了幾吸的功夫兒,血岩大喝一聲,「不對,三弟,老二快不行了。這寒氣已經開始進入到了他的肺腑。要是這樣下去,神仙也難救了。得快點想辦法啊。」

血岩焦急地雙手來回的搓著,但卻是毫無頭緒,想不出任何的辦法來。

「媽的,是有點邪門,讓我來阻止那寒氣。」

虎勇上前手掌抵在朱孝天的胸口。

可是,隨著虎勇攜帶著龍氣的手掌印在朱孝天的前胸,一股冷岑的寒氣卻是迅疾地浸入到了他的身體裡面。

要不是虎勇身體強橫,強行用龍其將寒氣逼出,後果不堪設想。

「無用啊,無用啊·····」

看著自己的龍氣沒有對覆蓋在朱孝天身上的冰層起到作用,虎勇很是焦急。

而立在一邊的血岩望著眼前的情況,已經快將自己的牙齒咬碎了。可還是想不出好的辦法來。

就在兩人焦急之時,那朱孝天竟然猛然地睜開了眼睛。

身處堅冰之中的他,雙眼無神,白茫茫一片。

王者愛戀 啊。」

一聲吼叫。

朱孝天勉強運轉著殘破身體裡面那稀薄的龍氣,抵抗著那已經漸漸浸入肺腑的寒氣。

站在房間外的鸞峰也聽到了朱孝天的叫聲。

此刻的鸞峰正沉浸在剛才的思緒之中。剛才朱孝天食用冷凝果的時候,分明看到其身體上面開始結冰。

想到這裡的時候,鸞峰有些不明白,為什麼同樣是吃過冷凝果,自己身上卻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呢?!

要說有感覺,只是那冷凝果味道很甘甜,食到胃中也只是有一絲的涼爽,可是,看剛才朱孝天的反應,好像那感覺並不好。

「難道是龍鱗吊墜或者護龍石的作用不成?」

想到這裡,鸞峰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脖頸上掛著的龍鱗吊墜。的的確確是有股溫熱的感覺。

對了,他忽然想到,在地球上的時候,護龍石所釋放出的白色冷寒之氣和龍鱗吊墜所發出的火熱之氣不是在對抗嗎?

想到這裡,鸞峰意識到了什麼?!

鸞峰一個激靈,喃喃道,「沒錯了,就是龍鱗吊墜的作用。」

看來在自己食用冷凝果的時候,是龍鱗吊墜裡面的那種莫名的能量將冷凝果里的寒氣給逼走了。

要不然以鸞峰四級龍師的修為,又未曾掌握任何屬性的功法,那肯定是會受傷的。

想到這裡,鸞峰意識到剛才朱孝天的那聲痛苦的巨吼,可能是他正經受著冷凝果刺骨的寒氣。

救人要緊,鸞峰也顧不得什麼,對著血岩的房間里,大喊一聲,「血岩團長,我或許能夠幫助到朱二頭領,還望你們能讓我進去。」

鸞峰的聲音很大,站在房外的一眾血岩傭兵團的傭兵們,都用那驚異地眼光看著鸞峰。

雖然,這些傭兵不知道房間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 影帝求寵:編劇大大愛我吧

正在焦急想辦法的血岩和虎勇,本想連手將那冰層破開,但是,又怕傷及到朱孝天,弄巧成拙,所以遲遲也沒有動手。

而現在聽到鸞峰的呼喊聲,他們一愣,隨即血岩大喊一聲。

「鸞峰兄弟,請進。」

血岩雙手一招,龍氣噴涌而出,房間門被推開。

隨即,鸞峰走了進來。

剛進來的鸞峰也是被眼前的一幕驚到了。

只見朱孝天整個人就像塊巨大的冰坨,從外面只能依稀看到裡面的人形。 望著被堅冰包裹著的朱孝天的身體,鸞峰一怔,但隨即貼靠在胸口的龍鱗吊墜散發出一陣熾熱。

鸞峰強忍著那股熾熱,神情自若,緩緩地移動著步子,向朱孝天靠近。

森寒的冷氣早已經瀰漫到整個房間之中,血岩和虎勇都站到了距離朱孝天一米左右的地方。

他們想向朱孝天靠近,但是,那森冷的寒氣已使他們身上的龍氣開始變得滯緩起來。

聽到鸞峰的聲音后,血岩第一時間就放鸞峰進來了。

因為對於他和虎勇而言,實在是想不出可以救治朱孝天的辦法來,也只能指望著鸞峰真的能夠使朱孝天平安無事了。

朱孝天身上的活氣已然驟減,堅冰之中,靠近朱孝天口鼻的地方沾染了一層血色。

鸞峰知道那是朱孝天傷及經脈,口鼻流血所致。

其實對於鸞峰而言,也是沒有好的辦法,但隱隱間他又覺得自己能夠救治朱孝天。

但是,要用什麼辦法呢!

胸口的龍鱗吊墜還在持續地發散著熱量,鸞峰整個人都開始向外冒著白花花地熱氣。

「好熱啊,鸞峰兄弟,你難道修行過火屬性功法嗎?」

血岩不知道在鸞峰身上有龍鱗吊墜的存在,於是,就猜測是鸞峰修鍊過某種火屬性功法的緣故。

在龍星上,功法是分很多種的。


一般的功法都是分為:風屬性、雷屬性、火屬性、冰屬性、土屬性、力屬性、光屬性,七大屬性。其中,最為普遍以及常見的則是力屬性功法。

像血岩所修鍊的血龍拳,還有虎勇所修鍊的逆風回輪斬就都是力屬性功法。

相較於,其他功法,力屬性功法是缺乏破壞力。其主要作用於自身,例如手腳、四肢、腦袋等等。

當然,每一種屬性的功法都有一定的提升空間。

血岩以為鸞峰所使用的是火屬性功法,心裡驚異不已。

要知道就算是如他這樣的大龍師級別的御龍師,手裡面想擁有除力屬性以外的功法,都是相當之難的。

「是的,無意間所得。」鸞峰想了想回答道。


他不想因為龍鱗吊墜而泄露護龍石的秘密,更不想被一些心懷鬼胎的人所惦記。所以欺騙了血岩和虎勇。

這也是沒辦法的,因為鸞峰知道現下在龍星上最值得信任的人只有自己,因為人心叵測。

「要是這樣,或許,二哥真的能夠得救。」

虎勇聽到鸞峰承認自己學習過火屬性的功法,也是一陣吃驚,但隨即變得欣喜起來。

「哦,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血岩點頭,急促道,「這冷凝果所發散出來的寒氣已經侵入到孝天的全身,現在,他在勉強用自身的最後一絲龍氣去抵禦那想要侵入肺腑的寒氣。而外面的這層堅冰,也不是冰屬性功法所造成的。這樣相對來說,鸞峰的火屬性功法在龍氣的催動下就會更勝一籌。」

「大哥,你這樣分析也對。那讓鸞峰兄弟趕快救一下二哥吧!」

虎勇看到有希望,熾熱的眼睛凝望著鸞峰。

鸞峰的視線從朱孝天的身上轉移而去,看向血岩,血岩對著他點了點頭。

得到了血岩的應許,鸞峰也不耽擱。


全身龍氣噴涌而出,能夠看到一團黃色的薄薄氣體,包裹在鸞峰的身體之上,使得他防禦力有所增強。

血岩和虎勇在坤皿山的時候就已經探查出鸞峰是一名龍師級別的御龍師。


而且也已知道鸞峰小小年紀就已然達到了初級四級龍師的水平。

此時,看到包裹著鸞峰的黃色薄膜,血岩和虎勇心中又是一凜。

要知道像他們這個年紀的時候,即便是能夠聚集龍氣,也是不可能孕育出龍氣團的。但是鸞峰一名四級龍師還沒有達到四級的頂峰居然就凝聚出了龍氣團。這全然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在龍星,四級以下龍師僅僅能夠在小腹之中聚集些微的龍氣。

但卻是無法操控龍氣覆蓋全身。而只有達到了四級巔峰,在小腹之中聚集出了龍氣團,才可能在全身凝聚出龍氣防護薄膜來。

被龍氣包裹的鸞峰也是感知到外面的溫度有所下降的。

他緩步向朱孝天走去。隨著距離朱孝天越來越近,那冰寒的氣息也是越發地強烈起來。

而等到鸞峰進入到朱孝天身前的時候,他的雙腳雖有龍氣包裹,卻是已經隱隱間有些發僵。

但是既然決定救人,就不能臨陣退縮,鸞峰穩定了一下情緒。

朱孝天身上的白氣在鸞峰靠近之時,翻騰而出,和那黃色薄膜碰撞到一起。

龍鱗吊墜還在持續地發散著熱量,那熱量不斷地在鸞峰的身上的那層黃色的龍氣薄膜上匯聚。

看著朱孝天被封在堅冰之中的身影,鸞峰知道此刻的朱孝天正處於最為關鍵的時候,要是自己晚了就可能造成很不好的結果,甚至是自己和朱孝天同時殞命在此。

但是,既然來了,就該放手一搏。

鸞峰也不管了,反正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於是,他採用了最簡單的辦法,伸出右手將手掌抵在朱孝天胸口。

鸞峰體內的龍氣團不住地旋轉著,一絲絲的龍氣從龍氣團之中抽離出來,不斷地向著他的雙手彙集。一股股熱量也是從龍鱗吊墜之中湧出,向鸞峰的手掌處奔涌。

不過幾吸的功夫,鸞峰的雙手上面就彙集了大量的龍氣,熱浪翻騰。

之後,鸞峰催動著龍氣,循序漸進地向朱孝天胸口的部位涌去。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