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邊的話老太醫幾乎是咬着牙根說的。

我一直猜測的才終於是得到了驗證。

的確是如此。

那所謂的懂蠱的人,壓根就沒打算讓我活下去。

“那跟上次我拿來的藥渣,有什麼關係嗎?”

我依舊是記得那東西的香氣,那種異香,帶着醉人的味道,似乎隨時能勾去魂魄,我之後再也沒聞到過。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有關係了,那是一種毒,如果想要解毒的話,只能用這種蠱蟲,因爲這種蠱蟲生在這種獨特的花裏,可以解毒。”

之前的事情串起來,我才終於是猜測出來了點前因後果。

只怕當初這毒根本不是用在顧玟嵐自己身上的,只是被我發現了,她纔會狠下心來用到自己身上來陷害我。

而解毒,她想法設法的把主意打在我的身上。


一方面能解決掉我這個麻煩,省的泄露更多的消息,另一方面則是給她解了毒,可真是一舉兩得。

真是打了一手的好算盤。

想到這裏,我後背已經是一片寒氣了。

這顧玟嵐,到底是真的心思深沉到這個程度,還是說只是我的過度猜測。 “阿姐。”

門口突然的聲音,打斷了我的猜測。

不知道什麼時候,陳啓擇站在門口了。

看樣子是站了好一會兒了。

這段時間我只是聽了他的消息,卻一直沒去看他。

這纔是過了多久的功夫,他比我印象中的還高了。

更加的沉穩了,再也不是跟在我屁股後邊的鼻涕蟲了。

“剛纔說的都是真的嗎?”

陳啓擇走進來問我。

這是清晨,外邊還有些涼。

他的鼻子都有些通紅,看着我。

依舊是少年的稚嫩,再成熟也沒有足夠的閱歷,也沒法很好的掩蓋住自己的情緒。

“真的假的又能怎麼樣。”

我把剛纔老太醫畫的那張畫給扔到了旁邊燃着的火裏。

火焰席捲,很快就吞噬了那張宣紙。

他似乎是咬緊了牙齒,還在固執的看着我,“阿姐,朕在問你,是真的還是假的?”

這一次的口氣明顯的是重了很多,甚至拿着‘朕’這個稱呼來壓我。

“是真的又能如何,你羽翼尚未豐滿,現在就想着去做點什麼拯救天下嗎,你尚且連你自己都拯救不了,談什麼別的。”

“現在我說就是攝政王做的,之前父皇慘死也是攝政王做的,你能如何,現在的大勢尚且還是我替你把持着,你還想做什麼?還能做成什麼?”

他沉默不語。

從我說話開始,就一直死死的咬着下脣。

似乎有無數的話想要反駁,可是我沒等到一句話。

“朕,知道了。”

許久,他才這麼說。


轉身走了。

背影都的帶着一股的寂寥。

“他真的有點像父皇,可也不太像。”

在他走遠了之後,我還在發呆的看着他離開的背影,喃喃的說道。

除去愛權勢這一點,他哪裏都像是父皇,可不愛權勢不愛江山的皇帝,如何才能夠一直兢兢業業的爲這個國家付出呢。

我真怕,他會成爲第二個父皇,負了這天下。

“明明那麼關心他,爲什麼還非要這樣?”

老太醫摸了一把鬍子,難得沒直接把我轟出去,而是不解的問。

按理說,父皇離了之後,他跟我算是相依爲命了,可偏偏我不能親近他。

“哪有爲什麼,離我近了可沒好處,當初可是有個神算子說我,八字相沖,誰跟我走近了,可是要倒大黴的,陳爺爺,你怕不怕啊。”

我湊到老太醫的面前,笑嘻嘻的說。

把剛纔想要說的話都壓住。


可是眼角的餘光還是止不住的去看那邊。

“胡鬧。”

老太醫的注意力很快被轉移了,拿起旁邊的小樹枝,不輕不重的抽了一下我的手背。

剩下的時間裏,我注意力總是那麼不集中。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心靈感應的原因,總是很不安。

似乎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饒是我嘴上一直說着不待見這個弟弟,可卻沒法真正的不去管。

“這個東西,若是想要查清楚的話,還是要從那些人身上下手。”

老太醫的眉頭一直都沒舒緩開過。

只有遇到難解的問題 的時候,他纔會這個樣子。

只怕是這個事情,對於他來說也是很棘手。

“上次來這邊的那幫人,不還有幾個活口嗎,帶過來,說不定就能撬出點什麼消息。”

老太醫說。

上次的人直接被裴佑晟給帶走了,壓根就沒經過我這一步。

我倒是想要問,但是連人都見不到,更是找不到問的機會。


“那我等着有機會去試試吧。”我說。

不是多麼的上心。

這條命在我眼裏,還真是沒那麼重要。

我更關心的是,顧玟嵐到底跟這個事情有沒有關係。

“什麼等着有機會。”老太醫果然被我氣的跳腳,這一次可是狠狠地抽了我一下,“拿着自己的命不當回事,還來老臣這邊問什麼,這不是浪費時間嗎。”

“趁早出去,再多等下去的話,這蟲子把你吸乾了,是不是就到了你說的時辰了。”

“去見閻王爺的時辰嗎?”

老太醫說話絲毫不客氣。

手裏的樹枝,再度的抽了我一下。

“好好好,我現在就去。”

我幾乎是被他打出去的,臨出去的時候還不忘記抓走了桌子上的一包藥材。

氣的老太醫在後邊追我。

“你要這玩意幹什麼,這是十全大補的藥材,你要來幹什麼去,小崽子!”

我一邊跑,一邊回頭喊:“指不準補着補着這蟲子就出來了呢,哎哎哎,別那麼小氣嘛。”

誰知道出來的時候卻碰到了最不想見到的人。

藥材被我塞到了袖子裏,可還是晚了點。

“長安。”

太后叫我。

雖然是面色看着和善,也在儘量緩和語氣跟我說話。

但是我卻依舊能看出來她的勉強和僵硬。

“跑這麼着急幹什麼,身邊的人呢,就任由你自己出來了?”

她皺眉說。

剛纔跑的太着急了,我根本就沒顧慮形象。

現在看到她,就像是一盆冷水下來,頓時的讓我清醒了。

我嘴角剛纔的笑容收起來,站直了身體,稍微的整理了一下儀容,纔不算疏遠也不算是親近的行了個禮。


饒是她沒什麼壞心思,只是望子成龍的心思太急太重,可我依舊不是多麼喜歡她。

“嗯。”

我點了點頭,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果然下一秒,她就說,“哀家這邊倒是有幾個不錯的,撥到你那邊去正好,你那邊也着實太冷清了,畢竟是長公主,總是不能那麼寒酸了去。”

我擡頭的時候纔看到,她身邊站着的人。

是給陳啓擇準備的皇后人選。

也就是顧玟嵐的妹妹。

跟顧玟嵐長得很像,但是氣質完全不同。

我看向她的時候,她恰好也在看我。

視線碰撞到一起,她才慌張的低頭。

我婉拒,可是太后卻還是不死心,非要往我身邊插上那麼幾個棋子才甘心。




Views:
2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