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就算是醫術高明的醫生,看出是蠱蟲作怪,恐怕,一時之間,也奈何不了這些蠱蟲。

隨着蠱蟲的成長,一個月後,蠱蟲主要以吸取人體的血液爲主。這時,中了蠱毒的人,就會出現貧血和心痛等症狀。

這種蠱蟲最毒之處是,遊走不定!隨着它們不斷地遊走,隨着時間不斷地推移,當蠱蟲鑽進人體的腦海裏時,就會吸光人體的腦髓,直至中了蠱毒的人變成白癡、一命嗚呼!

楊非凡深吸一口氣,挑選了一百多種殺蟲解毒、修復細胞的珍貴藥草,投放到丹爐中,然後,以能量之火來煉丹。

“幸虧我離開羅源市第一人民醫院之前,師父曾經教過我如何煉製丹藥,要不然,我根本就不懂得如何去煉藥。”

其實,楊非凡也是第一次煉丹藥。儘管,韓老教過他煉丹之術,不過,他還是沒有達到熟練的程度,所以,只能慢慢地去煉丹。

特別是如今,他並不知道需要哪些藥草,纔可以化解苗疆之毒,以及,修復人體受損的細胞。

所以,只能夠依照淵博的醫學知識,拿着煉製出來的丹藥,去逐一做試驗。

楊非凡將趙海的血液樣本,分成了很多細小的等份,加進了配製出來的藥水後,放到顯微鏡中逐一觀察,不斷地試驗。

期間,也不知道失敗了多少次?直至將藥草搭配的比例,調配到近乎完美的時候,終於成功了!

“看來,藥草的確是存在着相生相剋,難怪會有中藥配伍禁忌,十八反和十九畏!同樣,君臣佐使,搭配的比例,也會影響到丹藥的功效!”

楊非凡漸漸地露出了明悟之芒,輕聲喃喃:“煉丹是一門高深的學問,同樣,配伍也是一門高深的學問!”

時間流逝,轉眼間,已經來到了下午。

楊非凡從丹爐中拿出經過提煉的丹藥,滿心歡喜地笑了。

丹藥黑中帶白、芳香撲鼻,單是聞一聞,就可以讓人變得格外精神!

爲了以防萬一,楊非凡又再按照這個丹方,以相同的方法,煉製了三十粒丹藥。

時間再次流逝,當楊非凡將三十粒丹藥全部煉製好後,已經來到了黃昏。

楊非凡看了一眼手機,簡單地收拾了一番工作場所後,拿着丹藥,回到了廂房中。

山泉秀櫻聽到楊非凡的腳步聲後,連忙從她的廂房中走了出來。

“大哥哥,你終於回來了!”

一句簡單的話,足以體現出,此刻的山泉秀櫻,異常的激動!

楊非凡微笑地點了點頭,然後,打開門,走進廂房中。

“大哥哥,別關門,等我一下。”山泉秀櫻說完,閃身走進她的廂房中。

楊非凡和山泉秀櫻的廂房,只不過是隔牆而已,所以,有什麼風吹草動,山泉秀櫻都可以第一時間知道。

沒多久,山泉秀櫻推着手推車,走進了楊非凡的廂房中。

“秀櫻,你還沒有吃飯嗎?”楊非凡看着手推車上的飯菜,頗感驚訝!

“我想陪你一起吃飯!”山泉秀櫻將飯菜擺放到桌面上,然後,微笑地看着楊非凡。

“咳咳,既然這樣,那麼,我們就來一個燭光晚餐,好好地慶祝一下,哈!”自從成功煉製丹藥後,楊非凡的心情,變得特別好!

“好!那麼,我們就來一個燭光晚餐,不醉無歸!”山泉秀櫻輕輕地將房門關上,然後,找來了幾支蠟燭點燃。

“你這個丫頭,不錯啊!就連蠟燭和紅酒,都已經準備好了,哈!”楊非凡輕輕地颳了一下山泉秀櫻的鼻子,大有深意地笑看着她那曼妙的身軀。

“爲了慶祝你煉製丹藥成功,我特意和趙飛要了一瓶拉菲紅酒。”山泉秀櫻淺淺一笑,然後,關上了電源開關。


電源關掉的一瞬間,燈光立刻消失。

房中,燭光搖曳,到處洋溢着溫馨和浪漫的氣氛。

此刻,在燭光的映照下,山泉秀櫻獨有一番朦朧美。

楊非凡看着山泉秀櫻那婀娜多姿的身材,禁不住呼吸急促、瞳孔緊縮,心中大讚她,無論何時何地,都是那麼的美!

“燭光晚餐開始!”山泉秀櫻打開紅酒,倒了滿滿的一杯遞給楊非凡。

“謝了!”楊非凡接過紅酒,與山泉秀櫻碰杯後,一飲而盡。

就這樣,他們一邊喝酒,一邊進餐……

шшш.t t k a n.¢O

趙龍的居所。

晚上十點的時候,趙龍的手機響了。

“你好,大佐!”趙龍看到來電顯示後,立刻接聽電話。

“我們的計劃進展得如何?”電話那頭,傳來了一把威嚴的聲音。

“我大哥趙海中了我們的苗疆之毒,很快就會一命嗚呼,到時候,趙家家主之位,必定會落到我的手中。”趙龍自信滿滿地道。

“哼!楊非凡這個臭小子,不是已經來到了你們趙家了麼?”大佐冷哼一聲,覺得趙龍實在是太狂妄自大了!

“大佐,你怎麼知道?”趙龍頗感意外!

“本大佐不但知道楊非凡已經來到了你們趙家,而且,還知道,你偷龍轉鳳,盜走趙海血液樣本的事情。”

“大佐高明!”趙海嘴裏贊大佐高明,心裏卻罵大佐不信任他。

“你以爲,你盜走的血液樣本,真的是趙海的嗎?”大佐怒道:“蠢材,你被楊非凡這個臭小子耍了,居然還不知道?”

“什麼?”趙龍嚇得臉色突變,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

“今晚十二點,將楊非凡引到你們趙家後花園的竹林中,直接將他滅殺了,以免夜長夢多,懂麼?”大佐冷冷地道。

“大佐,我恐怕不是楊非凡這個臭小子的對手。”趙龍隱隱察覺,楊非凡的功夫深不可測。

“本大佐會安排一批忍者潛伏在竹林中,協助你滅殺楊非凡。”說完,大佐直接掛機。

趙龍氣得狠狠地將手機扔在沙發上,他根本就無法接受,被楊非凡玩弄的事實。

他壓根就不敢相信,偷龍轉鳳盜走的血液樣本,居然會是假貨!

“媽的,楊非凡,我趙龍要殺了你!”趙海運轉能量,將盜取回來的血液樣本,震得粉碎。

楊非凡廂房中。

山泉秀櫻拿起紅酒,再次和楊非凡碰杯。

楊非凡將紅酒一飲而盡,然後,快如電閃般,奪過山泉秀櫻手中的紅酒。

“大哥哥,你幹嘛?”山泉秀櫻搖搖晃晃,似醉非醉地看着楊非凡。

“好了,秀櫻,別喝那麼多酒!”楊非凡將奪過來的紅酒,一飲而盡。

“難得開心,大哥哥,你怎麼就不給我喝了呢?”山泉秀櫻打了一個呃逆,伸手想將酒杯奪回來。

楊非凡只是輕輕一閃,就已經閃開了山泉秀櫻,那看似凌厲的一撲。

“秀櫻,聽話,別喝那麼多酒!”

楊非凡放下酒杯,連忙將山泉秀櫻扶到沙發上,然後,提醒道:“再喝,你就醉了!”

“你們男人不是說,女人不醉,男人沒機會麼?”山泉秀櫻搖晃着腦袋,含情脈脈地看着楊非凡。

楊非凡的俊臉,唰的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一時之間,楊非凡竟不知該如何解釋好? 這個時候的山泉秀櫻,不知道是真醉,還是假醉?

不過,楊非凡從山泉秀櫻那含情脈脈的眼神中,可以感知,她有三分醉。

“女人沒醉,男人沒機會。”楊非凡的腦海裏,一直都在迴盪着山泉秀櫻所說的這句話。

很顯然,山泉秀櫻在暗示楊非凡,想要得到她的身體,就要趁着她醉的時候下手。

楊非凡並非笨的人,又怎麼會不明白山泉秀櫻的意思呢?

不過,楊非凡有楊非凡做人的原則,他不會和不喜歡的女人發生關係。

山泉秀櫻趁着楊非凡胡思亂想的時候,拿起檯面上的小半瓶拉菲紅酒,一飲而盡。

等到楊非凡回過神來,想要阻止的時候,山泉秀櫻已經一頭栽倒在他的懷裏。

“好酒,好酒……”山泉秀櫻打着呃逆,躺在楊非凡的懷裏喃喃自語。

楊非凡很想推開山泉秀櫻,然而,山泉秀櫻卻緊緊地抱着他,根本就不肯放手。

“大哥哥,你知道嗎?在家族中,雖然,我有身份、有地位,但是,父親從來都不關心我,因爲,他的心裏只有仇恨!從小,他就將我培養成一名冷血無情的殺手,希望我可以殺盡華夏所有仇人。”

楊非凡剛想用力推開山泉秀櫻,不過,當他聽到山泉秀櫻這麼說後,立刻呆住了。

所謂酒後吐真言,楊非凡十分期待,山泉秀櫻繼續將心事說出來。

假如,山泉秀櫻能夠將山泉家族的祕密說出來,那麼,就最好不過了!

楊非凡費盡心思,開啓天目,都沒辦法傾聽山泉秀櫻的心聲,如今,難得山泉秀櫻提及山泉家族的事,他又豈會錯過?

山泉秀櫻繼續道:“我討厭這種大家族的生活,我不喜歡做冷血無情的殺手,我只喜歡過沒有紛爭,沒有仇殺的平淡生活。”


楊非凡一邊聽,一邊拿起紙巾,輕輕地擦去山泉秀櫻額頭上的汗水。

“大哥哥,你知道嗎?我父親給了我伯父一個死命令,叫他無論如何,都要滅殺你。於是,伯父就將這個重任推到我的身上。我有很多次機會可以殺你,但,我就是下不了手,因爲,我喜歡你……”

聽到這裏,楊非凡的心裏百感交集,既同情山泉秀櫻的遭遇,又感激山泉秀櫻對他的愛慕之情。

“大哥哥,我喜歡你,我真的很喜歡你!”

說到這裏,山泉秀櫻不顧一切地吻向楊非凡。

楊非凡一陣錯愕,結果,被山泉秀櫻吻了個天翻地覆。

“秀櫻,別,別,別,別這樣!”楊非凡一驚,連忙運轉能量,輕輕地將山泉秀櫻推開。

山泉秀櫻被楊非凡推開的一瞬間,直接倒在沙發上。

“大哥哥,我愛你……”山泉秀櫻一邊打嗝,一邊喃喃自語。

“秀櫻,你這又何苦呢?”楊非凡長嘆一聲,然後,走進洗手間,擰開水龍頭,用清水不斷地清洗着俊臉。

山泉秀櫻實在太美了,特別是喝醉了酒的樣子,更加美得令人窒息!

所謂酒不醉人,人自醉!

雖然,楊非凡並沒有喝多少酒,但是,他怕繼續這樣下去會把持不住,做出一些對不起山泉秀櫻的事情來,所以,不得不讓自己的頭腦,變得清醒起來。

就在楊非凡洗臉的時候,廂房鋁合金窗外面的陽臺上,發出了一聲輕微的響聲。

“誰?”楊非凡聽力非凡,即使是輕微的響聲,也逃不過他的耳朵。

關掉水龍頭後,楊非凡快步衝出洗手間,朝着陽臺直奔而去。

但見,一個蒙着臉,身穿夜行衣的人,看見楊非凡衝過來後,立刻身形一閃,往着後花園的竹林,急速逃遁。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